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流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4650|回复: 234

《发现》第33期:宗小白诗歌研讨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22 14: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发现》1704(总第33期):宗小白诗歌研讨会主持人结语

直白的诗意的深度和高度
——简评宗小白的诗


  关注宗小白的诗,是从《野花》开始的。这首诗能够很好地诠释2011年创办中国诗歌流派网以来,我从数以十万计的网络诗歌作品中逐步认知、形成的诗歌美学观——“直白的诗意”。2017年11月中旬始,我断断续续花了几天时间,系统浏览了宗小白在中国诗歌流派网论坛的所有发帖,并于22日在《发现》栏目推出了她的50首作品。
  这50首作品,大部分具备直白的诗意的美学特征,不少作品,堪称直白的诗意的范本。有必要在这里复述一下直白的诗意的几个要点:直白不是从新诗开始的,在文言时代,中国古典诗歌就有很多脍炙人口、通俗易懂的直白作品;直白的诗意不是低级的诗歌美学,从古典诗歌的实践来看,它曾是诗歌美学的极致状态;在网络诗歌中占主导地位的口语诗常被诟病,不是直白出了问题,而是诗意出了问题(1)。结合宗小白的诗歌我们可以看到,在口语化的直白的语言形式下,诞生了很多具有诗意深度和高度的作品。
  以《野花》为例,按中国传统诗学观点,这是一首典型的咏物诗。我们知道,咏物诗的后面,站着的永远是人。《艺概》说“咏物隐然只是咏怀,盖个中有我”,《论诗文》说:“体物肖形,传神写意”,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咏怀、传神、写意,都是产生诗意的方式,但是,产生什么样的诗意,诗意有什么样的深度和高度,则取决于物的背后,站着什么样的人。我们看看古典诗歌中表现《野花》相同情怀、思想的一些诗人,骆宾王到了“风多响易沉”, 李商隐到了“我亦举家清”, 王安石到了“凌寒独自开”, 陆游到了“更著风和雨”, 于谦到了“烈火焚烧若等闲”,郑板桥到了“任尔东西南北风”……与《野花》类比,这些古典诗歌大家们的思想,都只达到《野花》前8行的层面。也就是说,《野花》写到前8行,就已经可以同这些古代大诗人的作品比肩了。但作为一个从“精神自洽”进入到“自觉和自省”(2)的现代诗人,宗小白的深度显然在继续掘进,并形成了诗意高度。她在《野花》中接着写道:
  倒是那些风
  吹着吹着
  就不见了

  是的,野花还站在那里,吹它的风却不见了,这就不仅仅是在咏怀(写自己),这还是在咏它(写对手),是在宣告对手的最终消亡,这是效忠于皇权的古代诗人们所想不到也不敢想的。
  《城市的雨》同样是一首别具诗意深度和高度的作品。在类似表现当下底层苦难的作品中,大部分只能写到前11行的层面,少部分能写到前14行,然后以平行的思维收尾。宗小白却掘进到了第三个层面(最后2行)。从诗意分析,写到前11行,表现了诗人能够直面现实中的底层苦难,并对造成这种苦难的根源“说不”,这还只是表层的诗意。后三行“城市的雨就是这样/常没来由的/关上窗户就哭”,则进一步揭示了这种苦难的发生是经常性的、无故的,是施难者随心所欲、为所欲为的,是随时可以降临到任一底层者身上的。就这首诗而言,后三行构成了中层的诗意。真正让我感受到诗意高度的,是诗的最后两行:
  惹得我们现在
  谁也不去管她了

