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流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468|回复: 125

《华语诗歌双年展(2017-2018)》征稿函(非投稿请勿跟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12 22: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华语诗歌双年展(2017-2018)》征稿函


  《华语诗歌双年展(2017-2018)》是继《华语诗歌年鉴(2013-2014)》(山东画报出版社2015年5月出版)和《华语诗歌双年展(2015-2016)》(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2018年3月出版)后,由中国诗歌流派网策划的第三本现代诗双年选本,中国诗歌流派网学术委员会主任徐敬亚、总编辑韩庆成任主编,将于2018年11月由江西高校出版社出版。
  为使《华语诗歌双年展》更好地服务于中国诗歌流派网会员,从本卷开始,将只面向中国诗歌流派网会员征集作品(需中级会员以上,含中级会员、群主、学术委员、评审委员,不含新手上路、注册会员),具体要求如下(不符合要求的投稿将被删除)
  1、凡2017-2018年创作或在纸媒、新媒体(含自媒体)发表的华语现代诗歌,均可投稿。已发表的请注明发表媒体、期号或时间,未发表的请注明创作时间;
  2、每人投稿限3首以内,每首不超过30行。90后、00后会员请注明出生年月;
  3、稿末需附放弃稿费声明(声明:如诗歌作品被《华语诗歌双年展(2017-2018)》选用出版,本人放弃稿费);
  4、投稿请在本帖后跟帖发出(作品署名与注册名须一致,否则无效。不接受推荐或代投),除此不接受其它投稿方式;
  5、中国诗歌流派网论坛编辑、主持人投稿优先选用;
  6、本书无需作者承担费用,亦没有样书,对此有异议者请勿投稿;
  7、征稿截止日期为2018年10月15日。

中国诗歌流派网
2018年9月12日


附:《华语诗歌年鉴(2013-2014)》《华语诗歌双年展(2015-201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2 22:58 | 显示全部楼层
曹三娃短诗三首

长相依

一条河流载着石头尸骨
石头太瘦了
瘦的剐不下一丁点肉
只能看清她脸上隐约斑雀
和深深眼眶

石头可能是要走上岸来
和另一颗石头相会犯了河流戒律
要不,草丛里那个石头
夜里总是哭泣
和翻身叹息

(发表于《诗刊》(下半月)2017年第二期)

木匠

足够让一根木头得到极致的发挥
他半秃顶,皮肤和墨斗
一样黝黑。这黑
弹出一条通往四川和甘肃的直线

他眼睛里除了木楔子,还有斧头
铁钉。偶尔他会把钉错的钉子
重新拔出来,像是
从四川到了甘肃

(发表于《诗潮》2017年第十期)

不识字的母亲
  
三十五年前的二月初十
这一天,母亲蹲倒就再没起来
  
四十七岁的母亲
一辈子没念过一天书
她连三娃的三也写不出来
直到咽下最后一口气
父亲说,母亲的指头
在他手心动了三下

(发表于《诗潮》2017年第十期)

声明:如诗歌作品被《华语诗歌双年展(2017-2018)》选用出版,本人放弃稿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3 00:2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听见布谷鸟在歌唱》
天津/方先锋

城市的布谷鸟
早起在五点钟
那甜美的歌声陪伴我们
坐上同一趟列车
卧铺支撑起一夜的风情
下了车,彼此开始陌生
关于星月的童话
只是转瞬的即逝的流星
瓦砾之中隐现的寓所
我只能从坡而上
站在与你家齐平的房顶
窥视着院子里
别人把孩子交给你
我拿着你给的那本书
撕去了十三页的诗行
夹在一本空白的练习册里快递
我已登上南行的高铁
看到你站在北环立交桥
列车卷起的红绸
飘舞在车窗前
那是辗转千里小镇的回忆

(海河文学2017第2期)


