中国诗歌流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4|回复: 3

《诗歌周刊》第343期散文诗界的荐稿 盗梦空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4 09: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梁生龙/《淡淡思念 暖暖盛开》


  风过六月,绿肥红瘦。流淌一季思念,于岁月里开出一片情痴。掬一把岁月的细沙,细数衣襟落满清愁。在红尘最初相遇的路口,沿一路花香,展开一段尘缘。任繁化落尽,沧海成尘。一支清词笔,简单勾勒,绾住一个青葱笑颜,绽放一帘娇羞,婉转成今生最美的牵绊。

        岁月划过沧桑。寂寞红尘,岸柳青,芳草碧连天。水湄之畔,柔情缱绻。拾起流霞片片,重温旧日时光。九曲回肠,一曲雨霖铃,荡尽绵绵心事。点亮一盏心灯,淡淡思念,暖暖盛开。怒放一笺激情,一曲浆声灯影,吹破西窗,洇染一腔明媚,洒落一路旅程。

   
      一杯酒,思绪万千。荡舟相思河畔,浮叶结红菱,水上赏云天。品一杯前世的殷红,几番起伏,雨浥轻尘,凝结成心上的朱砂,一卷心事次弟醉。捧一庭风月,枕一怀相思入梦,一帘心事在丁香枝头漫延。一段刻在水里的尘缘,寂寞着雨送黄昏花易落的无奈。铺满一纸诗露花雨,寸寸柔情跌落在水墨写意的素笺。举一方碧水蓝天,将折叠的思念悠然放飞。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8-12-30 13:21,荐稿编辑:盗梦空间)
http://www.zgsglp.com/forum.php? ... &fromuid=137102


二,胡有琪/《冷》


这真的是一个美丽的错误。
你那么美,又那么冷。恰恰,美与冷又相接无缝,溶入一体。
这让太阳的笑容常常凝固在天上,尴尬成霜。
天气莫明其妙的变冷。
让许多把你的形象捧在心的神龛上供拜的人,只能远远的凝视你,而无法握手。
春天苦笑,常常鞠躬,绕道而行。
夏天的汗不敢落下,怕亵渎你的高雅。
而秋天闻风落叶,暗自悲观成疾,无药治头上的痒。
只有冬天跟在你的后面,铺一地的白雪为你暗自疗伤,而一朵梅花也只能悄悄打探你的消息。

冷。
真的冷。
你被自己的冷,冻伤了爱情。
至今,你仍是孤芳自赏,独自一人行走江湖。
无可奈何之下,你不想成神,却被众星捧月,捧在神坛之上,成神。

而让众人大跌眼镜的是,你终于敞开心扉的吐露心语:
你也不想冷,可是春天在那里?
你也想笑,可是无人敢追,你的心花,只好孤单,开在心域。
你的梦,只好寂寞,看婚纱穿在别人的身上,喜气洋洋。

你的表白,让自己跌下神坛,还原成殇。
顿时让多少往事捶胸顿足,一地冷冻的霜化成水珠珠,忏悔。
多少人才恍然大悟,有时,只要勇敢的伸出手,那就是圆满的结局。
就这么简单。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9-1-3 11:38,荐稿编辑:盗梦空间)
http://www.zgsglp.com/forum.php? ... &fromuid=137102


三,孙大员外/来舟曲心绘一帧传世的工笔(三章)

1,在月光下种植一曲花儿
  

  用心潮去筛选,把散落在风中的音符,用花儿的语言召唤一起,音乐也像鲜花一样的绽放。自打出生以来,就从没有想到凋谢这个词,她的绽放也从不问季节,她的生命力谁也计算不出。谁都可以把自己念想托付给她。
    花儿一唱,格桑花就醒了,陇上的春色也醒了。季节就在尕海的深处设立了一个驿站,等你来与高原的风交换着春天的通关文书。
    一匹大汗淋漓的快马驮着南方湿润的气息,不经意间打通了拉尕山的江南命脉。阳光、寺院、僧侣就这样从洁净的空气中缓缓走来,藏族少女的一曲花儿唱翻了山野的花花草草,攀上了低垂在头顶上的那片哈达,山是那么的淡然,水也是那么的淡泊,从不会苍老。
    花儿是念想,花儿是寄托,更是你迎接远方客人的一束永远不会衰败的格桑花。
    一滴宿墨沾尽了格桑花的风韵,在一曲花儿里洇染了开来。
想唱就唱,那就是你的花儿。

2,被桃花修饰的陇上江南

湛蓝色的天空下,一枚粉红色的花骨朵,就等着春风亲吻一下,然后就痴痴的开。
高原上的花注定了起点要高,高高地挂在够得着白云的地方,打开身体与春风携手,共唱一首桃花盛开的骊歌。
在陇上我有好色之心,那些找不到边际线的桃园,桃花一树一树地开,驱赶了我一身的疲惫。
手执桃扇的我,顾盼流芳,期盼与一枚落花对话,铺陈一下早就堵在嘴边的二三行诗句,慰藉一颗已经剥离江南外衣的肉体。
被桃花击中的我,倍加小心地穿行在小蜜蜂划出的轨迹中,时不时提防着时运的入侵,我可不敢轻易赊欠上,我那仅存的一点点自信心。
是陇上突然打开的桃花,让我的江南猝不及防,胁迫我提着昨日漾在江南花海里的诗意,在这里满血复活。