  正是这看似轻描淡写,重量、力度都似乎不够的两句,直击了造成这种苦难的原因(非根源),那就是底层者对同类发生苦难时普遍抱有的事不关己的冷淡和漠视,这是在前14行对施难者(外部根源)进行指认之后,进而对自身(内部原因)的揭示,这种揭示无疑是沉痛的,有着振聋发聩的力量。
  与那些理念先行的作品相比,宗小白的诗意,是自然流溢出来的,看不到人为雕琢、刻意撷取的痕迹,因而也最能体现直白的诗意的高度和难度。从宗小白的诗歌,当然还有《发现》推出的其他诗人的作品中,似乎可以初步得出这样的结论:直白的诗意是古典诗歌美学的极致状态,也是现代诗歌美学的极致状态。如果一定要与那些自我标榜、刻意而为的所谓难度写作、高端写作、晦涩写作比一比,我想说,那就是让一个不施粉黛、自然天成的美人,与一个浓妆艳抹、隆鼻割眼的美人在对比。当然,这么说并不表明我反对他人对后一种美人的喜爱。
  最能体现宗小白自然天成的诗意深度和高度的作品,是《听日本农学家讲课》。我要全文引用这首诗:
  不施用化肥、合成化学农药
  不使用转基因种苗
  完全依赖地力和
  作物的生命力
  完全依靠
  阳光、雨水、空气——
  自然最珍贵的赐予

  让土地得到休息

  让筛选留种的稻谷
  第二年仍然回到
  它原本生长的田块——
  那是最适合它的土地

  农忙时节
  穿布鞋,背着手
  在田埂上走一走
  看从山上跑出来的野猪、野鹿
  被拦在村落的护栏外

  允许田里有杂草

  我相信,这应该是作者直接或者间接(通过视频、音频、文字或朋友转述)听了一位未具姓名(也无需具名)的日本(注意:不是中国)农学家讲课后的随手(或回忆)记录,我相信,作者甚至没有在记录中添枝加叶,而仅仅只做了某些顺序和文字的必要调整。网络诗歌大约1998年在中国内地诞生以来,这类记录式的诗歌比较常见,如直接把毛主席语录分行为诗歌的,直接把新闻事件分行改写成诗歌的,直接把微博中的文字分行成诗歌的,等等。第四届中国好诗榜上榜诗歌《启事——残疾人转让》,就是直接把启事分行的一首作品。
  《听日本农学家讲课》虽然只是一个事件记录,但它的诗意构成却并不简单,它通过一个事件,表现了很多问题。首先,标题听日本农学家讲课而不是听农学家讲课,就很值得玩味,就让读者自然联想到中国的专家为什么被网民称之为“砖家”。诗的开头两句“不施用化肥、合成化学农药/不使用转基因种苗”,中国农学家就不会说也不敢说,说了,农业部可能就会收了他的农学家头衔。接下来两句“完全依赖地力和/作物的生命力”,中国的农学家也不会说,在耕地环境恶化的当下,老百姓可能也不会相信单凭地力就有好收成。接下来三行“完全依靠/阳光、雨水、空气——/自然最珍贵的赐予”,让第一段的诗意,从这段尾三行中一跃而出。
  第二段只有一行“让土地得到休息”,言而未尽,意味深长,隐含的褒贬,已经呼之欲出。
  第三段在第二段的意味深长还在消化之时,砰然打动我,并击中我内心最柔软的深处:“让筛选留种的稻谷/第二年仍然回到/它原本生长的田块——/那是最适合它的土地”。这样不动声色的文字,对一个生于农村、长于农村、在外面瞎转三十几年后又回到农村的读者来说,简直就是扎于命穴的一根根银针,痛痒酸麻,不能自已。
  第四段,宗小白在击倒众多读者之后,描绘了一幅农耕文明的理想主义画卷。现实中我们常常听到“和谐”这两个字,当我们面对欺凌的时候,当我们遭遇苦难的时候,这两个字常常成为压制底层者申诉的巨石。宗小白用这样一幅画卷,告诉我们什么是真正的和谐——那是人与自然、人与生物平等相处、和平共生的和谐,是作为高级动物的人把自己关在栅栏里面,而让低级动物野猪、野鹿自由奔跑的和谐,这也是我们目前只能幻想的和谐。
  最后一段与第二段一样,只有一行:“允许田里有杂草”。如果说前四段已经发掘了这首诗的不同凡响的诗意深度的话,那么,最后一段无疑在另一个向度上成就了这首诗的诗意高度。这是在我们看来不可思议的一句话,在习惯了非友即敌思维的“和谐”社会中,敢于这样说的人早已被驯服或清除了。表面上,这是中国农学家和日本农学家的差别,实际上,这是中国和世界的差别。
  更进一步理解,这也不仅仅是思维的差别,而是文明的差别。这就是宗小白这些直白的诗歌,带给我们的别具一格的博大诗意。

