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流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53|回复: 7

简朴之美:我是阿色诗歌的启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4 23: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简朴之美:我是阿色诗歌的启示

◎ [澳]庄伟杰



学会独立思考并确立属于自己鲜明的艺术主张或诗学追求,对于一个诗歌写作者,无疑是相当重要的。有主张说明有主见,有自己的主体意识。作为70后诗人,我是阿色旗帜鲜明地亮相了自己的诗观:“简单就好。”这四个字,看似寻常而“简单”,但说时容易,要真正做到谈何容易?当然,所谓的简单,并非是现实中通常所说的那种简单,而是指美学意义上的“简单”。借用清代郑板桥的名言,应当是“删繁就简三秋树,领异标新二月花”;用莎士比亚的话说,最深刻的真理,是最简单和最朴素的。对于视诗歌为创造性劳动的诗人来说,简单,是一种别致的美。素雅、干净、洗炼,无需浓墨重彩,几笔轻描淡写,足以“状难写之景,如在眼前,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欧阳修《六一诗话》),从而呈现出最原始最自然最动人的诗美画面。
说了这番话,并非是指我是阿色的诗已然臻达简单之美。经由韩选的这五十多首诗,可谓参差不齐而又可圈可点。重要的不是作者已获得多大的诗歌艺术成就,而在他能沿着自己的诗学观展开自觉的探求和践行。淡然中有情趣,寻常中见突兀,也许是其诗给人留下的整体印象。具体地说,其诗的诗意架构、细节剪辑和语式律动,往往在特定的历史语境中,在看似平淡而简捷的状写中,不露声色地散发出一种淡然的味道,既有历史的风尘、民间的烟火,又有现实的况味、人情的冷暖……,字里行间彰显出某种富有悲情意味的诗意“气场”。例如,仅有八行的那首《手绢》,一块手绢、一个“哭”字,还有那把“眼泪”,在不同时、空间点泼,寥寥几笔,看似漫不经心,信手拈来,但少而不薄,言短而情长,可谓“墨点无多泪点多。”更为感人至深的是最后那两行看似寻常却重若千钧的诗句:“母亲  你终于有一个/可以接注眼泪的手绢了”。爱母之深,母子情深,皆蕴含于独特的感悟和个人性表达,读后令人感同身受,嘘唏不已。又如《一只蚂蚁》,诗人运用类似白描或简笔的手法,通过用心选择的意象,在娓娓叙说中淋漓尽致地状写了蚂蚁的生存境遇和卑微命运,笔简而意深,即具有超乎寻常的生命隐喻意义,不失为简朴之美。
显然的,我是阿色这组诗大多是经过心灵过滤之后的提纯,同时在自由泼洒中保留了汉语朴实的诗性之美。但在具体驾驭中,他有时并非那么果断,那么从容。其中的某些诗作,总感觉有大题小作之嫌,例如写“历史的天空”、写“民国”等诗。如此大的标题之下,若无相当饱满的、坚实的、独特的、典型的笔墨或画面(内容),要支撑起一首诗往往会显得力不从心,要么头重脚轻,要么架“空”乏力。此外,简单就好,并非是随意攫取任何一种场景,而应经过心灵化的艺术转换(加工处理)。毕竟的,“历史现实”与“诗歌现实”是不能对等的“照搬”,或用“照像式”拍摄。现实生活是无序而庞杂的,而诗应是一种提取与升华,是心灵之镜的艺术折射或透视。这也是人们之所以不屑于那种借“口语”之名而异化为“口水”、或不加剪辑地平涂横抹的缘由。因为“转换”本身是一种诗的艺术创造,也是维柯所说的“诗性智慧”。
岁月无情增中减。从青春期走向中年,生活其实在做减法。我是阿色懂得简单之深意,去伪存真,忧喜安稳,既能保持一份平常安然的心态,又能力求以“简单就好”来为自己寻找并确立一条诗歌写作路径,且已日渐呈现出属于自己的诗歌气象,殊为难得。诚然,简单,应是千帆阅尽之后的返璞归真,是删繁就简之后的明心见性,是历经繁复之后的豁然开朗。而这,本身就是一种智慧,一种情怀,一种境界。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对于我是阿色,包括笔者在内的同道中人,均是一种无形的挑战。因为唯有不断加强内心修炼,真正放下沉重的包袱,化繁为简,回归本真,重拾初心,方能渐入佳境,方有可能抵达“大道至简”的大化之境。应该说,我是阿色诗歌不仅带给我们予启示,而且有理由值得我们热切期待。

2017年7月2日急就于泉石堂

(作者庄伟杰,闽南人,旅澳诗人作家、评论家、书法家,文学博士,复旦大学博士后。历任华侨大学教授、研究生导师,暨南大学兼职研究员,现为浙江越秀外国语学院特聘教授、《语言与文化研究》主编,澳洲华文诗人笔会会长,中外散文诗学会副主席。曾获第十三届“冰心奖”理论贡献奖、中国诗人25周年优秀诗评家奖等多项文艺奖,作品及论文入选两百余种版本,有诗作编入《海外华文文学读本》等大学教材。至今出版专著18部,主编各种著作70多部,发表300余篇学术论文和文艺评论。海内外多种媒体、辞典及《海外华文文学史》等有词条和评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5 00:01 | 显示全部楼层
诚然,简单,应是千帆阅尽之后的返璞归真,是删繁就简之后的明心见性,是历经繁复之后的豁然开朗。而这,本身就是一种智慧,一种情怀,一种境界。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对于我是阿色,包括笔者在内的同道中人,均是一种无形的挑战。因为唯有不断加强内心修炼,真正放下沉重的包袱,化繁为简,回归本真,重拾初心,方能渐入佳境,方有可能抵达“大道至简”的大化之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5 00: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梦的门 于 2017-7-5 00:06 编辑

艺术也是对人生的回应,艺术从生活里提纯,反过来艺术也会投射到生活中,成为生活的底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5 06:36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会独立思考并确立属于自己鲜明的艺术主张或诗学追求,对于一个诗歌写作者,无疑是相当重要的。


拜读,学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5 08:56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没有人告诉你如何浸种 、裹灰、分辨墒情、判断物侯,区别益虫害虫,配比助长剂,喷酒农药,掐顶捩杈,深耕细耨,就算是一粒棉种,它也很难走到相对幸福的秋天。
        感谢一路上陪伴我们的人,感谢那些曾经帮助我们的人。在这里,阿色无疑是幸运的。能得到老师细致,深入,冷静,全面的点评,应该是每一个寂寂的诗写者,向往已久却又无法奢求的。谢谢老师,祝福天下所有的文字创作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1 16:06 | 显示全部楼层
简单,应是千帆阅尽之后的返璞归真,是删繁就简之后的明心见性,是历经繁复之后的豁然开朗。而这,本身就是一种智慧,一种情怀,一种境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2 22:3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阿色 发表于 2017-7-5 08:56
如果没有人告诉你如何浸种 、裹灰、分辨墒情、判断物侯,区别益虫害虫,配比助长剂,喷酒农药,掐 ...

如果没有人告诉你如何浸种 、裹灰、分辨墒情、判断物侯,区别益虫害虫,配比助长剂,喷酒农药,掐顶捩杈,深耕细耨,就算是一粒棉种,它也很难走到相对幸福的秋天。

高论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3 11: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水平的解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158号

GMT+8, 2017-10-24 19:31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