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流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05|回复: 2

《诗人的恋结》欢迎大家畅所欲言地评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11 12: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张远浩 于 2017-8-12 16:26 编辑

诗人的恋结
   ——致小桥
        张远浩


从苦恋
到死恋
到怀疑
到失望
或绝望
再到冷静片刻
直到想好了
哪些有价值的存在
值得我们恋
再去认真地恋


我心中有一连串
诗人的名字
每个诗人的名字
都深刻地记载着
他们独特的恋爱方式
比如艾青
比如白桦
比如叶文福
比如海子
比如北岛
比如顾城
比如俞心樵
比如蝌蚪
比如我自己和一切热爱诗歌的人


比如在压抑人性的环境中
我在哪里
他们在哪里
比如在连绵不绝的怀疑中
我在哪里
他们在哪里
比如在深不见底的黑暗中
我在哪里
他们在哪里
比如在善恶对抗的格局中
我在哪里
他们在哪里
比如在肥沃的土地之上
灿烂的阳光之下
我们是否一起守护人权


我爱的江河湖海
与我熟悉的诗人
与我熟悉的政府
到底是什么关系


在我的祖国
诗人之爱
一直存在各种不同的方式
他们究竟是逃避现实
在别的地方移情别恋
还是放弃自己
迷信政府
顺从政府
亦或是清醒地坚守自己
提醒政府批评政府
甚至在必要的时候
大胆地攻击政府
这是一个艰难的选择
一次不同的选择
可能影响一个诗人今后的命运


在我的心中
诗人的理想
不只是拥有
“天子呼来不上船”的自由
诗人的价值
不只是与权贵时刻保持应有的距离


我承认
我不是一个苦恋型的诗人
在我的心中
苦恋的诗人
属于我的前辈
比如艾青
比如白桦
比如叶文福


我也承认
我不是一个死恋型的诗人
比如海子
比如顾城


我还承认
我不是一个鲜明的怀疑主义者
比如北岛
我也不是一个失望到绝望边缘的诗人
比如俞心樵


所以
在我的诗歌《我们真的很阿Q》里
我只能直抒胸意
——


相信帝王是明君
如果不是
我们就退一步
相信大臣们是清官


如果大臣们都不清
我们再退一步
相信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


如果榜样学了也没用
我们继续退
相信天下侠客多得很


当侠客们开始杀官时
我们马上兴奋地鼓掌
把侠客们抬到天上


我们真的很阿Q
全世界都在往前走
我们习惯往后退
我们一边退却着
一边安慰自己
不用急
反正
最后的胜利
总是我们的


我承认
我与那些过目不忘的诗人
不同得一目了然
我承认
我一点都不比他们高明
但是
他们的苦恋死恋
在潜意识中
一直在不停地提醒我鼓励我
让我从此有了风雨不移的冷静


回到人性
回到人权
回到自我
我心中的声音一直在提醒我


我的写作属于自由
不仅仅是因为我
像所有的诗人一样
也像所有的公民一样
无论走到哪里
我们都需要自由
渴望自由


因为诗歌的本质就是自由
我对诗歌的恋爱
是对自由的恋爱


所以 诗歌的翅膀
会永远驮着自由
飞越任何人为的高墙
将诗人载到属于梦境的地方
那里因为自由
爱情和友谊
会像一切植物一样自然生长


所以
对我来说
苦恋是一种尝试
死恋也是一种尝试
甚至怀疑
也是一种尝试


所以
我像所有的诗人一样
我对诗歌的写作
也是一种新的尝试
我选择的表达方式
不仅仅是因为它适合我
更因为
它会让我在自由中发现爱情
发现友谊
发现真理发现美和力量
至于说命运
很遗憾
它不在我的手里
我也不问它在谁的手里


在飞向自由的旅途中
我像一只
喜欢飞翔的鸟儿
我相信
所有的诗人
心中都有自己的翅膀
每个诗人的翅膀上
方向和目标都指向自由


自由地活着
自由地说话
自由地欣赏者别人
自由地张扬着自己的个性
自由地反抗者强权
当然
一切自由都不能超越宪法
因为诗人的自由
必须与一切罪恶划清界限······


我是与众不同的
我承认
我爱诗歌
爱得如此疯狂
是因为自由的影响力
因为拥有自由
我才能不断地遇到灵感
我才能发挥自己
成为天才
发现天才
否则
我不仅仅无法飞越高墙
我甚至无法行走
我有可能连站都站不起来
尽管皇帝已经打倒了
但是强权的触角
还是无处不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4 11:59 | 显示全部楼层
恋结,新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21 08:01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只是有点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158号

GMT+8, 2017-12-13 20:59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