注:
(1)韩庆成《直白的诗意及其传承》,连载于2014年《山东文学》,全文发表于《语言与文化研究》2018年春总第11辑,光明日报出版社。
(2)宗小白《从精神自洽到自省》,发表于《诗日历》2018年2月14日第1578期。

2018年2月15日 除夕
草于海南欧洲风情小镇


宗小白.jpg
【宗小白,本名凌芝,女,1977年8月生于江苏镇江。喜欢写分行,喜欢做手工。诗作散见多种报刊和选本。2014年4月24日注册中国诗歌流派网论坛,曾任原创诗歌栏目编辑,现为元老会员。】

注:《发现》:一个诗人的网络研讨会,可评诗人的一首诗或多首诗,也可对诗人作品作整体性评论。应征评论请发到中国诗歌流派网论坛诗歌评论栏目。

《发现》特约评论员(按拼音排序):

方文竹(批评家、《宣城日报》主任编辑)
高亚斌(批评家、兰州交通大学教授、文学博士)
宫白云(批评家、中国诗歌流派网副总编辑)
王士强(批评家、天津社科院副研究员、北京师范大学国际写作中心博士后)
吴投文(批评家、湖南科技大学人文学院教授、文学博士)
杨四平(批评家、安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张无为(批评家、赤峰学院文学院教授)
赵金钟(批评家、岭南师范学院文学与传媒学院教授、副院长)
赵目珍(批评家、深圳职业技术学院人文学院副教授、文学博士)
庄伟杰(批评家、《语言与文化研究》主编、复旦大学文学博士后)

《发现》专栏评论员(按拼音排序):

敖 华(诗人,中国诗歌流派网论坛编辑)
戴云山(诗人,中国诗歌流派网论坛会员)
黄土层(诗人,中国诗歌流派网论坛原主持人)
江苏哑石(诗人,中国诗歌流派网论坛会员)
梦的门(诗人,中国诗歌流派网论坛会员)
气化散人(诗人,中国诗歌流派网论坛会员)
诗者絮语(诗人,中国诗歌流派网论坛会员)
王恩荣(诗人,中国诗歌流派网论坛编辑)
岳维栋(诗人,中国诗歌流派网论坛会员)
舟自横渡(诗人,中国诗歌流派网论坛会员)



韩选宗小白诗

(50首)


野花

不知名的野花生长在道旁
风一吹
它就点点头
再一吹,它又点点头
它见的风
多了
没有哪阵风
吹倒过它
倒是那些风
吹着吹着
就不见了


城市的雨

城市的雨
无非就是这样
伤感起来
就替高楼切割过的天空
哭一场
替马路上
城管追赶的小贩
哭一场
替路边光着胳膊
面无表情的乞丐
哭一场
城市的雨就是这样
常没来由的
关上窗户就哭
惹得我们现在
谁也不去管她了


听日本农学家讲课

不施用化肥、合成化学农药
不使用转基因种苗
完全依赖地力和
作物的生命力
完全依靠
阳光、雨水、空气——
自然最珍贵的赐予

让土地得到休息

让筛选留种的稻谷
第二年仍然回到
它原本生长的田块——
那是最适合它的土地

农忙时节
穿布鞋,背着手
在田埂上走一走
看从山上跑出来的野猪、野鹿
被拦在村落的护栏外

允许田里有杂草


澄明的秋天

澄明的秋天让我开始学习
赞美。赞美一群蚂蚁
搬运树上落下的果子
赞美一阵秋风晃动树叶
布谷鸟“不古不古”的啼叫
那些不合时宜的言论
松针一样落在寂静的山林里
赞美秋光透过密林
洒在几株低矮的灌木身上
它们老得掉光了叶子
为一旁更小的野花
让出
薄薄的光阴




