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流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02|回复: 50

极简和冷峻:论我是阿色诗歌的品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13 08: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黄土层 于 2017-7-13 18:27 编辑

极简和冷峻:论我是阿色诗歌的品质
黄土层

一直以来,我有一个认知或偏见,解读一首诗不能从最感性的层面解出“水”来,令其睁开“眼睛”,令其获得“呼吸”,那么,此种解读就必须质疑。一切理论套路的缠绕和挖掘也显得多余。顺着这个路径,我说说我对我是阿色诗歌的印象。通读了韩选56首诗歌,感觉阿色不是一个喜怒形于色的诗人,他深沉,静穆,极简,冷峻。他的诗歌也具有了一种冷峻之美。先看这首《隆裕皇后》,除了题目,诗歌文本里几乎就没有她的位置。没有肖像,没有生平,没有喜怒哀乐,没有原子个体的声音。第一节写的是两个重大的历史事件,第二节前两行也只是一笔带过事件“隔壁”的不必要枝蔓,“这位满族的皇室女子”,八行诗歌里只占了一行,还是能记住就记住,记不住就算啦。太冷了!当你为“隆裕皇后”纳闷鸣不平的时候才会恍然大悟。如此删除一切繁冗的东西表现出惊人冷峻之气正是诗人的良苦用心所在。贵如“皇后”这样地位的人,在历史风雷面前也卑贱如尘埃,如历史高墙厚壁间的一株小草花,她的悲伤哀痛,爱恨情仇无处承载,连一道窄窄的夹缝都吝于赐予,连生平的一切的一切都可以忽略不计了。再如这首《民国》,有人质疑“民国”的题目太大,文本所写撑不起来。我不这样认为。这首诗选取了“牛”“变调”“苦荬菜”“长工老林”“天气”“铡草”等几个意象概括“民国”之“变”和“不变”。写得非常微妙。从晚清到民国,历史的时钟是强制性拨过去的,但是“真实的历史图景和民生”一时还缓不过神来。在民国,牛还是那只牛,苦荬菜还是那些苦荬菜。古老的节气和看云识天气还是那个老样子。长工老林是其中唯一的人物,他一以贯之的生活方式才是最核心的东西。历史的“风吹雨打”毕竟是外界的强加物。


“老林拴好牛
低头铡起了草料”。


继续自己一成不变的生活秩序。你可以说革命尚未成功,也可以说革命本身具有荒谬性和无效性。诗人依旧用冷峻的笔法,入木三分地镂刻出了民国的民间图景。


《河漫滩的春天》写出了放蜂人的功利性,抛弃了“跛足的  瞎眼的  落水的  飞不动的蜜蜂”,而春天是厚道的。而《杀鸟》的残酷性不在于解剖一只鸟,而在于犀利的词锋所及的诘问。思想的诘问才是一把利刃。


“白雪茫茫的洺河滩
那只鸟 要飞多远的路
才能攒下
薄薄的肉身 一小撮草籽
和几颗发霉的谷粒”。


一只鸟在这里不再是一只简单的鸟,而是对我们灵魂的一声霹雳般的拷问。写得何其冷峻!


《要么说地主可恨》这一首写出了地主的“可恨”,也写出了地主的“可敬”。“地主擓着竹篮追上来”,这是一颗多么难能可贵的心。有几分喜剧色彩。《草木纪》的辛酸,《我的宗教》的虔诚,《空瓶子》的滑稽,《初恋》的单纯,《女人》的贤心,《手绢》的悲情。读这些诗歌,总体感觉我是阿色的诗歌具有史家冷峻的笔触,极简主义,无情蕴含有情,寥寥几笔即可寄托胸中巨大的悲悯。纵观阿色的这一组诗歌,我惊叹于他的笔力。叙述简括,叙事精要紧凑,结构合理得当。对于如何用诗歌的分行形式承载历史的雷霆万钧,阿色的实验性是具有成绩的。大家不太注意的这首《初恋》,我们细读,发现也不简单。干旱的河道,风和白沙子占据了一切。捡拾贝壳。有种沧海桑田的感觉。三个两小无猜的孩子睡在一起。“树叶咬完耳朵”是比喻,也是真实睡眠中的修辞唤醒。不知是哪一年,记不清了。总之,多年之后,事件还历历在目。


“圈儿 七子 我们三个人
睡在一起
探探头
院子里的树叶咬完耳朵


现在都落了”


