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流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84|回复: 3

101接力赛四月赛初赛前三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19 19: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01接力赛四月赛公布前三名

         ●路过天葬台
          得78票第一

  当我也变成合格的尸体
  师傅毫不犹豫分开肉
  仔细剁碎骨
  连同喜怒哀乐被捣碎成泥

  鹰鹫宽大的翅膀
  将带我在故地上空飞翔

  我只是路过天葬台
  还没有变成冬虫夏草菌丝
  舍和得
  有或没有
  还没有分开

留言评论鉴赏得分三分,共6分进入加时赛

Pen Tsok Niy ma
亲历天葬的过程中对人生的感悟是透彻的,表达的情感与信仰的纠葛结合。 对于宗教的角度来说, 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给人感觉虚无、 无力 、表达一种感情和对待人生的意义 。这首诗很准确的写出天葬台路过, 作者本人的一种对待现今的社会和利益化中依然坚持自我的精神, 有种不与俗世为伍 ,畅想游乐在信仰和自由中体会人生的意义。 深刻的去认识生生死死, 像梦游般体会了人的轮回, 看后也有种对人生的大彻大悟的觉醒。

威猛地写出了千古愁,生老病死是文学母题,西藏的天葬台不只是死的同义词,在藏族诗人这首诗里,看不到宗教的说教与强调民族习俗,而是一种对生死观念的大彻大悟,其中的微妙复调结构耐人寻味,我变成“合格的尸体”“冬虫夏草菌丝”隐含着境界的变化。重复出现的词“分开”有被动的被人“分开身体”到自觉修行的必要“舍和得,有或没有,还没有分开”。“合格”隐含了“不合格”,如何把“喜怒哀乐被捣碎成泥”,了断生死大解脱的沙盘推演,以短短的百字完成了从“路过”到“只是路过”宗教诗性体验,诗人通过异域文化提供给世人他对死的洞见。

          ●母亲
         得67票第二

  前年,母亲对女儿说
  快了,快有奶奶高了
  今年,母亲对女儿说
  真快,都比奶奶高一个头了

  这样的话,母亲也对姐姐说过
  对我说过,对妹妹说过
  现在,母亲成了家里最矮的人

  这让我有蹲下来的想法
  想蹲下来等等她
  不让她落在我们后面太远

留言评论鉴赏得分1分,共3分进入加时赛

马德刚
诗歌,不是情绪的宣泄,是思想的表达。真正的诗歌,不是虚化、美化生活,而是越接近真实。突然看到一母亲一我有点开心了,整诗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没有任何乱七八糟的炫技。一气呵成,自然写就。从侧面来烘托主题,此种写法很好,不留任何痕迹。很真实,真诚,真切,用最白描简易的语言,处理好颇复杂的感情线索。难得的佳作。


         ●挖掘机
         得32票第三

  阳台外的树上突然多了好多鸟
  像春节过后多起来的外地人
  不远处“咔咔咔”拆着老屋
  一团尘埃升起,揭了顶的房间
  露出旧厨房,香火柜,旧的红衣裤

  开挖掘机的人也穿着红色工作服
  操纵杆从他胸前提起,又放下
  铁爪从废墟里扯出钢筋,压平,集堆

  挖掘机与我的床一巷之隔
  它深一下浅一下地要松动钉子
  我戴着皮手套,像个电焊工
  在阳台给几盆仙人球换土
  觉得这个上午的鸟叫声特别好听
  2017/5/6

留言评论鉴赏得分2分,共3分进入加时赛

胖丁
我认为《挖掘机》这个作品,非常符合101的参赛要求,将“亲历”和“体验”这两点都点到了。将旧房子中的红色衣服和挖掘机工人的工作服暗中关联起来,挖掘机和换花土也互相呼应,异乡人和鸟的转喻,没有强烈的抒情感叹,但平直朴素的叙述也让人有感。101的接力赛作品水平真的相当不错


欢迎
●路过天葬台
●母亲
●挖掘机
的作者再推荐三首或一组作品(主编挑选)接近101接力赛参赛作品参加加时赛。

四月赛在101公众号公布前三名诗人作品,请读者和评委投票。


摘录读者朋友对其他作品的有效评论

岁月静好
这是接力赛独一无二的黑色幽默作品,和题目《城市包围农村》写作目的呼应的结尾更是让人笑中有泪。农村与城市具体又含糊,赵本山可以拿农民当笑料在春晚大发横财,所谓的打工诗人总是对处境哀哀怨怨。读《城市包围农村》至少读到了农民与城市在现代化进程中的微妙变化,读到了宽容、幽默有趣的语调。几个不同内涵的“不一样”有调侃,有辛酸,也有好奇,到了结尾的自我安慰情绪,谁包围谁无所谓,谁能好心态快乐活着,倒成了作品的言外之意了。


罗宾汉
这十首是我从多种媒挑选的,要我看每首都很好,肯定有我的审美口味。除《最后一课》《修锁人》外,其余都有几个显著特征:亲历、去饰、言外之意丰厚。如果硬要排个最佳,我尤其喜欢《枸杞》的极简笔法,就是白描,但这绝非一日之功。修辞对一首诗来说就是肉体,当然肉体也讲究个环肥燕瘦,但灵魂才是一首诗的终极目的。去饰何偿不是一种修辞,大道从简而已。了了几句,让我们读出了历史、辛酸,也读出了当年人与人之间人与这个世界之间的无芥蒂。

101接力赛五月暂停一个月通知
五月改为季度赛,我们邀请三位种子诗人各展示三组不同主题作品,让读者评委评论投票

101接力赛奖品由101诗意茶提供。

101诗意茶——阿里巴巴批发店产品展示
http://m.1688.com/winport/b2b-3066864270e0942.html
来自群组: 101现代诗歌发烧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19 22:0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几首诗除了个别的句张力和尾张力,没有一首达至篇张力——诗意从何生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20 01:06 | 显示全部楼层
姚大侠 发表于 2017-5-19 22:02
这几首诗除了个别的句张力和尾张力,没有一首达至篇张力——诗意从何生成?

