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流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086|回复: 47

中国好诗榜•走进海南“发现奖”作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 16: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国好诗榜•走进海南“发现奖”作品

(2017年12月30日发布于海南兴隆)


诗六首

林江合


朋友,艾历克斯


艾历克斯在想什么
湖早就干了
夏天以叙事者的口吻倒带
寂寞像藤蔓
拉住他的手
艾历克斯  他再一次转过头
灯光是如此不牢固
黑夜轻轻荡漾
把云涂抹成河岸
艾历克斯嗫嚅着  他想说什么
孤独踏着空气急匆匆赶来
像酒塞一样堵住了他的嘴  不透风的玻璃
拉长脸
哦可怜的艾历克斯
火山就要爆发了
你为何迟疑着不走?


一次推理

叶子的黄绿
不同寻常
——即诡异!
泥土紧闭嘴巴是掩盖什么?
太阳明亮的光线
显然是障眼法
月亮的指纹很可疑
鸟在枝头唱歌
——这难道是得手后的喜悦?
春天,春天
春天它一定窝藏了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终于我看见
寒冷在向世界兜售
它的离去


思月

我只需要在人群中
藏起我的影子
把它从不属于我的喧嚣中
剥离出来
黑色的月亮下
人们笑着来往
他们缩着舌头道着祝福
眼珠在昏黄的眼眶里转啊转
雪在他们的鼻梁疯狂地碰撞
银白色的天空里满是火花
阿瑞斯轻轻卸下铁甲
倚着自己的血肉
他在小丑的期望里
奔腾蜿蜒着犹豫着
他迟暮着炽烈着
生锈的长戟
一段一段崩溃
他不再是战神
幻象般的云朵下他忏悔着那朵花
雷霆
不再美酒四溢地庆祝着骤雨
只有漫长的烟雾呵
还在不舍地舞在风里
忧郁的大海
一把没有形体锋锐的武器
从无边的星光中
轰的一声劈散了宇宙
粉色的小溪
从森林的高塔倾泻下来
天边那瞎了眼睛的巨人
用尽心脏最后一滴坚硬的血
把手伸向天空
在与黑暗再度相逢之前
他摸索着抓住了光


阁楼与早晨

喉咙疲倦
走廊像呛住螳螂的黄雀
曾经有一根烟头燃烧
白色与白色
联手掐断了诗歌
红色
止不住的眼泪
还有青黑色
欢快得诡异
橙色迷茫
绿色
绿色早已颓废
腼腆的肚子渲染着酒气
蓝色粘在窗户上
钢铁虚伪得一塌糊涂
阁楼的钟声还没盖紧
盐一样咸涩的金色席卷而出
太阳的眼睛
花一样绽开




他站在村子的这头
背后是茫茫的中国
远隔着一条溪流、海螺和椰子
村子的那头
是广大的深邃的北方
他沟壑纵横的手
攥着他那赖以生存的锄头
锄头杆上的青草
从他的脚下一路肆虐着
驱走了飞扬的眉毛
今年不是个丰收年
小麦挣扎着从迂腐的秋风中
一步一步艰难地踏进了大地
月光还来不及收割他沉默的忧愁
空气
比谎言更锋利的空气从他的鼻腔
推开了地球
他站在父亲、父亲的父亲、母亲……代代困在春天的土地上
他轻轻把冬天放进胸膛
他站在父亲、父亲的父亲、母亲……代代凝望的村子一头
背后是不断蒸发的波涛
远隔着神、信徒和异教徒
村子的那头
是寂寞也无法摧毁的清清的南方




我必须要宽容
我——必须要宽容!
即使海水激涌的浪花溅射不到峭壁
——壁上的城堡
城墙将会铭记
用……
不朽的指尖
托起是或不是蓝色的天空
即将或永远不会下沉的陆地
我看见所有人
在空气的痣里
颜色深浅
熔化的
光的大小
叶片痛到弓起腰
突起的血管
蜿蜒潇洒
——像执刀轻笑的大侠
在他的最后一丝风里
蔓延成


(林江合,男,2002年9月出生,祖籍海南文昌,现为海口市某高中学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 16:33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新年新气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 17:10 | 显示全部楼层
16岁的小朋友,写的蛮地道。学习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 17:41 | 显示全部楼层
羞杀一大帮90后以前的诗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 18:46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歌之火永远不会熄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 20:15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真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 20:24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有价值的发现,拜读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 20:25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的诗歌,看不出是15岁的青少年写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 21:29 | 显示全部楼层
15岁的小诗人,前途无量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 21:39 | 显示全部楼层
严重学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158号

GMT+8, 2018-4-21 09:49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