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流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8137|回复: 285

《诗歌周刊》第309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14 23: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请点击图片阅读)


目 录

■ 封面人物  
  诗人罗伯特•艾多
  罗伯特•艾多的诗

■ 流派诗选
  诗九首 —— 薄小凉
  看那村里老人的死样(组诗) —— 何苦
  诗六首 —— 李荼
  诗三首 —— 郭金牛
  诗三首 —— 江一苇
  诗二首 —— 许剑桐
  诗二首 —— 酒哥哥
  诗二首 —— 楚木
  诗二首 —— 忘了也好
  诗二首 —— 徐长森
  诗二首 —— 行顺
  诗二首 —— 滴水成冰
  诗二首 —— 梦兮
  玻璃上的风筝 —— 李永才
  五月 —— 枫叶如丹
  黄羊洼的树 —— 素心
  穿过群山的声音 —— 天山雪豹
  傻子拆逻辑 —— 雾若云
  演员的布景 —— 崔晓钟
  我们谈论一个故事的结尾 —— 阿天一
  倒退走 —— 朱建业
  空中筑巢 —— 沈继荣
  柱子山 —— 葫芦
  移植 —— 宋煜

■ 流派微诗
  微诗十首 —— 周长风
  北京姑娘(微组) —— 澧有兰
  白话杂咏Ⅲ(微组) —— 韦笳
  空山(微组) —— 刘思承
  幽默时代(微组) —— 素心一枚
  微诗五首 —— 李栋的独轮车
  四棵树(微组) —— 深白
  投影(微组) —— 黄玉生
  医院诗笺(微组) —— 涛声
  微诗四首 —— 诗者絮语
  这个夏天(微组) —— 刘笑宇
  微诗三首 —— 大漠风沙王峰
  微诗三首 —— 林懋予
  微诗三首 —— 方世开
  微诗二首 —— 袁文章
  微诗二首 —— 陈丹扬
  微诗二首 —— 尘凡无忧
  微诗二首 —— 刘苏慧
  微诗二首 —— 白琳
  风点燃诗歌 —— 草山
  蔷薇花 —— 也牛
  参禅 —— 舟自横渡
  暮色升起 —— 雾都蓉儿
  问路 —— 盲区
  下乡义诊 —— 楚楚
   —— 关门雨
  倒影 —— 明烛江南
  故居 —— 楚衣飞雪

■ 中国诗歌版图•浙江金华篇
  金华诗群简介 —— 特约组稿:冰水
  诗五首 —— 陈人杰
  诗五首 —— 章锦水
  诗五首 —— 陈星光
  诗五首 —— 许梦熊
  诗四首 —— 杜剑
  诗五首 —— 冷盈袖
  诗三首 —— 草叶山居
  诗五首 —— 林隐君
  诗三首 —— 骆刚
  诗三首 —— 美云
  朱备镇记事(组诗) —— 蓉儿
  诗三首 —— 石心
  诗五首 —— 吴警兵
  诗五首 —— 杨延春
  天上西藏(组诗) —— 伊有喜
  诗五首 —— 张乎
  诗三首 —— 周亚
  诗五首 —— 冰水

■ 微信诗选•公众号作品选
  铁树开花 —— 李海芳
  看风吹过山冈 —— 熊培云
  我愿天空都低下来 —— 谭清友
  与年长者恋爱 —— 喻诗颖
  马形山 —— 王跃东
  假如有一天他回来了 —— 莫里斯•梅特林克

■ 微信诗选•聊天群作品选
   —— 幽林石子
  田野里飞起一群水鸟 —— 殷红
  赞美 —— 王子俊
  母亲的陶罐 —— 任爱玲
  瀑布 —— 季风
  汉中桥南公园 —— 云飞
  蝶梦 —— 一缕阳光

