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流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63|回复: 20

天冷了,天在和你寒暄(56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13 11: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迷路

你老是在繁华的城市中心迷路
即使每一条路都有姓名
每个岔道口
都指明了方向
即使来去匆忙的陌路人
有别于另一堆陌路人
你,迷路
你回不到那个熟悉的小镇子
那里存在着许多未被命名的路带你回家
你记住了它们
却叫不出它们的名字
在你的记忆中
它们总是不能被喊住
所以调皮地向外使劲儿蜿蜒



2.南方

在城市待得久了
就会失去辨别飞鸟的能力
你指着鸟群
欢快地说:
“看,大雁南飞”。
城市里待久了
所有长翅膀的
在你眼中都成了大雁
她们没头没脑地飞着
以为南方就快到达



3.视网膜

你问:视网膜是什么地方?
你表情慌张
仿佛是在打听一个地名
像是急着,赶往那里
你最近害了眼病
说所见的东西模糊一片不真实
整天带着充满血丝的眼睛
像哭过,更像恨过。
你问:视网膜那里是不是有一张网
一张残破不堪的
需要修补的网?



4.情歌

很久不摸琴弦
手指尖上的老茧像
竹笋般
一层层剥脱
之前弹奏的情歌
失了感觉、麻木
现在再弹时
可以感觉到疼了



5.核

小时候吃杨梅时
核,会久久的含在嘴里
酸甜的生活舍不得吐掉
有滋有味催生出了一个垂涎三尺的家伙
核在口腔里被抱来抱去
像是会融化
到最后,核被击碎,取出核仁
当时一个执迷于把玩着核心的兔崽子
如今掏不出一柄合适的铁锤
对诸多事毫无办法



6.玻璃

那个搬运着玻璃的男人
像是费劲地
抬着一整块空气在走动
看似透明轻飘的事物
在他的怀里变得沉甸甸的
他小心地躲闪着人群
手臂上每块肌肉如山丘般隆起
步伐慢,而稳重
一个出门在外需要养家糊口的男人
在人群中
就为了不破碎



7.寻人启事

请你记住我的微信头像
QQ头像,七零八落的证件头像
我在意,从我走丢之后
从我迟早走丢后
你能否从芸芸众生凡夫俗子中
一伸手
把我捉出来

请紧紧地
捏住我瑟缩着的后颈脖子



8.好意

泡点儿速溶咖啡
药死那个睡意朦胧的家伙
饮些老白干
毒死清醒和理智
抽几支烟
代替灰烬在虚无和现实间
火化
没错,我逐渐接受了
咖啡因,酒精,尼古丁
对生者的好意



9.湖州冬

去湖州,去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
一下火车,就有飞雪来迎接你
雪拍打你身上的尘土
雪 撞入你的怀中
仿佛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了雪
雪一个脚印、一个脚印
将你送往西塞山
那与你最亲昵的雪
已化成流水
哎,这陌生的地方,天冷了
天在和你寒暄



10.惊悚

重温了一部恐怖片,老片子了
像是撞见死去的故人
五年前,凌晨两三点的样子
一个人裹着棉被
看一群人兴致勃勃地表演着死亡
把自个儿拆开
血液喷溅像极了人民广场的音乐喷泉
当时并不觉得害怕
仿佛一些人被理所当然的解开了自由了
而五年前的生活:
闲散,恬淡,波澜不惊,无耻……
如今我需用同一部恐怖片
回味起风和日丽,无拘无束的日子
这 才觉得惶恐了起来



11.妥协

你看过牙科医生
对风,对语言,对轻
存在过度的敏感
你吃白色的药丸
控制住,不在口角发炎
并劝我说:
“也看看牙医吧
你如此厌恶这样的生活
牙齿早该摇摇欲坠了”
“也清理清理牙齿吧
试着说,爱这样的生活
爱生活就是,牙齿在退化
在承受酸酸麻麻的感觉”



12.粗暴的爱

期待雪纷纷扬扬地洒下来
垒得高高的,然后再来爱,爱雪
就在雪的纯洁上,掏一个坑
就用泥浆一样的肉体踩踏它单薄的身子
把雪握在手里,反复挤压揉搓
用笤帚,把雪像坟丘那样,拢在路边
一场雪还没有来吗?
期待啊,这冰冷的人间正跺着双脚
摩拳擦掌地
准备来爱一场浩荡的雪



13.果实

某个冬天,妈妈带我去莲花县
参加一场葬礼。
整个葬礼的过程记不清了
只记起,低矮的屋檐下
悬垂着细长的冰棱
妈妈踮着脚,把冰棱摘下来一支
放置在我的手心里。
我记起那是一间很古老
墙皮脱落的瓦房
它足够老而颓败
结满了锥心的果实。




