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流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061|回复: 229

《微诗微评》第7期:易巧军《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6 17: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对“能量”的异向思考
——《微诗微评》第7期:易巧军《灯》主持人结语


  《灯》,为我们展示了两种灯:一是路灯,即为人照路的灯。在我出生的小镇上,路灯出现,不过几十年。小时候,我印象中用来照路的,依次是火把、灯笼、马灯、手电筒,它们“也能照亮漆黑的道路”。二是按摩店的灯,也叫红灯,这种灯集中的地方,又叫红灯区。红灯出现的时间更短,沿海大城市稍早,也在我参加工作之后。红灯,是改革开放带来的“副产品”。
  按现在官方思想,路灯是正能量的灯,红灯是负能量的灯,二者不能相提并论,更不能混为一谈。但从诗中我们看到,作者显然没有理会这个指导性的思想,在他眼里,只要是灯,只要能照亮黑夜,则都是能量——“这些灯和路灯没什么两样”——在这里,作者不是以正负,而是以“也能照亮漆黑的道路”,为红灯做了平反昭雪。
  这是我初读《灯》时感觉异样的地方。这个为“负能量”平反的异样,在当下具有特殊意义。其一,是对主流意识形态的一种不屑,其二,是对所谓正负能量的一种异向思考和定义解构,也就是说,你们说的负能量,在作者看来不一定是负的,因而你们说的正能量,也未必就正。我们同时看到,作者的异向思考并非个人的一时心血来潮,而是建立在对现实、对社会——特别是底层社会较长时间观察的基础之上,可以说它代表了底层的某种民意,而这弱小的民意恰是被强大的现实忽视、轻视乃至蔑视的。这类被打上“负能量”印记的民意能量,曾为历朝历代统治者所不容,坦而言之,那些被皇帝杀头、被官兵剿灭的,往往才是代表社会进步方向的真正能量。
  读到这里,回头再看这首诗,可以发现原本无足轻重的诗的首行三字“夜深了”,和第二句的起句两字“只有”,有着深长的意味。“夜深了”,换言之就是“最黑暗的时刻”,“只有”,则表明路灯等等“正能量”的灯都已熄灭,只有“负能量”的红灯“还亮着”。这也意味着该照路的灯失去了照路功能而本来并非照路的灯承担了照路的责任。因此,在这夜深人静、道路漆黑的时刻,作者自然而然萌生了只要是灯,只要它能够并且愿意刺破黑暗,它就是对抗黑暗的力量的信念。我想补充的是,历史曾经证明过这一信念,历史还将继续证明。

2018年3月29日于海南




易巧军



夜深了
只有按摩店的灯还亮着
这些灯和路灯没什么两样
也能照亮漆黑的道路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网论坛国际微诗栏目2017-5-15 13:12)

易巧军600.jpg
【作者简介:易巧军,1991年生于湖南武冈,苗族。作品散见于《绿风》《诗歌周刊》《岷江文学》等刊物,入选《青年诗歌年鉴》《新世纪诗典》等选本。2016年1月16日注册中国诗歌流派网,现为高级会员。】

征评说明:
1、为活跃微诗创作,建构微诗评论范式,微诗栏目特开展“一首微诗的网络研讨会”征评活动,征集的评论将在《诗日历》【评诗•微诗】和《诗歌周刊》“微诗微评”栏目发布;
2、应征评论请在本帖后面跟帖发布,篇幅不超过500字。文后可附评者简介(简介不计入字数);
3、征评时间自即日起,至2月28日截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6 17:0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6 17:06 | 显示全部楼层
也能照亮漆黑的道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6 18:25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照颇得要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6 18:54 | 显示全部楼层
韩老师慧眼,的确好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6 20:0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诗不错。过几天我写个专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6 21:0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诗可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6 21:28 | 显示全部楼层
店内店外两重天。灯无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6 21:55 | 显示全部楼层
《灯下读灯》


易巧军


夜深了
只有按摩店的灯还亮着
这些灯和路灯没什么两样
也能照亮漆黑的道路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网论坛国际微诗栏目2017-5-15 13:12)

       “夜深了”,是那么的深------深得可怕深得令人不寒而栗,仿佛恶魔随时会从地底起身挥舞利爪向你扑来,你茕茕孑立环顾四周不知哪里有藏身之所?而酣睡的人们正在梦中呓语:盛世哪有乱魔?
        是的,那盏灯亮着,红彤彤,多么热情多么温馨,吐着腥红的舌头,向你抛来媚眼。哦,别误会,诗人说的是“只有按摩店的灯还亮着”,它引诱的只是那些匍匐的孤独者那些缺少安慰的颠沛者!那粉红的低微的身价不会引起大老爷们比夜还深的欲壑,在纸醉金迷的温柔乡里才是他们指点江山的去处。
        作为指路的明灯,“这些灯和路灯没什么两样”,它告诉我们这个夜不那么黑,至少有路灯为夜行人找到自己的影子在哪里,至少有受之于父母的发肤可以挥霍,来求得一席之地!但是,这个蚊穴随时会被捣毁,食蚁兽的舌头不只三寸,死与活何须翻云覆雨,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些灯和路灯完全两样,虽然“也能照亮漆黑的道路”,可是它战战兢兢凄风苦雨的样子着实令人哀怜。
        夜深了,我在灯下读《灯》,我感到莫名的冷意从诗中冒了出来,不由得扯了扯被角,可那些灯以及灯下的飞离巢穴的凤凰能否涅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6 21:56 | 显示全部楼层
“灯”存在的意义
---读易巧军的诗《灯》

王恩荣

夜和灯就是一对孪生姊妹,没有夜,灯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但灯无论在哪儿也是照亮黑暗,至于这个黑暗是在在家里还是路上,是不重要的,只不过,有的黑暗是在隐私处,有的黑暗是在公共的地方,但这只是道德层面的认识,因为当黑暗统治了夜,人都进入睡梦中就近乎没人,没有人就等于道德感的消失,灯只是一个客观的存在,所以在哪里也是照亮黑暗,仅此而已,这是一层;路和屋里是不一样的,一个是运动的,一个静止的,但按摩店不是家,那也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客人是运动的,就和赶路的人一样,只不过一个黑暗在心里,一个黑暗在路上,其实都是为了照亮,都是过客,不是归人,这是又一层。但究其深层,诗人不是在交代一个哲理,而是在叙述一个底层的经历,夜就是生活的一个巨大的困境,有压抑压迫的感觉,这巨大的压力就形成黑暗,就需要释放,而按摩店就为这种解脱提供了出路,所以“这些灯和路灯没什么两样/也能照亮漆黑的道路”,这是或许是对底层挣扎的人们的理解,或许就是控诉,是诗人对社会某方面的干预,如“灯”对“夜”的干预,而且照亮的同时夜能给那些悲悯人间的一丁点儿温暖。

附原诗;


易巧军


夜深了
只有按摩店的灯还亮着
这些灯和路灯没什么两样
也能照亮漆黑的道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158号

GMT+8, 2018-5-22 08:28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