■ 博客诗选
  读书 —— 老枪
  斗笠 —— 邓流沙
  渴望桃花开 —— 向天笑
  养龟记 —— 寓言的梦
   —— 刘小云
  打狗必须看主人 —— 褚卫兵
  市场 —— 山溪晨曦
  泥人 —— 李正林
  青藤之美 —— 红叶苋
  美人 —— 温柔刀
  归真 —— 蝶漫晨曦
  在此刻 —— 阅夜吉普
  阴影如灵猫般鬼魅 —— 朵拉
  谁拿走了我身上的潮水 —— 庄洮

■ 论坛诗选
  丽江 —— 李元胜
  月悬头顶 —— 周承强
  菩萨 —— 三花
  夏季来临前一切都像幻觉 —— 李唐
  异乡的春天 —— 华亮
  让道 —— 魏磊
  乡下那些年 —— 吴德传
  晚风 —— 晓君
  那一夜,无法入眠 —— 天籁之音 
  欲雨的夏日午后 —— 半半
  因为风的缘故 —— 李同集

■ 散文诗界
  花,大地之梦 —— 戴永成
  光之鸟 —— 知新
  甘南,在桃花纤指上绽放 (组章) —— 姜华
  散文诗四章 —— 梦南柯
  五月的溪水河 —— 沉香
  在新安遨游思想(组章) —— 白炳安
  画都夜话(长篇诗体小说)之五 —— 心蝶

■ 诗歌评论
  探索栏目诗歌一诗三日众人品汇总帖 —— 汇总:刘苏慧
  我也来说桃花 —— 黄六七
  他以诗歌为舞台给生命擎起一片蓝天 —— 轩扬
  敦煌卷轴,神谕诗意 —— 李明春
  诗人的痛苦与幸福 —— 齐凤池
  阎安:巨石朝世界的中央滚下来 —— 柏相
  林莽《我想起那片梨花》重读 —— 邱景华
  像山一样的孤独 —— 正月
  太平洋赛季大赛选翠 —— 蛇珠
  散文诗集《时间深处》前言 —— 邓云平

■ 古体诗词
  五绝•夜宿洪安 —— 陈中明
  七绝二则•出郊 —— 田间识字翁
  七律•循览庆辉兄“不向镜前理积霜”得句 —— 张友福
  鹧鸪天•石榴花开 —— 周炜才
  蝶恋花 —— 静铃音
  生查子•也独思(步韵若水兄) —— 诸葛子瞻
  御街行•五月 —— 洲雪冰心
  春去有慨 —— 抱朴堂主
  立夏日风雨夜有感 —— 浩然斋主

■ 诗歌翻译
  太平洋赛季优胜作品选译 —— 翻译:朱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4 23:48 | 显示全部楼层
辛苦。祝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5 03: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辛苦。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5 06: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许剑桐 于 2018-5-15 11:27 编辑

本期《诗歌周刊》“诗歌评论”栏目刊登了诗友黄六七的《我也来说桃花》,里面提及到诗友新泽飞翔在流派网论坛的“诗歌评论”版块发表了主题贴《对于国际微诗大赛【太平洋赛季】首选及相关作品的质疑》(以下简称为《质疑》)。在《质疑》中,新泽飞翔指出:《桃花》是对诗友围围近期作品的仿写。另外,在《质疑》后面第132层回复中,新泽飞翔含蓄地表达四个字:整片引用。(原句是“围围是一个有着鲜明写作特点的作者,以我对于他的了解,可以说谁在作品语言中运用了他的话语方式都可能了然于心,况是整片呢”)。

我作为《桃花》作者,不得不占用宝贵的一层楼自证几句。如果冒犯到诗友们欣赏《诗歌周刊》,还请见谅。

在此,我主要从《桃花》创作手法的短暂历史来由进行阐述,没什么理论,仅以实例展示。以下选取了一些我2013年开始正式学习诗歌写作之后的,具有典型的叠章写作手法特征的不成熟分行练习。