如果你像我一样,经常路过八佰伴商场
就会时常看见那个女人
如果运气好,冬天的午后,有点阳光
也会像我一样,不知不觉
把她的头发,看作两股黑白丝线

当然,观察得再久,你也不会记住她的脸
只有在接她找回的零钱时,你才有机会,见她抬头
不过,转瞬,你就将她的脸、表情
还有头发什么的,完全忘光

你只记得,这个坐在大厦楼宇下
靠织补为生的女人,一双手,冻得通红
就像,我记得的那样


换首曲子

换首曲子
不要太像咖啡的
也不要太像薄荷糖的
不要太过忧伤的
也不要太过欢乐的
不要不要

要像你那晚——
为了某个人
独自走在寂寞的深巷
捂着心口
小声哼出来的


秋兴

不必抬头望月,因为没有
低头赶路。
不必匆匆相聚,因为无需
再匆匆别离
不必饮酒,即便大醉
也得醒来。
不必读《秋兴八首》,不愿这世间
再有杜甫。
在这个秋天,不必登高
不必怀远,不必指认
每一株
枯黄了的灌木。
不必知道,天地不仁
它们像我们一样
都有过一个
卑微的名字。


婆婆纳

1

婆婆纳,我俯下身
听你说话
你有个慈祥可亲的名字
叫“婆婆——呐——”
你又矮又小,不起眼
在春天
四月
生怕我忘记了你
就在太祖婆的坟头
开出一朵一朵
小小的花

2

婆婆纳
长在我八九岁的记忆里
在太祖婆的坟边,每年春天
我去看它一次
不知道它的名字,就像不知道太祖婆的名字
其实,《植物》里这样记载:
婆婆纳,路生杂草,可入药……

可怜的太祖婆,每年春天
我才去给她当一回
药引子


燕子飞

燕子飞到
一年级课本时
我想举手问老师
插图明明有
柳树、田野、村庄
为什么没把我那
守望在村口的外婆
画上


悠然

在树荫下乘凉
帮外婆拆开一袋
“头疼粉”
把那白白细细却又苦得要命的东西
小心泡在玻璃杯里
看它在杯中悠悠地转啊转
漂啊漂
半天,才沉到杯底
我像完成一件伟业似的
回头叫外婆:
外婆,外婆——

外婆不应我
像片叶子一样贴在老树干上
不知何时已经
睡着了


植物的问题

植物有什么问题?
不过是雨落在她的花瓣上
她就轻轻颤抖
不过是风吹过她的叶子
她就轻轻颤抖
不过是你长久的注视她
然后,起身离去
她还站在那里

用她所有的花瓣和叶子
轻轻颤抖


最后的美术课

如果我的美术老师
再让我画一面镜子
我没办法听她的话了

我没办法在雪白的纸上
再画出另一个雪白的自己

下雨时,我是灰色的麻雀
孤独时,我是黑色的蚂蚁

就算冬天,我有许多雪花兄弟
他们生气了
吃掉了我蓝色的脚印

就算100年后,他们原谅了我
并把我爱过的一切又还原成
绿色的春泥


樱树

我曾仔细地
观察过一株樱树
她的枝、叶
花朵触碰的天空
周遭的蝴蝶
风,从她绽放的第一瓣
一直吹到
最后一瓣
我请求一株樱树
在四月
给予最明媚的印象
我告诉一株樱树
那时,会有很多
像我这样的雨滴
带着熔化的双翅
赶去看她
他们心怀流水
遇见美丽的事物
会心动,难以自持
悲伤,不能自已


构树

构树生长在田沟边
毛茸茸的叶子沾满尘灰
红色的果子结的满树都是
我记得和妹妹摘过许多
用白瓷缸装着
带给田里弯腰的姨娘

姨娘有一双儿女,三四亩田
一个长年在山西矿井的丈夫
和瘫病多年的婆婆
我们把白瓷缸放在田埂上
转身跑去捉蚂蚱

构树果子甜得让人心慌
姨娘叫我们以后不要摘
说沟塘危险
说构树果的汁水滴在衣服上
换五六盆水才搓掉

姨娘说这些时
我们已并排躺着了
痱子粉和花露水的香味
将姨娘的呵责冲淡了不少


不用手机的人

在我整天想着扔掉手机
却又扔不掉的年纪
我的偶像,美国诗人,盖瑞•斯耐德
定居内华达山区,写诗,禅修,致力于保护环境
伊丽莎白•毕肖普坐船前往南美旅行,在那里遇到了挚爱
昌耀在这一年龄段的作品开始多起来
海子已经自杀了五年
而我的父亲,一个食品厂的普通工人
抽屉里竟然放着一柄竹箫
他垂钓,自己动手修葺漏雨的瓦屋
用毛笔写字,在泛黄的牛皮信封上粘贴邮票
坐绿皮火车去很远的地方
闲暇无事,他就站在暮色里
蓝色中山装背对着我,手指轻按,双唇送出
低低的萧声


