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流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1|回复: 6

八音迭奏:大地上的精神漫游与灵魂写照 ——序《八面晞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13 16: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八音迭奏:大地上的精神漫游与灵魂写照
——序《八面晞风》

安皋闲人(范恪劼)

    厚重中原是不可小觑和慢待的。这不仅因为中原有着源远流长的历史传统为家底与护持,更有其来有自的人文熏染为风尚与气脉。哪怕即使一个县,譬如古滑州今滑县吧,它就能够在各方面与时代进步同频启动的同时,又在文学创作这一软实力方面鼓捣出大气象。这样讲,首先是滑县拥有着阵容强大素有“滑军”盛誉的作家队伍,其次是以一县文学界同仁之力办起了《滑台文学》并与河南省散文诗学会联合主办着《中原散文诗》两家颇具影响的纯文学刊物,现在又有八位滑台籍作家的一本散文诗合集《八面曦风》即将问世。以地域为集结地而结集出版一本散文诗集,前有所见;以同乡一县作家合集面世,我见唯独。《八面晞风》依序编排八位作家的散文诗诗作,共分八卷。

    《徐慧根卷》——云涌风飞与刻雾裁风
     徐慧根是位已取得不俗创作业绩的名家,亦是滑县作家群体“滑军”的掌门人。《徐慧根卷》收录的十几篇作品,取材以故土滑县为主,兼及中原游历山水。作为一位成熟的作家和诗人,徐慧根善于配笔墨以适应不同的题材。那些拨开岁月云烟回看家乡历史的篇章,行笔大气从容,气象开阔鸿远,为滑州再续一段惊天地泣鬼神的英雄史和人间烟火里的乡梓情,如《滑县,古运河擦肩而过的一个驿站(组章)》《道口,时光中的一座古镇》《透灵碑,根的所在》;那些怀思亲故掬捧流逝的篇章,情感深挚细腻,疼痛隐忍含蓄,如《年轮——怀念我的父亲》《时光的背影》《重阳节里的月光》《端午祭》;那些描摹行走中风景的篇章,笔触俊逸灵动,境语皆是情语,如《我在哪里见过你——访黄龙潭》《落花之夜》《飞云在天,铁塔公园瞭望》《朱仙镇走笔》《开封龙亭》。徐慧根的散文诗既有智者的思想深邃和哲理警示,又有仁者的宽厚品格和赤子情怀,更有一个忠诚于时代诗者的光明信心、澎湃激情与纯净意境。在当代散文诗大格局的构筑中,徐慧根始终保持对生活与时代赤子热忱的创作路径和知性至情淡雅悠远的意旨指归值得借鉴。
    《丁子卷》——风恬月朗与光风霁月
    《丁子卷》当然是合集中又一个亮点。作为诗歌散文诗散文小说多栖作家,丁子有着丰厚的文学创作积累和对于散文诗文体独到的体认,这种厚积薄发后的境界抵达和多文体跨越的各采众长优势,可以从该卷中富有代表性的几篇作品中得到验证。《从打春到雨水,我随风儿读你》,取象细微而别致,寄托内蕴而深厚,语言洗练而流畅,节奏跳跃而得体;《梅之殇,谁已夭夭》共有四个小章,“梅之凝·抱春羽逝……”、“桃之夭·拥春蝶殇……”、“草之脆·融春燃血……”、“叶之岚·嗜春涅槃……”,仅仅题目就足见诗人之慧心与函心;《又是人间芳菲时》的春梦无痕与妙笔生花,《水里汴梁润东京》的八朝古都萃美与市井画卷翰墨,更体现丁子拿捏文字的深厚功力和阅尽沧桑的人文积淀。其中,《捡拾起时光的肋骨》中“秋灯烙”最为典型地体现了丁子光风霁月的风格和诗人才藻艳逸的才情。:
      有时候,举得过高并不都是绚丽的。除非是月光或灯塔。风说,高处不胜寒。
      有时候,放得太低并不都是坚实的。除非是河水或种子。土说,低处有苦寂。
而你。举过了树的高度,举过了风的视野,举过了鸟儿们
的脆鸣,举过了季节的景深……
      也只能是你,只能在这个时节。用一种属于自己的色彩,风干了喧嚣,风干了喧嚣后的泪珠,风干了时空中的杂念。为了这片寥廓,你点染的不仅仅是诗和远方……
      阳光读你,读会了婉柔;蓝天读你,读懂了清澈;白云读你,读出了妖娆;风儿读你,读透了圆润;鸟儿读你,读醉了醇馨……只有你自己不再翻阅远去的往事。
      走过了。路是顺着枝干的童话延伸的,童话里也许没有雾霾。
      回家时。脚步是听着妈妈的呼唤来的,呼唤中有妈妈的炊烟。
      落地。坦然。那个夜晚,哥哥为我题字“柿柿皆圆”……


