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流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44|回复: 1

我写《荆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11 12: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写《荆轲》                                                                                    
                                                                                    鲁山 

  记得六六年老师讲“荆轲刺秦王”,讲得激昂慷慨,秦始皇暴政啊,太子丹为保卫祖国挺而走险,荆轲侠肝义胆。

  尝试写一篇诗歌体的“荆轲”是在多年之后。按照课文顺序,一层层杀手推荐到了“荆轲”。他沉着,有勇有谋,杀手中的极品;看过娃娃书,里面有”荆轲刺秦王“的图画,帷幕重重,宫人垂首拢袖,写进去;按照那时礼仪:立而跪,跪而立,再三谦虚婉拒,请太子丹另请高明想象得到,荆轲总不能自夸自擂马上大包大揽吧,他是高智商的剑客,会玩面子,推拒在情理之中;又太子考虑荆轲的男人身份,派年青女奴陪睡也寻常,我想荆轲高人当然人品也高,让他鄙拒:“任妹妹苦苦哀求”;待遇最昂贵处是金铂从天烨烨而降,我对此毫无审美好感,炫富吧?炫耀财势吧?荆轲会不会也这样想?我感觉会,此时他谅必不敢再推拒了,“我欠他大啦”!于情理而推之,荆轲接受任务。

  秦始皇穷兵黩武,对领土贪得无厌,燕国处于危急之中,我对太子丹因此有了同情。但是乐宴后,却使我人道的心瘆然:为了杀手的一句赞叹——”好一双妙手"!乐女的美手竟然被毫无意义地砍下,奴隶啊!这一节我若按照课文写下去,倒像真的应该(!)砍断那双手似地。怎么想都于情于理不合,于是搁浅好多年。
  
  我该怎么写你呢?乐女?设计一个全新的乐宴吧,荆轲乃贵宾,高级乐宴是少不了的。

  “乐宴”给了乐女舞台:那双美手奉命弹奏,走向被砍下的命运。她”低首拨捻“,符合女奴的规矩,一双美手上下拨弹。这不是一般的肉手,而是一双有着精湛琴艺的手。想象中但见:

  “一双美如凝脂的手 弹得眼花缭乱
  惊艳!玉又怎比它温柔血色活软“
  ——真美手哉!荆轲不由得为美手的美和绝美的弹奏发出赞叹。形容这手好叫我为难,想了六个字“温柔血色活软”,“温柔”在这里是温暖、柔软的意思,区别玉比玉有活力,但仍觉不够。她不但手美、艺美而且人格美,这是与课文不同的。玉指之下:

  “杀手的心随着琴声飘远
  看见江河奔流 高山峻立 云驰蓝天 沧海桑田

  看见花动鸟啾啾 春 看见万丈悬崖冰挂雪飞 梅
  暗香浮动 兀然又兵潮呐喊万马奔腾 不由按抽佩剑”
  ——琴艺达到如此境界,我的乐女,音乐天才。

  此时荆轲眼里的乐女是什么样子?

  “他也听说这不抬头的乐妓 十好几啦 不算小啦”
  ——不抬头,本是低头人啊,深藏美貌不让人看。
  但只卖艺 对谁都敢说不!在此能守身如玉真乃奇迹”
  ——她坚持卖艺不卖身,恶心皮肉生涯,有个性。

  “手如柔夷 肤如凝脂 ......
  巧笑倩兮 美目盼兮”
  ——以卫夫人反衬乐女之美,这一比,卫夫人就太卖弄啦。
  “是不是卫夫人比她美?那钱权捧起来的高贵?
  脂粉 珠宝 锦服扮出来的美?”
  ——这种美不是真正的美。

  “荆轲认她是骨子里的高贵 朴实聪慧脱俗自然之美  
  拒绝污秽 虽然怯弱 也不屑巧笑 盼兮臭美”
  ——我的乐女,虽卑贱怯弱但人格高贵。

  "她忽然冷眼瞟他 真天人哉" 
  ——此时荆轲方得见娇容,才艺美,人格美,手美,如果事情良性发展,荆轲和美丽女奴也许离爱情不远啦,我浅浅暗示,英雄美人自古惺惺相惜:

  “良久如佛坐化 回到现实 得闻如此琴艺真不虚此生
  荆轲也爱弹琴哩 雅士哩 笑示太子:这招讨我喜欢”
  ——遇上知音啦,漫天撒金铂雨是低级的收买策略。对她大加赞赏!而太子对弹奏似乎并不感冒。他:
  "太子似有不悦 目如闪箭 溜眼太子有点馋 "
   ——乐女的价值对他只是肉欲,他馋她: 
  “露出白嫩脖颈”,恨她——“对谁都敢说不”的倔强,相信对太子也敢“不"!