手机掉下去了

手机又一次从床边掉下去了
我捡起它,在夜里
发现昨天掉下去了
昨天的新闻也掉下去了
在新闻里出现的
那么多名字掉下去了
那么多数字掉下去了
那么多田野村庄掉下去了
河塘里漂起的死鱼掉下去了
生病的奶牛挤出来被泼掉的血掉下去了
那么多豪华的政府办公楼掉下去了
那么多未竣工的高楼大厦掉下去了
楼顶的大象掉下去了
楼底的蚂蚁也掉下去了
穿梭雾霾的火车掉下去了
那么多奔跑追赶的人也掉下去了
他们的床掉下去了
枕头掉下去了
鼾声掉下去了
梦也掉下去了

窗边,阳光开始结出白蛛网
而深夜
已经掉下去了


松果

现在
让我们来爱一颗松果
从它被风吹落的那一刻爱起
看,它不甘心的躺在草丛
露水打湿了它
使它真的很像刚来到这个世上
哭得全身湿透了的
一颗心脏

现在,让我替你捡起它
将它放入一只布袋
模仿你从前和我一起散步时
小心翼翼的口吻:
当心啊,它已完全没有力气
再承受任何一次
坠落


突然

突然,就来到了一条路上
记不清是哪一年哪一天
也记不清
经过哪一棵树时
哪一阵风
吹落了哪一片叶子
哪一片叶子
又被哪一处尘土收下
只记得像是被谁
突然用力推了一把
转身,并没有什么人
也并没有一只
用力推着我的手
只有,我自己
在一条堆满落叶的路上
窸窸簌簌的
下着雨


名字

我的电话簿里
存着宗小雪的名字
其实
宗小雪本来
不叫宗小雪
为了让我喜欢
她将名字改成宗小雪
这多多少少
有点像
为了让某个人喜欢
我将我的名字
改成了
宗小白


繁星,致小雪

如果你的生命里
没有火,没有那种明亮
而又温暖的物质
没有燃烧的概念
没有燃烧之后又熄灭
变成灰,被风吹散
被雨浇淋,被某种哺乳动物的
脚趾践踏,踩进泥滩
变成宇宙的暗物质……
沉睡多年,又被一茎草叶
悄悄吸收,使你被萃取
被萌芽被分蘖被座果
被一双粗糙的手照看,摩挲
然后又使你被打捆
被脱粒被曝晒被筛选
变成某种又苦又涩又甜
每当你抬头,看见
悬挂在枝头的露水
就觉得组成自己
最初肌理的
正是这种一闪
一闪的物质

你就不要抬头
看那天空中的繁星


等伞的人

她站在雨里
一辆卡车从旁经过

一辆加满油的卡车从她身旁经过
黑泥点像受惊的马群
飞溅到她的棉布裙上

黑泥点飞溅到她白色裙摆上
一辆加满了油的卡车从旁经过
对面的男人一动不动地看着她

她站在雨里
对面穿西装的男人像是好不容易
从一张旧照片走出来
一动不动的看着她

从旧照片走出来的男人
一动不动地看着一辆
加满油的卡车从她身旁经过
她的棉布裙被嘶吼的马群踩踏

一辆加满了油的卡车
在雨中流着血,从她身旁经过
受惊的马群从弹孔中奔逃而下
一个男人在对面无法撑起一把伞
只能一动不动地看着她

一个男人在对面无法撑起一把伞
所以他默默地消失了
惊恐万状的马群前赴后继的倒下,又
一匹匹被雨水冲刷
加满了油的卡车醉熏熏地行驶在
拆除了铁丝网、炸药的公路上
天空慢慢放晴了——


赞美诗

我有天使之翼,它那么洁白
所以我离开了自己的星球

我有天使之翼,它那么洁白
所以所有的人,都离开了我的星球

当我是个孩子时
我并不知道自己是个孩子

当我被你认定是个孩子时
为什么我的天使之翼就不见了?

