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流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0|回复: 6

与诗有关的小文:《往事•恋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14 23: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文也哉 于 2017-11-14 23:50 编辑

      回顾这几个月以来的文学创作经历,有一点可以肯定:尽写没几个人看的破诗了!——这不糟蹋本先生的手艺嘛?!学习写作了二十余年诗歌的鄙人,除了因小诗《品尝音乐》在1994年获过“全国首届‘太白杯’诗歌大奖赛”一个小奖之外,竟然连个省级大奖都没得过;1995年创作的歌曲《一样的梦》,除了获得过单位系统总工会的一个小二等奖之外,竟然连中国音协的一个荣誉奖都没得过。一想到这儿,俺就除了一恨鄙先生生不逢时二恨社会太不公正。说到底是现时这社会啥都不缺,就缺个发现鄙先生这个“伟大人才”的“伟大伯乐”。呵呵,此刻的俺:想哭却笑了出来。所以俺此时严重声明:以后少写诗,多写散文随笔和小说。以达到“骗”取善良读者虚拟的“点赞”之非分之想。

      一说起诗歌创作,俺就会想到贤妻,一想到贤妻就会想到一些“欲盖弥彰”的往事。
俺在十多年前的一篇散文里曾调侃道:俺是靠39首14行外加1000块“现大洋”把老婆骗回家的。这虽说是在有意无意地自夸那时咱家的诗歌“手艺”之不俗,但这的确是俺俩爱情故事里的一个小插曲。为此,本老公曾为那时贤妻的天真单纯不识文学真面目不识本老公的丑恶面孔且最终还是迫不得已地嫁给了俺这个坏蛋偷偷乐了许多年!说真的,那时,正处于“发情期”的20岁的鄙先生只想以纯洁的诗歌为工具,换取一生的幸福和“性福”,达到不纯洁的罪恶目的。别的,比如“为中国的文学事业贡献”之类的,从来就没想过。俺没那么高的觉悟,更没伟大的志向。说句题外话:“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曾有一位什么孟什么终的先生不但志向大(曾在全国各地吹嘘自己能得“诺贝尔”那杯子),而且觉悟高得离谱(他要用诗歌干预社会,造福人类),俺不得不说:是他的“手艺”害了他。地球人都知道。所以,鄙先生的此生,估计别说“诺贝尔”大杯子了,就连中国文联的套红的大奖状都不可能获得。俺不是自卑,而是有自知之明。这可能就是鄙先生与那位自诩能得“诺贝尔”的先生最大区别吧?嘿嘿,扯远了,管他哪!
      
      回归主题:

      话说公元上世纪80年代末的一个星期六的下午,对爱和被爱如如饥似渴的小吕先生偶遇卫女生之后,夜不能寐还辗转反侧,于是学着MST莎写了首14行小诗。
      次日,俺骑着破自行车以18公里的时速赶到邮局,寄给了她。让鄙先生没想到的是,她单位的地址变更了!因为被退回的信封上写着:查无此人!——那个加粗了的“感叹号”的特点俺如今都还记忆犹新——下边的那个点儿挺圆,就像美少女的乳房上的那个乳头儿……
周日夜,俺朗读着自己“出类拔萃”的情诗,哭得是昏天暗地:俺的娘啊,俺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啊!?呜呜呜呜……
      又一个星期之后的星期日,鄙先生的一位在公安兄弟终于查到了小卫同志的新地址:离本市45公里的鲁平县!唉,看来好事儿就得多磨啊!那个时代,信寄到她单位,估计得好几天。好在鄙先生所处的时代是“总机时代”,打个电话比解放前方便多了!于是乎,鄙先生又骑着破自行车以28公里的时速赶到了单位,一进办公室就迫不及待地抓起了电话:喂,总机吗?请给我接鲁平县国税局……
      三分钟后,总机里传来温柔的声音:您好,没人接……呱……那一刻,“呱”字的回音似乎变成了“苦啊”!
      无耻的小吕先生再一次要了总机:要鲁平县国税局的隔壁单位……
      让鄙先生喜出望外的是,她隔壁单位就是邮局!于是俺对总机里的小姐说:麻烦你跑一趟,把那个姓卫的臭丫头儿叫过来说话!
      让俺更没想到的是,总机里的那位小女生竟然答应了!嘿嘿,看来这丫儿被俺死皮赖脸的求爱精神给感动了。
      小卫接过电话的第一句就问:哪位?
      本先生毫不客气地回答:一位你不认识的英俊青年!
      估计她被英俊二字给留住了,之后便是“迫不得已”地听俺胡说八道:
      俺是一位青年诗人,自上周六不小心看到你以后就一见钟情于你了!鄙人虽说比周润发先生略微丑了那么一丁点儿,却也算配得上“英俊”二字不是?                关键的问题在于,他是戏子,而俺是个作家!接下来,请允许俺为您朗诵一首十四行情诗:
          莫非是格拉茜精美的造就
          要不怎得天生这般的娟秀?
         惊喜的目光去收获你的美丽
         那风采却又使我感到忧愁!
         瞧那长睫毛的眼睛和秀美的乌发
        那红润的双颊的少女的娇羞
        还有金色阳光般明媚的微笑
        让我将你记忆这可如何能够!
        痴情的少年暗处嘲笑自己的天真
        我甚至想上前去拉她的纤手
        用炽热的唇轻轻地印上一吻
        把爱的甜蜜和温馨心情享受