观念不同吧,投票留言听天由命,或者看看部分读者的意愿,欢迎你参赛,或推荐张力作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22 11:45 | 显示全部楼层
加时赛甲诗人一组作品

甲1●钢筋

那辆泥头车张开侧盖等着
机器仿佛在交配

戴黄色安全帽的瘦小男人像我兄弟
他们成日翻找废墟

我的记忆里也有
锈蚀多年的钢筋
踏着它的节奏
将自己推倒,重建

甲2●乞丐

他没有准备一个碗
也从未说过“行行好”
在人流密集的南海大道
在一地树叶中

我看到他光滑的嘴角长出胡须
黑润的脸变得干瘪

有天他从坐着的花坛石基上
突然站起来
手里握住一块石头
像在讲电话
  
甲3●一段光阴

工地的强光灯下
一群人在安装打桩机

刺眼的光柱让对面窗户后的女人
误以为是一盏车灯
一个车牌号码

他们曾一起走入长满杂草的郊野
关掉车灯,没入黑暗

甲4●挖掘机
         
阳台外的树上突然多了好多鸟
像春节过后多起来的外地人
不远处“咔咔咔”拆着老屋
一团尘埃升起,揭了顶的房间
露出旧厨房,香火柜,旧的红衣裤

开挖掘机的人也穿着红色工作服
操纵杆从他胸前提起,又放下
铁爪从废墟里扯出钢筋,压平,集堆

挖掘机与我的床一巷之隔
它深一下浅一下地要松动钉子
我戴着皮手套,像个电焊工
在阳台给几盆仙人球换土
这个上午的鸟叫声特别好听


加时赛乙诗人一组作品

乙1●酥油灯

家乡青海的秋天
空中有一种地方特色的蓝
透过桑烟看,青色弥漫
白色经幡与高原的风
不分昼夜,辩经

这些天我看到彩虹
跟着风形成浪卷
弥漫着燃灯的特殊气味

敬神的万盏油灯
照亮着需要光明的灵魂
打开一扇门
如夏莲打开花瓣
传说花蕊里住着镇妖法士

我目送一位老人
走进第二扇门


   
乙2●布谷鸟
  
会不会死在他乡  
那时,有银杏叶落下   
和布谷鸟鸣叫
  
  
老家平房依然  
门口的老奶奶已经不在  
山光秃秃的
昨晚我听到有狼嚎  
那只幼狼长大了  
知道我回到家了吧
  
布谷叫一声  
我回一句  
寄给那原来的地址
     
乙3●大雪

突降的雪好大   
车玻璃越来越像冰块
六十公里是高原行驶极速
八四四高地被淹没
  
几个杵拐杖的老人白发飘飘  
像挑战珠峰的勇士
    
我们这一段人生  
在风雪中继续下一段人生  
在各自的模式中
顺利闭眼

乙4●路过天葬台
     
  
当我也变成合格的尸体  
师傅毫不犹豫分开肉  
仔细剁碎骨  
连同喜怒哀乐被捣碎成泥
  
鹰鹫宽大的翅膀  
将带我在故地上空飞翔
  
我只是路过天葬台  
还没有变成冬虫夏草菌丝  
舍和得  
有或没有  
还没有分开

加时赛丙诗人一组作品  

丙1●玻璃杯

女人哭着抱起那台小小的电视机
就要往地上砸。我阻止了
茶盘里有三个玻璃杯,我递了
一个给她。让她砸个便宜的
她男人从沙发上站起来,也砸了一个

最后一个玻璃杯安然无恙
我已告诉他们留着
冲药,喝水,还用得着

走出他们居住的出租屋
没有星光的天空,如倒扣于
尘世之上的玻璃杯。我们的生死
不被这星球以外的生命知晓
像那对夫妻,为突如其来的绝症争吵
我多想不去知道

丙2●春草又到深时节

父亲对这个城市了如指掌
那些将被拆迁的瓦房
其中有一间
是很久前我家的老房子
菜市场卖水果的那一排
是我家的承包地

就连我们住的这所房子
父亲都会跺跺脚说
以前到了这个季节
这片位置最好割马草
当时造反派来抓人去批斗
我一头钻进去根本没人看得见

在孩子们印象中
每年春天往后
这里都是深深的草丛
不远处还有一片恐怖的坟地
现在附近到处都是高楼
夜深的时候
我还是忍不住胆战心惊


丙3●父亲

斟茶,倒酒
将各种食物摆上神龛
切记,要用双手端放

此时的父亲
坏脾气荡然无存
这个对家里的一切
享有强势支配力的男人
磕头,焚香
温顺地对待我们的祖先

之后他转过身
用严厉的目光看着我
“过来,跪下!”
  
丙4●母亲

前年,母亲对女儿说
快了,快有奶奶高了
今年,母亲对女儿说
真快,都比奶奶高一个头了

这样的话,母亲也对姐姐说过
对我说过,对妹妹说过
现在,母亲成了家里最矮的人

这让我有蹲下来的想法
想蹲下来等等她
不让她落在我们后面太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158号

GMT+8, 2017-9-20 01:13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