我不是伊卡洛斯。我只有薄薄的双肩
和一双空空的手

我不会飞,所以我只能在你怀中轻轻
颤抖




亲爱的安德烈先生
我要告诉你一件奇怪的事情:

那天早晨我走在街上
抬头看见一滴雨从一片叶子
跌落到另一片叶子上,从一扇玻璃
滑落到另一扇玻璃上

“没有谁能疼惜我自己
所以我只好自己疼惜自己”
——说完这些话
它落入了我的眼眶中

我想留住它,但没能留得住
它顺着我的脸颊
流了下来

此前,我一直以为雨水是冰凉的冷静的
但是那天早晨
走在长长的街上

我突然发现
只有我的脸颊是冰凉的冷静的
而所有的雨水都是
滚烫的疯狂的


低俗小说

那个深夜闯进
书店的劫匪
我想和你分享一句话:
自尊心只会伤害到你
绝不可能帮助你

像我对平庸的生活
说感谢时
我就被伤害到了
不是吗?
可是,我没有哭泣
或者愤怒

我只是把双手捏紧
藏在裤兜里
我只是在你洗劫了
这家书店之后
慢慢走回家

是的,慢慢走回去
忘记你疯狂抢劫后
歇斯底里的样子
忘记书店当时突然
出现了瞬间的寂静

多么尴尬啊
那样的一瞬
那一刻那一颗
和自己默默相对的
发苦的心


女厕

女厕很干净
比男厕干净
过道,便池
保洁员阿姨每半小时
打扫一次
如果不是你蹲下来
如果不是你看到
门板一角
歪歪斜斜的手机号码
旁边
写着监听卡
致幻药



我输了

我输了
输给了一株
含苞未放的樱树
我的错误在于
不应该期待
她在我来的时候

我应该在她
开的时候



偶遇

我爱上她
在她告诉我,她是一个妓女之后
她向我出示体检证明
如她所说,上面各项检查均显示良好
她说对客户也有一个要求——
务必诚实。由于至今无人符合
她的妓女职业一直没有真正开张

她的坦诚,一如她脸上的雀斑
真的,我觉得那真是她身上最好看的地方
长得好极了
她点上一根烟
灯光并没有配合地将她的黑眼圈盖住
让我感觉她在这一行混得也不如意
她像看出了我的想法——

“当然,毫无信仰的意识娼妇
永远才是头牌。”
说完这话,她有些落寞和生气
手背凸起的青筋,将她十指牢牢的拧在杯子上
我们相对沉默了一会儿,她没说再见,起身
从那条逼仄小巷的咖啡馆
走到雨里

我牢牢记住了她真实存在的样子
被她模糊面容感染过就不能
痊愈的的空气,以及
空气里一直飘浮不去的烟圈
还有她长长指甲掸落的烟蒂
大概想到我这辈子不可能再遇到她第二次
就没去记她的名字


泡泡的来信

拜启。
贸然打扰,敬请原谅。

你还记得我么?
很小的时候,我们见过的

我生来沉默寡言
不擅与人交往

听说你后来也成为这样的人了
所以我才放肆向您袒露心声

我自幼离家
对于同族无法信任……

偶然一次
我读到你的文字

分别多年,从文字来看
你已年过四十……

我大胆向你进言
不妨多写些明亮的诗

天气晴好
不妨多去近郊走走

那里松籁很好
春有花溪,秋有落果……

本人不才,著有一部《泡泡诗集》
君可携去……

人生如梦幻泡影
唯有文学不会消亡……

来信勿复。盼君保重身体。
泡泡敬具。


波德莱尔之歌

遇见几个上辈子的熟人
用了一小瓶烧酒

玛丽小姐第一个来了
抚摸我的头发:
“又短啦——”

让娜小姐也到了:
“平静生活不好么
我不了解你了”