     《张娜卷》——云淡风轻与和风丽日。
      张娜也是诗歌散文诗并行的诗人。“一切都会倒下,只有文字永远站立”(《站立的文字》),能够说出这种指认与信念的张娜,无疑有着对文字的由衷热爱和让文字站立的虔诚追求。她的散文诗涉及的题材较为宽泛,作为一个年轻作者值得赞许。其中,《我和我的运河》《我走了,你依然还在》,主客互换中的传示到位,虚实合一中的造境无痕,意象组合中的勾连自然,在滑县作家涉笔必有所触及的“运河”言说中堪称佳作。《温一壶中秋的月光》中的亲情醉心、《那一场风花雪月的事》中的恩典铭心、《像植物一样生长》中的深爱无言、以及《秋意深》的情文相生、《今日白露》的巧设喻像、《今夕何夕》的婉转含蓄、《有种孤芳叫自赏》的真切坦率,皆可称道。在构思与行文中,张娜能够做到客体蕴含主体的精神,物象实现意象的升华,虽然并不避讳城镇化进程中乡村张皇的疼痛和沉重,但因情感真挚充满悲悯,加之文字清新灵动,读来都引人入胜又意蕴悠长。

      《崔长灿卷》——风通道会与风雨不改。
      崔长灿《行走在北方的季节里(组章)》值得重视。以二十四节气入诗的作品近年不乏鲜见,崔氏之作的可贵处在于浸润着对故土风物身感心受中的无限深情、对乡土农事如数家珍中的亲历体验、对走过岁月细品慢咂中的恩典铭记。留守于故乡的诗人,执拗着以农历纪年,在翻捡岁月流光的时候,终于看清了隐伏于北中原阡陌中的一种真谛,“一年三百六十五个日子在时光中重叠,只有站在节气的十字路口,这些重叠的流光碎影,才能理得清,辨得明。”;而“一路捡拾着流年,用心去体会被自然本色染透的乡村生活,它让人感受到的是如诗的岁月美丽动人在秋天的记忆里的一个又一个短章,将它们挂在岁月的枝头,让它们绽放成朵朵诗意的芬芳”就有着在风霜中看见玉润在流逝中攥紧珍重在衰败中遥望新生的深刻彻悟与隽永获得。源于此,当崔长灿“行走在悠长的季节里,将华夏五千年农耕文化的习俗,收入淡墨写意的素笺,用风花雪月的意境感受唐诗宋词的美丽,用发黄的记忆重温蒹葭诗经的古意。”之时,中原精神的一重切面已经湛然可见了。此外,《抗日的无名英雄》能够为那些家乡捐躯英烈续谱入史,可谓功德可嘉。

      《王世辉卷》——云卷云舒与东风浩荡,
       王世辉是已经出版过诗集10余部的资深诗人。得益于诗歌练就的功力来构筑散文诗,王世辉的作品轻灵而洒脱。《轻轻拂过北中原的耳朵(组章)》对于北中原的瞭望与俯瞰有着不同于他者的角度与视域,无论是进入谛听耳朵的“麦子一声吆喝”、“镰刀的歌唱”还是一只羔羊像“一朵洁白的云,徐徐飘进一支绿色牧歌里”、劳动者“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向前走着,坚实的身影留给大地慢慢咀嚼……”以及父老“像一张拉满的弓,虽不强劲,但还是拼尽最后的努力,带着儿孙们,瞄准美好和幸福的概念,射过去……已经衰老了,纵横的皱纹,交织成一张网,当儿孙们步入美好和幸福的时候,你却像一条再也跳跃不动的鱼,永远搁浅在满足的喘息里”,都既有着诗意取象的艺术匠心,亦有着深厚情感的逻辑铺设。在《乡村的怀念(组章)》《乡间小唱(组章)》《写在乡间的碎碎念(组章)》《心灵的花瓣(组章)》一系列作品中,诗人抓取了鞋垫、麦秸垛、煤油灯、纺花车、织布机、挖野菜、捉迷藏、看乡戏、听说书等富有典型特征的农村生活事件和场景,“每一根展开的翅上,都写着飞翔的声音。每一条攀缠的绳上,都系着温暖的影子。那一截善于轮回的木柄,无论谁握着,摇着,都是一份真实的柔软啊……”,将内心深处的万千情愫与生活现场的一地物象实现了诗意化合。

