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流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71|回复: 0

【诗大家】焱林、王蕾、梦丽来诗歌精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5 07: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诗大家】焱林、王蕾、梦丽来诗歌精选


错落在红尘的窃窃私语(九首)

    作者:焱林(谌忠武),男,驻广东某船厂监造代表。已在《中山日报》,《楚天都市报》,《幸福家庭》月刊,《新华文学》,《安源诗刊》,《贵港日报》,《关睢爱情诗刊》,《星河诗刊》,《华声诗谈》,《野鸟》诗刊,《贵州文学》等发表诗歌(组诗),小小说,散文诗等文学作品百篇首。

钉子与墙壁

一场风暴之后
那枚钉子,终于落地了
并跌倒了,还有一声不肯落地的轻叹
它再也站不起来了?
我知道,它远离了山盟海誓的初衷
也远离了忍无可忍的是非
那面松懈的墙壁,涕泪横流
从此,再也不会因爱而咬牙切齿
这就像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但我恐慌的是,那只返锈的锤子
已物是人非,各自走散的背影
仍然是伤痕累累......


缺钙

你躲着我?
当做一切都没有发生
从是是非非中挣脱出来
用还没从爱恨里缓过来的神情
一天天从我体内,在流失
我不曾关注的事物
不顾我的无辜和喘息?
显然,你也并不情愿
用沉默来回应,我的临界
但迷茫与落差,背离的惶惑
同样让我喊不出
挽留你的声音......


那棵河岸边的柳树

进入了七月
气温随河水向上直窜
村头那只拾荒的小黑
不停地吐着舌头
飞鸟叼着太阳的荒诞
栖息在那棵河岸边的垂柳
我发现,垂柳也在挣扎
借着小南风拼命伸向水里
那一瞬,水面漾起的涟漪
快于我在水里的的倒影
不说天空也知道
那是一种说不上来的奢侈
濡湿了它弯腰的姿式
仿佛神的悲悯无处不在......


天象札记

阳光撤离了,狂风掀起
一场危机四伏的对峙,引起天空的骚乱
这时,更多更远的乌云,围剿过来
一团一团比黑更黑的恨,吞噬了
等不来援兵,且孤零零的白云
嚣张的乌云,似乎并不知道
已经看不清的白云,并没有窒息
早有了出人意料的最后一击
荒诞的秩序,同归于尽的绝望
变成了一片惊天动地的唏嘘……


被囚禁了

那朵云飘过来了,带着你的灰白,
哪里是天空的尽头,哪里有天空的边界
你用一生在寻找,在寂寥里
看到日出,等到月升
你终于相信自已被天空囚禁了
原来这个世界就是一个囚室
即使,变成了下凡的雨水
有这样或者那样的翅膀


一个死结

看着他的背影
不管你有没有那样的绝望
心不在一起,还有什么意义
仿佛绳子打了一个死结
就像天和地,黑夜与白昼
即使在一起却彼此孤独
把他给你的那句话藏起来
练习如何解开这个死结,成了
你繁华落尽不再流泪的因果?


我和你不会是句号

昨夜,你哭泣的离去
见证了我踌躇不前的虚无
也回避了对我该不该宽恕的追问
这是多么安静的月夜啊
却因为我疲于奔命中苟活
迟到了。有谁相信这些日子
老是把你反复弄伤,是我
一点点靠近你的隐秘捷径


我就在你的窗外

我是那棵树上的春鸟栖息在树丛
那鸟鸣是心底唤着你的名字
你也许不知道我是谁。而我
却能够看见你在灯下徘徊的背影
此刻,我从来不认为你的秘密
是你一个人的事情。我之所以
不敢当面与你对话,是怕你拒绝
让失望又多一次变成我的哀鸣


想你再等等我

穿过苦难,想让你再等等我
只是还没有想出用什么方式
也许利用晨曦给我的投影
把我已经说不出口的秘密
链接你的青涩。为了不让你晕眩
只要你接受,我也可以借助风
让你等到我迷途知返的时候






转换【组诗】
王蕾
王蕾,原名王海东,河南商丘人,现居浙江余姚,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2013年开始习诗,诗歌发表在《诗刊》《星星》《诗选刊》《诗潮》《星河》《中国诗歌》《诗歌月刊》《河南诗人》《绿风》《(台湾)海星诗刊》《华语诗刊》等刊物和年选。出版诗集《虚掩之门》《墙绘者说》。




