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流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38|回复: 17

信阳八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19 11: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信阳八景

望湖轩

贤山与蜈蚣岭联袂。两手相握,刚劲有力。坝,霸气雄立。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兵法,在水面上推演。
湖,以容器的形式,把水堆积成一枚城市的心脏。信阳,自信地绿与红。雄鸡抬起了头。
望湖轩,望湖。
无风,镜未磨。时间,在不远处溅起浪花。
激动。
面对浩瀚飘渺的湖面,谁能心若止水?谁能宠辱不惊?
南湾鱼,用一个招牌式的动作,跳出水面。
起跳时间过早,或是距离太远。鱼,没有越过龙门。
握紧拳头,平静。深呼吸。
一艘小船划过。山歌已沉入水底。只剩下一缕茶香,从云外隐隐漫来。
夕阳,瑟瑟的红在湖面。轩,如码头。上岸,我还能是一匹整装待发的马驹。下水,我依旧是一尾自由翱翔的鱼。
星星来之前,我摇了一下尾。
淡定,我的目光越过湖面。像,跌落在水上的花瓣。一圈圈涟漪回落成初心。
望湖轩,湖望了望我。

平山塔

塔顶平展,祈望平安。明塔五层,含意“金木水火土”五行。山顶到山下落差60米,寓意新中国60华诞之时动建。塔高26米, 2600块青石铺道,寓意平桥2600多年悠久历史。
抓一把寓意,俗读一座塔,也许会把平山塔山水间的美意掰裂得生疼。
我喜欢直译。平山塔,与山平。塔的耸立,山的巍峨,竟能在这一念间陡增。
道法自然。融入,比寄托更得人心。
山门,西开。
清晨,拾阶而上。竟是,向着太阳升起的方向,攀登。
用脚掌丈量高度。高度总在脚下。
掬绿色。整理好两片肺叶,一路喂氧。
怎么,风,看懂我的轻松?直接送我入云端。
毕竟有些年岁。娇喘喘,汗津津。塔下,小憩。
遥望,2600多年的平桥,竟被我一眼看穿全部。敞开胸襟,远的,近的,一一在我心中罗列。
透过一片绿,双乳山在眼前晃动。
故乡,母亲坦胸哺育。我们,可曾想过反哺?不能忘本呀!平山塔可是游子攥起的拳头?衣锦还乡,不衣锦也还乡!
与塔,雷峰寺在震雷山的另一端,呼应。
禅意,佛心。这山,这寺,这塔!燃一柱香,请拂去游子的疲惫!
两口沼池,佛的眼?清澈,深邃。
我愿意是一只小鸟,筑巢山顶的树。
靠近,平山塔,雷峰寺。请佛救赎我的一颗素心!

龟山亭

从土堆里爬出。龟,缓慢的动作,暗示了慈祥。
悲催。龟孙子,怎么成了一句脏话?千年王八万年龟,寓意长寿。该是一种祝福才对。
况且,祖先用刀尖在龟背上刻出了自己的信仰。
甲骨文,厚重的龟甲!
龟,活着。像一座山。爬向浉水。
感悟故土温情。龟不愿就此沉沦。留恋,让龟恒定成了一座山!
龟山,用一场雪,迷惑阳光。
龟山晴雪。信阳的文人骚客的眼球被牵引。
亭,点缀信阳山水的一种园林小品。雅致得如美女唇角或眉宇间的痣。
龟山亭,晴雪亭。前者呼,后者应。恰似,一首小令中的两阙。
吟咏间,龟山与浉水的古韵叠出。
若,果真在雪里。用漫天的洁白布道心境。
龟山亭煮茗,晴雪亭论诗。
浉水,是文思,泉涌!
故乡,山水,在诗情里如雪后那轮红日。
谁,纤指拨动了弦?
一声,龟即醉。揽我入怀,用山的胸襟。
龟注定是山!

