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流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6|回复: 10

世界本没有罪恶,是人类欲望太多 (散文诗 )五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9 19: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世界本没有罪恶,是人类欲望太多   (散文诗) )五章



假如修女们不再忧伤在花园里拾捡蘑菇和茶树果;种植土豆红薯葱姜和南瓜。
市长夫人不豢养宠物不穿兽皮衣裙招摇过市,满不在乎在牛奶中洗澡。
假如莲花微笑着守卫黑夜,只倾听青蛙朗诵诗行,只倾听鱼儿舞蹈,甲壳虫在岸堤上表演相声;做杂耍。
城市乡村的广场磨坊,工厂车间工地仓房;红葡萄酒大虾炸鸡腿啤酒陪伴每一个劳动的人们。
在门廊和祭坛之间,没有魔鬼的幻影飘荡;喝茶享用咖啡果汁的人们没有布局奸计勾心斗角;
没有酗酒吸毒吸血的剥削者侵害奴役这个世界。人们的生活定会美妙绝纶。
你与我同在现实中,不要吃惊地站在一旁看热闹看笑话;伸手顺势拉一把,不要总是做忏悔的人。
在木鱼敲击的声声月光下,喘着气悬摆着心懊恼。
恳求夏天的轻风,鹭窎朝着金黄色檐顶的宫殿飞去了。赞美这个时代,有原罪的人在改歪归正。
舱壁之间的金条珠宝,雪岸边上林子间的别墅洋房交了出来敬献国家仓廪。
夫妻可以分开躺着,没有人需要知道离异的真相。把玩冰冷石头的市长局长,午夜把玩别人的妻女,谁用真情祭典自己的生命灯塔爱情的长生殿?
所有的伴侣们匆匆奔向自由幸福的天堂,漂流停泊悖逆初心又如何?
在城市奋争许多年,终于舍弃。喂养鸡鹅,种植土豆南瓜;架几棚扁豆葡萄,栽几株月季花石葵玉斛菊花,抚慰燥浮的心气。
诗歌的芽苞就在花瓣上滚动------那是我的灵魂。








一首诗的城市   (散文诗)


每一座城市就是一首诗。不知道你是否有这样的感觉?从北上广天深到昆明贵阳武汉郑州杭州。从南京苏州青岛大连到厦门长沙西安南宁。盛开着诗的礼花。
在你屋顶平台上放飞一只鸟,飞舞的翅膀可以看见你的城市是一朵莲花一朵梅花一朵月季或者向日葵盛开。
一座城市随着岁月悄悄地溜走穷困肮脏丑陋;废墟上屹立金银包裹的广场宫墙。
虔诚的民众在暮色中愉悦地放飞心灵;街道朝向更轻柔的花园,往昔的时光盛开幸福的玫瑰。
节日的礼花,像水中倒映的星星灼灼炸烈无数壮丽生命。
城市送出的早晨向我们走来微笑。赐福于你的胸怀。
拥有庭院之光的街道;奔跑健身的人。
城市再也没有洪水的泛滥。围困疼痛不安的城市角落,让城墙坍塌。
黎明之光,照亮人们百叶窗之前,花园波澜轻柔的风和阳光的妩媚色彩。
飞鸟越过甘甜的果林,虚假的城门变换流金的天堂。低低的繁花族拥人们心花怒放。
我们曾经拥有的怀想何等欣慰,一桩桩一件件都在兑现;谁还会厌倦自己的生命,遗弃真情美妙的生活?
炽热、粗糙的令人窒息的暴风雨停止了,覆盖着阴云的苦难魔沼艳阳高照,天开云散。
在落叶上游走的青蛙拥有了荷塘;仿佛扎着马尾巴瓣子的小女孩在湖边奔跑。
在远离海洋千里之遥的内陆城市,有了灯塔和海关的钟声。高铁的子弹头列车游移大地的粉色花边,春蚕一般绣着城市花一样的绒边。
星光下,双手抚摸着城市;裹着衣裙的身体上,是芳香温情的羊羔啊,令人珍爱抚慰。







鸟儿在树上,歌唱故乡   (散文诗)



