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流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85|回复: 13

发生学的事物逻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14 12: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十七、发生学的事物逻辑
河南南阳油田培训中心薛洪文,2017.11.14

.
天气愈来愈糟糕透顶了,愈来愈难预测。我去校对摆钟秒针下面序列化的事件,一叶孤舟正行驶在风暴涡流。四周黢黑,散乱的无序化咆哮而有罪与无罪,一切由黑色势力重锤敲碎。
连页岩下面的历史也要冲走。
震荡,颠覆。红色木器的共和国与千年的国土,深深锁进黑道组织盗伐的铁斧。摆钟,愈来愈不准,走失在时间的逻辑式上;我看到了摆弄戕杀新生事物真相的黑市交易,魔方在股玩的手掌。
矗立的建筑设计图,危险在土夯的根基。
一条大禹治理的河又要由河妖改道,洪水滔滔,飘流物又堆集到历史的河岸挣扎。腐败与黑道相互不论纲常论理的秩序道德。
虎与豹,魔与妖。
杀戮与活埋,天穹从未有的事件拥挤到村子里。暮霭的云边滴着血,人民纪念碑渗流粗大口的血,正气与正义的胸腔喷着血,一切与血有关的信仰,愤怒,涌涛,发出决战的咆哮。
站立吧!
勇敢吧!
这是我们伟大的新时代,这是我们语言的母语的河,这是我们祖先遗产的泥土,这是我们伟大的祖国,啊!
泛滥的黑势,有罪与无罪,由历史与人民的重锤去审判。
散乱的无序化永远改变不了天空的星晨。旷野信仰太阳的语言与时针,永远序列化雨水与花果,囚禁的树根向上的能量也在穿梭岩石缝隙中传达,春天会雕塑为生命的作品。
天气,糟糕透顶了。
我由木浆的水声,去听风暴中心的指南针。大海上的狂风刮刀不了人类航线的标注,而我更用风帆的打磨声,在摆钟秒针下面的预见与预测,表述一个发生学的事物逻辑。
来自群组: 中国云诗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14 13: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新作,问候下午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14 13:27 | 显示全部楼层
杀戮与活埋,天穹从未有的事件拥挤到村子里。暮霭的云边滴着血,人民纪念碑渗流粗大口的血,正气与正义的胸腔喷着血,一切与血有关的信仰,愤怒,涌涛,发出决战的咆哮。
站立吧!
勇敢吧!
这是我们伟大的新时代,这是我们语言的母语的河,这是我们祖先遗产的泥土,这是我们伟大的祖国,啊!
泛滥的黑势,有罪与无罪,由历史与人民的重锤去审判。


语言的表现力强,欣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14 13:2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我们伟大的新时代,这是我们语言的母语的河,这是我们祖先遗产的泥土,这是我们伟大的祖国,啊!
泛滥的黑势,有罪与无罪,由历史与人民的重锤去审判。
散乱的无序化永远改变不了天空的星晨。旷野信仰太阳的语言与时针,永远序列化雨水与花果,囚禁的树根向上的能量也在穿梭岩石缝隙中传达,春天会雕塑为生命的作品。
天气,糟糕透顶了。
我由木浆的水声,去听风暴中心的指南针。大海上的狂风刮刀不了人类航线的标注,而我更用风帆的打磨声,在摆钟秒针下面的预见与预测,表述一个发生学的事物逻辑。



学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14 14:1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我们伟大的新时代,这是我们语言的母语的河,这是我们祖先遗产的泥土,这是我们伟大的祖国,啊!
泛滥的黑势,有罪与无罪,由历史与人民的重锤去审判。
散乱的无序化永远改变不了天空的星晨。旷野信仰太阳的语言与时针,永远序列化雨水与花果,囚禁的树根向上的能量也在穿梭岩石缝隙中传达,春天会雕塑为生命的作品。

欣赏顶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14 14:11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诗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14 14: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更多佳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14 15:3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去校对摆钟秒针下面序列化的事件,一叶孤舟正行驶在风暴涡流
——喜欢这样的句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14 18:1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由木浆的水声,去听风暴中心的指南针。大海上的狂风刮刀不了人类航线的标注,而我更用风帆的打磨声,在摆钟秒针下面的预见与预测,表述一个发生学的事物逻辑。


欣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4 19:34 | 显示全部楼层
陈中明 发表于 2017-11-14 18:17
我由木浆的水声,去听风暴中心的指南针。大海上的狂风刮刀不了人类航线的标注,而我更用风帆的打磨声,在摆 ...