1-6,收录在《小分行》,2016年4月22日发表于流派网论坛(我是2016年3月19日注册流派网),早在2013年8月19日年收录于许剑桐的新浪博客,(流派只有少数几位诗友进过我的新浪博客,举几个例子:吴一、车行、钱松子、北方雪狐等),更早于2013年初以“美羊羊”的网名发表在家乡泰州市政府门户网站“文学沙龙”版块。
7-16,博客里收录时间有早有晚,但其中7-8已于2013年发表在家乡泰州市政府门户网站“文学沙龙”版块。其它的从2016年4月8日开始陆陆续续发表在流派网论坛。


1 猎人在擦枪

猎物在草丛里走
猎物在夕阳下走
猎物在城市的街道上走

许多猎人在擦枪
口袋里没有半颗子弹


2 关于睡觉的尺寸

我睡1米8的床
我盖2米的被子
我听100米的虫鸣

我做不知道多少米的梦


3 夏天不需用香水

只需喝下足够多的,白开水
流下适量多的,汗水
洗完澡后不吹干头发上的,自来水
它们看起来像清晨树叶上的,露水

如此,夏天便不需用,香水


4 玉米

在你身上,我看到整个原野
长方形的绿
三角形的黄
抛物线状的透明色

小女孩尖叫着
被呼啸而过的火车带走


5 有关睡裙的三条建议

第一条建议:睡裙应是吊带式的
第二条建议:吊带处应设有揿钮
“啪”,裙子遵循万有引力,就势滑落

如此,诞生第三条建议:
吊带裙应更名为:掉带裙


6 黑与白的界限

黑与白的界限是什么
我只知道——

所有黑夜都指向白天
所有喧闹都指向寂静
所有文字都指向虚无

甜美中腐烂的苹果
通过一支吸管跟舌头调情


7 又是开学季了,我们来上学堂吧

(3)数学课

假设:种瓜,种豆。
结果:得瓜,得豆。

假设再次成立。

四边形3000亩,
锥形30000吨,
忽高忽低的抛物线,100个夜晚的鼾声。


8 又是开学季了,我们来上学堂吧
(7)品德课

在秋天,感到自己的热爱远远不够。
9月10日不够爱老师,
9月15日不够爱家人,
10月1日不够爱祖国,
10月9日不够爱长辈。

爱如此不够,无闲心去找敌人。


9 油菜花

笛手站在每一张唇边,吹——
将一首曲子,从碧绿吹成金黄
从脚下吹向天边

笛手骑在每一阵风上,吹——
吹出奔马,卧龙
吹出酒窝,泪杯

笛手躲在每一个钟摆里,吹——
吹出金屑子,吹出蜜滴子

你只需倾听,如那只等待的碗


10 书

太阳从这里升起
月亮从这里升起
我,从这里升起

迎向另一个我,她站在云朵里
默无声息

我是代她发言的那个人,而我的措辞生涩
我是代她思考的那个人,而我的方向迷茫
我是代她高尚的那个人,而我的行动卑微

想到这些,我开始





她用这本书托住了我


11 有关落日的几种表述(3)

水波里的落日,是水波
柳枝间的落日,是柳枝
雕花窗将落日切成小点心。我找不到碟子


12 有关落日的几种表述(5)

是一面锣

沉思敲打它
远方敲打它
死亡敲打它


13 火车,火车

(1)火车从来不经过一大群人

火车经过一大群羊
经过一大片坟包
经过一大片白杨林、戈壁滩
经过另一列火车——

另一列火车
经过一大片戈壁滩、白杨林
经过一大片坟包
经过一大群羊

两列火车都装着一大群人
火车从来不经过一大群人


14 火车,火车

(6)我们将在中途说再见

儿子的托马斯小火车
从白墙壁驶过
父亲和母亲的火车
从雪原上驶过
中途脱节的第四节车厢

是我。先抵达一个男人
再抵达一个男孩
我们从白墙壁驶过
我们从雪原上驶过
我们将在中途说再见
像父亲和母亲那样
像父亲和我那样


15 乌鸦(8)