3,香火匍匐在木柴上跋涉   

木柴自有木柴的生命。有鲜活时的余香,即便截成一段一段的章节,也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那些青春岁月里囤积的生命之香。
一棵树可以孵化成一杆巨大的狼毫笔,以白云为帖,誊写着绿色的诗篇。当芳华褪尽,绿色羽毛纷纷飘落后,或许就会认可一截截被砍了手脚的宿命。
或许是蜕变成木柴后,在夜风里,在暴雨中,在荒郊野外漫无目的循着香火跋涉着,匍匐在僧人的脚下拼命的颤抖,发出哗啦啦的求救的声音,等待借高人之手重塑生命。
    是修炼,木柴才能在僧人的手里收起哀怨,擦净从年轮里渗出的泪水。投入到黑暗里从容地燃烧,撕扯掉蒙在脸上的眼罩,迸溅出一丝丝火苗,落在黑沉沉的泥土地里,即使熄灭了,也要让你知道我曾经来过,这样心里会暖和一些。
一根不断呻吟着木柴,在荒原上跋涉到生命的最后,能够化成僧人手里的一把火,只能是最好的超度了。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9-1-2 15:22,荐稿编辑:盗梦空间)
http://www.zgsglp.com/forum.php? ... &fromuid=137102


四,王智勇/朝霞与苍鹰


夜里要起来好几次,炭火灼烧在浮凸的眼眶,腮帮子像挨了一勾拳。
六点钟,白菜和面条下在锅里。东方,一条断断续续的朝晖隐藏在诡谲的乌云中,世界安静极了。它的赤红有残梦的洇血,又干涸了,凝固了。桥亮着一条珠链,夜航船灯火通明,灯塔间或一轮。不知该梦该醒,新的一日等待东方破晓。
小米粥开始煮,香油淋在削片的青瓜上,打开阳台门,清新的空气进来,闷烧的烟气出去,房间开始呼吸。
天光又亮了一些,几乎是一眨眼,万道霞光辉耀东方。蓝天上白云的边缘泛起绮丽的暖色调。胭脂黄,绯红,对窗理云鬓,面镜贴花黄,妖娆与妩媚的流云是勤快的小儿女。
苍鹰悬停在空中,面向朝阳,头顶的绒絮有花瓣的艳丽,又像放大的羽翼。黑鸟开始第一次飞行,无声地穿过树冠。新木瓜树亭亭净植于平坦的草坪,桑树下片片紫色的浸渍,香蕉树的大丽花包裹得很紧,一只举向大地的火炬。
晨起的师生赶去早读,莫负晨光好,天朗好读书。煎蛋从东方端到了餐桌,冒着热气的生活滚汤沸水,墙上的裂缝和掉落的石灰,看惯了也好。
难得早起,才知道以前都错过了什么,天地大美,胜在无言,海天盛宴,用眼睛装盘。
早起三闲,晚起三忙,去食堂喝上两碗粥,与同事互道早安,聊聊天。这一天如此平常,因为观赏了日出,一天都充满了力量。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8-11-14 09:44,荐稿编辑:盗梦空间)
http://www.zgsglp.com/forum.php? ... &fromuid=137102


五,郑立/  油菜花上的潼南(外二章)

我想起潼南,满心琼江的水韵,满身龙多山的蜂鸣与蝶影。
三月披挂黄金甲,敞亮潼南的金嗓子,铺展大西南最美的油菜花海。
入眼的黄金,入心的黄金……隐姓埋名的白沙村,博古烁今的崇龛镇,陷入黄金里,吐蕊流蜜。
我搂住琼江春心荡漾的水腰。
我依偎在花田春语慢踱时光的脚印。
写够数万亩金色的请柬,邂逅了巴山夜雨的宁谧。一首安详舒缓的田园诗,在我的甜梦中,醒来。
青山如黛,绿水潺流。我油菜花上的潼南,春潮澎湃。

        顶天之呓

一字巧书的“佛”。
在巨石之上,在人心之上,鎏金三丈。在皎皎涪江,目眩神迷。
那是定明山婆娑千年的羽扇纶巾,那是大佛五换金身的美妙绝伦,那是黄罗账飘渺人间的神话传奇,那是李白欣然题名的“海潮音”,那是曾国藩挥毫泼墨的门联……那是“七檐佛阁”,那是“石磴琴声”,都站在了我的心头,独一无二。
在潼南大佛寺的“十八胜景”,我找寻人心的尽头。
翠屏秋月,在传说里动容。打儿窝,在石壁上生根。
一条上天入地的大路,掩映在琼枝翠蔓,铺满了神光佛影,缠绵在雍正文华殿大学士张鹏翮“今来胜迹无寻处,唯见飞鸿带落霞”的感慨,在我的心上,壁立万仞。
我只是一个匆匆的过客,更想一叶知秋。
在秋阳里,阴晴。
在秋月里,圆缺。
在秋风里,稔熟。
在秋雨里,疏离。
抱紧落尘入泥的夙愿,更想立地成佛。