  《留一半爱》
天津/方先锋


攀满春藤的脸上
爬出了一朵花开的模样
夕阳映透在墙头  把青绿的藤叶熏黄
时光的缝隙里  根须在阴暗角落的伸长

站在墙头上的那只小鸟  衔走一片
蔫卷起来的黄叶 憧憬遥远的他乡
一声车鸣  惊飞在十字街口的上方
熙攘的人群当中谁会留意 那一道墙
一朵花儿悄然绽放

天际的云裳
同现月亮与太阳
有心的人将花的形状
画在了天的中央
收割一半  收藏
放飞一半  自由飘荡

(中国现代诗人2017总第十期)

声明:如诗歌作品被《华语诗歌双年展(2017-2018)》选用出版,本人放弃稿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3 00:41 | 显示全部楼层
湖南锈才的诗(三首)

@花祭

我轻轻念叨春天
公园路桃花便开了,李花白了,紫荆花
半红半白。燃烧着一条街
更多花骨朵,像待嫁的新娘集结

有尖叫,有惊叹,莺声燕语
她们赏花,其实是惺惺相惜
是一朵欣赏另一朵
我也在赏花。没人留意落花
没人在意,不起眼的中年男人
头上的小雪。
(原载《北京文学》2018年8期)

@秋分

日历说,今日秋分
南国依旧花红柳绿
窗外,秋阳下
树叶呈老相,我发现
一片叶子抖了抖。

打个电话回老家,老妈叹着气说
我初中同学铁牛今早散着步,突然跌到地上
再没起来。
四十多岁,刚涉人生之秋
可是,阎王要勾魂,从来不看人
纵然叫铁牛、钢蛋
亦无济于事。
“时间,难道真的只是个错觉?”
又忆起,我们一起上学的青葱岁月

来到江南大道,一股浓香陡然袭来
细碎的桂花不知何时悄然已开
抬头细看,云天宫的大佛,抬头纹
似乎又密了几圈。
(原载《北京文学》2018年8期)

 @春水流
 
天空是幅老旧的油画
那遮盖膀子村的深蓝,是一只倒扣的碗
与屋宇齐眉的那抹褐色云团
像爹爹费劲咳出的疼
村庄吐着不整齐的炊烟,那么消瘦
似在接应着什么。
池塘边,一个灰色身影
蚂蚁般挪动
那是妈妈在麦豆地里除草
 
好小的童年,七手八脚的
千足虫。
潺潺的溪水,膀子村的人和事
都在景深之外
 
捡起一块石子,抛向池塘
我看见水域荡起的Wifi
荡漾至今
(原载《延河》2018年5月号)

(声明:如诗歌作品被《华语诗歌双年展(2017-2018)》选用出版,本人放弃稿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3 06:04 | 显示全部楼层
王蕾诗歌三首

像一枚嫩叶

对爱的表达。树上的一只鸟叽叽喳喳
墙上这一只似乎听见了
在横出的斜枝上
踮起脚尖,一点点改变主意、初衷
一点点,把竹影翻到另一面
似乎,舍不得靠近
舍不得跳到花前。雀舌
像一枚嫩叶,被美工添加
声音是湿湿的,而唱和的“和”
才写出半边
爱情已有了回应

(发表《星星》2017.12上旬刊 )


刹那

门前樱花,在我转身的刹那间开了
蝴蝶也是刹那间事情
正在传递的信息
是邻家女孩
看我一眼就躲闪的眼神。刹那间
凝驻在樱花上

(发表《星星》2017.12上旬刊 )


墙绘者说

刚刚画过的荷花,像某种语言
有意,让蜻蜓停下来
在上面歇一歇
又有意,把蜻蜓推出去
作用力与反作用力,在当中生成涟漪
慢慢漾开。整肃的秩序里
也担心,真的要飞……
永不再回来,空留那明媚的部分
墙里墙外
盘结着错觉虚实

我抽身,成就了他们的事

(发表《文学港》2018第5期)

声明:如诗歌作品被《华语诗歌双年展(2017-2018)》选用出版,本人放弃稿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3 06:16 | 显示全部楼层
《遗憾》

