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流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241|回复: 38

9999(长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19 17: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9999(长诗)
■        方文竹
               “我要差遣我的使者在你前面,预备道路。”
——《圣经•马可福音》

                “夸父不量力,欲追日影,逐之于隅谷之际。”
——《列子•汤问》

                能量守恒,一支歌又唱到了起点。
                                  ——题记

目录
上部
中部一
中部二
中部三
下部
                上部
0000
空壳人  机器人不是人
孤独时是一离群的马  无人之境时就是仙

人变鬼  鬼变人  人不是鬼   鬼不是人  人是鬼  鬼也是人

我是人  还是鬼呢
复九自问  不答

鬼道?人道?人的前世后世都是鬼
上天入地
有门

138亿年的壳里   200万年的人类祖先蹦跳出来
太阳成为他的盟友  火中城   浴火的凤凰是人也是鬼
人鬼合欢

复九是人
复九是鬼
复九非人非鬼
复九多大啦
有人说  复九才刚出生  不久  九天
有人说  复九九千九百九十九岁  复九干脆年寿长得没有岁数

长寿干啥
人其实只是一堆废铁
人是机器   鬼当然是  废铁和机器
精密的机器  机是化机呵  人高于物吗   
人吃饭靠鬼  阿昌族春耕秋收前要祭三次地鬼即土主  洒鸡血  插鸡毛  祷告
祈盼丰收  防治病虫害  “早谷栽一箩,打三千;晚谷栽一箩,打八百;荞麦、
黑豆根根结;老鼠吃了脱皮毛,麻雀吃了疴痄痢,蚂蚱吃了冲江死,蛤蟆吃了
跳井死”

“能成为女娃手中的一块陋石吗”

0001
这个宇宙的老男孩   一块灵石
爱因斯坦  这个近代文明的头号火炬手
绘出宇宙绝美的一幅图画   中世纪的黑暗依然哺养着谁

减去一点早晨的熹微,延伸了黑夜
谁能疗治时间的暗伤
减去夜晚的黑色  谁能相信
太阳已经客居人间   复九   穿上刚睁开眼睛的婴儿
(他就成为了婴儿?)
贪婪地吸附着阳光

0002
又一块灵石
要死的骆一禾说“相对论中有一句多么诗意,关于巨大世界原理的描述:光在大质量客体处弯曲”  骆一禾活了  “光”还在发光
其实人能弯曲  光就会弯曲
人说话  石头也会说话  万物说着同一句话  只是说法不同而已

一丝黑暗  在无边的光里
泄露了玄机

0003
“你看到了什么” (宇宙真空充满媒介  当然不是指这个)
“我看到了前世的狐狸和温度计”
(难怪天热了  人间出现了许多不明的洞穴)

复九逃到了室外的星光里
星光是一床被子
在词语里盖着

0004
在各种石头中间
朋友圈  复九做了一个游戏
(他特别强调是游戏)——
“同意杀死上帝的请举手”

蚂蚁  蟑螂  地头蛇举起了手
推销员  战争罪犯  喜剧演员举起了手
鲜花  浪花  防波堤举起了手
过去  现在  未来举起了手
人  鬼  世界  梦幻……举起了手

最后  上帝举起了手  一片血光
当真的要杀死上帝时   刀子还是被上帝握着
一直不肯松手

0005       
现代天体物理学描述行星的运动  用数学方程式计算行星的位置  再辅以观察验证
心灵的尺寸暂时让位
电磁  感应  场  心灵蹦出来的一只青蛙被钓住
以太风好像一个人的呼吸  上演日常戏剧

复九在墙角抽烟  躲避着风
人非石头  而是在石头里做着文明的游戏

0006
相互推导  牛顿第二定律与冲量是动量的差定律
物理定律在任何惯性系中都是相同的(伽利略)

打破它  加进了一个我
在运转加速的时代   我要分清什么是重的
什么是轻的

钢铁是重的  微风是轻的
泥土是重的  春光是轻的

书籍是重的  思想是轻的
眼泪是重的  哭声是轻的
轻的从重的生长出来
重的托举着轻的
可是 那天市长的笔轻轻地一动
一座城市动了半边
我在重的事物中间突围或担当
一句话却轻轻地将我赶走了

0007
地面是平的  地面是扁(球型)的
整个宇宙只是一只马赫桶

抛物线是直的  抛物线是弯的
在人心里

复九觉得自己的心里有物体在搅动
物体在膨胀  异化  爆破
物体可以不是物体  是自己的心
滚烫

0008
再多  多啊  大啊  大数据  也不会是全量
亿  兆  恒河沙数  十万个大海
一个手中的玉器
握起来只是一把  一颗心
也可以放在手上  秤一秤  几斤几两