14.伪装

我老是背一个包往返于两地之间
里边有时候放一瓶水,有时候是伞
但,大多数是空的。

我佝偻着上路,驼背,低头
一副对走过的岁月心怀愧疚的样子。

背一只空荡宽松的包
是让你误以为我该放的,放下了。



15.拄拐杖的老头迎面而来

冰封路面时
人们才注意到路,难走。
拄拐杖的老头子不一样
从开春之初
他就注意到,行路难。
他用拐杖打探地球的虚实
扣问往事,一直到大寒天。
人们关心路时
他更关注,道路板结的冰面上
由拐杖敲出的裂缝。



16.老木匠

1.

父亲曾是个木匠,一大早,像侠客带着剑
父亲带着木锯出门

父亲在杀伐开始之前,会拍醒手中的木头
他不想让木头死的不明不白

木屑像血一样落了一地,父亲将它们归拢
裹在蛇皮袋里。等到冬天,他与我并肩坐在
温暖的柴房,生火熏肉

火光贴在我们脸上泛着晚霞的表情
父亲把木屑覆在火焰上,青绿的浓烟升起

像落寞的侠客,父亲侧着头,不让我看见眼泪。

2.

父亲敲木板的样子,像敲门。
像每块木板后面都住着一户人家。

他们急急忙忙跑来开门,但没有一次打开过
最近的一次,跑来开门的是死去的爷爷。

3.

父亲做木匠时,只打门窗,家具
不打灵牌和棺材。

4.

父亲已不做木匠很久,但手艺留了下来。
同时,留下来的还有一只五斗柜
中间的抽屉,有一只暗格,留了下来。

闲来无事,父亲晒着阳光
手掌脱皮了就将它们一点点撕开
一些不被掀开的老茧,是另一只暗格。



17.神是亲戚

奶奶从上天接来的神,爱吃油煎皖鱼
清水煮豆腐,情到浓时,喝两三杯白酒
除夕晚上,神比我们都先动筷子
奶奶说,多吃点多喝点,把这当自己家
神 并不回应
神上下滑动的喉结令烛火闪烁,檀香袅袅
饭后,便腾云而去
神每年除夕都会来家坐一趟吃一趟
油光满面地离开。奶奶时不时望望天
如果神到家了,奶奶第一个知道



18.彭阳模子

这样的冷天,在外站久了会冻僵
老天开始动手玩雕塑了,就请拿彭阳当模子
用冰雪覆盖他,像剑终于上了鞘
像叶子的茎脉终于在冰面上找到了骨骼的印子
老天再花些心思,就用冰雪造出一个彭阳来
让他看起来透明易碎,冰凉沁骨
但不。
但请造出个从不破碎只被融化的彭阳



19.流浪汉坐在光线下


1.

他坐在路边,沐浴阳光
军大衣是敞开的
头发纷乱
大概人潮见多了,就会有独坐海边的感觉
他坐在想象中的沙滩上阳光充沛
敞开的军大衣里
一只黑白毛的流浪狗探出头
舔着他的手掌,他的脸
好像 有伤口长在那里

2.

气温骤降时
不知道流浪汉会停靠在哪
假如跟着他走
说不定能找到一个温暖的地方
那里霉菌挨到青苔
那里杂草丛生
那里或许曾是一家人生活过的空房子
被遗弃的衣服,满地都是
流浪汉一件一件
套在自己身上
曾给别人带来热量的衣服
没有一件与他合身
那件又短又小的
将他抱得最紧

3.

流浪汉不需要手机
也用不着写完信后
拿浆糊把信口再三封好
有什么话,说出来就行
所以在他想念一个人的时候
就对着天吼出来
如果人间还有善意
那个被他念想的人
一定会听到
她,打了两个哈欠
她不知道原因



20.跳一跳

你在玩一个名叫“跳一跳”的游戏
那是个按紧、松开的游戏
接触、分离的游戏
跳得越远,处境越危险
你说你只在感到孤独的时候玩
我昨天看见你的孤独是一百六十步
今天的孤独是两百九十八步





21.植物式男人

我有被马咬伤的经历,在那一刻
牠把我想象成植物
是一把枯草?也可能是一只新鲜的苹果
当时流了一些血,那是我的汁液。
从那以后,我没有原因的想变成一株植物
喜欢上阳光雨露微风轻云,静坐。
我不知道为什么来到这里
什么 使我的处境变得很不好看
但一想到自己也许是一片叶子
就感觉风轻轻地把我托举,轻轻的。