——纪念梦参长老,圆寂于五台山真容寺,世寿103岁
人本清凉
走了一个老和尚
2018-9-3

《涎》

嘴里流出了小调
他擦了擦、笑了笑
继续睡觉
2018-9-7

《褴褛变》

纤绳绞爬着施毒,
目光失然、烧到荒芜。
伏尔加河浅声吟唱出:
船啊,今直行上一群头颅,
饥饿噬咬掉串串涩步。
灼沙惶惶展延,埋啐出破筐那样急促,
洪藏号子冲刷下行路;
身体挨紧走过自己, 哦,没了眼目
云都拥来挤压汗水。
十一个勉而不倒的褴褛,搭缠住
硬生磨破的皮肉,架不住的骨
反赖拖拽丰收的财富!
2018-9-2
声明:如诗歌作品被《华语诗歌双年展(2017-2018)》选用出版,本人放弃稿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3 06:29 | 显示全部楼层
拾荒诗歌三首

《父亲从乡下来看我》

从六楼望下去
父亲就像
五彩画布上一滴墨
他在那里旋转
手足无措地
找不到应该着落的位置

从六楼望下去
父亲突然变得很小
小成一个城市可以忽略的尘埃
他浮在那里
浮在门卫喝斥的声波里

我从未想过
从六楼望下去
从一个城市的窗口望下去
在庄稼地里那么高大的父亲
突然变得那么小
小成一个要人呵护的孩子

刊于《绿风》诗刊2017年第四期

《稻草人》

庄稼生长的土地
现在生长着钢筋和水泥
满地散乱的砖头
更像是荒芜,现在是五月
稻草人应该站在田野

土地被征后
父亲仍固执地保留了农民的习惯
时而手搭凉棚
时而往手心啐口唾沫
其实父亲已老得瑟瑟而抖了
草帽泛黑的边缘让他更像稻草人

这样的假设有欠妥之处
父亲苦大仇深的样子,的确把
一地的砖头,当成了一生的荒草
他弯腰直腰都像在做最后铲除
有人在喊:嗨,老头
嗨,那个老头

刊于《绿风》诗刊2017年第四期

《比喻》

年代久远
当年的乱坟岗已被草坪覆盖
一朵不知名的小花
独自开放在众草之上
它摇摆,众草跟着它摇摆
仿佛一个领舞者

我把这个比喻说给父亲
父亲说,不
那是一个六岁的孩子
饿死之后
被她妈妈跪着举过头顶

刊于《诗潮》诗刊2018年第一期

声明:如诗歌作品被《华语诗歌双年展(2017-2018)》选用出版,本人放弃稿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3 07:30 | 显示全部楼层
    孩子的游戏诗三首

        《清明祭》

    一定是走累了
    被青山绿水绊倒
    不知不觉
    竟睡着了

    我是你来时路上撒下的一粒种子
    是你前世的情人,今生被爱宠坏的孩子
    我不许你还赖在这里
    不起来
                 2017、4、1

         《食人花》

    花中的娇无力
    粉面香腮含情脉脉
    她在顾盼谁呢

    羞答答的心事
    只能猜  不能碰
                 2017、5、20

         《诗人之死》
      
    常常是左手矛  右手盾
    偏偏  灵魂只一个
    肉身却无数
                 2018、8、30

声明:如诗歌作品被《华语诗歌双年展(2017―2018)》选用出版,本人放弃稿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3 08:48 | 显示全部楼层
诗三首
何均

水鸟的声音

水鸟的声音滑进梦想
脚叛离土地
种籽在头上发芽
目光啃噬孤独的背

回到树巢。修筑小木屋
与穿草裙的土著女人
过狩猎日子。水鸟盘旋
翅膀拍打。岩石空鸣

木屋四周的地下水
滋养森林,汇流大海
水鸟的声音响彻远方
路的远方指向大海

土著女人的草裙
长出青草。儿女成群
鱼咬碎天空和飞翔
水鸟的声音滑进梦想

(中英文诗原载美国双语季刊《诗天空》12周年特刊,2017年春季版)