一切是一  庄子的泰山与鸿毛
是一种养神的好东西

复九平生第一次掂量着自己  是一
不是无数多呢

0009
还未找到完全表达的M-理论也许是终极的万物论
“M-”的翅膀  谁敢乘上去

物质 暗物质 暗能量
太阳要靠“暗”来发动
这个威力无穷的老家伙也有为难的时候

复九躺在黎明的床上
自慰地笑了起来

0010
老子 “大曰逝  逝曰远  远曰反”
浮士德  向外做无穷的追求  线性

“人人住在自己的家里  所以这个世界广阔无边”(爱默生)

向下
复九探视着家里有一条长长的长长的路

为此  复九想到——
中学政教老师:“看问题要远一点”
哲学家:“有时候一加一不一定等于二”
单位领导:“干事情要有一个长远的规划”
邻居老魏:“房产七十年时儿子也不在了”
我抚弄着肚皮  同事小甄看后灵机一动:
“宰相肚里能撑船”
念中学的女儿谈未来的打算:
“人往高处走 水往低处流”

望远一点  望远一点  望远一点

于是搬起石头来
经常砸着自己的脚
不疼  痛的是心呀

0011
外星人在下棋
地球人在喝酒
复九想到砸着石头

0012
“夫道有情有信,无为无形;可传而不可受,可得而不可见;自本自根,未有天地,自古以固存;神鬼神帝,生天生地;在太极之先而不为高,在六极之下而不为深,先天地生而不为久,长于上古而不为老。豨韦氏得之,以挈天地;伏戏氏得之,以袭气母;维斗得之,终古不忒;日月得之,终古不息;勘坏得之,以袭昆仑;冯夷得之,以游大川;肩吾得之,以处大山;黄帝得之,以登云天;颛顼得之,以处玄宫;禺强得之,立乎北极;西王母得之,坐乎少广,莫知其始,莫知其终;彭祖得之,上及有虞,下及及五伯;傅说得之,以相武丁,奄有天下,乘东维、骑箕尾而比于列星。”——《庄子•大宗师》
我得之  就是方文竹   终于落座于
宇宙——太阳系——地球——中国——安徽——宣城——宛溪河畔中段,月牙湾小区——报社宿舍2幢502室。
一具肉身像一颗石头  插入大地
你看见的  只是移动的幻影

只是强调  我不是方文竹
我是复九  
复九
我是方文竹  我是复九  这样也行啊       

0013
二氧化碳分子由两个氧原子和一个碳原子构成

我抽去一个氧原子  还会是一氧化碳吗
无色  无臭  无刺激性的气体  纯而又纯
仿佛只有湖光  没有山色
美若没有伦理的支撑不会成立

可是 可是  高远的天空
白与蓝有何不同吗

0014
上帝是一台永动机
上帝是一台让永动机发动的永动机
上帝是一台让永动机永远发动的永动机
上帝是一台让永动机永远发动的永远的永动机
上帝是一台让永动机永远发动的不知道自己永动的永远的永动机

被永动机碾死的尸骨堆积如山
死亡也是一台永动机  

复九心想  自己是一台速朽的永动机

0015
宇宙航天登月  探访土星  建立宇宙空间站  
人类向外无限延伸  天外亮
对于人的大脑却有颇多不悉  身边黑

0016
红云寺前的路分成三个方向的路
一个乞丐在此徘徊

我丢给他三个硬币  然后离去
回头一看  他走向了我相反的方向

0017
永动机的轮子中央有一个转动轴
轮子边缘安装着12根可活动的短杆
每个短杆的一端装有一个铁球

我想到了太阳系和太阳系的精神疗法
那12根短杆是机械师补上去的

永动就是永动  自由
为何需要一堆物件的配合

12根肋骨
遵循着上帝的步伐
为什么偏偏是12根呢
据说12个铁球是上帝的神蛋

泉冲村的四叔有12根手指
日夜掐着黑色的泥土

0018
牛老板到老中医诊所查肾
老人家将没问题的“肾”错写成“胜”

“错得妙”  牛老板的暗笑里
有五个女人的倩影的缠绕

土地的深处有一个肾

0020
面对半桶水
你说到大海的无边无际  知识的无涯
落地生根的思想像藻类一样遍地生长
不存在的敌人也是无数呀
虚无者的房间坐拥天下  浩瀚

可是跃过龙门的并不都是鱼
授人以鱼 不如授人以渔
       
复九想  有了晃动的权利

0021
最能够晃动的是大海
大海捞针
针捞大海

复九藏着的针
捞自己

0022
一根针掉落在这里
胜利二路   初春的日子里复九路过
看见一大群幼童在院子里蹦欢
复九将他们与蓓蕾初放的花朵联系起来
想让他们停止生长
就像春日停留地此阶段

复九自己呢  永远是这样的复九
复复复   一直“复”下去

当复九这样想时
一只喜鹊突然从低枝处飞往蓝天的深处

0023
多年前一位朋友对复九说“高水平的人对任何事物都能发言”
复九点头“科学门类达到顶尖水平是相通的”由爱因斯坦等人所证明

牛角尖是一样尖的
但是   复九认为
这仅指哲学与科学之间的关系   
甚至不排除某些方面产生敌对或两者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
“对任何事物都能发言”毕竟是抽象的
难免排除了事物之间具体性  复杂性  细微的差别