  乐女呢,她怕所有的杀手,却不怕荆轲,因为荆轲儒雅温和是真正的人物,一般人物她是不会抬头仰看的。这一看心有灵犀,音弦就拨错了:
  “音弦拨滑”
  ——于是太子借此镇压:
  “拿眼箭怒射 她寒彻 一只害羞鸟”。
  ——头夹在翅膀里,可怜的“鸟儿”恓恓发抖。

  为保存心中一点做人的尊严遭到砍手的摧残,音乐天才活不了了。这与课文里的“荆轲刺秦王“里的“美手”姬妾不同,那是无奈命运的性奴,而我的乐女是倔强的弱者,自己的主人。她决不苟且偷生,以她“对谁都敢说不”的高傲便可预知。太子此举弱智而残忍,把乐女直接送给荆轲不就得了吗?岂不比一双血淋淋的手更合适?也许是嫉妒?恨那个“不”字?他比杀手更冷血,掌握生杀大权的王族啊!

  接着是断手对荆轲的震赫。诗是有逻辑的,既然他欣赏乐女、把她当人看而不视她为卑贱、对
  “宫人送来一只匣子”,
  对里面的“礼物”他的反应应该是——先接过
  "掐丝嵌贝的匣子,闻见香",以为:
  “这就是龙延香咯 若不是装错了东西
  真想给女儿装首饰” 
  ——很轻松地掀开软滑如水的金黄色绸缎,突见乐女的那双手,他大惊失色:
  “惊掉 这礼物谁能消受!” 
  ——善良的反应,虽然他是杀手还杀过人。他看着曾经飞弹的美手心里多么不忍,此时他心里充满对乐女的爱怜和同情,对王者的愤恨。我让手弹着一句哀怨的话:
  ”因为你 我被砍下”
  ——抱怨荆轲赞她手美而被砍掉。我不相信荆轲会捧着血淋淋的断手欣赏把玩个没完,尽管它很香。

  “闺女啊 你不该生为隶籍啊!呜呜呜呜“ 
  ——荆轲心疼、惊惧、悲愤。这句我流泪而写。现代中国上演过“成分论”!联想遇罗克,哀悼那个时代的遇难者。
  “从此怕闻一切香 呕 手不停颤抖
  如在弹奏” 
  ——这是全诗情感的高潮,我的荆轲思想转变人性勃发。他的惊惧包含着对奴隶主的愤怒与谴责!看着那双“渐渐现出死色”的手,他还感到危险:
  “他想跑 骑马飞跑 我跑不难 家人咋办?
  哪里能摆脱太子的纠缠?” 
  ——若真逃跑,整个燕国的国家机器都要追拿他,祸及全家。

  一切漠视生存权力的现象都应该从社会制度里铲除,这时荆轲顺从本文逻辑应当产生全新的思想。
  “风萧萧兮易水寒 刺杀秦王为那般?”
  ——怀疑,怀疑太子,怀疑自己,怀疑刺秦的使命。你太子丹跟秦王不是一样的东东吗?乐女的悲惨命运使他重新认识他,他不再是忧国忧民的王子,而是吃人野兽。甚至怀疑杀手的职业,他已不想再为他杀,从心里发出:
  “为了解放那些奴隶 我愿杀了太子丹

  为义!  不 要 钱!!!”
  ——苏醒的人性的呐喊。

  正确地思考、不拘于史书,思路就宽敞,我塑造了一个完全不同的荆轲,从人性和理性上他应该是这个样子。
  
  可怜乐女愿你安息,投生到一个好时代再活一遍。好汉荆轲,你的侠肝义胆让我崇敬。

  “荆棘之车摇晃前行”
  ——他在人道思索。奴隶制的野蛮是历史存在,经过几千年的不断认识,才有了进步一点的封建社会,后又进入更宽松的现代社会。但奴隶制的阴影如一首歌里所唱——“影子咋那那么长"?它的“影子“确实不短。

  到此我还是让荆轲上路走了,敢不去吗?也许他会转过头来杀太子丹!为乐女报仇!

  我"离经叛道"写了“荆轲",舒发了感慨,畅快舒坦。总之我认为:写作应该顺乎情理,畅所欲言,不受拘束才对。以上浅见,请诗友们多提宝贵意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4 21:48 | 显示全部楼层
全诗应附文章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158号

GMT+8, 2017-10-24 19:29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