聚贤祠

求贤若渴。迫切的心情,一座山有知。于是把贤字勒刻在山头。
贤首,贤隐,贤山。在浉河之南。
立祠,把先贤一一请入。聚贤祠,聚贤。
贤心,请从大别山的兰开始,绕过山门。
馨香,迎面扑怀。
我知道,我必须赤裸裸地来。
瞻仰。要把诚捧在手心。举过齐眉。让众贤能抚摸一下走近的心跳。
在这,请记住,后汉的周伯坚,辞官孝母。请记住,中国第一军七十八师四六八团第三营,抗日捐躯。
见贤思齐。努力,用登山寻来的脚印为证。
贤岭松风,天籁之音,说道还是吟颂?松在风中站立,坚韧,挺拔,淡然,从容。是先贤引路?
任人唯贤,唯才是举!不是一座山一座祠能够做到的。
但山头上的祠却可以看到。
看到绿茵茵的贤山。
看到清凌凌的浉水。
招得来,留得住。这是最血性的向往。
留,不是了了几笔,或聊聊几句的容量。
留,要有大智慧,要有远策略。
以贤聚贤,始以,聚贤祠!

申伯楼

历史从楼顶上,滑过。如浉水晨起的哈气,很快在阳光里消散。只剩下,申伯二字在楼的门楣上闪着金光。
真担心,被两千年的时光淘洗出的色泽会刺伤一双双趋向陌生的眸!
信阳人的祖先,会不会,不只是儿童,相见不相识?
会不会,还有信阳人,不知道,申伯曾建都平昌关之谢城?
会不会,还有信阳人,不知道,长台关太子城里曾住下东周第一帝,周平王宜臼?
数典,岂可忘祖?
申伯,曾在一座塔里,坐定。隋建申塔,在朝晖里挺直着腰杆。
听说,当年日寇曾用火炮,三击三中,申塔依旧屹立。然,却在自己的文化革命中,轰然倒塌。
怕了,毫无分寸的脑热。
饮水思源。毕竟,忘记是一种硬伤。
重筑申伯楼,在浉河公园,紧依儿童乐园。用孩子们快乐的笑声把先祖包围。让来者重新认识,记住,回忆,信阳的祖先!
申艺堂,用一些信阳的名人书法、绘画贴近申伯的心脏。登临,抚摸。用肢体聆听先人的心跳。
是的,申伯楼是古老的,厚重的,淳朴的,典雅的。
是的,信阳!

茗阳阁

我站在阁前,仰望。阁的苍劲并没有小觑我的卑微,栏如臂,揽我入怀。
暖,从我的脚心开始,拾阶而上,涌向我的头颅。
赤颜回眸,半羞半嗔,却似恋人初拥。我醉。
南依贤山,北傍浉河。以山为骨,阁挺直脊梁,雄壮如申城汉子。以水做心,阁弄尽柔情,妩媚若江淮少女。
山的岚,水的霭,生成雾,凝成露,颤巍巍挂上柳丝,晶莹如阁中少女的泪。喜悦!甜蜜!却分明还有三分憧憬,一分朦胧。
茗阳阁,三个斗字,被华老刺在阁的眉下。于是,阁便随着太阳睁开眼。
华老,华国锋,曾经的共和国主席,早已抛开大起大落的政治心境。淡定,返璞归真,如登阁,如品茗。
取毛尖,冲泉水。茶香清洌,入肺,入脾,入心。
举杯,邀日,共饮。
我轻启朱唇,小口慢呷。茗绿,阳红,阁在我的胸前,绽放。
铺开一纸宣绸,不用挥毫泼墨,我已在画中。