        纵使我什么也不能如愿以偿
        美好的幻想也叫我变得富有
                                 (注:格拉茜,希腊神话里司美之神)
       俺一边朗诵一边想:就凭鄙人如此富有磁性的男中音,你个小头还不乖乖就范?俺朗诵完就听到“呱”的一声……
       当着女话务员的面,俺没好意思哭。一出门,俺就感觉泪如雨下……

       又一个星期之后,俺收到一封信。小卫写的:
      你那诗写得还不错,只是有几个错别字儿……你这个周日有时间吗?
      俺看着她娟秀的字儿又忍不住幸福地嚎啕起来:丫头啊,你终于找见知音了!呜呜呜呜……
      
      周日见面后,小卫第一句就差一点没让鄙先生晕厥过去!她铿锵有力地说:你比周润发差远了……
      不管鄙大诗人比周先生差得有多远,后来的事实证明,俺的策略挺好,因为她不但义无反顾地嫁给了俺这个浑蛋,而且还为本老公生下一位如花似玉的小丫头儿!

        看来,作为爱情工具的情诗力量真的很强大,一不留神写下十四行竟然能唤来真爱!
        感谢贤妻为鄙先生真爱屈尊了二十多年。
                           (20171114深夜匆匆于郭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5 00:14 | 显示全部楼层
改一下:
《往事•恋爱》

回顾这几个月以来的文学创作经历,有一点可以肯定:尽写没几个人看的破诗了!——这不糟蹋本先生的手艺嘛!
学习写作了二十余年诗歌的鄙人,除了因小诗《品尝音乐》在1994年获和得过“全国首届‘太白杯’诗歌大奖赛”一个小奖之外,竟然连个省级大奖都没得过;1995年创作的歌曲《一样的梦》,除了获得过本系统总工会的一个小二等奖之外,竟然连中国音协的一个荣誉证书都没得到过……一想到这儿,俺就除了恨自己生不逢时、恨社会太不公正!说到底是现时这社会啥都不缺,就缺个发现鄙先生这个“伟大人才”的“伟大伯乐”。呵呵,此刻的俺:想哭却笑了出来。所以俺此时严重声明:以后少写诗,多写散文随笔和小说。以达到“骗”取善良读者虚拟的“点赞”之非分之想。

一说起诗歌创作,俺就会想到贤妻,一想到贤妻就会想到一些“欲盖弥彰”的往事。
俺在十多年前的一篇散文里曾调侃道:俺是靠39首14行外加1000块“现大洋”把老婆骗回家的。这虽说是在有意无意地自夸那时咱家的诗歌“手艺”之不俗,但这的确是俺俩爱情故事里的一个小插曲。为此,本老公曾为那时贤妻的天真单纯不识本老公的丑恶面孔且最终还是迫不得已地嫁给了俺这个坏蛋偷偷乐了许多年!
说真的,那时,正处于“发情期”的20岁的鄙先生只想以纯洁的诗歌为工具,换取一生的幸福和“性福”,达到不纯洁的罪恶目的。而对于别的,比如“为中国的文学事业贡献”之类的,从来就没想过。俺没那么高的觉悟,更没伟大的志向。【说句题外话:“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曾有一位什么孟什么终的先生不但志向大(曾在全国各地吹嘘自己能得“诺贝尔”那“琉璃杯子”),而且觉悟高得离谱(他说他要用诗歌干预中国社会,造福全人类)!对此瞎话,俺不得不说:是他的“手艺”害了他。地球人都知道。
窃以为,鄙先生分析此生,别说“诺贝尔”大杯子了,就连中国文联的套红的小证书都不可能获得——俺不是自卑,而是有自知之明。这可能就是鄙先生与那位自诩能得“诺贝尔”的孟先生之最大区别吧?嘿嘿,扯远了,管他哪!
回归主题:

话说公元上世纪80年代末的一个星期六的下午,对爱和被爱如如饥似渴的小吕先生偶遇卫女生之后,夜不能寐还辗转反侧,于是学着MST莎写了首14行小诗。
次日,俺骑着破自行车以18公里的时速赶到邮局,寄给了她。让鄙先生没想到的是,她单位的地址变更了!因为被退回的信封上写着:查无此人!——那个加粗了的“感叹号”的特点俺如今都还记忆犹新——下边的那个点儿挺圆,就像美少女的乳房上的那个乳头儿……
周日夜,俺朗读着自己“出类拔萃”的情诗,哭得是昏天暗地:俺的娘啊,俺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啊!?呜呜呜呜……

又一个星期之后的星期日,鄙先生的一位公安兄弟终于查到了小卫同志的新地址:离本市45公里的鲁平县!唉,看来好事儿就得多磨啊!那个时代,信寄到她单位,估计得好几天。好在鄙先生所处的时代是“总机时代”,打个电话比解放前方便多了!于是乎,鄙先生又骑着破自行车以28公里的时速赶到了单位,一进办公室就迫不及待地抓起了电话:喂,总机吗?请给我接鲁平县国税局……
三分钟后,总机里传来十分温柔的声音:您好,没人接……“呱”!……那一刻,“呱”字的回音似乎变成了“苦啊”!
无耻的小吕先生再一次要了总机:要鲁平县国税局的隔壁单位……
让鄙先生喜出望外的是,女话务员告诉俺:她隔壁单位就是邮局!
于是俺对总机里的她说:麻烦你跑一趟,把那个姓卫的臭丫头儿叫过来说话!回头俺请你吃烤红薯……
让俺更没想到的是,总机里的那位小女生竟然答应了!
嘿嘿,看来这丫儿被俺死皮赖脸的求爱精神真的给感动了!
小卫接过电话的第一句就问:哪位?
本先生毫不客气地回答:一位你不认识的英俊青年!
估计她被英俊二字给吓住了,之后便是“迫不得已”地听俺胡说八道:
俺是一位青年诗人,自上周六不小心看到你以后就一见钟情于你了!鄙人虽说比周润发先生略微丑了那么一丁点儿,却也算配得上“英俊”二字不是?关键的问题在于,他是戏子,而俺是个作家!接下来,请允许俺为您朗诵一首十四行情诗:
莫非是格拉茜精美的造就
要不怎得天生这般的娟秀?
惊喜的目光去收获你的美丽
那风采却又使我感到忧愁!
瞧那长睫毛的眼睛和秀美的乌发
那红润的双颊的少女的娇羞
还有金色阳光般明媚的微笑
让我将你记忆这可如何能够!
痴情的少年暗处嘲笑自己的天真
我甚至想上前去拉她的纤手
用炽热的唇轻轻地印上一吻
把爱的甜蜜和温馨心情享受

纵使我什么也不能如愿以偿
美好的幻想也叫我变得富有
        (注:格拉茜,希腊神话里司美之神)

俺一边朗诵一边想,就凭鄙人如此富有磁性的男中音,你个小头还不乖乖就范?俺朗诵完就听到“呱”的一声……
当着女话务员的面,俺没好意思哭。一出门,俺就感觉老天就要下大雨了……

又一个星期之后,俺收到一封信。小卫写的:
你那诗写得还不错,只是有几个错别字儿……你这个周日有时间吗?
俺看着她娟秀的字儿又忍不住幸福地嚎啕起来:丫头啊,你终于找见知音了!呜呜呜呜……

周日见面后,小卫第一句就差点儿没让鄙先生晕厥过去!但听她铿锵有力的声音:你比周润发差远了……
不管鄙大诗人比周先生差得有多远,后来的事实证明,俺的策略挺英明——因为后来的她不但义无反顾地嫁给了俺这个浑球,而且一年之后还为本老公生下一位如花似玉的小丫头儿!

总结:
看来,作为爱情工具的情诗力量真的很强大,一不留神写下十四行竟然能唤来真爱!
感谢贤妻为老公屈尊了二十多年。
     (20171114深夜匆匆于郭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5 01:1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15 23:01 | 显示全部楼层
提读!感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6 00:5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16 09:10 | 显示全部楼层
戏,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16 14:44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   问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158号

GMT+8, 2017-11-18 01:38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