春天像一阵微风荡漾,仅仅美丽线条穿系在情人之间。烧焦的原野,野草疯长;土地的面孔发红,气喘力升。看见了原土坡倾毁的泥柱上异花繁茂,象斑斓妩媚的床单铺在春天。
听到我父亲摇晃脑袋发出轰鸣的秦腔,打开枣木箱子,拿出他珍藏了一个冬天的铜唢呐,把土窑洞吹得晃下土渣。
他低声吆喝直耳倾听的驴羊;顺手甩过一把干草;窗花退去了颜色,新装的玻璃门窗映出春天的明丽,天空灼灼柔情留下父亲的剪影。
黑暗的季节,牺牲了父亲和我母亲多少至真至爱的叼念;土窑里新置的床,香樟柞树制作,芳香扑鼻。睡在各自的木床上, 新鲜事儿一件件跳上额头光亮
赞美残缺的世界正在蜕变,所在生活习俗的观念提升本来面目。在瓷盆里洗浴,多么平静。冬天也有了早饭午饭晚餐之分。人们成双结队走向土场,梦见了童年时的大帆船驶过丰收的谷场。人们闹得欢啊。社戏正红火。家家户户土窑里也吃上海中鱼贝螺蚌蚬螃蟹。枣面人柿子饼核桃糕片垒成垛,遇难人过上了新生活。
所有的神庙祠堂土炕土灶盖上了红纸红帽红头巾啊;女人的围巾围裙手巾艳得红似火啊。
鸟儿在树上,歌唱故乡;整个冬天长夜,生生死死的芸芸众生,沉湎于收获后声色犬猫的戏闹。老人手杖上,扔掉褴褛的衣裳击掌歌唱灵魂自身在辉煌年代改换门庭的不朽篇章。
在上帝圣火中站着金色的壁画,画中镶嵌中华图腾的一群雕像。
黄土坡下的村庄,在深厚悠长的历史丰碑上闪映金银色的殿堂,令人回望。









他是诗人,更像一只乌鸦    (散文诗)



他是诗人,只是一只乌鸦;大半生飞着,在北方南方来回迁徙。
他贫穷如洗,所有亲人朋友离开了他。
冬天回归的村庄依然贫困,在一所老宅,他穿着黑色棉袄仰天嚎叫--------
午后感冒发烧的诗人像一只嘶哑喉咙的乌鸦。
他偶尔会微笑,感觉到在他的背上,有冬日阳光透过窗帘印着的光斑。
以自我为一个中心写作诗歌,一个月没有出小区大门了。
窗外发出刺耳的拆迁房子的机器叫声,使他难受,在沉闷地休息之后。用自己的影子轻擦书桌茶杯咖啡壶及笔筒电脑。
那片松林中的鸟在房子旁边河港一阵阵呼唤着他。那一片迷幻地有他喂养过的白色鸟;驯化小鸟使他全身有了活力,有了幻想,有了诗吟的欲望。
他的灵魂在白天 ,也会死亡。他一年四季活得多么美丽。无须有沼泽地的村庄;无须有果园的小路散步,无须被深沉的忧虑引入迷茫。跌入女人布设的一个陷阱,让他掏钱掏心肺掏尽了身体的精神。
他有一个月关了手机,拒绝与朋友通话交流。
在冰霜满天的雾里,像一颗星闪烁。他渴望劈柴喂马养鸡的日子--------
沉默中安静无声。 不是他深爱于其中的虚空。他已经无须追求赖以活命的根本。
他想像诗歌是一根萝卜,不是搅扰他的生活,而是滋润他的心肺。
他梦中的旷野竖起赶鸟的稻草人;一只蝴蝶停泊上面,稻草人便有了新的灵魂。
他已看不见青葱的庄稼,道路上结冰的浅坑;看不见穿印花布的新娘在窗口张望,点燃他青春嚎叫在小树林奔跑的岁月。
拥有寂寞与哀伤的遥远黑夜在一扇扇飞虹腰门里逝去。崭新的家园笔直地围在栅栏中;
梦幻的灵魂和五星喇叭花三叶草见不到了。金织娘鸣叫的林中黑色空旷地没有雌免雄鸟追赶草丛里的甲壳虫。
冬天,他的心遭受冰封;他的世界被白雪覆盖。他诗歌般的生命像一棵枯草;他的诗歌从此苍老。他等待枯木逢春。他更像一只寒风中迎风呜咽吟唱生命不被人称颂的乌鸦。
他飞过的天空正在明媚。他迁徙过的每一个城市华丽灿烂。他依然是一只不被人赞扬欣赏的苍老无趣的乌鸦。








悲哀的世界,人们越来越不会忧伤哭泣   (散文诗)