哲学  这把万能钥匙(从真理的炉火里抽出来滚烫滚烫)
就是专吃抽象这碗饭的
通向顶峰的桂冠有一条条不同的道路

0026
黑格尔老人睁开双眼
发现了消极  邪恶  神身上的魔鬼

神在神身上吗
反对神的就在神之中吗

复九不解  那么
我会在哪之中呢

0027
神  鬼  人难缠难分
那么人与猴呢

老师在课堂上大讲进化论
人是从猴子变过来的

公园里 学生望着头顶在树上搭安乐窝的猴子
反驳老师——
也有猴子是人变的 比如这一个

同样  老师说伽利略时说成了伽利
略嘛略  “我就是伽利”
复九灵机一动  仿佛捏造了一个世界

0027
一组国际天文学家团队日前发现了一颗非常奇怪的年轻行星   属于气态流浪行星    编号为PSO J318.5-22   它并没有围绕任何恒星运行    但却与一般正围绕恒星运转的行星表现相同。

——1200万年   你独自过着天上的私人生活
只因你那轻轻的一斜   
就像我与他人   行走于不同的路径
却拥有相同的心灵   就像我与你
行走于相同的路径搬走了压着心灵的一块巨石

我还会想起很多
宇宙中的一位流浪汉   自由行动者   世界的打磨工   接地气者  测不准原理的实行者 天上的后现代  非纯粹星体体操表演者   黄金分割率的破坏者  理想主义者   怀乡病者不合时宜者

0028
(一次在绩溪清凉峰仰望星空)
掷骰子  放烟花  下棋  土豪的宴席
聪明人纷纷翻白眼
农村妇女的喂鸡食

我想到绩溪人胡适云  “世界上最强大的人就是
那个最孤独的人”
此刻  真理像刚刚出生的婴儿
一个个地变回去       

0029
那么  地面上的事情呢  异地城市
在朋友盛大的婚礼上  无意中
我看到窗台上成群结队的蚂蚁在爬动
其中两只紧挨一起  或许
它们的婚礼
更热闹
(最后一节)
在弯曲空间  时间晶体之间
世界还是世界  不多什么  不少什么
复九还是复九    阅历  观点  体态  享用  职位的变化
无损于  复九还是复九  其实复九又不是复九
是不是复九都是一个样
最终懂得了有无  多少  成败  高下之术   这一切啊这一切
皆叫作能量守恒

                     中部一
0000
政治  秩序之本
经济  生存之本
文化  理性之本

历史呢  历史之本的整体观是靠它的连续性形成的  否则还叫什么历史吗
连续性包含非连续性  非连续性包含连续性
父与子  城中的草木一岁一枯一荣

复九天天想  什么
是我的之本呢

那么人家呢
一天        复九走在大街上  穿插于人流
望着五颜六色人群  心中忽地萌生出
“象征的森林”  人变成了树木吗

0001
(在一个黑夜里突然关心起政治)
收拢那么多星星  
该是怎样的光芒
亿万人的睡眠里
梦乡景何其辉煌
半夜里人人撒尿
该是何等的声响
男人成为朱庇特
女人成为美狄亚
还缺一个秦始皇
万里长城一网收
我敲一下邻居门
原来是自己心跳
各人心跳各不同
罪与罚血流成河
世界正流行偏方
我赶忙要求上帝
将世界铸成同样
将旭日铸成青铜
而不是爆炸一声
白天像过街老鼠
没有被人认出来


0002
1949  长沙陈家大山楚墓出土
龙凤人物帛画  龙凤引导人的灵魂升天

1973  长沙子弹库楚墓出土
人物御龙帛画  人的灵魂乘龙升天

人是主动的  还是被动的
不仅由灵魂决定
而由人与人来决定
由人的灵魂与灵魂之间的博弈来决定

问题是  灵魂升天之后
是不是只有一阵烟呢

所以灵魂必须附体  比如化龙

龙化

复九摸了摸自己的肉体  可是
灵魂却摸不到  怎么办呢

0003
在伦敦桥的人群中  锈斑的灵魂
被艾略特挟持给火中莲  那天大雨滂沱
葛洪清理了一下他的炼丹炉  继续登山
复九慌了  我该干什么呢

0004
黑格尔竟称历史“屠宰场”
法西斯大屠杀呢  广岛爆炸呢  古格拉群岛呢

复九将牢房修改成劳改营
结果只能住着自己
这无边的劳改营呀
一个芝麻小的自己
撑住泰山大的自己

那边  阿育王放下了屠刀

0005
红色高棉的上空
滚动着一轮黑色太阳

鲜血的河流
凝固  化成泥土
养育的龙血树丛林
疯长

政治的土拨鼠
到处打洞  

0006
百米长的铁索  爬到对岸至少十分钟  对岸守桥的川军端枪瞄准
红军强渡大渡河  飞夺泸定桥  奇迹如何产生的呢  
原因在于红军一昼夜急速行军240里   赶在川军拆板子援军到来之前
历史的真相在现场
铁索桥  是由人的两只脚拉直的
永远的铁索桥  是人心的投影
后来的历史一分不差吗