一个人走过田野,头顶上一只乌鸦飞
一群人走过田野,头顶上一群乌鸦飞
没有人走过田野,田野里站满了乌鸦


16 桃花

我出生那一天,桃花开得正艳
我新婚那一夜,桃花开得正艳
我死去那一刻,桃花开得正艳
她们分别是——
我的啼哭,落红,和遗言



我的重章叠句特点是上下文非常紧密,不插入旁枝末节、闲言赘语,仅通过变换几个词,来表现递进或情感的变化。重心往往落在最后一句,托起,也压住。

其实,纵观中华文学浩海,早在西周至春秋时期的《诗经》中,叠句就多如牛毛,《桃夭》、《采薇》、《鹿鸣》等等,节奏鲜明而短促,复沓回环,自成一体,一唱三叹,曼妙无穷。新泽飞翔说要付费给产品核心的创始者,那么,我倒是愿意付版权费给《诗经》。

可是,有围围的诗歌什么事呢?想想14年、13年、12年,那时,谁是谁呀?我认识围围吗?读过其诗?是名家吗?其他那么多优秀诗人,我要去模仿围围?(声明:并非针对围围本人或其诗歌,不得已必须提及,在此请围围诗友海涵。)

最后我建议新泽飞翔诗友读读《庄子•秋水》里的《惠子相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5 06: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许剑桐 于 2018-5-15 11:28 编辑

以下为新泽飞翔诗友发表于流派网论坛“诗歌评论”版块的《对于国际微诗大赛【太平洋赛季】首选及相关作品的质疑》链接。
http://www.zgsglp.com/thread-766164-1-1.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5 06:47 | 显示全部楼层
<浅论批评与赞美 >


在成为诗人之前,你应该想办法,先混成作家。

知名青年诗人,城春草木说:你的内心澄澈,文字才澄澈,内心浑浊,表达必然污秽。诗歌的目的,就是清除内心的污浊,让它明净,邃远,辽阔。诗歌不是灭了心中的火苗,让它永置黑暗中,而是用这光焰,照亮生命。

知名青年诗评家谭克修说: 诗和评论,并不是一个诗人的两副面孔,最多是一副面孔的两种妆容。对诗人来说,如果你准备好写点评论,一定要对自己写的是什么有点逼数。包括你那简短的创作谈。

