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流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41|回复: 11

【在梦里 我/我们突围而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13 22: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
我被围困在一座历史的山头
当然 如果主语换成我们 意义不言而喻
即 我们被围困在一座历史的山头
好吧 你就将行文当作一种互换结构吧

2
主语到底是谁 形势上 我有些胆怯甚至懦弱
我看见我们 各自飞奔抢占山顶高地

我们一词是否有特定含义或具体所指呢
它在暗示一种普遍性吗 显而易见
敌人锁定的目标 和历史续篇的撰写者的目光
聚焦山头 被团团围住的人群 他们是一群人
他们有着一双手 两条腿 一张嘴 两只眼睛
悲剧的历史效应上 我们是累积效果
但 多少有些遣词造句上的虚张声势

我在我们中 尽管有些格格不入
说到我 难免会想起你和他/她/它
你 一个从不显山露水的隐者 怎样悄悄
收集着我的孤独 而他/她/它 这些第三者
那么暧昧 总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

而我们可以如此类推吗 不能
因为以上是我作为个体的性质的外延
具有基于我的情感表现特征的联想
我们 你们 他/她/它们群落之间
一块面包的温暖消失 利益模式的链接
独立的个体特征已被群落的利益属性代替

(一片树叶的小情绪夹在鸟语花香中传播
而树林之间彼此抢占对方的领地)

返回主语 我 所表明的概念就那么清晰吗
瓶中不是经常有人 进进出出 神神秘秘的吗
一扇通往自我的大门/窗户打开
落叶飘零的一瞬间 它 我丢失的钥匙是我么
或者 一段魔咒的结束语 女演员离场前
踮着脚尖抛出一个飞吻 从戏中退出
带出冷漠裹身其中的自己

一个周密隐蔽的计划 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制订突围作战方案时 我在想 需要给
我们和我安排什么样角色 分配多少位置
我怀疑 我们是来出卖我的 那些吃人的嗜血鬼
怎么会轻易 准确地找到并包围我/我们

用我们来干掉我是个不错的主意
用一群人来消灭一个人是很好的生存常态
借口 理由 像牲口一样任人驱使

(我要和青蛙断绝吃与被吃的关系 我看到
梦中人身上的清醒者 也看见自己身上的梦中人)

3
谓语动词 将如何突围呢
由于我和我们的独立性 或出某因分离
那么突围 是否是梦中之我一厢情愿
况且这个梦中之我的主体
此刻 正躺在床上 睡于秋风起兮

突围环境 山头周围鬼影喧嚣
谓语动词真能帮助主语突围
突围一词在语法上有动起来的可能吗
或者冲破自己肉体的禁锢 去实现
主语我/我们共同的意愿

还得看突围的对象
即将突围分解 重构 突破包围
谁的包围呢 显然的敌人是谁
一大片人头幻影 谁又能想象 断定
不是我们包围了我我们 或我包围了我
当然 我还不能够实施对我们的包围
因为我不想再次陷入不能定义自己的尴尬

(被拉入平庸的时间 在一个不幸的事件中
眼睁睁瞅着自己坠入流水之身的比喻里)

逻辑现场 情况不停变化 我/我们
显得那样反应迟钝 行动缓慢
天空不断升高的红月亮 土匪的火把
所有的想法暴露无遗 推理也没法实施
可以停下来谈判吗 我们迂回
在灯火通明的谎言里 彼此都没迈前
哪怕一小步 谁会成为谁埋伏的对象呢
火光中 一个虚化的我渐渐明晰
我们愈加模糊 似乎遁形而去 包围圈中
我 身上的肉 一块块脱落 下掉
我需要吃掉自己吗 也或我在金蝉脱壳
脱去肉身残留的乡愁 脱去一个词语的孤独
脱去戒律上的形式——
我们 我怀乡路上的一大片影子

——这是必然 突围过程中 重重包围
层层交叉的冲突 某个共性特征点
成了突围的标志 反复碰撞 区别
一个突破口 看清一群人的需要

剔骨疗伤 枯骨本身也非突围的支撑点
多年后 回想起我/我们两个概念的不同时
我/我们都笑了 干净而纯粹地 笑了

(很多时候 人群中彼此分别出的对方
在本质上只是一个不愿面对的走失的自己
一朵花不认识另一朵花 但都认识死亡
也即通过死亡 我们才能更真实地直面自己)