甘心街一条铁索的游戏闹出了人命案
复九想起康德的证明  行为出自理性

0007
(体重:人与宇宙开始分离?据媒体报道)
澳大利亚昆州一位四十多岁矿工
上周五被滞留在了汤斯维尔机场
这名矿工邻座的乘客向媒体表示
该矿工乘客占了很大的座位空间
导致他无法坐在矿工乘客的身边
周围的乘客也表示  上了飞机后
就直接找我的座位  那时候他已
坐在座位上了  看着他留下来的
一点空隙   就纳闷着我要怎么坐
进去?我并不是第一次坐在体形
较大的矿工身边  这位真例外啊
据报道  在这班飞机因机械故障
着陆后  这位体重超标乘客下机
后来就再也没有登机  有乘客说
我觉得他肯定没有想到要为自己
订两个座位  这些飞机制造时候
大多数乘客都还没有现在这么胖
这是一个歧视的灰色地带  心灵
跟不上肉体  只差那么一点一点
违规是正常而正常  一点要命啊

0008
富贵病流行  富贵与病对手又携手

高血糖患者  胰岛素注入体内
以伤肝脏为代价  血糖量降了  
血糖去了哪里
血糖并未消失  而是屯积脚部  久之  双足溃烂乃至截肢
比如蒋经国先生
年老时再也跨不过海峡

祸福相倚
要善于学习命运之甜
甜的标准
正如有人说  真理是甜的

世界无法消除它的病根
无病的地方
病根在转移

复九患上了三高
其实又是万高的潜伏
祸福难料

0009
为什么大宋王朝久久未能收复幽云十六州
甘愿将她拱手送给北辽呢

谁是叛国贼

辽宋安好  汉王朝只能统治长城以南
长城400毫米等降雨线   北干南湿
托起天上的彩虹   
一张和平的笑脸

“相安无事” 复九游荡着
世界是一座游园

0010
子曰“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拱之”
复九沐浴在银辉下   好温暖
突然摸到屁股下有一颗钉子
然后拔掉钉子  它倏儿飞去
变作了银辉

0014
就差那么一点点
善与罚   暗中勾连

苦命的犹大
悔恨的时刻

这一刀还不够深
(不敢下狠手)
就差那么一点点
另一个我缓过气来
回了自己一刀
毙命

而不是自溢于
耶路撒冷城郊

这一刀
仿佛让复九尝到刺入肌体的冷

0015
刀刺怕什么
人类在刀刺中诞生
文化即文身  文身即纹身
文明即在文身上添色加彩

地球  一座不错的健身房  表演场
复九感觉到自己挨了一刀  深深的一刀

0016
刀的式微?刀术却在加热
J•鲍德里亚:时代的转型已从“冶金制造术”向“符号制造术”挺进
进步?退步?抑或亦进步亦退步?刀尖刀缝布满生活的丝丝缕缕
复九感觉到自己也是一个符号  被人踹了一脚
不  自己被拉入流水线  波澜壮阔旷世纪

0017
家  国  国  家  家国同构  大模子与小模子  一模一样吗
家大  还是国大呢
家母就是国母  国母就是国母吗
家长同意吗  皇帝同意吗  家长高兴  皇帝不高兴吗

复九一会儿摸着家门  一会儿摸着国门
黑暗中摸到了一条锁链  
才知道锁链摸着锁链
锁链带动他舞动  出入数不尽的门  形形色色的门
像一场精彩却不会收场的电影

0018
欧洲和中国是巨无霸?
葡萄牙  西班牙  英国  你追我赶
美国  日本 你追我赶
钞票铺就的版图  穷者愈穷
富者愈富吗  南北的窗户愈开愈大

德国的哲学  法国的文学  印度的科技(?)
在海洋蓝中筑成黄金台

这里的黄金是一种镜像
熔铸着帝国的月光
复九奇妙的想着  能享受一勺么

0019
秦始皇与袁世凯在泰山桃花峪对弈
庄周过来  劝他俩去赏景  类似逍遥游的分身术
特朗普搬来了一座圣殿  身后藏着微型导弹
复九趁机练习词语的技艺

0020
(中间夹着学会嫁接与移植的李光耀)

您将孔丘游说列国的马车
然后装满自家的土特产
孔丘偷吃得不幸撑死
多余的垃圾纷纷倒往马六甲海岬
终于牵扯到东南亚的一个小国
马车早已改造成“新加坡”号快车

0021
“碑侧镌龙凤形,其面及阴俱无字”(乾隆年间《雍州金石记》)