  山中即景
      
门前柿树,一夜间落光了叶子
枝头的红柿
是季节还未拎走的灯笼
在太阳下
描绘着光景的透明与不透明,落叶上
几只乌鸦混同着喜鹊
已放弃腾跃或躲藏,尖喙
插进翅膀,享受着
暖洋洋的假寐。一会儿
又望向这边,仿佛我一咳就咳灭某一盏

时间,在指尖上
慢下来,迫使我把喉咙
压了再压


  雪地

一片干净的雪地
一张白纸
仿佛文字,一写下来就误解了悲欢
像我写下第一个字
踏进第一脚。黑就在白里面


  霜降,九垒山记

九垒山的夜露,在松树上
凝结。我遇见从九垒山来的
老者少者,一律
霜打的脸
交谈中,向我吐出了一股股隐情
似乎,九垒山被劫持
松树上的白,一寸紧过一寸

太阳升起时
白,从高处拉下
而苍郁,仍然是九垒山
巨大的静
形式与秩序,仍在艰难维持


  蓝信封

她信命,更信腰里那条胎记
是枚蓝信封
装男人的信誓旦旦
怀揣三弦的算命瞎子说:要身上
有一方红胎记的才嫁
许多年前,她问我身上有没有一方红胎记
我发现,她对我说这话时
把右手插进衣兜搓着,有意地沉默


  转换
      
当面对一面洁白的墙
他安静,专注
额发就像父亲缭乱的衣襟
在微风里
如果,只看他右手上的画刷
左手上的一盘颜料
就更像父亲,不远千里的烈日下
插秧



忽闻一声枪响(外一首)
梦丽来,自由诗人,作品以亲情,乡土,叙事诗为主!
诗观,力争每件作品都是一件真实的故事!


忽闻一声枪响(外一首)


确切地说我的家住在山上
村里没有小桥流水
桃花李花杏花掩盖着村庄
我的家乡
就那样被叫做山里人家
从昨天到今天
荒草掩埋的每一条小径
我的父老乡亲
不知穿透过多少次露珠的晶莹
更是不忘辛劳
硬是把家从山上搬去了山下
只不过前几天一次偶然回乡
我去山上的老家
又听见了喜雀和乌鸦
站在村口的老槐树上
嘎嘎地施展和炫耀着它们各自
我久别未闻的歌喉
而青岗岭石头上跳跃的松鼠
还和我儿时见到的一样
翘着长长的尾巴
闭目的猫头鹰
也在我进村的路口
于梨树上看见了它
只是忽闻一声枪响
山下的农庄
又有人吹着牛逼说
天上飞的,地上钻的
怎么可能不涨价
哎,故乡,别哭
我决定趁自己容颜未老
得赶紧回去
试着看怎样好好保护它

【又闻布谷声】

布谷鸟叫了,我又看到群山
高梁和玉米收获在哪个季节
已经不重要了
因为,生锈的镰刀
再也砍不到枝杆流露嘴上的甘甜
孤独的布谷鸟,失去了我们
就等同失去了它歌声的嘹亮
水井湾那块属于我家的宅基地
事到如今,只疼痛着留下
母亲的背篓和父亲肩挑箩筐密密麻麻的影子
而放学归来,被我叫上
帮妈妈一起劳动的初恋女友
前几天已经嫁女
明天我想回去,想回去看看
看看后山脊梁上熟睡的父亲
是否在他的梦里还喊着我的名字
而流浪的布谷鸟
我打算征聘它常年驻守山头
陪我父亲一起,动情地歌唱


总顾问   孙晓玲   白玉稳
总    编  顾君义
河南群顾    问    张国昌   王迎勋    王占敏  一花无尘  英子
河南群主    编    六月艳阳
河南群副主编    以       琳
编              辑    菩提花开
陕西群顾    问   郁枫  朱娟  贯愚
陕西群主    编   穆盼月
陕西群副主编   周小玲
编             辑   楚秀月

诗大家,大家诗,以推广优秀诗歌为己任,不因名气而刮目,只以诗品论英雄。

欢迎关注,欢迎投稿
邮箱:dfsygzgjy2009@163.co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158号

GMT+8, 2018-12-19 02:47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