是的,都落了。留下的是“冷峻和极简”。长大后的阿色,以此成形并践行自己的诗学主张。


2017.7.13


=====================================

附我是阿色的诗歌11首

隆裕皇后

民国成立后的第一个月
孙文在南京宣誓就任临时大总统
民国成立后的第二个月
清帝的退位诏书昭告天下

之前之后的事儿
不消细说
这位满族的皇室女子
能记住就把她记住

民国

洺河滩的牛没有变调
苦荬菜吃起来
依旧是宣统二年的味道 

长工老林
看云识天气 
辨认一场春雨

春雨真的下了起来
老林拴好牛
低头铡起了草料

河漫滩的春天

放蜂人走后
没有回来

那些枣树枣花
只能等着
跛足的  瞎眼的  落水的  飞不动的蜜蜂
渐次被远方退还

羊过篱门
草色疯长
这还是河漫滩的春天

杀鸟

杀鸟 剖开鸟的嗉子
顽皮的少年
距离羽毛和伤口很近
这些不用怕

大人的刀子 砍树 砍麦子
也砍这片饥饿的天空
奶奶
用针尖缝补夜色
我拽着细细的线头
怯怯地问

白雪茫茫的洺河滩
那只鸟 要飞多远的路
才能攒下
薄薄的肉身 一小撮草籽
和几颗发霉的谷粒

要么说地主可恨

满地的甜瓜 黄瓜 西红柿  茄子
父亲眼巴巴地看着
舔嘴唇  咽口水

爷爷是这里的长工
低头干活
不说话 

父亲起一个大早起
走了十多里的河滩路
看来
只能饿着肚子原路返回了

那片瓜田越来越远
父亲
听到身后有人叫他

要么说地主可恨
地主擓着竹篮追上来
喘着粗气
孩子  那么多人在跟前
我能让你吃吗

我的宗教

北风吹 雨要来了
悬铃木 一把一把撒它的绒毛

再过几日 就到芒种了
这时的雨 显得多余
大风 更是一种灾难

我打电话 催促乡下帮人修剪树枝的父亲
赶快回家

父亲不信鬼神
我也不信

我们两个人 在不同的地点
着不同的衣服和眼神
同时
为一地金黄的麦子祈祷

草木纪

田野里的杂草挂满了小纸条
她找到一棵绿枣树
系上自己的影子
没时间多想

她把麦穗 棉桃 白菜 飞着的麻雀
乱跳的蚂蚱
一古脑地装进麻袋

低低的狗吠 从杂草的根部传来
她慌了
忘记影子的人 练出独特的逃命方式

如果没有一路追踪的月色
截获的各种赃物 依稀可寻
我的曾祖母
你要我到哪个衙门口去找你

初恋

风和白沙子
置换了洺河里的流水
这是哪一年的事

老人们 捡柴
把晒干的贝壳装入口袋

圈儿 七子 我们三个人
睡在一起
探探头
院子里的树叶咬完耳朵

现在都落了

女人

女人不识字
会烙香甜的大油饼

油大的给婆婆
油小的给孩子

剩下的那一张
她会擀得很薄  很薄 
撒些葱花
抹上面酱塞给男人

男人读书入迷
有时
她就喂他

她一个人坐在黑黑的屋子里
该死的小老鼠
咬过面饼  又咬疼了她的手指

空瓶子

路边的碗碗花  噘着小嘴
我捏紧手指头
一边走  一边念
三分钱的酱油  四分钱的醋

三分钱的酱油  四分钱的醋
一定不要弄错

走着走着  摔倒了
两个空瓶子
在地上骨碌好远  才停下

我站起  捡回瓶子
四周无人
河沿  只有一些牛羊抬头看看
接着吃草

我在等
一位小脚的婆婆走来
把摔丢了的嘱咐
再说一遍

手绢

六岁 外婆家 你哭
你的手就是你的手绢

十六岁 洺河岸 你哭
你的手就是你的手绢

二十六岁 婆婆家 你哭
你抱着我哭

母亲  你终于有一个
可以接住眼泪的手绢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3 08:41 | 显示全部楼层
黄兄的评论很有嚼头。麻烦调整一下格式,段落开头缩进两字,引用部分要么纵向排列,呈现诗歌格式,要么横向排列,句与句之间用斜线分开,双引号用在外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3 11: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细读  有理论  有高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3 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放蜂人 发表于 2017-7-13 11:32
有细读  有理论  有高度

欢迎朋友来栏目交流、指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3 13: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后一首读的感动死了,就是喜欢看阿色的诗和黄老师的评,都是了不得的大人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3 13:32 | 显示全部楼层
薄小凉 发表于 2017-7-13 13:14
最后一首读的感动死了,就是喜欢看阿色的诗和黄老师的评,都是了不得的大人物

小凉来捧场   栏目蓬荜生辉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3 17: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蛇珠 于 2017-7-13 17:50 编辑

“解读一首诗不能从最感性的层面解出“水”来,令其睁开“眼睛”,令其获得“呼吸”,那么,此种解读就必须质疑。一切理论套路的缠绕和挖掘也显得多余“
——这些语句太美了!诗歌评论的标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3 18:02 | 显示全部楼层
蛇珠 发表于 2017-7-13 17:41
“解读一首诗不能从最感性的层面解出“水”来,令其睁开“眼睛”,令其获得“呼吸”,那么,此种解读就必须 ...

精彩评论的评论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3 18:04 | 显示全部楼层
敖华 发表于 2017-7-13 13:32
小凉来捧场   栏目蓬荜生辉啊

别笑我啦老师。。惭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3 18:06 | 显示全部楼层
薄小凉 发表于 2017-7-13 18:04
别笑我啦老师。。惭愧

还以为成了诗歌星宿    不理睬我们草根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158号

GMT+8, 2017-12-19 02:36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