祝寿辞

父母的生日腊月初九初十
散生大多没回,我忙于工作和生计
父母都过了古稀之年
宁愿守着乡下的老房子和祖坟
哪一个也不跟。子孙像鸟儿
翅膀硬了各自飞,找自己的食
父母说城里的楼房:太高,不接地气
太挤,没地种瓜瓜小菜
人走在楼房间,像走在夹缝中
呼吸都紧。乡下,空气新鲜人自由
他们用一生经营老家的窝
等候鸟儿们飞回。常回家看看
已是一种美好愿望
团圆的日子往往要推到过年
今年的腊月初九初十,我在期末监考
内心很愧疚,又不能回
又只能在电话里为双亲祝寿

(原载美国《新文学》2018年3月12日微信“当代诗歌七人展”,总第74期)


扇着金翅的蝼蛄

会飞的蝼蛄,扇着金翅
在水泥钢筋混合的后现代建筑周围
跳跃,鸣叫,很哀怨

蝼蛄的家
封藏在冰冷坚硬的后现代建筑下
蝼蛄的伙伴与亲人
长眠在冰冷坚硬的水泥地下

会飞的蝼蛄,想用彻夜的鸣叫
唤醒亲人和伙伴
而飞奔的跳跃
想找回自己的家

后现代建筑傲慢云霄
回荡蝼蛄扇着金翅的一声声鸣哀
一声声叫怨

(原载《野鸟》诗刊,2018年第3期)

声明:如诗歌作品被《华语诗歌双年展(2017-2018)》选用出版,本人放弃稿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3 09:00 | 显示全部楼层
拆扒

得到占地的消息
城边的张李村沸腾起来

有的把平房改建成了二层小楼
有的改建成了三层小楼
有的在院子里盖了房子
有的干脆把整个小院加盖了铁皮屋顶
在院里院外埋几口缸就算是井了
不分干部群众互相交流取长补短

最后皆大欢喜
房屋土地和树木都得到了丰厚的补偿

拆扒的日子到了
挖掘机的大爪子压屋顶推墙壁
飞扬的尘土中不时传出玻璃的破碎声
后面拣砖的扛檩木的
还有用大锤砸预制板取钢筋的
忙得不亦乐乎

有用的都被人取走了
小村成了一片垃圾
它静静等待崭新的张李村社区的诞生

刊发于2017年5月6日中国诗歌流派网《诗歌周刊》第260期

倒春寒

寒冷的大北风嗷磝吼着
向回春的大地
横扫,正扫,斜扫
扬起的沙尘遮天蔽日

刮落碧桃和杏树的花瓣
狂甩柳绦,蹂躏嫩叶

掀掉楼顶的油毡
把买醋的老奶奶推出村外
在风口吹走壤土露出光滑的犁底层
花圃般的小学因学生感冒放假

大北风如此疯狂
不知明年会创什么记录

刊发于2016年5月17日内蒙古赤峰市《红山晚报》“柳丝丝”副刊“我与环境”征文

我管一个不相识的人叫了妈

插队二年
想家,想贫困中供我读高中的母亲
头一次回家过春节
将到家门,一抬头
迎面走来一位身穿补丁衣服像我母亲的人
天冷风大
她用右手掩了口

思母心切
我说:
妈,到哪儿去
她啊了一声放下手
这才看清
她不是我的母亲

母亲正在家里收拾小棚儿
她更瘦了,四十出头可头发都灰白了
在往麻袋里装我读书时的课本和作业本
她头也不台的说:卖了吧这些个没用
我读书想当科学家
拿起我喜爱的物理,化学课本翻了翻
放麻袋里了

2012年5月30日

如诗歌作品被《华语诗歌双年展(2017-2018)》选用出版,本人放弃稿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158号

GMT+8, 2018-9-21 11:52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