我们的时代越来越繁华;令人们喜悦兴奋的事名目繁多;当潮湿的天地间弥漫了雾,谁也不相见。人们把别人锁着。自己驰骋自由快乐天堂。
这个世界的悲哀不是富贵得奢侈流油;而是灵魂的碎裂。在冰冻和死亡之中自囚如蚕茧。
是在日影翳翳下躯体崩溃;只留下灰烬的的毛发皮骨。藏在防风窗后面,寻找个体存在的必然理由。扭曲了心灵,忘记所有道义和责任担当。
在强大高墙背后,人渺小似一颗颗星坠落,恳求自己的生命荒野,盖上不被人驱赶的迷雾伪装;所有生存的怒气高涨,也不再有热情勇气的人们团结一致;与逆流的世界决斗。
肆意狂澜的烟酒,油水,混黄的江河水无人抵挡;在冰山荒原流淌;湮灭了人心情怀-------
冲刷着洁净的社会风气。地震,洪灾寒流中牺牲,泥浆,熔岩,雪崩,奔涌------
毁败了城市乡村粮田果园;人们束手无策,只是逃亡而不拯救危难--------
众人颤抖并蹒跚走上巨大山峰,冬天的根须拔起,挂满冰凌,人们双唇发紫,只有叹息。
在野兽面前只是恐怖的叫喊;枪炮和刀剑封存在远方角落无人操治。
富人们肥硕公牛在暗中奔驰,疯狂追逐开动的高速列车------
乡人们多么安静地躺在马车上,在外族人进入故乡掠夺时不再反抗。受诅咒的时代开启无主之地;人们弯曲的双膝尖叫着,不会复仇。牧羊人的羔羊被驱赶进侵略者魔沼,听任处置。
带着沉重的损失,在寂静的林子,咬啮着自己的生命也不挣扎反抗。
对这个世界不再有好奇心。在窒息的环境中与亲人道别也不会哭泣。心似石头冰冷坚硬。
教堂外,抱在怀里的钟声涌入钢铁玻璃大理石制造的王宫,彼此不会有信任爱戴依恋。
嗅着祭品的味道;我们怀念过的祖宗。我们不再有乌鸦的嗓子哭叫------
岁月壁炉边,倾听燃烧生命的每一个人,将被冰糖蜂浆融化。
在那里可以像弹琴一样拨弄自己的青春幻想?
明天,当我们活着,为了什么?无人明白,也不想明白。于是,新人类有了不再相爱的理由。
撕碎了理想的壮丽嫁衣;驶上无序无规的人生沙滩湿地荒原,不归屯俗
我们的玉米,土豆,苹果芬芳的山冈,见不着亲亲的人儿;所有人忘记了劳动,所有人忘记了忧伤烦恼;追逐奇葩奇幻奇迹世界的涅槃到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10 20:48 | 显示全部楼层
方老师,真给力呀,又一大组佳作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8-10 21:46 | 显示全部楼层
楚楚! 发表于 2018-8-10 20:48
方老师,真给力呀,又一大组佳作了

楚楚晚安!人生欲望太多,活得太累!女儿大学新闻系毕业有了工作,我也不再追求过多的物质财富。心情舒畅,多写文字,延年益寿很重要!书画家活长寿,诗人都是短命鬼。我不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10 22:04 | 显示全部楼层
方福光 发表于 2018-8-10 21:46
楚楚晚安!人生欲望太多,活得太累!女儿大学新闻系毕业有了工作,我也不再追求过多的物质财富。心情舒畅 ...

呵呵呵,,方老师有福了,祝福您一切如意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11 09:59 | 显示全部楼层
说的是,孩子安稳了,这一生也就足够了。欣赏丰富的诗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12 11:02 | 显示全部楼层
午间提读近期佳作再欣赏再学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8-12 2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楚楚! 发表于 2018-8-12 11:02
午间提读近期佳作再欣赏再学习

这个世界光鲜夺目。背后有太多肮脏罪孽!我触摸过,感悟过!令人心疼!楚楚诗友,或许你不会见到太多污垢之处!你完全可以泡在蜜汁果酱里,做一个优雅的女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12 21:03 | 显示全部楼层
方福光 发表于 2018-8-12 21:00
这个世界光鲜夺目。背后有太多肮脏罪孽!我触摸过,感悟过!令人心疼!楚楚诗友,或许你不会见到太多污垢 ...

呵呵呵,那样很脆弱的,很純真天邪,被人欺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12 21: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精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12 21: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晚上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158号

GMT+8, 2018-8-18 16:09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