武则天的无字碑  无限的逍遥游空间
一个女人演奏一件千年无声的乐器  
震惊了世界  “看客  你是雪人么”
这是复九的解读爱好  他好像要与这“无声”孵蛋
撒遍唐宋  到处都是巨雷的新生儿
炸开  炸开  炸开  分子裂变  奇形怪状
相反  那头500言述圣碑反而缩小了天地
屠龙刀法  浅显易懂

浩瀚的大西洋  敢陪夜风中孤立的乾陵说话吗
我思  我在  无字碑在

0022       
给历史一个橡皮  
黑客罗宾汉来了  当大规模监控对全球文明构成威胁  加密才是新世界的未来法则  互联网已经在世界各地掀起了革命
全人类的权力被转移给不受问责的间谍机构综合体及其跨国公司盟友  “他妈的,文件呢”  
密码朋克是一群倡导大规模使用强密码术以保护我们的基本自由免遭攻击的活动家维基解密的主编和创始人朱利安•阿桑奇自1990年代以来一直是密码朋克运动的主要领袖之一         
“弱者要隐私,强者要透明”
我想起了家乡丛林间的一条小道  小鸟啾啾       


0023
“秦始皇横扫六合
汉唐的天空飞满和平鸽”
“长江的水位涨到俺家门口啦”
“尼罗河的泥培植着罂粟”

太阳用旧
人却新了

花好月圆的夜晚   
南郊开发区   友人请我喝着咖啡
谈论着“人心不是石头”
不想等来黎明              中部二       


0000
黎明时分  我像一个巨婴诞生
萌出的一对翅膀中有一只
飞了出去  无法合拢
在天空的风中  云中  雨中
在人群的熙熙
在心灵的丛林
突然  她倏地一下
插入落日庞大的熔炉
整个夜晚   我停止了
飞翔的愿望

其实是伺机待发

其实是  我加入了巨婴的
队伍

0002
(我们去天堂寨泡温泉)
我们。
我们去。
我们去天堂。
我们去天堂寨。
我们去天堂寨泡。
我们去天堂寨泡温泉

0003
“做爱是现实还是历史”?
“万物不做爱如何运行”?“阴阳见分晓”
女人撞到青铜想到历史  撞到长尖圆的青铜想到精壮的男人  粘稠的河流是全天下的男人的伟大成就
潘金莲和海伦的捏造  云雨塞满蚊帐 作战部队出入下半身的黄金洞  “男人之事有趣的在细节”世界级淫女如是说  贵族们看色情录相时形成共识“幸(性)福在于过程”一下子就捅了进去还有什么意思要发挥毛发嘴唇胸肌大奶子大腿双手的作用尽量开发用之不尽
床上的战场片断:“威风迷翠榻,杀气锁鸳衾,珊瑚枕上施雄,翡翠帐中斗勇。男儿忿怒,挺身连刺黑缨枪。女帅生嗔,拍胯着摇追命剑。一来一往,禄山会合太真妃。一撞一冲,君瑞追陪崔氏女。左右迎凑,天河织女遇牛郎。上下盘旋,仙洞娇姿逢阮肇。枪来牌架,崔郎相共薛瑷瑷。砲打刀迎,双渐迸连苏小小。一个莺声呖呖,犹如武则天遇敖曹。一个燕喘吁吁,好似审在逢吕雉。初战时,知强乱刺,利刃微迎。次后来,双炮齐攻,膀脾夹凑。男儿气急,使枪只去扎心窝。女帅心忙,开口要来吞脑袋。一个使双炮的,往来攻打内裆兵。一个轮膀脾的,上下夹迎脐下将。一个金鸡独立,高翘玉腿弄精神。一个枯树盘根,倒如翎花来刺牝。战良久,蒙眬星眼,但动些儿麻上来。闻多时,款摆纤腰,再战百回挨不去,散毛洞主倒上桥,放水去淹军。乌驾将军,虚点枪,侧身逃命走。脐膏落马,须臾蹂踏肉为泥,温紧妆呆,顷刻跌翻深涧底。大披挂,七零八断,犹如急雨打残花。锦套头,力尽觔输,恰似猛风飘败叶。硫黄元帅,盔歪甲散走无门。银甲将军,守住老营还要命。正是愁云托上九重天,一块败兵连地滚。” 《金瓶梅》……
她的身体,看上去滑溜溜的,绿油油的,在灯下放着光。连我这个小孩子的手指,也想伸过去,用指尖,试试探探地摸一摸,如果她不打我,我就好好地摸一摸。那应该是什么感觉呢?是凉森森的呢还是热乎乎的呢?我真想知道啊,但是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的父亲知道。他的手,一直在野骡子姑姑身上摸着,摸了屁股摸**。父亲的手是黑的,野骡子姑姑的屁股和**是白的,所以我感到父亲的手很野蛮,很强盗,它们仿佛要把野骡子姑姑的屁股和**里的水分挤出来似的。野骡子姑姑呻吟着,她的眼睛和嘴巴在放光,父亲的眼睛和嘴巴也在放光。他们两个搂抱在一起,在熊皮褥子上打滚,在热炕头上翻跟斗,在木头地板上“烙大饼”。他们的手相互抚摸着,他们的嘴巴相互啃咬着,他们的腿脚互相攀爬着,他们身上的每一寸皮肤都在互相磨蹭……磨蹭生热,生电,他们的身体开始发光了,蓝幽幽的,好似两条鳞片闪烁的大毒蛇纠缠在一起。父亲闭着眼睛不出声,只喘粗气,但野骡子姑姑却在大声地、肆无忌惮地叫唤。……
“精拚没”你读过吗  要读精彩的片断
海伦的乳峰贴上秦始皇的熊背另一场战争毁了长城  邻居却对我说
他家的长城因为自己的勃萎而毁于一旦  “并非可惜”  戴绿帽子的底气? 女人的威力也不小  女人善于遮掩静水深流
一次组织部大员要我猜一个成语“一百个女人站着撒尿”  谜底:漏洞百出
组织工作不就是补好漏洞吗