22.安全

厌恶去考驾照
至今,我驾驶自己这副肉身感到满足
我驾驶自己去河边散步
踩棕黄色鹅卵石路面
在人群中,我摸身上的喇叭
“借过” “让一让”
经过这个六月
你顶着热烈的太阳,晒得黝黑
嗯 可爱的女人
有了驾照你觉得安全
你有了缓慢驶向我,快速离开我的资格
觉得安全



23.爆米花原理

用脸盆兜二三两大米
去见一见那个会打爆米花的男人
多年前的村庄
天没亮,他就守在了村口
他有烧制米粒的手艺
大火烹,右手轮回地驱转
眼见着他把虚胖的米粒像山一样累高
而其中的原理
多年前你不太明白
现在你知道了:
你住在县城
经历过两次离婚,几次失业
走散了几个朋友,这些
都没能将你打败
在这个富足的好时代
是你的不幸将你填成一个看似发福的中年男人



24.晚风

我唱歌是因为独自一人
我洗澡的时候唱
是因为刚好身无挂碍,一片赤诚
温水滋着地面
我 摇摆着肉色的身体
是因为水雾刚好遮住了我的羞赧
一朵云,降落在我的额头
咳咳,我要唱了
轻声地唱
我始终如一地爱唱这首歌
你说过的
这首歌每当你听见时就有晚风吹来



25.爆竹

教一个小孩子玩爆竹是件开心的事情
我教他引燃手中的爆竹
抛向天空
浸在水里
包囊于泥浆
然后紧紧地捂住耳朵。
天空炸裂
水花四溅
大地崩陷的过程
在消声后就不显得那么可怕了
千疮百孔的地球在惹他发笑。
而何时松开捂住耳朵的手
我还不能教他。



26.二分之一

老张脑梗塞后
只剩下半个老张苟活于世
而另外半个死去的老张
你想将其
沿着正中线撕开
但你只能放任
二分之一个老张埋葬于
二分之一个老张上
从今往后
你能叫答应的老张
永远是个追悼者



27.望远是种病

眼睛疲劳的时候
就看看远方吧
远方的雾霭、山峦
几行燕子斜飞
柔软得像瓶滴眼露
看一小会儿
视线便松弛多了
——母亲向来就如此叮嘱
她坚信远方是一瓶神奇的药水
有少许刺激性
但适合外敷



28.慈悲心

我写我的慈悲心:
不锈钢
薄薄的一片
圆滑
有正面和反面
它在我的口袋里
静乎遗世独立

它们出现在一个陶瓷碗里
会发出
“啪嗒”一声




29.怀柔

你新买给我的衣服
过了一遍水
大小就缩了一寸
我被这件衣服紧紧抱住
风过领口
“你有多久没遭遇过
久别重逢?”
而这件衣裳代替你
拍打我的肩胛
握住我的手腕
诉说昨夜经历的那趟漂洗
有如漂泊
你说
“如今在怀柔,多说无益”



30.哑者

那两个双手结印的人
在闹市之中
把喧嚣,封印在身体里
他们的掌风下
词语左右摇晃
犹如麦穗新绿,花枝纤颤
词语暴跳时
他们使了些许暗劲儿
将手指小幅度往下摁
我看见他们其中之一
额头上,细汗丛生
是刚刚把词语埋种在虚空中的
那一个



31.当归

父亲年年给母亲寄当归
他习惯用三层厚纸
将当归包裹好
千里迢迢寄来的当归
母亲一层纸
一层纸
把它剥开
每一次都能见到一堆被晒干的
根须如足的
像是翻越过千难万险的衰败植物
母亲说,这叫当归



32.祝福

我想法设法
把我所见的蟑螂
拍死摁死毒死
对于那些我见不到的蟑螂
我祈祷它们
在另一些隐秘的地方
能生一点病
吵一点架
谈一谈恋爱
然后寿终正寝
一生很短
我祝福它们寿终正寝



33.匕首就插在那里

新买的书签像一把小匕首
有好几次
故事中的人死在了
书签安放的地方
而我迟迟不去翻动它
以致书签的挂坠上起了灰尘
我好奇故事中的人因莫名其妙多出来的匕首
变得死去活来
变得不知如何死才好



34.弓箭,木靶

那时候,姨父还是年轻的后生
他说他隔空就能摸出一张弓
世间万物
无不是他的靶场
哪像现在的年青人
待在狭小的射箭馆里
像被逼退的残兵
弓箭倦怠,木靶在等待处死
姨父说弓箭至少不该这么玩
他今年五十有四
在家独居,自己造了弓箭和木靶
他感叹上了点年纪的人
才能把年轮套在靶子上做到心中有数
但他瞄得很不准
这使我猜不中
他的靶心