别开玩笑了
亲爱的朋友

头发一直都是短的
生活也平静得很呐

我早就不想了解爱情
和你们这些人类了


起雾了

起雾了,做什么事
都可以慢一拍
有些路,可以慢慢走
有些分手
可以慢慢道别

白白的雾
像白白浪费的光阴
所以我从一百岁
又活到了一岁

所以我准备欣然接受
你的责备

这让我看起来
还是个婴儿


爱情

早晨,我又数了数
你刚生下来的16只兔子

它们挤在一起还没
睁开眼睛

我抱着你给它们喂奶
一只吃饱了再喂另一只

整个上午我突然无事可做
看着阳光洒在你身上,想着

这都是哪个混蛋
带给你的爱情


黑色童话

我有两排善良的牙齿
总是让我露出善良的微笑

可是我小鱼也吃小虾米也吃
连下蛋的老母鸡也不放过

原来我就是故事里的大灰狼
这真把我吓坏了

我怕人们认出我
尽量不再露出牙齿

我紧紧抿住嘴角,眉头深锁
尽量减少微笑,直到一天

我终于变成一个
和你一样的中年人


端午

一个人在江岸上走
一片影子又长又瘦

一片影子又长又瘦
江岸到处是荒草和石头

风不吹了,斜阳沉了
斜阳沉了,风又吹了……

一阵风吹得江水发皱
一片影子长出荒草和石头

一个人在荒草和石头上走
江岸又长又瘦


麻醉师

亲吻艾丽斯小姐的时候
我完全忘记了她的麻醉师身份

我只记得她有一双灰褐色的眼睛
两只白色翅膀

我只记得她向我轻轻飞来时
天空又高又远

我只记得她离开时
整片白桦林都在风中动荡

我还记得一些叶子瘦了枯了
睡到地上

另一些叶子慢慢醒了,遇到雨水
就一直疯长


布谷鸟的天空

布谷鸟在树林里
树林在黄昏里

黄昏在一阵
又一阵的风里

一阵又一阵的风
吹来飞絮

一片又一片的飞絮
粘满回忆

为什么天空还不下雨
为什么天空还不下雨


在黄昏写下的十四行

黄昏,我又想起了海
又想起了亲爱的艾丽斯小姐

想起她海藻似的长发
和纯白色的裙摆

想起海浪不断向我们涌过来
在礁石上,碎裂开

想起她指着天空的飞鸟
对我说——

呵,她曾经真的这样
对我说——

“如果黄昏时分
没有一艘船靠岸

我们就在一起
永不分开”


漂浪青春

水莲,请你记得我爱过你
阿箐,请你也记得我爱过你

请你们
也来爱我吧

请你们像浪花
一朵一朵的来爱我

请你们像雨水
一点一滴的来爱我

请你们
爱过之后就离开吧

青春流逝得
那么急促

你们给的爱情再短
也足够了


晏小羊来到安德烈先生的星球观看日落

为了这次日落,安德烈先生在它的星球
准备了一汪湖水

晏小羊赶到安德烈先生的星球时
太阳已经完全落下去了

湖水那么平静,正在发生和发生过的事
最终失去了清晰的倒影

安德烈先生感觉自己快要哭了……
风轻轻吹着,一只飞鸟

两只飞鸟……三只飞鸟……
掠过头顶

安德烈先生一生做了那么多
无用的事情……


玛丽小姐有一条黑色半裙

玛丽小姐有一条黑色半裙
玛丽小姐有一件白色衬衫

除此之外,玛丽小姐还有大把时间
玛丽小姐用大半的时间
歇斯底里,与自己争吵

玛丽小姐用剩余的时间
脱下衬衫、半裙
与别人和解

没有谁能打败玛丽小姐
直到一天,玛丽小姐
开始深深感觉厌倦

玛丽小姐留下了日记
玛丽小姐带走了半裙、衬衫

玛丽小姐不理解人类
玛丽小姐也不需要人类理解


我醒了

我醒了
又看见了阳光
被子好好的
盖在我身上
枕边,没读完的书
还打开着
衣橱仍然
一动不动的站着
墙壁还是那样白
角落里
小蜘蛛花了一夜功夫
悄悄织好了一张网
我醒了
它们都看到我醒了
没有谁惊讶
对我这样
一个人默默醒来
它们早已
习以为常了


马路

灰灰的马路
尘土飞扬的马路
我爱的马路
人人都爱的马路
像阴道一样
每天生出很多孩子的马路
被孩子开着推土机
拿着铁锹
推来推去挖来挖去
始终不吭一声
疯了似的
咬牙奔跑
只在雨里
默默流泪的
马路


