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流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59|回复: 76

《诗歌周刊》322期 探索诗歌荐稿 刘苏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10 20: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大漠风沙王峰|雁门关


太守一定很牛
撅撅嘴,可以斩杀
身边不顺眼的人
堂前只有一条道
越往上越高,相安无事时
关外的倒进烟土
关内的倒出蒸肉
关外的牛羊、马匹健壮
像喝酒、吃肉的男人
一句话不顺,看拳头
刀,关内的用来切莱
关外的用来滴血
关外的女人,掐关外的男人
更掐关内的荣华富贵
水墨画,温柔的上瘾
弯月刀,喉节处正好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探索诗歌, 2018-8-9 14:20,荐稿编辑:刘苏慧)
http://www.zgsglp.com/forum.php? ... &fromuid=130883


2,羽蓱|生书熟戏


小小百姓
书读得还是不够
有些戏
何需舞台

堆积成山的棺
分明是一具具肉体,被机械的爪牙
狠狠拍下
再拍下

经过熊熊烈火,鬼也痛哭
惧怕
住到冰冷陌生的大堂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探索诗歌,2018-8-6 08:30 ,荐稿编辑:刘苏慧)
http://www.zgsglp.com/forum.php? ... &fromuid=130883


3,雪落心灵|在乡下


草木之间,草木喂养的牛马
有牛马般的幸福。你看

蛙声煮沸月光和昨夜星辰
让每一阙宁静,充满了细节

田野的馈赠多么谦卑:一株稻子
正沉沉地低头深深地弯腰

把时间还给日子,一只蜻蜓飞来又飞去
看披一身苔藓的石头如何打坐

夏日火热。汗水没有更多的盐分
母亲坐在门槛上,不紧不慢地择着新鲜的豆角……在乡下

我可以蹲下来与蚂蚁玩耍,更钟情于
与一只蝴蝶来一场精神恋爱

用尽,生活应该有的毕生平淡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探索诗歌,2018-8-8 22:00,荐稿编辑:刘苏慧)
http://www.zgsglp.com/forum.php? ... &fromuid=130883


4,李虹辉|诗两首


地铁建设工地

这些围档,重新分隔了城市的空间
树木倒在路边,死亡的骨架像风景
挡住了咖啡馆的视线
落地窗,光阴里的杯子
书籍与隐秘的事物,一片灰暗

这与窗外明亮的阳光
形成了強烈对比
隔着玻璃,有人看到时光中的另一个人
他绕过围档,仿佛是个迷路者
迷失于被改变的时空
我认出了那个恍恍惚惚的人
那个人就是我自己

现在,从咖啡馆魔幻般的镜像里
我走入了一个更幽深的空间
那里有一台挖掘机
它用弯曲的手臂砸开地面
一种暴露的方式,摧毁了深藏的秘密
我看见一大堆乱石
如物质的废墟,破碎,凌乱
在被重构的世界里
那个人的影子若隐若现

人类的嘉年华,是设计地狱的通道
如果不深入到一座城市内部
我只能生活在它的表面
就像这个早晨,平静而无奇
我从居所的巷口出来
穿过斑马线,到马路对面的报箱
取一份晨报或邮件


一只邮筒的孤独

像城市里的某种虚拟之物
一只邮筒,在等待开启它的那双手
一双很不真实的手
如同这个不真实的场景

大街喧哗,鸿雁失踪的天空
一天比一天空旷
邮筒旁,一辆停放的自行车
成为舞台上的道具

邮局的玻璃门。在盛夏的阳光里
有什么东西虚晃了一下
如同一个失忆的人
置身于历史遗迹中

现在是一个精致的书店和饮吧
墙上悬挂着广告一一
一只端杯子的手有腥红的指甲
门外的邮筒,像旧时代的卫兵

当时间放弃了最优雅的表达
自行车的铃声悄然消失
这个夏天,一只邮筒的孤独
是一个时代的孤独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探索诗歌,2018-8-4 10:28,荐稿编辑:刘苏慧)
http://www.zgsglp.com/forum.php? ... &fromuid=130883


5,漠溪|诗三首


1、串味

辣椒种成甜的
甘蔗种成咸的
牛不要耕地
养好吃肉
地不要长绿
打桩,灌上水泥
盼着拆迁
不犁地
拆吧
拆能拆出富裕


2、拍扁的村庄

山,疤痕着脸
水,稠密的油漆
工业的铁掌,拍扁了
棋盘一样的村庄
托起脚步
塞进了楼房
给配辆车呗
种地还要走十公里

猪啊,羊啊,鸡啊
分开住,分开挨刀
吃,喝,拉,撒,睡
关住门
不污染空气
窑洞
年轻人的破鞋
老年人的祖宗


3、俺不再是农民

泥做的乡村
雨冲的找不见北
上楼吧
房子都老了
打打粉底,纹紋眉
放股清清的水
造一个江南的小镇
大豆,海外进口
辽阔的土地年年丰收
第一次有了节日
盘古开天辟地
女娲造人
咋!俺不再是农民
咋!不服气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探索诗歌,2018-8-7 21:14,荐稿编辑:刘苏慧)
http://www.zgsglp.com/forum.php? ... &fromuid=130883