       崇龛入翠

一座明月山,被清冽的琼江捧起。
塔庙重叠,宫龛高耸,明灭入翠。
始于隋朝开皇三年的古镇,泊在了五代宋初的陈抟睡仙。飞檐上的鼾声,此起彼伏。
双龙汇、遇仙桥、八角井,在野花啼鸟上生活,喂养了《太极图》《先天图》《易龙图》和《玄指篇》。
“一片野心都被白云锁住”,陈抟睡仙的心事是一篇《谢诏表》的枢机,在潼南的背影里,寝以洞,飨以梨,饮以酒,歌以琴。
以陈抟山的名义,我看见了归隐,在油菜花上,一席太极图,蹀躞无语。
以陈抟故里的名义,我看清了入世,在历史呼风唤雨的墙头,草长莺飞。
那个骑着青牛出了函谷关的人,至今杳无音讯。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9-1-2 15:00,荐稿编辑:盗梦空间)
http://www.zgsglp.com/forum.php? ... &fromuid=137102


六,王军山/有一片雪花,是天空回不去的乡愁

   雪落故乡。
   二狗朋友圈发图说,一场鹅毛大雪覆盖了山地。  
   飘逸的水墨影像,一下子撞开了记忆的柴扉。掸去尘埃,依次走出 火塘,腊肠,单手倒立的福字,佛前的油灯,烟熏火燎的咳嗽,衰老变形的逆光的手掌。脱胎于土色与烈火的印记,它们,是故乡额头久远的神明。
   擎洁白的火炬,雪在故乡疾步行走,逐一豁亮民俗里那些蛰伏的情节。
   川北的天空,绿竹漫卷的天空,红橘高挑的天空,丹桂飘香的天空,炊烟踮起脚尖眺望远方的天空,亚热带季风气候眷顾的天空,这一刻,都安静于一地不期而至的鹅毛。只有怀春的油菜,躲猫猫的野草,偶尔调皮地抖一抖肩,那白就俯身下来,抱紧脚下温润的泥土。
   这时候,城市的雪花,正穿过路灯菊黄的沙漏。搭乘末班车,或者最后一趟地铁,回归梦想的蜗居。也许沉浮于核心的灯火,也许寂寂于天桥的一隅。这时的雪花,无暇漂白疲惫的双肩,倔强的头颅,它穿越时空的黑洞,让一种引力日夜加重。结晶的汗水,结痂的伤痛,潜伏在命运深处的变数,拦不住振翅迁徙的冲动。
   那些留驻的麦田,星星一样散落草丛的夜露;那些枯槁的稚嫩的守望,忍痛不言的河流;那些空落落的村庄,一年到头紧闭双唇的房门;那些无主的燕子,寂寞的梧桐;一起,迎候在思念的尽头。
   今夜,风吹响长笛。雪一波波离开栖身的枝头,溯光影的骨节,涌向内心久违的闸口。
   今夜,史上最孤独的一朵,于幽远的伊犁河谷,悬而不落。一张通向春天的票根,在虚握的手心,早已沦落。
   隔窗相望,任由白倾泻而下,积满空空的宇宙。
   雪落故乡。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9-1-1 06:23,荐稿编辑:盗梦空间)
http://www.zgsglp.com/forum.php? ... &fromuid=137102


七,白柄安/新(外衣章)

无敌的柔弱,以新芽的姿态破土而出。
这是今天的希望,明天的亮点。
看似柔弱的芽苞,最终会脱离那个陈腐的旧壳,生出另一种嫩绿,在春天的中心,离蓬勃只有一步之遥。
当下,只是一小片绿,像竹节一样在时间之内积蓄着洪荒之力,生长。
遇到的风雨,是一种生与死的挑战。
风将息。
雨将过。
说不定,还会面对偶尔蹿出来,跳一跳的昆虫。
不久的将来,绿色会连绵不绝,刷遍辽阔的大地。
野火烧不尽。
春风吹更旺。
那时的色彩更缤纷。

               2018.12.20


                      自己的心语


把自己看成白云,会飘缈到高高在上的程度。
看自己是草芥,就脚踏实地,在低处也能生长。
把自己视为向日葵,每天都围着太阳仰望,有奴性的倾向;
还是把自己喻为夜来香,只要盛开的灿烂,清风自然来。
不要把自己比作狼,野性十足,突出凶恶;
今生为羊,以慈悲的样子走在草原上,活出善良。
把自己看成佛,内心会腾出一个小空间,装载人间的悲欢。
把自己认定自己,在尘世呈现本真,拒绝出现同质的面目。

               2018.12.2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8-12-24 10:11,荐稿编辑:盗梦空间)
http://www.zgsglp.com/forum.php? ... &fromuid=13710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6 16:29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学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6 18:23 | 显示全部楼层

姐姐你到这里来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6 20:42 | 显示全部楼层
盗梦空间 发表于 2019-1-6 18:23
姐姐你到这里来啦??

嗯,刚刚学习过,不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158号

GMT+8, 2019-1-18 04:00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