0007
雪崩是明月夜的二级灾难

杯沿的唇印  如临大敌
如桃花  
一瓣一瓣地拾起来

枝头的灼热  让一万处伤口退却

0008
她醒了  说
在梦中她把眼泪砌成了墙

在上午的马路上
他抱着别人的一条腿

他说  这不是阴谋

夜晚到了 墙又将渐渐合拢

复九一直在想  人和她能否合一呢

0011
犹大之吻暗藏灾祸   有毒的甜
耶稣逃往了埃及  希律王的子孙在繁衍

从人兽的交接中复九逃了出来  一番庆幸
复九还是复九       

0012
在一条无人的河流上  复九抱住一只任意东西的船
痛哭  接着是大笑
逢到了知己

他的影子踩到了另外的影子  影子的影子
波涛一样
时间的鱼腥味  只是给肉体判了刑
水面上是无数的脸

0013
从水中泅渡出来  孤岛上的复九学会了淬火
没有烧灼身旁的人  却让千里之外的某某惊叫
接着自己也惊叫起来

人世间的自己不也是一条鱼吗

0014
陆地上  办公室最牢靠
靠窗的苏六妹坐在电脑前
和窗外的景致连成一体
就这样
我看了整整一个上午

0015
那就出去逛一逛吧  突然
被老城门上的一则寻人启事吸引
“方头  大耳  高鼻梁  衣衫破
刀刻般皱纹  目光深邃  步伐坚定
74岁  痴呆……
提供线索  收容或送上门者重谢”

读到第二行就十分感动  我明白了
全世界都在寻找这个人
或这个人的另一半       

0016
这个人  那个人
那个人  这个人

我向左  她向右
我向上  她向下

我日复一日地练习  调整  修缮
佛陀在笑  我也笑
这羞涩的闭合  仿佛收拢流星
这锦瑟的年华  仿佛小米熟饭
喂养的只是一个符号或脸壳
朗照着  这开采过度的纯银

0017
这过度开采的人世       
我的十字镐呢       

中部三
0000
早晨醒来  醒来了吗  姨妈呢  昨晚的作业  半只剩红薯呢
不  那是三十年前的高考应战  农村考生一心进城
“以农村包围城市” 逛一下书店遇到昔日美女的长辫
也不敢碰像生嫩的手不敢碰炸弹  领袖不敢碰人民
人民却敢碰领袖  至少在世界的角落中如此
一个小裁缝破关斩将他要消除万物的漏洞  可是
世界露出了大海的身姿  随处是舞台  盲者却大显身手
最好是射手  十亿年前射死十亿年后(反过来也行)
我却喜欢射中谜语  撕下天下的奇事帖  而不是喜剧演员
比如秦始皇被长城的一块砖砸死  原始部落的变压器摧毁过落日
婴儿的尿盆里滚出一条巨龙  十万个母亲拥抱一门火箭
孙子指证爷爷你曾经是我的孙子(投胎转世)
十个人在公园里同时看到一个白胡子老人变成了一棵香椿树
香啊香一个老太婆的香让十万个小鲜肉同时爱上
专家什么都可以考证  当了想象力的老祖宗
还有什么星星放屁  类人猿的胳窝可以煮饭孵鸡
张铁生交的白卷  可以画最美的图画  万里山河
“小关子呀  河流的屁股摸不得呀  摸不得
我的九世孙已经死了”
最后一公里村庄  拿破仑出生了  还有一些将军是野种  野种就是野忠
不然怎么打胜仗呢  我打了一个胜仗  捉奸成功也算胜利吗
一天可是有我想我也能生出拿破仑和一万个将来人家能打胜仗我为什么不能呢
那天梅小六证明一伸手抓到了一个太阳  没错
爱因斯坦遗言是太阳不会只有一个  我正急着考试
且慢  一颗露珠里蹦出一个复九

0001
住在自己的身体内的人  丢掉了
自己的手艺  技巧  地籍  户口
丢掉了
名誉  财产  社交  历史   真理
丢掉了时间的马匹和盛大的火焰队伍
——混迹于无边的山河
在自己的豪宅里挖一口深深的井

一切都丢掉了  复九还是复九吗
我的眼睛是两口深深的井  深深的

陌生人按响了门铃  从猫眼里一看
那是人口普查的胖女人又来了
复九的问题令她头痛——
我是一个人  还是两个人三个人或无数人?