6,一面镜子|诗三首


煮泪水

第一次看见泪水,是很小的时候
春荒里,家里两天揭不开锅了
在灶前等父亲回来的母亲
把火烧得特别旺

那一锅沸腾的水,煮着母亲的眼泪


听蝉

演奏停止时
我又回到痛苦的浮躁的现实折磨

音乐开始了
我又回到故乡的田野,追着蚂蚱,蝴蝶,小芳

打断蝉乐的是母亲的高腔——二娃,回家吃饭啦


结局

举着矛
蛰伏于水中卵石下的蟹将
还未成事
就被一举擒获

所有的愿望被一锅沸水剿灭


(发表于 中国诗歌-论坛-探索诗歌,2018-8-9 11:21 ,荐稿编辑:刘苏慧)
http://www.zgsglp.com/forum.php? ... &fromuid=130883


7,简清|诗两首


旧衣橱

阿木说服他老爸
将古老旧衣橱扔掉
现在它放在门外
木质还好,但木色阴沉
看着它令我
想起黑白影片
想起希特拉的卧室
想起恰吉娃娃
想起吸血僵尸
想起...


开始

“天苍苍,野茫茫
风吹草低见牛羊”
老太太放下书本说
何止见牛羊啊
还看见
他在填个小土坑呢
我和他就是这样开始的
墙上照片那个人
好像也跟着我们一起大笑


(发表于 中诗歌流派-论坛-探索诗歌,2018-8-8 19:00 ,荐稿编辑:刘苏慧)
http://www.zgsglp.com/forum.php? ... &fromuid=130883


8,崔岩|诗六首


后来

赶路的人
让暮色推了个趔趄
紧了紧包袱,望了望天
加快步子往前走

暮色继续跑
朝前推,花、树林、众鸟、屋子、山寺
被推了个趔趄,理了理薄衫
望了望天

天上黑蓝暑气和淡红光亮
被推了个趔趄,往西挪一挪
再挪一挪,又挪。只留下穿鹅黄背心的月亮
一群浅笑的星子

暮色不依不饶地推
后来,光亮和淡蓝
从东边露出了头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探索诗歌,2018-8-6 12:14,荐稿编辑:刘苏慧)
http://www.zgsglp.com/forum.php? ... &fromuid=130883


额济纳的胡杨

在绝地,存活就是幸福的。
静默的胡杨,活着的胡杨
与野草、走兽、飞鸟,与风沙
——与彼此,抢夺生存所需要的一切
不拼命就没命。活着的树才有资格谈及“努力”
才能努力摆出苍劲造型
摆出英勇无惧的姿态
活成斑斓幸福的色彩

“活着”,这是中文里最为壮阔的词语
所有死去的,在额济纳
由戈壁、由风沙,由我们顶礼膜拜
却又无从告解的时间
来撰写碑铭

你看啊!那些死去的树
这场旷远的争夺中
一念之仁的、技不如人的。如今
他们狰狞地蜷曲——
这些被制成标本的胡杨,这些标本
这些由绝地塑造的,极其丑陋极其卑劣
看上去是多么悲愤的、多么不甘的
标本。用死寂的沉默告诉人们:
这,就是失败


写诗的人

一个个意象从眼前凌乱滑过
那些水月、岸柳、黑土、白云
以及碎裂的、迸发的、燃烧的心
而我记不住诗歌的名字
记不住,你们的名字

有多少写诗的人
就有多少用力生活的草木
鸟雀、走兽。从攫取,到狩猎
不安、欲望和各种要
所以写诗,在这个苍莽的世界里
是美好的事,是追逐的事
是停不下的追逐,是没有意义的事

你记不得那些街边走过的短裙的青春
那些曾让你心里有小虫在爬的青春
你也记不得那些曾经见过的
粗鄙汉子和臃肿妇女
你记不得那些读过的诗


小壁虎

久违了的念头
倏忽在洗拖把的水池后面现身
顺着池沿缝隙游走

我看它,它装作不看我
我朝它吹气、吐烟圈、吹口哨
它扭头,顾左右

我也装着没看见它。打开水龙头
水流冲泻下来的瞬间
它从我眼皮下遁走


喂猫

晨起,去大哥家喂那只
被拴养的猫。
开门进去,它喵了一下
随后便持续发出进攻前的呜咽

它用肥胖的身体变换千军万马的阵型
龙盘、虎踞、蛇行
即使我为它添加猫粮和水
即使我为它清理昨日的粪便
也没能获得它的友好

离开时,我想到了
我的儿子。那些初涉世事的年轻人
对这人间俱足戒备
一点就燃的怒火


烧烤

病体置于炭火
灼烧坏了的部分
脏油分化
滴落成吱吱尖声

完整的灵魂
拔了毛的鹌鹑
铁钎炙烤,分离出
附着已久的翅根

焦糊是最为洁净的肉身
灵魂用高温过滤
才能回去
白皙透亮的本真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探索诗歌,2018-8-6 12:26,荐稿编辑:刘苏慧)
http://www.zgsglp.com/forum.php? ... &fromuid=130883