河洲榭

两河相约,交汇处两心叠印成湖。震雷山下,用情铺满水面。
谁,再也无法平静,水波粼粼,在月下摇曳?
一岛正中于心,所有的爱恋竟无法比拟。
榭,半依岛上,半吻水中。恰恰,幽居于右心房。捂紧胸口,谁在榭里顽皮地跳动?
关关的雎鸠,并没有栖居岛心。只是,偶尔在水的那一方翻动一抹宿影。
是鹭鸶?是野鸭?还是丑小鸭果真萃变成的白天鹅?
在河之洲,只有我,独占一榭。岛的实,填充了我的灵魂;榭的空,虚化了我的梦境。
虚虚实实,假假真真,我飘飘然。此时,谁扰乱了我的心情?
品茗。毛尖,宋大家苏轼都说信阳第一了,当首选。一杯茶,一首诗。茶就诗情,诗助茶香。此情此景,今生有求?今生又何求?
赏月。一缕,从榭台横斜。一波,在水面荡漾。浉河泛月,月,在天上,在水里,在身旁,在心中。太白尚邀月共饮,我怎敢怠慢!然,唇欲启,喉忽塞。今夜,我应与谁同醉?
河洲榭里,我殷殷眺望。我在等锦湖的波上,那谁,轻摇兰棹。
我渴望,桨声里,嫦娥仙子怀抱玉兔,从水中的月轮走出。
那一刻,我的右心房会突然静止!
那一刻,河洲榭将是我的天堂!

琵琶台

彼岸,小山翠微。一抹残阳并不能收买我的困惑。我小心翼翼地翻动着小山的土壤。
我需要用一小段历史来佐证小山的芳名。枇杷山,抑或琵琶山。
我很想,彼岸就叫琵琶山!
因为,此岸筑有琵琶台,我不想让新筑就的风景过于浅薄。
即使那山曾经种植过枇杷,即使枇杷成林!
小山有着一连串的记忆,我最艳羡那段琵琶女夜弹琵琶曲的传说。
是出塞的昭君路过了申地?还是司马青衫的《琵琶行》遗失在淮源?
若是汉妃,是毛延寿可恨?还是汉宫可怜?
若是唐妓,是“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悲鸣?还是知遇白公的感叹?
若都不是,那该是申女最绝妙一封情书吧?
彼岸,琵琶山,枇杷树已史化成尘埃。此岸的琵琶台,却在月色里越发凝重。
少女用倩影书写了夜的孤独。拥一把琵琶于怀,心里的寄托就多了一丝暖意?素手调琴,四根弦一一系上心的底端。
月色,皎白依旧。却,无法看清,那双被岁月消磨的眸!
只听到,一丝丝,一声声,在纤纤的手指下,在纤纤的琴弦上,飞.......
此岸,琵琶台上,谁将如此沉重的思绪系上了月色?系上了琴声?无奈?幽怨?愤懑?
此岸的琵琶台可懂?彼岸的琵琶山可懂?这座古老而又年轻的申城里,又有谁,能懂?
似乎,只有那条浉河最解心思,用一河的柔情轻轻抚摸着琴桥。
今夜,我独自登上了琵琶台。远的近的霓虹灯替代了月色。没有琵琶,我亦无琴技。
但,我却端了一心的琵琶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19 13: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朴实,自然,通顺。好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19 14:16 | 显示全部楼层
在线灵童 发表于 2017-5-19 13:39
朴实,自然,通顺。好文!

谢谢老师鼓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19 14: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新作,问候下午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19 15:12 | 显示全部楼层
胡蝶 发表于 2017-5-19 14:46
阅读新作,问候下午好!

谢谢胡蝶老师,祝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19 22:47 | 显示全部楼层
此岸,琵琶台上,谁将如此沉重的思绪系上了月色?系上了琴声?无奈?幽怨?愤懑?
此岸的琵琶台可懂?彼岸的琵琶山可懂?这座古老而又年轻的申城里,又有谁,能懂?
似乎,只有那条浉河最解心思,用一河的柔情轻轻抚摸着琴桥。
今夜,我独自登上了琵琶台。远的近的霓虹灯替代了月色。没有琵琶,我亦无琴技。
但,我却端了一心的琵琶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19 22:47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19 22:47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21 00:21 | 显示全部楼层
信阳八景写的俏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22 08:25 | 显示全部楼层
康京凌 发表于 2017-5-19 22:47
此岸,琵琶台上,谁将如此沉重的思绪系上了月色?系上了琴声?无奈?幽怨?愤懑?
此岸的琵琶台可懂?彼岸 ...

谢谢老师鼓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158号

GMT+8, 2017-9-20 01:17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