0002
童年的小水坝在东山脚下  下雨后
垒起泥巴和石块  容纳山上的溪流
村西的支娃是一个糊泥巴的小工头
诱使我们一个个逃学  就凭这工程
在如今成年人的眼里像一块伤疤  金光闪闪
还在继续呵  一条水坝毁了再建  建建毁毁无穷期
就像有时候我们不觉中回到了童年
狙击时光的天敌

0004
罗素的“摹状词”理论永远“摹状”下去
“摹”下去  “状”下去
一千个“状”一万个“状”被“摹”下去
永远抵达不了的“摹本”

一千个“罗素”还不是罗素
“罗素”越多越接近罗素  越接近不了罗素
罗素就在那里  谁也抵达不了
谁也看不清他的真面目
“抵达”的过程是一座无穷无尽的桥
桥上是无限的风景
罗素站在桥上
被无边的风景遮蔽
你永远看不清他
“真正的恶棍乃是节俭的人”
我们站在桥上  跟随罗素挥霍风景

0005
我看到了另一种故乡  如天空之于灵魂
灵魂只有在天空居住长久   才会容纳它的
虚无  广阔   飘荡  扩充  
在流变与转换中  故乡是一种关系
天空只有与灵魂发生关系  
虽然天空与飞鸟发生关系  但不会产生
故乡的关系
事物之间的故乡的方式各各不同

我远望千里之外的故乡  中途
穿插了无数的小故乡
小故乡相加大于一个故乡

方文竹是复九的小故乡吗

0006
宛溪河畔  一位儿童玩着陀螺
头重脚轻根底浅

童年玩着老年

复九玩着方文竹

方文竹将“玩”看得挺神圣  
类似命运  和命运的把柄
你握不住

0009
人们说他慢  
慢过夕阳   蜗牛  小蚂蚁搬食
而他指的是   每天重复着
必须绕过城东火车站  熙园豆腐店  二环路口以后
转回到了瞳孔一样深深的楼道口
像一台时光用尽了的机器
再补加一根可有可无的螺丝钉

0012
瑕不掩瑜  他本住在瑜的一座金屋里
第二个“瑕不掩瑜” 瑜已被他藏在身体里
刀山火海已经阻止不了他

拿破仑的剑  巴尔扎克的笔
在北京山顶洞里支撑着简易的烧烤

0016
为道日损
为损日道

或许根本就没有这个“为”

复九知道
自己越来越不是复九

复九本来就是一个人
又何必叫复九
人在福科的眼里死了
只能变成海德格尔的此在
回归的此在       

0017
可是复九不甘于此在
北荡口的风中
我是世界的巨浪

一万年的狮子
只能舔上一口

慌张的人们  慌张的春光
一起被大地喂饱

风中的一扇门
只有一个人出  一个人进

“你来到了GA(“家”的方言)门口,也不进来喝一口水?” 多么亲切的话语
白发老奶奶包养了一座山  茅屋四周藤蔓缠绕  几只老母鸡正在窝里咯吱咯吱地
孵蛋  地头一只大老鼠直窜过去  像一个逃难的国王  “她的老头呢” 一时想到
这个问题  再也不敢深想了  复九深知  他若进了她的门  就会成为她的儿子  
逃也逃不掉了

“我是世界的巨浪” 复九疯了
时间的岸早已漏孔众多

0018
久在异乡  错将他乡当故乡
复九仿佛看到自己一颗头颅
十个躯体
他在十万人的脸上挖一口深深的井
          下部
0000
我来到宛溪河边
我的沉默代替我写

你的沉默呢
代替屈原和荷马

0001
四千年前的玉器上
谁刻下了一个字

0002       
当我写下第一句的时候
就不敢写下第二句    惧怕
纸上的风暴刮到了我的心里

诗歌是一种掩埋
当你说出来的时候
它就已经“掩埋”了

0003
某权威机构举行全球诗歌解毒大赛
那些一流诗人纷纷拿出浑身解数
写出平生最优秀的作品参赛
而我却故意努力将一首
诗写得差之又差
摇摇摆摆地
来参赛

其手法如
同一万
跌到


0004
创造一个以前不曾存在的世界:诗人 艺术家
发现一个以前本来就有的世界:数学家  物理学家

诗人数学家  
艺术物理学家
世界死了
世界又被抢救过来了

0005
《白雪猪头》  这是苏童的一部作品名
是一幅画  还是一部电影镜头

是因为搭配的谐调
复九说  看见没看见无所谓
只是自己不能再插上一足

0006
复九滋滋有味地讲述着看过一次
穷人的盛宴

小时候复九去过一次县城
偷瞄着街角一座破旧的小院子里
简陋的石桌周围坐满了近三十人
估计都是些三叔四叔七大姑八大姨的
男人们猜拳行令  女人小孩在一旁陪着吃喝说笑
傍晚回来时月出东山
牛乳一样的月色里  盛宴还在进行
他∕她们  仿佛吃着喝着的是自己