35.和你一起晒太阳

再忙也要和你一起晒太阳
你瞧这周身的事物:
躺在篾篓里的豇豆
平铺在地上的
刚打下来的稻谷
晾在高处
迎风而眠的咸鱼
和它们坐一起晒太阳
这日子,就长多了
幸福多了
你摸摸
我们身上呼呼地冒着看不见的水汽
正如我们昨日不知在何处受潮
哦,一想到这湿哒哒的人间在退去
就幸福多了



36.小睡

在飞机上小睡
醒来的时候是在云层中小睡
因此现实缥缈
梦境瓮声瓮气
哦,我梦见你了
那是你在我的身体中小住
你茫然不知在何地
被我的念想围困在这儿
唤我,唤此处
小楼一夜




37. 私语

田地间,暮色下
只有住在大棚里的植物
具有野营的味道
它们窃窃私语
一会儿是芸豆
一会儿是莴苣
正如我和你
在帐篷中度过的那一夜
我们窃窃私语
一会儿是篝火
一会儿是星辰



38.大棚

田地间搭建起了白色的大棚
从此,搞不搞得清季节菜就不重要了
以前一些菜春生秋死,一些菜
夏生而冬死,在大棚里
它们随时随地生
又随时随地死
白色的塑料薄膜隔开时间
我说那些生活在时间开外的大棚菜
它们想念风雨时
就侧耳,听风雨



39.爱

你挨了一枪是在你打耳洞的时候
你挨了一刀是在你分娩的时候
你被折断了足骨
那是在你的前世
嗨,女人,你正在受苦并将继续受苦
遭受这个苦难的人间
女人,嗨,我正在爱你
我的爱是刀是枪,是足骨折断时的
卡擦一声



40.重逢

一年到头见不到雪
所以我常常把圆滚的橘子当做雪球上下掂量
那种向上抛却,空空如也的感觉
那种向下,与我的汗手撞个满怀的感觉
令我回味一场雪
久违了,再会了
不同的是,在来回的掂量中
雪球在慢慢消逝
橘子仍保留着它有些涩口的酸味儿



41.一小块

小时候能用空酒瓶换取一枚麦芽糖
因此,我无比期待烂醉如泥的日子
我拎着空酒瓶给挑竹篓的老大爷
看他拿铁锤和铁锥,轻轻地
凿开一整块麦芽糖
先是表面上有了裂痕,逐渐开叉
然后分离出一小块,一小块
我的舌尖舔着这些伤痕感到心惊
甜,心满意足。
到如今,我依旧期待烂醉如泥的日子
只不过烈酒割喉
我期待被分离出一小块,一小块
我期待,有位故人
拎着废用的、空荡荡的时光
说,换你这一小块,可否?



42.破

她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脸在哭
然后是用一只被磨光的袖子
在哭,最后蹲坐在墙角
抱住了膝盖在哭
一定有悲伤的事情在她身上发生
让宽大的手掌
空洞的袖口
坚硬的膝盖
瞬间变成了一张塌软下来的纸巾
一定有悲伤的事情如水
把她薄弱的身子
蘸破



43. 肉食者

你白天大口吃肉
大碗饮酒
像个孤独的暴戾者
一到晚上
你磨牙磨得厉害
开始把这个世界当做草叶来
反刍
世界突然好闻了
有羊齿状植物的味道
世界就快要被你磨成粉末



44. 病

病,是日积月累堆起来的
病是俄罗斯方块
病有病的海拔和层次
病在身体里
像是安居,又是动荡
病是撺住、裹住、缠住
病是松开。
病可以描述为厚厚的纸堆
也可以说是命薄如纸

天暗了,人已老
我见到人们把病宠物般圈养起来。



45.沸

水变得炽热时水在沸腾
喜欢海
将月亮作为沸点时
潮汐在沸腾
喜欢瀑布
把悬崖作为沸点时
拥抱在沸腾
最喜自个儿心湖平静时
随口说几句芸芸众生
而后把你从人群中拎出来
搁在我的湖岸边



46.为这糟糕的世界

香皂一天一天瘦下去
它是为我这身臭皮囊而
消瘦

我披挂这具肉身犹如斗篷
一天一天臃肿下去
我是为这糟糕的世界
发了福

每个人都在光明正大添膘
又暗自决心减肉
我们对肉体这么认真
我们对肉体略显马虎



47.我的

在沙滩,在水面上写名字
流逝是我的
在空气中,在你的呼吸里
写名字虚无是我的
在《我知道怎样去爱》上写名字
安娜.阿赫玛托娃是我的
我要在你的身体里写名字
我要在你身体里摸到的石头上写名字
墓碑是我们的