著名青年诗人倚诺在个人微博中补充到:关于写作风格,每个人应该都有养成,固定,定型期。一旦写作风格定型,即使是开始新的尝试,也不应淡化内心的思想认知(即个人心得)。在寻找与探索的路上,往往我们留给世人的是寻找,因为,读者只会记住你的脚印,并不知道也不愿听,文字内心的故事。一个没有诗意或是内心缺乏诗意的人,他的成就即是建立诗意。而一个诗意饱满的人类,你跟他聊什么,即使是粪坑里泛起的浪花,他都觉得那是富含深意的。诗歌多元,靠变态扭曲获得的,亦是相同的认知,只是你们不喜欢我木讷的表情罢了。诗歌多元,亦不是仅仅局限在维度上,所谓二元与三元,二维与三维,只有生成了语言,才可有四维或是超越四维的空间语言存在。假如每个个体,都能或是愿意出来喊一嗓子:我是代表多数人类的存在,那么在所谓精英群体里,他必不能代表自己。那么,你代表了谁很重要吗?你能代表谁,应该戆海海的运筹帷幄么?为道日损,为学日益,无为而无不为。假如你生活在极端贫穷与恶劣的环境中,并与他人对立,假如你习惯了贫穷、堕落,那自由的吟唱,对美好生活地向往,不是书写给自己的吗?无论拉高抬升还是下潜蹲下,你平视万物的视野根本没有变。所以,当诗人摘掉无知忧伤的面具,你感觉不到他在笑。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傻逼,眼里只有与他相等成就的诗人!所谓社会属性,你不具备他审视你一般的里程碑似的思考,你在他眼里即是善变的。前提是他不能改变身份,问题是他的审视奇葩的语言消失了,他的身份与地位即内心与内心相等的成就感即会消逝。那么,你只有成为他或是选择固定与定型自我的写作风格么?这个问题我是这样理解的:关于有效与无效写作,比如,你说,这根阴茎很好,在客观上说,它可能即是无效写作,而主观上你却认为那是一句很棒的句子,但是,作为诗人,你的诗句不能被广为传播,你想一下,是不是很悲催的一件事情。那么好了!你不能成功的占领或是征服一座高地,你的文字即是无效的。当然,事无绝对。假如你的诗稿能被保存的超过你的肉体与灵魂的使用极限,这一棒子,你就打远了。承袭清制,现代诗学家,他不把诗歌变成八股文,他是不心甘带上制度的奴隶的高帽子的。无论是出于政治或是民间的那种文学或是文字审查,具有让人生厌或是愤怒的文风,不失为成功的作家。别人在其他人的诗歌里,收获了美好,在你的作品里只有愤怒纠结,虽不是相同的认知,但不是收获么!从你的诗歌里收割了贫穷,从他的诗歌里收获了不碰。到我这,我想说:别惹我,你惹不起。聪明人,哪个不孙子儿般的躲开。难度写作,其实就是八股定理。给别人的诗写增加难度的同时,一样在阅读上,亦给读者增加了难度。这不是什么首创。如华山论剑般,各立山头,亦无非是站在个人成就之上。有的诗人混成了灯塔,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复制。假如无高度亦是一种高度,谁还会去攀爬!一定会有的。出于制度的限制,包括社会属性与人类属性,相对的指责亦是相互的不够理解。那么,作为诗人,思想认知的程度是不是决定了你的高度抑你思想的深度。我们说评论技巧,无非明暗之间。好话里面掺点谎言;谎言里面包着批评。批评里的深意,假如你是诗评人,有什么不可理解与无法接受的呢?毕竟在我们批评他人的同时,总是客观乐观的主观上认为被批评者会接受的。而所谓相濡以沫,不过如此吧。说到新文学,新概念,所谓为学日益,为道日损。各种各样的文饰不加区分,你即不知何人为道,何人为学。能够被从常态象征中剥离出来,别人聊着文学,你大谈数学,就是新概念,新文学。或是说一个作家矫情了,男人女人论人头算了,在某种意义程度上,看似无效的写作,其中亦可能藏有深意。或浅陋或肮脏,总是有新的说辞与理由的。一段心情,一段感悟。多好理解?一段文字,一段心情,这是不是警告?就像荒漠中响尾蛇的尾巴一样。有什么好烦恼与恐惧的呢?诗人又不是一块奶酪,能够让所有人都为之垂涎欲滴!再说世上本无全知全能的人。我祈求你看一眼我的诗歌吧!响尾蛇会这样对自己的猎物祈祷么?诗人不是狐假虎威或是虎假狐威的狐狸,好不好。你整天抡着个杆子,想打小鸟球。你找得到洞口么你!我一直这样认为   :   诗歌,不在于怎么写,而在于什么人写。为什么?从宿命论上讲,一颗樱桃,若不具备脱胎换骨的能力,化身成人,怎么可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5 06:5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出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5 07:0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剑桐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5 08:02 | 显示全部楼层
许剑桐 发表于 2018-5-15 06:21
以下为新泽飞翔诗友对太平洋赛季入围作品的质疑贴链接。
http://www.zgsglp.com/thread-766164-1-1.html

问候。太平洋赛季魁首。实至名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5 08:14 | 显示全部楼层
许剑桐 发表于 2018-5-15 06:18
本期周刊评论部分发表了诗友黄六七的《我也来说桃花》,里面提及到诗友新泽飞翔的质疑:《桃花》是对诗友围 ...

祝福剑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158号

GMT+8, 2018-5-22 06:30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