4
在梦里 是的 在字直指此突围事件之所处
感官上 仿佛松了口气 灵魂栖息处
一切罪即遭特赦 同时由麻木而引向深处

于一般意义上 假如加上在梦里的特定环境
显然削弱特定的历史一词的指向的深度
同时将困境虚化 以致有种生之虚无感
或死的困惑 和无常的烦恼

这样子 降低了突围的难度 减少了风险
想想 假设一个我 或我们的于此突围事件
灵魂冒烟 手脚虚无 硝烟即坟场爆竹
那么送行的人 丧心于泪 于词语的分离
我 你 他/她/它 或扩展我们 你们 他/她/它们
深思熟虑的悼词不敌即兴演说的鞭炮

沿路返回 仔细看着——在梦里
看看吧 分析手段之下 解析开来的梦
解析着梦 我不是我们 我们毕竟是我们
我们还来不及组织力量突围
已经又陷于自己精确化模式苦恼中
我们在包围中 自己围困自己 是的 我也在其中

(你走进语言深处了吗 或者对话自己
在语言的镜子面前审视过自己吗 你可看清
面前的多重镜子无声投影于语言世界之维度上)

在 指明处所 且显示事件中事物的状态
此在 与梦相连 多大程度体现存在
如果变作动词 意味着突围之围 突围之主语
继续留住梦中吗 是否表明事件的连续性呢
或我/我们难以离境 距现实的一株铁树的距离
梦里 世界格外透明 尽管被包围着

梦不必逮住弗洛伊德 我已支离破碎
突围的美梦被肢解 还原为淫秽影像
在梦中梦得到解释 得到一个包围到另一个包围
弗洛伊德 我们的病人 做梦者不得不为之复述
抛弃因果性后事件图谱 说真 不能突围
说假 也无法突围 一个梦解释出的我们 较之于我
落进梦的推理圈套 做梦者亦解梦者
突围者是否还带着中埋伏的甜蜜错觉

我/我们 仅作词语能侥幸突围饶舌的人称吗
毕竟是梦 需双重/多重解读
一、词语我/我们只是随兴而起突围的靶子
二、在梦中 我/我们是突围的解梦者而非做梦者
三、在梦中 我/我们没有现实的距离
四、解释之下的词语我/我们是骗子和盗梦者
五、在与非在 梦中梦外 我/我们不是因果的
六、涉嫌的梦中突围必然地选择我/我们结构

5
而后 事件递进式的持续发展
有更多期待吗 我/我们径直离开了现场
我/我们真能离开现场吗 梦中的现场
我/我们将继续究辨 猜度 解析

说是离去 去向何方呢 突围的后续动作
去梦中的一个所在 或与主语 谓语一起
走出梦境 将此围留在梦中
此去 事实上摆脱我/我们的问题
不用去管我/我们的独立性和统一性

又像是这个梦之主体的我 选择惰性的逃避
醒来的我需重返梦中吗 我不单单是主语
进入我们之时 也是对词语我的自我回归
词语对象的历史也应如此回归自身

6
一切能统一在词语本身 语言文本的现场吗
我/我们还原自己 我即我 我们即我们
释放我和我们自身语意 我回到我中

即此在 在梦中 我/我们突围而去
无言 无言无意 抑或无言极意
我 一个毫无意义的存在 纯粹且孤独

注:2014.9.26-2014.10.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3 23:10 | 显示全部楼层
先提起来,后细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3 23:10 | 显示全部楼层
上提~问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3 23:17 | 显示全部楼层
探索欢迎你!问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3 23:46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读,问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14 10:4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来阅!问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4 11:0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被围困在一座历史的山头
当然 如果主语换成我们 意义不言而喻
即 我们被围困在一座历史的山头
好吧 你就将行文当作一种互换结构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14 16:43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蓝天一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4 19:17 | 显示全部楼层
打捞提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4 20:32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山楼老师好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158号

GMT+8, 2018-10-23 05:29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