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流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7|回复: 3

《与火焰的际遇》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13 05: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与火焰的际遇》组诗         载《诗东北》2017年 上半卷



《触摸》


田埂没有雪,山头上也没有
风再怎么用力,也不能吹走我想象的白
这些年,我只靠想象
让一匹白缎子漫过来
触摸它们。我只看到假想的白
旋即又覆盖
我是个浪漫主义的人
雪,有我童年的炫目和灿烂
冻僵的麻雀,在筛子里面渐渐复活
它露出的筋骨,因寒冷
而越发颤抖。雪人,狗爬犁,野兔子
结实的白,都与我有关
我都说了算
整个冬天,不用担心雪会融化
无边界的雪,你想说的话
它们都替你完成


《际遇》


零星的雪铺在山坳
羊群是隐藏在山坳下的
另一些雪
天空明亮,农户的门敞开着
高过落日的柴草垛,有风声
与火焰的际遇
我多想带走它深处的亮色
在我经过黄泥河时,也想那样明亮
如果它是黑暗的
不能亮起
就让这沿途疾驰的事物
发出咣当咣当后
再显示它自身的形状与起伏



《隧道》


暮色顺着幽暗的车厢,俯冲下来
苍白的灯盏,一度昏暗
惜光的人,如瞬间的烟雾
不断地往黑里掉
星光沉重。桥梁和山梁找不到
适当的方式相认
扑面的冷风,和所有隐藏的灯盏一样
停止了倾诉和喧嚣
天越来越黑,就快黑到我的身上
我颌上眼,安静地靠在车窗
等全部的黑色露出原型



《河流》


那是冻僵的一条河流
还不懂得遮掩。善于把虚空、真相
覆盖在人们头顶
善于从河流里取出花开的声音
像少年必经的一个路口
正带着最寒冷的一天回家
漫长的白昼,成为安放黑夜的舞台
没有观众,没有掌声
全是露出两只眼睛的演员
“他们中的一个人说:咳,我的骨头都凉透了”
而我也将进入冬眠
再不担心冷风吹的是火焰还是疾病


《日常之欢》


当火车经过时,山坳、沟渠
都浸染一层冰霜
顺着风的方向,炊烟倒向一边
每一缕上升的炊烟
在林区小站
都接近日常之欢
简单的一天,从出升的太阳开始
一个人对林区的热爱
比一个人对自己所住的城市
更加贴近
我不能比火车要求的多
荒芜的继续荒芜,即便是
没雪的覆盖
让它们看起来也像翠绿的
像随时从盛开里回来


2017-08-0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22 15:3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组很有内涵的诗歌。
文笔自然、流畅、大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22 15:30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诗人的作品。
握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22 15:30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华。
问好诗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158号

GMT+8, 2017-10-17 19:34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