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流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94|回复: 3

南方暴雨 灾情真相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11 12: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南方暴雨 灾情真相
姚大鹏

悟空告御状:地球40℃ 热死人
玉帝派千里眼调查原因
千里眼深入基层探访
原来是太阳神经常在岗偷偷睡觉
贪婪的人类乘机无休止索取

玉帝大怒 颁下两条旨令
一是惩罚太阳神
王子范法与民同罪
二是要求东海龙王多下雨
给地球降温 给人类有点教训
玉办主任二郎神督办执行

风婆子用一块黑布蒙住了太阳神的眼睛
悟空画圈用三界法网定住太阳神
雷公用铁锤猛敲太阳神的奥迪3.0
电母用九节鞭狠狠抽向惊醒的太阳神
“噢 都是我的错 下次不敢了 手下留情”

江河龙王腾云驾雾跳起空中摇滚
龙子龙孙们也竞相播雾喜戏
迸发出了无数个硕大的雨点
风神在雨中呻吟
阴霾变成了记忆占住心的路口

城市的上空立刻笼罩着黑暗
不祥的气氛  预示着更大的危险
天地之间  距离在不断的缩短
乌云犹如千军万马  向着城市压碾

雷公助阵挥剑  瞬间黑暗劈成了几半
雷公忽然看到城市许多迷惑不解的脸
急切寻找着遗留在大街小巷间的伙伴
成群结队的人们被刮飞了雨伞
尖叫着抱头鼠窜

电线杆上晃荡的电线
瑟瑟发抖忐忑不安
路边的树木被无情的折断
广告牌被羞辱般的掀翻
钢筋水泥的楼群丧失了往日的威严

城市被分割成一座座孤岛一般
低层的房屋被雨浸水淹
街道上的流水泛滥
汽车成了飘浮的小船
商店里面没有了电

工厂里的机器停了转
空港里的飞机已经瘫痪
火车站里的列车沉默寡言
突如其来的灾难
让脆弱的城市心惊胆颤

这场空前的众神施雨运动
立刻雾霾没有了 25℃ 爽人
呵呵 玉帝英明 广施仁政
可是 中雨转大雨 大雨转暴雨
三天三夜还在继续 地球众生灵告急

小河溢三江漫 城市出现淹死人
SOS红色预警 电波飞向天庭
经查 是大小龙王争功心切 竞争无序
玉帝大怒 剥龙皮做龙舟运送灾民
煮龙肉熬龙汤安抚民心
另选贤能 安抚告慰天下苍生

乌云向你慢慢地汇聚
太阳渐渐消隐
时间是一支看不见的笔
静静地等着涂抹的天空
突然 告急告急
那是一连串的炸雷

这是一个难忘的日子
坚固的在驳岸瞬间被冲塌
风在雷雨里一路呻吟
秀美在无声中痛哭流梯
被袭击的柏油路面  
遭遇连续的摧残后 痛苦叫喊

雨珠从高处垂直砸向人间
城市所有的电闸门
都关不住的洪水漫上来
店里值钱不值钱的商品从水中升起
被长时间浸泡的双腿双脚
再也提不起想说话的欲望

是谁扒开了银河的堤口
是谁在天宇疯狂的舞蹈
江堤漫了 风携雷公还再无止无休
此刻城市变成了河床
原野变成了湖泽
生灵万物都皱起忧愁的眉头

一连几天的大雨制造的祸端
安全堤坝被冲垮 泥石翻滚
便捷之路此刻水势如猛虎
农民的丰收望天收
希望被冲走 生活被泡湿
多少温馨的家变得凌乱不堪

大街上流动人群脚步越来越漫
没过多久便水上小腿
一个妇人手中撑的那把雨伞
说起来还是昨天中午买的太阳伞
昨日还在悠闲的我
今日正经历一场残酷的战争场面

大街上流动人群脚步越来越漫
没过多久便水上小腿
一个妇人手中撑的那把雨伞
说起来还是昨天中午买的太阳伞
昨日还在悠闲的我
今日正经历一场残酷的战争场面

低层的房屋被雨浸水淹
街道上的流水泛滥
汽车成了飘浮的小船
商店 工厂全部沉默寡言
城市绿林成了汪洋的泽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1 12:5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一个很年轻的城市
还来不及喘口气
涛声已漫过了头顶
父亲背着女儿 母亲带着儿子
行色匆匆的穿过家园的河床
一场场雨水卷走了他们的阳光

这是现代都市啊
平日千般好 此时万事难
从一个角落到另外一个角落
到处是雨水和女人交融的城市
同样的街道和市场
让我望而生危
这是现代都市啊

没有了城市根底的楼群
顷刻间己退避到远古洪荒
最深处虽没过了二楼
但私家车己是一条条死鱼
在巨大的灾难下
人类显得是那样的弱小

此刻潮湿的诗句
没有了阳光的莅临
不敢浪漫想像美丽的景点成了孤岛
但它放声吟唱洪水无情人有情
愿主一路护驾幸运的生命

倾覆的每一棵草木
悬挂着是命系一线的生灵
一根摇晃的电线杆上有人在抢修
人类的电网怎能抵挡疯狂的洪流
生命象没有了绳索
此刻冷冷清清

一个号召 全力以赶
一根绳索 共度难关
一股劲儿 勇往向前  
一个方向 心心相应
一个目标 奉献爱心
一种姿势 一道光影

罕见的大面积洪灾
山头变孤岛 树木在发呆
美丽的村庄变成了河床
大片的原野变成了湖泽
鲜活的庄稼顷刻沉入水里
房屋冲毁 道路被淹

城市的空间却越来越小
水里的怪味 是臭还是腥
闻了让人有点恶心
还有什么东西在漂
在欲望中 一不小心
就贴近了肉体

洪水汹汹 威怒逼迫
处处充满战争挑衅的眼光
是的 无疑是一场战争
谁都无心去回味 咀嚼  
汽车  摩抚车所有旋转的轮子
在黄色飞贱的浪花中隐没

此刻的安居小区面目全无
绿色树木早已赤着脚站在水里
一首救生船还在不停的打捞
带着醒臭味的大小漂浮异物  
这是百年难遇的灾堆啊
沉重代价牵动着无数人的心灵

必须确保小孩妇女求救生的船只
一条打湿的来路有多少想说话的欲望  
此刻 还有多少人在浊水中无法抽身
它们的命运和我这个平民百姓一样
天灾 人祸 像一把锤子
随时都会把期待的美梦砸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1 17:5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大的水,保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1 18:59 | 显示全部楼层
养心兰 发表于 2018-10-11 17:52
好大的水,保重!

感谢老师欣赏拙作!问好老师!隔屏握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158号

GMT+8, 2018-12-12 15:02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