西津渡八号

西津渡八号店堂内
最惹眼的是
一排排码得齐整的蜂窝煤

老张把煤添进饼炉
饼香慢慢溢出了古渡街:

“买一块尝尝,别还价
再两天,你想吃也吃不着这种饼了
……

三十年了,干不动了
儿子明年博士都毕业了
……

快来尝尝,货真价实的
状——元——饼——哎——”

老张的吆喝声,尾音气势特别足
像洒在古渡口
那一抹夕阳


甜酒

你不喜欢那种味道
那种
我喜欢的味道
所以你不肯喝
于是
我一个人喝
甜酒使我们
产生分歧
如果没有甜酒
我们不会意识到
这种分歧竟然
藏在酒里
我们会以为
它一定藏在
其它难以发现的
地方
而不会
这么轻易地
出现


玉兰花

如果一朵玉兰花将开未开
我将在这行诗里将她隐喻成少女
青布衣裙,两条黑亮的麻花辫子
配合她的气质,再给她弄条民国时期的青石板路
如果她已经开了
我就将她隐喻成饶有风韵的少妇
旗袍,油布伞,雨巷……
她们将在我的诗里安静的美着
我还有可能这样写:

《玉兰花》
玉兰花熟睡于春天手掌
鼻息香甜

有个声音
轻轻摇晃她的身体
问她:渴么?

梦,由深转浅

喉咙甜丝丝的
她微微张开嘴巴

一不小心
那只大胆行窃的蝴蝶就被
放走了

且住,为什么不能将她隐喻成
男性或其他?
这里暗含了隐喻的惯常思维和秩序
如果可以打破,重建呢?
从标题开始,往下第一行第二行……
都删掉并且老老实实重新写上:

《玉兰花》
关于它的隐喻
有很多种
请大家自己想象


第七朵玫瑰
——致林昭

第七朵玫瑰
就是第一朵玫瑰
一样的吻,吻在
爱情还没张开的嘴上

第七朵玫瑰
就是第一朵玫瑰
一样没有盛开,早早枯萎
血,溅在黑夜的裙摆

第七朵玫瑰
就是第一朵玫瑰
妈妈,你为何这样失神的说
那团回忆的毛线
你真的藏好了吗

其他的五朵玫瑰
谁将它兑换了五分钱的弹壳
一声远远的枪响
漏出锈蚀的星光


哀伤之味

五仁月饼的
哀伤之味,是从那年秋天
五个子女,送走外婆之后
才有的


想流泪的事

风中枯黄了的狗尾巴草
多慈祥啊!
像弯腰咳嗽的外婆


树欲静

桐叶易落。但也不是
一夜落尽的。等到地上
落叶积得很厚时,便是
深秋了


爱情

在车站等过几次别人
又在车站,被别人
等过几次




在坠落之中,雨才渐渐明白
原来失去,就是抵达

(韩庆成选自中国诗歌流派网论坛原创诗歌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22 14:27 | 显示全部楼层
小白的,祝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22 14:28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候韩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22 14:54 | 显示全部楼层
严重祝贺小白。厉害了!流派网出来的又一个优秀选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22 15:17 | 显示全部楼层
提读,祝贺小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22 15:2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韩老师选诗!啊,不知不觉,在中国诗歌流派网论坛已注册了三年多。所写的诗歌还很不成熟,感谢这里的老师和诗友们的批评帮助,使我这个蜗牛一样的人也有了信心,要慢慢爬到诗歌为我伸展的枝叶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22 15:2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子青的一路关注和鼓励,在诗写的路上遇见你,真是我的幸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22 15:27 | 显示全部楼层
白夜 发表于 2017-11-22 14:54
严重祝贺小白。厉害了!流派网出来的又一个优秀选手!

谢谢白夜的关注鼓励,过奖了,多多批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22 15:2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赵老师的鼓励,今天小雪,愿你的心情永远美丽如雪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22 15:43 | 显示全部楼层
宗小白 发表于 2017-11-22 15:28
谢谢赵老师的鼓励,今天小雪,愿你的心情永远美丽如雪花

哪个赵老师?赵忠祥么
小白老师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158号

GMT+8, 2018-11-18 05:33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