9,沈慧琳|诗六首


地铁上

吞进,又被吐出
一张张行色匆匆的脸
城市的地下深海,鳄鱼般的车身
一个站游向另一个站

时间被钉在临时车厢里
坐着。站着。或靠着
井然有序的推动,从未被打乱――
书页翻动。交谈细细
手机里,不出弹出音乐和画面

角落里。年轻的男孩拥着年轻的女孩
额头抵着额头
――春天里并蒂的两朵花儿

列车动荡。丝毫不能倾出他们环抱着的
一澜湖水。


废弃的渔船

暮色中。它一直在看着我
我们对峙,凝视。交换落日和沙滩
像看着彼此的旧识

仿佛我是它捕获的鱼虾。是它
满载的星辉。是曾经
掌握它命运的人

看着看着,眼里就有了泪花
看着看着,身上的裂缝越来越大

如果不逃离。它会用身上的裂口,破洞
撕碎我。把我拖进
无法编织的一地回忆中

夜,垂下来。它再也看不到我
当我们不再互望的时候
海水,陷入更深的沉默中


在一起

晨曦在窗台上投下花楸树的影子
两杯牛奶,两片面包。我们在醇香中
告别餐桌。――
惯性的门把,朝向早晨的街道
我飞快抚平了你领口上一丝褶皱
象两条游向深海的鱼
我们消失在白昼的市侩中
从对方的背影里领受生活的暖意

日常经验给我们留下爱的启示――
两双筷子。两杯热茶。转向床头的灯
人间烟火在餐桌和床第间
循环推演
我们共嚼同一个苹果
我们在彼此的唇上汲取清泉
黄昏的林荫道上,你的手从我腰际滑下
一粒鸟鸣。将我们带入歧途


我的悲伤无与伦比

黄昏是宗教。布满灰色的天空。

清澈的湖水边。草木降下旗帜
天空抛散碎银。祭祀一天最后的时辰

三两只鸥鸟轻临湖泊
水面上,几道若有若无的裂纹
仿佛时间的伤口。把落日摁进深深的湖底

暮色藏起群峰,藏起我在荒草中的影子
我和落日一样。有追不回白昼的慨叹和悲伤――

上午,从一场败诉的离婚官司里起身离去
爱。从来只是穿插日子的假面道具
曾经相拥的人
背向而驰的脚步声,像一记记闷雷
叩击着台阶上冰冷的大理石地板

一直延伸到这个寂寥苦闷的黄昏。


暮年

我这样描述我的暮年:
僻静的村庄,三四间简陋房子
篱笆下的木槿,撑起盛大的白色花瓣儿
夕阳下,和我的白发,构成
最恰当的修辞
院后几块菜畦,四时菜蔬青翠欲滴
一群鸡鸭,闲散在草地或水塘边
鸟雀们树叶一样翠绿的喉咙
日日在窗前诵早经
把我从梦中唤醒

日暮凉风四起。爱人牵我的手
穿过幽深的小径,漫步至河边
河水清澈,洗涤我们越来越干净的灵魂
风将我们贴得更紧。月光下的我们
有一颗流水的清澈之心
月亮是邮差 。少时趣事
如一溜溜欢快的白马
朝我们哒哒归来


白发

午后梳头,一根根白发从黑发中
弹出来。触目惊心
暗合了光阴的短暂和流逝――
扎羊角辩的小女孩哪去了
流淌黑瀑布的姑娘哪去了
头上垄起祥云的小妇人哪去了

白发,在少年和暮年的拉锯战中
充当了杀死时间的刽子手
加深了人世的苦难和苍桑
而今,把我拉回现实――
夜夜煮字疗伤。用一粒粒跳跃的文字
换取月光的碎银

鸥鸟轻临黄昏的湖泊
提示一天行将结束
像白发,提示若干年后的暮年
将有一场雪悄然落下。我知道
那场雪不仅是白发
是宁静,安祥,和慰籍
――作为女人,我真正完成了自己


(发表于 中国诗歌-论坛-探索诗歌,2018-8-9 15:43 ,荐稿编辑:刘苏慧)
http://www.zgsglp.com/forum.php? ... &fromuid=13088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10 20:5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版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10 21:02 | 显示全部楼层
读慧主推荐好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10 21:06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学习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10 21:07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读推荐好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8-10 21:0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李栋老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8-10 21:07 | 显示全部楼层
党水北 发表于 2018-8-10 21:02
读慧主推荐好诗!

谢谢党兄支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8-10 21:0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徐老师支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8-10 21:0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左左来支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10 21:14 | 显示全部楼层

某版只剩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158号

GMT+8, 2018-8-18 16:08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