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流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1|回复: 1

谈“疫苗诗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8 22: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8年7月,中国发生了疫苗事件。虽然相关部门声称,被检出不合格的疫苗未上市,有问题疫苗已经全部冻结或召回,其他批次疫苗没有问题,希望人们不要放弃接种疫苗。这传递的信息是,疫苗生产公司自己倒霉,刚要生产不合格疫苗就被发现,因此没有造成实质的安全隐患;人们不要因噎废食,上级还是关心人们的健康的。但颇有讽刺意味的是,2016年山东刚发生了疫苗事件,而这次的问题疫苗又大多流入山东。那么,疫苗事件是否纯属偶然、突发,这家公司以前批次的疫苗是否都合格,相信人们的心中自有一杆秤。
      不管是偶然的汶川地震,还是经济发展中必然产生的民生、医疗问题,我们欣喜地看到诗歌的在场。7月底,《诗歌周刊》第320期发表了近40位诗人的40多首“疫苗诗歌”。
      对于疫苗事件,诗人们表达了愤怒。如包尘的微诗《疫苗事件》:“把上下五千年/最咬牙切齿的骂词都用上/也难解心头一恨”。辽东天赖的《关于疫苗事件》对疫苗制造者无比愤慨,“他们若不是注射过畜生专用的疫苗/又怎么做得出,这令人切齿的非人之事!”
      出现疫苗事件,重要的一点在于监管不到位。诗人们对监管者发出拷问。如一面镜子写的《可怕的》,“关于疫苗/黑心商人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人约束/更可怕的是官商勾结”。市场经济的弊端需要国家来调控,假如政府未能有效调控,或者官商勾结,市场将造成可怕的危害。当下,食品安全问题十分严重,却未见有效的解决措施,有人认为,因为相关部门有特供食品,食品安全问题可置身事外。那对于假疫苗,监管部门是否也有“特供疫苗”?气化散人在《山东疫苗事件有感》一诗发问,“我更想知道/药监局、工商局、卫计委……/各路管事的大人们/你们是否曾经也试过这种疫苗,或者/你们的的后代/有没有可能享受这种特殊待遇”。
      除了监管,对于疫苗事件如何处理,诗人们也进行深思。余翔蓝天针对“领导批示”发问,如《查清源头》:“确认是查清?是源头?/冰山那么厚,清得了?/源头在喜马拉雅,上得去?”疫苗事件不仅关涉生产的企业,还有相关部门,那是否会追查到底呢,遇到阻力怎么办?公众没有获得更多的监督权、知情权,甚至发言权,张喆的《追查疫苗,会不会又是一阵风》说,“我们都没有张嘴的机会,往往风一吹/一切都了无痕迹”,疫苗事件会不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诗人表达了对能否落实追责的忧虑。也许,最后会有一些人员被处罚。秋思《深挖》写道:“深挖、深挖/挖进秦城监狱/还是人上人/苦!留给受苦人”。假疫苗主要责任者未必会进秦城监狱,享受特别待遇,而前三鹿董事长田文华由无期徒刑变有期,获三次减刑,犯罪成本低廉是可见的,真正受伤害的是无辜百姓。
      诗人对于疫苗事件,并未局限于事件,并未单纯地抒发对事件本身的感受。除了义愤填膺,诗人们从疫苗事件引发思考我们不完善的经济法律制度,表达了对相关部门未尽职责的不满,对法治国家建设的隐忧。而诗人关注国家面临的这些实际问题,体现了诗人的“干预”与“担当”。如雾都蓉儿的《造假》,“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我的孩子呢/他在我怀里睡得多香 睁开眼睛时/笑得多甜啊 他深信世界的美与真/你怎么可用毒奶粉 假疫苗 转基因/来愚弄他妈妈 打碎一个又一个梦幻”。诗歌以慈善的爱意写孩子的纯真之美,又以克制的笔墨写假丑恶带来的伤害,“你怎么”句式的重复,场景的对比,轻柔的笔触下却有强硬的血泪控诉!国哥的《怀疑》,以一连串的“怀疑”构建诗行,表达了信任感缺失和诚信危机的现实,具有北岛《我不相信》的气势,而其最后一节,“最后,我怀疑声讨和呐喊”,怀疑诗歌的对现实反馈效果,既表现自身的无力,又揭示现实顽疾之严重。
      当然,由于应时应景而作,更多的诗歌显得仓促,强烈的情感还缺乏理智的熔炼,表达直接,情感显露,诗意不够饱满。虽然这次刊发的疫苗诗歌,优秀的诗作较少,不少诗歌在技巧上还有瑕疵,但他们勇于反映和表达现实的精神,却令我非常钦佩。
      多年来,我们提倡现实主义,提倡文艺反映现实,提倡文艺为人民服务。然而,当下的许多诗歌,成为一己庸常生活之表现,描摹日常的琐碎平乏或小资情调,是可有可无、不关痛痒的小表达。这些诗作充斥于诗歌网站、诗人微信等,由于诗人远离了真实生活,诗作远离了真实情感,最终也被读者所抛弃,只能从圈内同好中获得一点可怜的点击量。纵使他们掌握高超的诗歌技艺,但缺乏思想内涵和深度,创作出的诗歌仍是一朵纸花。
      优秀的诗歌应当是思想情感与诗歌技巧的有机融合。以疫苗作喻,诗歌是一种疫苗,只有思想与技巧的融合,才是真正合格的疫苗,才能给人思想的启迪和审美的熏陶。如果诗歌缺乏思想,就像效价不合格的假疫苗,注射之后或有心理安慰,获得艺术审美,却无思想提升或精神塑造之效,不能抵御错误思想观念的侵扰。诗评家刘波曾说:“掌握了技艺的诗人,也需要一种情怀,没有立场和情怀的诗人,写作很难达至生命存在的精神高度。”如高原农夫《疫苗之殇》所言,“在这日趋浮躁和麻木的社会/再人命关天的大事也不及娱乐圈狂热”,许多缺乏情怀的诗人逃避了现实痛点,无视疫苗题材。而这些创作出疫苗诗歌的诗人,能够放眼现实,立足本真、复杂的生活,他们具有最丰富深广的创作源泉。不管目前是否优秀,他们已在诗歌艺术的正道上,加以技巧的锤炼,更多的能够引发共鸣的优秀诗歌一定会在他们的笔下出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8-9 06:52 | 显示全部楼层
抄录原诗,多了一个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158号

GMT+8, 2018-8-18 16:06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