十八、揭谜真相的脚步声
河南南阳油田培训中心薛洪文,2017.11.14
.

冬日的,某个早晨,大雾还没有散尽。
也没有太阳,这里奇冷而倦怠,眼影全是迷茫的谜团。一路走着,远远不清楚的雾团,或浓或灰,或兽或鬼,样子各异,如有恐怖陵园的冥幽的鬼影,也有痴笑不做声的手势;我的身子只是裹着迷雾,在向前移动。
势力越来越紧逼着。
黑道,在前面逼供。
哑语,谜底,自然也浮浮沉沉。逍遥的,黑影黑势,闪移着;或前,或后,或左,或右,有毒丝的咒语在奇冷的路上。
见到的都是苍白的。
轮廓界线,也擦洗修剪。隐隐约约的,有清涧泉水的汩汩声,清脆而幽幽,象冥府门前的一条奈河桥下面的泣哭声,怕是形碎了而魂不走吧。
真相,实在难辩。
谜团,由势力卷起,再由黑道铺开。也许,一张张苍白的脸色,诘问的眼神吐纳着失血的田野红果的汁液。我在人间路上,人类的脚印也被告了我的见闻。
大雾四起。
四起的大雾,紧紧逼迫着。我与黑道上的势力,相互对立而互不相容。如若,大地有一天平的秤砣,我的见闻的总重量,必将秤出虚妄势力的罪恶的总量。
我手写的字稿。
从不失真我的灵魂。大雾,可以淹没我的人形,可冬日松树披满了霜白的骨风,历史天空灌满了人类揭谜真相的前进的脚步声。
随写一短诗,如下:
“寻路,就是生存的一种斗争
我敬重生命
必须学会放弃存活的臃肿,用勇气举起生命尊严的神圣。
………………………………..
………………………………..
如若,黑恶势力让我选择活路
我宁愿
劈碎我的头颅,让大地与天空闪活做人不屈的魂灵。
我从不出卖良知
甚至,眼泪流出的光明。我必须学会抗争的真实生存。”
十七、发生学的事物逻辑
河南南阳油田培训中心薛洪文,2017.11.14

.
天气愈来愈糟糕透顶了,愈来愈难预测。我去校对摆钟秒针下面序列化的事件,一叶孤舟正行驶在风暴涡流。四周黢黑,散乱的无序化咆哮而有罪与无罪,一切由黑色势力重锤敲碎。
连页岩下面的历史也要冲走。
震荡,颠覆。红色木器的共和国与千年的国土,深深锁进黑道组织盗伐的铁斧。摆钟,愈来愈不准,走失在时间的逻辑式上;我看到了摆弄戕杀新生事物真相的黑市交易,魔方在股玩的手掌。
矗立的建筑设计图,危险在土夯的根基。
一条大禹治理的河又要由河妖改道,洪水滔滔,飘流物又堆集到历史的河岸挣扎。腐败与黑道相互不论纲常论理的秩序道德。
虎与豹,魔与妖。
杀戮与活埋,天穹从未有的事件拥挤到村子里。暮霭的云边滴着血,人民纪念碑渗流粗大口的血,正气与正义的胸腔喷着血,一切与血有关的信仰,愤怒,涌涛,发出决战的咆哮。
站立吧!
勇敢吧!
这是我们伟大的新时代,这是我们语言的母语的河,这是我们祖先遗产的泥土,这是我们伟大的祖国,啊!
泛滥的黑势,有罪与无罪,由历史与人民的重锤去审判。
散乱的无序化永远改变不了天空的星晨。旷野信仰太阳的语言与时针,永远序列化雨水与花果,囚禁的树根向上的能量也在穿梭岩石缝隙中传达,春天会雕塑为生命的作品。
天气,糟糕透顶了。
我由木浆的水声,去听风暴中心的指南针。大海上的狂风刮刀不了人类航线的标注,而我更用风帆的打磨声,在摆钟秒针下面的预见与预测,表述一个发生学的事物逻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158号

GMT+8, 2017-11-18 01:35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