      《刘宏伟卷》——嘲风弄月与临风对月。
       该卷收录了中年作家刘宏伟的十几章作品。刘宏伟的散文诗作基本上围绕着情感脉络尤其是爱情主题而展开,这称得上一个异数。宏伟的文字长在自然出之真情道之,如泉从心处,汩汩难绝,像《茶与水的恋情》《给你画像》《三个男人》《儿啊,你是我的一首诗》等,在构建个人情感史的同时亦有着一定社会意义;其短处也比较明显,那就是题材的狭隘导致的视域局限、炽热情感的把控失度导致的直露浅白,个别日记体篇章距离散文诗文体体式还有一定距离。

      《原音卷》——风行雨散与风雨对床
       原音本名王俊辉,他的散文诗最大特色是素朴之美和倾诉之诚。可能多年在外地就职谋生,让这位汉子滋生出更多对故土和亲人的思念与愧疚吧,《怀念父亲》中,因为“父亲和故乡,一起走了。”,“思念再无落脚的地方。”,诗人写下了“十年来,这个世界,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孤儿院……”这样如刀刻石的隐痛语;《红月亮》和《偶然》更有着无限隐忍和欲说还休。《把阳光当弹琴的女儿》中,“你在阳光里把生命原始的黑暗、浑浊、液体、漂浮全改写成你用灵魂演绎的曲调”“我把眼泪当琴弹”,可谓这个大变革时代里不乏群体性意义的命运写照。还有《红月亮》《情书》《归乡记》《城中村废墟》等,能够以个人心灵史的镜像映射来曲折表达现实生活,原音作出了积极的努力,一定程度上补救了其文本表现艺术不足所造成的缺憾。

      《郭慧玲卷》——风娇日暖与东风人面
       郭慧玲的散文诗有着亲切自然温暖率真的亲和力,如《扬州花事》《关于爱情八章》;也能够在繁复的物象中剥茧抽丝架通情感的逻辑,如《站在挂壁公路前遥想》和《西顶小镇》。需要进一步强化的是,如何在材料剪裁上脱掉散文的套路而真正抵达散文诗,如何力避赖于分行导致的向诗歌的过多倾斜,如何在诗意锤炼和意境达成上向更高层次迈进。

       总的来看,《八面晞风》可谓滑县散文诗创作上一定实力的展示,较为全面地展现了滑县散文诗创作的基本风貌,那就是在与时代同步中扣住主旋律,在贴近生活中表达人民心声,做到了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善于在幽微处发现美善、在阴影中看取光明”的要求。当然,站在全国散文诗创作的大格局和优秀散文诗业已呈现的艺术海拔看,也存在着一定的局限和不足。主要表现为,个别作者对散文诗这一文体的典型特征把握尚欠精准,少数作品还存在着立意不高、技法老套的不足。可以期许并深信,八位作家和包括滑县作者在内的广大散文诗写作爱好者,在读者审美能力进一步提升并对散文诗文本提出更高期待的当代阅读视野中,一定会在有效化合诗歌艺术与借鉴散文技法、 抓取意象细节与提炼主题意旨、廓开生活视野与挖掘历史纵深、叠合情感枝叶与强化人生省思、驾驭象征梦幻反讽意识流超现实现代表现方式、健全审美意识与提升文学品质等诸方面不断磨练时有精进,为读者奉献具有浓郁本土精神特征和深厚审美情怀特质的新美华章。
附:《八面晞风》已经由河南人民出版社出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14 06:06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提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14 08:16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问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4 09:44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王老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4 09:44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冀老师,多指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16 14:46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   问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7 08:59 | 显示全部楼层

深表感谢!多指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158号

GMT+8, 2017-11-18 01:41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