48.剪纸

你擅长剪纸
那么多的空洞都是你剪出来的
那么多的碎屑还在落下
你表情严肃,说
等一等
等一等就好
你说
一个由破碎和空虚组成的人
需要独自度过一段时光



49.自由

你看我的鞋带最终缠绕成了一个结
你看我的手腕,我的手表,我的圈套
你看这个世界变冷了,我捆绑着的围脖
你看我的腰带,还有我下垂的胃
你看我的纽扣陷入了它们各自的空洞
你看我的拉链咬牙切齿
你看,这个被自己困住的人
自由地走在南京西路上
阳光美好你看
身体里的沙子还在止不住地向外遗漏



50.书签

将一片枯叶子
埋葬在一本旧诗集里
很久很久不翻动它
在书架上,立成一块碑
每当我路过的时候
远远的,能见到光火
而在我最近的一次探访中
磷火里的墓志铭这么写:
“像夜里的音乐,也远去、逐渐消失”*

*卡瓦菲斯《声音》



51.冬的一种

你在路边上
认出了那一束梅花
我真的很羡慕你
对于辨认冬天的方式
你至少比我多一种
不像我,只会说
天气有了寒意
只会从柜子里取出那件
针织毛衣,有些年月了
但毛衣上的毛球依旧是花蕾



52.迷路的鸽子

他养了三十只鸽子
没有一只为他捎过信
他还是喂养它们以谷物,清水
夜里静听它们嘀咕不停。
我拜访他,接受他的宴请
我见到他把一只鸽子溺死在水中。
酒喝高的时候
他说他怀念飞鸽传信的日子
那会让仰望的天空有别于注目的天空。
他说,那会使同样的话反复地
被不同的云擦拭出微雨的潮湿和温润。
那天我简直受不了他的矫情
我说干了这杯吧,饮汤醒酒
我搅动着已经冷掉的鸽子汤
里边的橙皮
适可而止地解了鸽子的腥膻之气。



53.似水

想你的时候
我说柔情似水
我要在你的水面上
漂泊一会儿
浑浊一会儿
波光粼粼一会儿
我要你的时而湍流
你的时而动和不动
你的无所谓
我要在你的无所谓中
夕阳一会儿
夜色一会儿
那水边的垂杨,我要
藤蔓一会儿



54.水鬼

河流足够偏僻
或许我们能钓上来一条水鬼
我希望她是一条鬼姑娘
长发,消瘦
吃水藻,饮甘露
以山川怪石的倒影为生
我知道,一定有一条水鬼
作为我人生一遭的隐秘对应物
要是她碰巧吃住了我的鱼钩
我要将我的恐惧归还给她
我要告诉她
如今的我依旧怯水
不懂如何在人潮中安定下来



55.糊

喝一杯芝麻糊
这些泥浆一样的东西
喝下去
让我感觉我是纸做的
并且很薄很脆
是一张被涂涂画画的纸
被揉成坨
被泪水打湿
被撕碎
现在又被这泥浆一样的糊
歪歪扭扭地黏连起来



56.活着的,会有爱情

一盒酸奶有多少只益生菌?
一盒酸奶有多少活着的生物
等我来拆散,捣毁。
它们之间也有爱情吗?
它们之间要是有爱情
也是肉眼望不通透的
爱情。它们的爱情无法名状
捉摸不透。
而就在今天
我喝到一盒比昨天还酸的酸奶
我舌尖的味蕾
稀里糊涂地撞见一对
争风吃醋的细菌又重归于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13 15:58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的一组,推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13 16:01 | 显示全部楼层
进来欣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13 16:49 | 显示全部楼层
相对不错的一组,支持推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13 16:49 | 显示全部楼层
问个好,多交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13 18:22 | 显示全部楼层
印象中第一次见你,问好祝福,诗写得很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13 18:4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莫名地被你的诗歌吸引了,这种写得又好又不露痕迹的诗,充满了一个中年男人的睿智,喜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13 18:44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推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13 20:06 | 显示全部楼层
墨勤 发表于 2018-2-13 18:44
我莫名地被你的诗歌吸引了,这种写得又好又不露痕迹的诗,充满了一个中年男人的睿智,喜欢

山月是诗歌周刊的年度诗人,是个高手,你来流派时间不长,接触他的诗不多,以后读多了,也就熟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13 20:1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芬叶 发表于 2018-2-13 15:58
不错的一组,推荐!

谢谢,问候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158号

GMT+8, 2018-8-19 21:13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