0007
复九思忖  还有谁  
竟将海伦  潘金莲  西施一口吞下
怀孕一朵花
还是海伦  潘金莲  西施将他一口吞下
怀孕一棵草

花与草  是男人女人的区别
还是一体呢

也可以吞下花和草
怀孕出海伦  潘金莲  西施嘛

00016
诗  就是思  
与世界混沌一片

复九诗与思时
是世界的一个零配件

当然  可有可无       

0017
一只田纳西的坛子  为什么那么稳称
像一座古寺
在诗中  我是谁
在生活中  我是谁
复九想着  我是谁

0019
书页里的人
复九想  或许我就是书页里的人的一部分
被一个明朝的人撕下了

0020
读到第5页  “一树银花
世界一片素净”
读到第50页  “黎明的军队挺进
让一个钟鼎商人倾家荡产”
读到第150页  “机器轰鸣的河边
笨鸟先飞  人类伤害兽类”
读到第200页  “金粉流行
巴黎的香水来到东方  闹钟紊乱”
读到第243页 “童子尿可治疑难杂症
或让文字作废”
最后  他掩卷沉思——
“千年啊
是不是儿子生下了父亲”

0021
“怎样才会站到生活的面前”  郎溪石佛山四周的良田
金黄的气息足以将她抬起来

“一万年才会生长成一个婴儿”  大雄宝殿里的佛说过之后
(复九也说过类似的话)
我感受到整座山微颤着   山脚下的旅游团
发出了催熟的声息
怎样才能让群山展开它的书页  纸张

0022
佛说过了就不用说了  只需一座佛像
复九说过了还要说  因为名叫复九
口语诗有口  其余一切都不重要了
哪怕是玩具的口  也有它的意义

说书人的书大多为文本的复制
印刷术盛行的年代  宫女的小瓷杯沿
让绿鹦鹉产生绯红的口渴
唇印上可以描摹万里江山  十三级风暴

0023
一个词是否用得恰当
等于说  一阵风应该吹到哪里
刮翻了心灵更好

当心词的风暴  将你刮到哪里

我要点绛唇  阮郞归  鹧鹕天
复九要和我闹翻天

0024
今日收到《李锋评诗•第二辑》  很高兴
如何看诗  看世界  我盯住“锋”
一首好诗应该锋利  刺骨  

李锋是人?  是诗? 不管是什么
反正要“锋”一下
我写诗的时候还是自己吗  “锋”自己

0026
《舞蹈的湿婆神像》是在印度提鲁维迦都地区发现的
湿婆居然是一个男子  还是“舞王”  第一双左右手握着法物
青铜凝固了一系列手势  下垂势  往复势  伽阇手相  三指相  剪刀相  摇鼓相  半月相
对于写作的启发是排浪倒海  需要舞王的五个头  三只眼  四只手
还能够与神打一个照面吗  宛溪河畔我一人独坐望着流动的水面发呆  突然摸到了水屁股

0027
像宛溪河一样的长  长诗的写作将作者掏空了
小区门卫却对我说  挖井和掏粪有什么不同呢
是啊是啊笔耕笔耕笔耕  在无边的土地上
其实是翻找翻找翻找

告诉你吧   世界整体永远是在进行中的未完成者
写作就是整合  将整个世界揉在手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9 21: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了前半部分,感觉这应该是一种下意识的写作,和我们通常的理性意识写作完全不同。个见,欣赏、开眼界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9 21:57 | 显示全部楼层
全诗大概是围绕题记的三条线索,展开了对自己大脑中的潜意识描述。学生实在无法评判,方老师请谅解。或者其他师友也来阅读,留下些读后观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20 08:10 | 显示全部楼层
写作就是整合  将整个世界揉在手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4 08:49 | 显示全部楼层
自顶上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24 11:43 | 显示全部楼层

再来学习,祝方老师佳作多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26 11:12 | 显示全部楼层
  上帝举起了手  一片血光
当真的要杀死上帝时   刀子还是被上帝握着
一直不肯松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26 13:4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顶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26 14:13 | 显示全部楼层
另类的写法,突破传统,很新颖,想象大胆而丰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26 19:56 | 显示全部楼层
诗话神秘而奇丽,悠悠天地,卿卿我心,独具匠心的大作,,拜读学习了,问好方老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158号

GMT+8, 2019-1-18 03:08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