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流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86|回复: 0

【诗大家】赵呆子||“沉默”下的“骚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5 09: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赵呆子||“沉默”下的“骚动”

原创: 赵呆子  诗大家  
赵呆子,原名张国昌,登封人,1970年生,1993年毕业于郑州大学中文系。长期致力嵩山文化研究,主编《嵩山古诗词》,华夏文明探源工程《大嵩山》撰稿人之一,新媒体《行参菩提》签约作家,系列行走散文作品收入《2017年中国行走散文作家二十二强》。

“沉默”下的“骚动”

我不是一个人
我是一群人,一群的我,我们有着
众多的屋顶,路,嗓音,方向
它们只是暂时地租用我的身体
我无法代表我,或是其中的某一个
我与你说话时,只能一个人说话
一个嗓音,众多的嘴唇闭着
它们在暗处听,并骚动

因此,大多数时候,我保持沉默

——马新朝



“沉默”下的“骚动”
--读马新朝的《保持沉默》


     说到马新朝,他是河南当代文坛的一座丰碑,是中国当代诗歌的一面旗帜,他的长诗《幻河》2004年12月获第三届鲁迅文学奖,是中国当代诗歌史上难得的经典。只可惜天妒英才,2016年9月3日,马新朝因病去世,享年只有63岁。
      说实话,关于《幻河》,我看的评论不少,也通过读一些评论,读到过其中的一些片章,全诗我却没有读过,象有评论家说读了“有如人第一次做爱,惊喜和惊恐,尤其是说不清是惊喜还是惊恐,都是未曾有过的。”(李霞语)我自然也没有体悟。
      今天,我只对他的一首小诗《保持沉默》,谈一点儿自己的心得。
       我读诗,常常是逮谁读谁,且多是零碎的,对于马新朝也一样,在我所读的他的有限诗篇中,我认为他大体可归入乡土一脉,但更引我注意的是少有的几首带有哲学思考的诗,并且都是反映人之复杂性、矛盾性的。其中,这首《保持沉默》是其中颇具代表性的。首发在《大河》诗刋2013年秋季卷,后收被收入中国诗歌学会编选的《2014年中国诗歌年选》。
      这首诗在我看来,主要有以下特点:
一是它的哲学思辨性。诗人开篇第一句就一下子把我们带入了“白马非马”的哲学思考中,但又没有停止于此,而是进一步地进入一连串哲学概念的纠缠,让人在“我”、“一个人”、“一群人”这些概念的是与不是的判断中,触目惊心的认识“我”的复杂性和矛盾性。
      “我”说话不是“一个人”在说,而我又只能用“一个嗓音”表达,其他的“我”只能“嘴唇闭着”,以致于最后,在“我”不能真正表达“我”时,只好“保持沉默”。这种生命的哲学体验,我想很多人都有过,正所谓“长一千只嘴也说不清”,最后只有“沉默是金”。只是我们从没有认真的梳理过它,并想到用诗的形式来表现。
      二是它的诗性表达。说实在的,哲学体验是很难用诗的形式来表达的,一方面一连串的抽象概念及其关系,已经让人难以理清;另一方面让这些概念具象化更是难上加难。但是马新朝老师在这首诗中做到了。为了说请“我是一群人”,他把“我”化作成一个一群人“租住”的村庄,各有各的“屋顶,路,嗓音,方向”;为了说清“我无法代表我”,他举了一个很家常的例子,说“我与你说话时,只能一个人说话,”而其他的“我”却只能“在暗处听,并骚动”。让人读来诗意盎然,形象生动,根本感觉不到哲学思辨的干巴与苦燥。
      三是我在读马新朝老师的诗时,还发现了另外两首题材几乎一样的诗,一首是《复合的人》:
     
      他想独自呆一会,清静一下
      他试图剥离自己,把体内众多的人脸,众多的
      嗓音,众多的车辆,光,速度,扬尘
      剥离下来,但没有成功

       他无法成为纯粹的人
       他是一个复合体,混浊,迷茫,独自坐在灯光下
       身体仍然是一条交通繁忙的敞开的大街

       这首诗与《保持沉默》表达的几乎是一个主题,但用的是第三人称。只是两首诗相比,《保持沉默》是由人的复杂性和矛盾性,从而最终走向了沉默,而《复合的人》则是表达的是一个人在沉默之下,心中却狂澜起伏。
       另一首是《人啊》:  
     
     人啊,你平静的体内是一个飞沙走石的多事之地

     人啊,即使日常中的一分钟,一小时,或是一天
      也都是奇迹,只是微小的沙粒与风的博斗
不会留下印痕。

    只是这些满地的落英和带血的花辨
    被你自己忽略

     这首诗又从另一个角度,更深刻地揭示了人的复杂性与矛盾性,每个人似乎就是一个战场,里边无时无刻不在发生着“搏斗”,且看似“不会留下印痕”,事实上是“被你自己忽略”了。
     每个人都是复杂的矛盾统一体,从几千年前“狮身人面像”的昭示,到今天人类心理学对人的非理性研究,无一不让我们对自己的认识更加深刻,对“人”的认识更加深刻。我们无法超脱这个各种想法依赖生存的肉体,我们常常用一张嘴无法表达自己的各种各样的真实,我们即使在沉默着,一个人“独自呆一会”,身体内部仍然“交通繁忙”,仍然“搏斗”之后,到处是“满地的落英和带血的花辨”。
     相对于马新朝的诗歌的乡土一脉,这几首诗是非常特别的。这类诗不能严格地说是“哲理诗”,由于它到处闪烁着人性与情感的光芒,它们可能是诗人作为哲人的一种无意的诗性表达,但就在这无意中,他作出了对诗歌题材的大胆探索和尝试,形成了马新朝诗作中的“另类”杰作。
     对这一路,我同样喜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158号

GMT+8, 2018-9-25 20:41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