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流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08|回复: 2

让词语发出它自身的光芒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18 18: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让词语发出它自身的光芒

       诗歌语言自觉大致应该表现为随心而动,蓄势而为,仿佛一壶达到一定沸点滚烫的开水,它的临界点在于容器对自身容积尺度的把握,当温度对内存发生作用达到一定质量后,热情洋溢是自然而然的事情。诗人语言的自觉主要来自对现实生活的敏锐观察,来自诗人自身艺术的修正;汉语言本身就是一座庞大得令人叹为观止的丰富宝藏,需要诗人不断耐心地勘探与发现,找到最适合呈现词语魅力和闪光的那一部分。让词语发出它自身的光芒
可能大部分爱情诗人都有自己的语言洁癖,他们小心守护着词语纯洁性的同时,伺机推动语言的持续爆破。但在我看来,无论任何一件艺术作品的产生,如果只刻意追求语言的纯度,而忽视了词语本身携带的意义,反而容易磨蚀语言的韧度。使它在抵达内核的行途中,阻碍了期望真实表达的内容。一首精致入微的作品,与一首蓬勃着野性力量的作品,同样带给不同受众群体感官上的享受是不同的,特定的境遇下,给我们提供诗源信息价值依然同等重要,关键看谁能够有效撬动读者内心最隐秘的那部分。
       另外,我们所强调语言在日新月异的现代社会生活节奏中,它的存活度到底有多高时,因而势必要提出语言的保鲜度的问题,生猛海鲜,当然可以冷冻;而作为诗人倚重的这门艺术工具,需要我们拂去蒙在上面的尘埃,反复细细打磨,使其恢复到光鉴可人的亮度,这是一门耐得住寂寞,守得住清贫的手艺活。依赖语言使我们在发现语言本身奇妙的同时,而享受到创作带来的快感,然而,我们对母语重建的贡献有多少?语境决定我们诗性地表达现实生活,我们应当顺势而为地更新自己的语言系统,当一些词语已经无法效力时,我们的确需要有壮士断腕的勇气对它们忍痛割爱。但遗憾的是,我们大多数创作者(包括我自己)却很难否定自己形成所谓的创作风格,导致我们的创作个性始终无法得到张扬。在创作现代爱情诗歌的过程中,只有语言才能够完美地激活我们嗅觉、味蕾等感官情感记忆和想象力。当一个金句突然蹦出来了,它带给诗人的惊喜是显而易见。而写作的快乐,往往就是你并不知道接下来将会有怎样的语言奇迹发生,它充满了未知与探险。当然,一首漂亮完整的爱情诗,不仅需要耐人寻味的闪光句子,同样也需要整体意象对作品的支撑。有句无章的作品终究是涣散的。
       中国现代爱情诗迄今走过一百年的历程,许多中国诗人无论是对古典传统爱情诗词精髓的传承,还是对西方现代表现手法的借鉴,都做了不懈的努力和大量有益的探索,但却没有几首象《诗经》和普希金、博德来尓、兰波等大师那样存留下来的作品。我不反对现代诗歌任何形式上的实验,但我却无法苟同中国第三代某一些诗人提出的“反抒情”理论。假如诗歌去抒情化,语言失去了它自己的温度和色彩,还不如让诗人改弦更张去写公文,那不是更便捷得多。何况爱情诗本身就是为情而生;任何一部真正意义的文学作品,都会饱含着或显或隐的情感,反抒情写作,是在对叙述过程的专注中,自然地压缩着抒情因素,甚至将之剔除出去。如果需要冷静,客观的描写方式,我们根本无需使用诗歌这种文体。其实,在我们可触的感知中,诗与歌,词语在获得它自身的节奏和韵律时,它的抒情半径自然比事先预料的要大得多。
政治上讲规矩,而在创作上却不能太规矩。我们在遵循语言逻辑本身安排的同时,应该最大限度地释放生命体验过程中的自由与奔放。而不是被某一理论所禁固。
      或许地域上的原因,在这里,我倒十分欣赏诗人格式曾发表过的一个观点,他说现代诗歌与古代诗歌的不同,形式上是散文化,内核上是现代性。就前者而言,散文是格,诗也是格,格与格的演变称之为化。散文化不是要把诗写成散文,而是要把诗写得有点走神。人一走神,就容易犯错误;诗一走神,就会给流亡的羊提供更多的道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18 21:05 | 显示全部楼层
诗一走神,就会给流亡的羊提供更多的道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18 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有自己的见解,赞同一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158号

GMT+8, 2017-5-23 03:16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