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流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78|回复: 15

放纵妖娆和忍住忧伤——薄小凉诗歌印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9 07: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黄土层 于 2017-5-9 07:34 编辑

放纵妖娆和忍住忧伤——薄小凉诗歌印象
黄土层

自本期始,韩总对《发现》栏目进行了改革,此举无疑是惊人的。呼啦啦一下子贴出65首诗待评,这是流派网从来没有的,对各方都构成了挑战。而我还在想一个问题,不是别人,恰恰是薄小凉的诗歌引起了这样的改革,为什么?通读一遍的印象,简单的回答是薄小凉诗歌的确质量稳定,新意迭出,各具巧思,难以割舍,你很难忍心说65个小生命,谁就是不重要的不可爱的可以不要的。《发现》栏目如果还按以往的习惯只选一首不及其余,那是完全诠释了“挂一漏万”这个词,所以,韩总略一踌躇之后果断做出了这样的改革(当然这是我的臆测)。依照“惊艳篇”(39首)和“苦难篇”(25首)这样的分类,我拟从三方面评述我对薄小凉诗歌的印象:

1、艳情妖娆的热烈翻腾

花了点时间通读了薄小凉的这一组诗歌,总体感觉这是一个古典诗歌、旧体小说、元杂剧底子很深的现代诗人,所有诗篇都是现代化古典或古典涌向现代分行。叙事性,故事性,细节,戏剧,对白,抒情,反抒情等多种表现手法融合其中。每一首都有可取之处,甚至瑕瑜互见。甚至有些篇目显得单薄,微小,但又不是那么简单。究竟是什么东西在薄小凉的诗歌里挺立而不疲软,我想应该是它的自由、灵动、激情的精神火苗。说她的诗歌有惊艳和苦难之分,这也是相对的。其实,惊艳和苦难是一而二,二而一的。苦难是惊艳燃后的灰烬,惊艳是苦难之上绽开的花朵。
在写本文之前浏览了几篇大家的作品,有的大加赞赏,有的刻意诋毁。本来对于诗歌的褒贬是属于正常的,只要在一个评述的基本层面之上尽可指手画脚,即便反对得很严厉也是允许的,想必聪明大度的作者也不会太在意。但是,有些反对者近乎诋毁,甚至人身攻击,完全突破了底线,除了粗暴蛮横,就是无理取闹。这就很不好了。一个不会尊重他人的人何来自尊?何来“评论的构建”?何来评论者的底气?这是最近在流派网发现的局部混乱和不堪之象。
笔者以为读一首诗最要紧的不是诗人用了什么词,使用了什么句式,营造了什么意境,涉及了什么禁区,而是他逃避了什么暗示了什么,何处突然岔开了,何处突然聚拢并反复敲打。

“你流着泪问
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
大叔。我饿了
裙子皱了……”(节选自《枕上词》)

请允许我哭一会好吗
哦。那么,请让我
再哭一会儿(选自《说到爱这个词》)

你问,可以爱我吗
我答,可以不负责任吗(节选自《春天,春天》)

以上是在有意回避着“爱”这个主题,它是那么重大又是那么忧伤。不愿触及又渴望触及,在真实的人性的视野里,不论多么忧伤,“小女子”依然放纵了那么多的妖娆。如:

春天要做的事

开花,开花,开花,开花
那不是我要做的。我只是
扯住碎藤子
从这棵树跳到那棵树
悠忽,欧拉
我要梳理好我的大尾巴
再仔细撬开每一颗
胡桃,甜杏仁
亲爱的,你不知道
我有多么坚硬的牙齿
和野猫样儿的小舌

这一首写绝了人格化“尤物”的百般狐媚的情态,的确分外妖娆!但这首诗又明确揭示作为一个成熟的女子,对于“开花”这些傻事不是“我”想要的。多少次的谎花凋谢和流水青春证明再绚烂的开放不如“撬开每一颗胡桃,甜杏仁”来得实在,来得更有尊严。再如:


青衫集

他一定是善饮的
但只浅醉,微醺
他的绿栅栏一定是最矮的
但木门是闭着的,灯是开着的
他常常若有所思。但当他观望我时
我一定是慌乱的:
他有一双狡黠的眼睛,并
俯下身来

我以为他要吻我
他只是迷人的
一笑。背过去的手
拿着一枝小桃花,也不是
给我的

气死啦,气死啦
这世上还有什么比男人
更可爱,更可恨
可我爱着他们
可恨的那一部分

读这首诗我对小凉精准聚焦一个女子对情感中“不可得”部分的咬牙切齿功夫感佩,对于这种单方面燃烧的情感,一般女子可能会把这爱恨的银币两面反转得飞快,断不会承认“可我爱着他们/可恨的那一部分”,坦诚需要勇气,勇气又来自一颗诚挚之心。

你这个妄图推倒政府的狂徒
只不过推倒酒瓶,女人
很多女人,有孩子的,没孩子的
女人
你混蛋

我爱你
——(节选自《考布斯基》)

承接《青衫集》我们再读这首《考布斯基》,诗人将女子的复杂情感奠基在没完没了的悖论之上,又向前推近了一步。“你混蛋,我爱你”,爱什么呢?突破常理,不守规则,不专一,但具有撩拨心弦的新鲜气息。“我要我们互为悬崖”(《楠渡镇》)。

小凉的惊艳篇一组诗歌里多有关于情感、爱、性,床帏等私人经验,但在有限的几个意象里,对于这个主题的尺度把握得非常好。诗歌得有张力之美,也得有和谐之美。小凉诗歌二者兼而有之。这全赖于她对于生命体验的深层感受力和诗歌语句的驾驭力。

大海从未停止过攻击,呵!
这火辣辣带着咸味的汗液!不要小看
一个女子的攻击力,此刻
她正解开领口第三颗纽扣
又一一,扣回去
(节选自《不让你发呆》)


夜晚小啊,小到一颗烛花,一粒纽扣
一声喘息。女孩子到底有多少只小脚啊
柔弱,纤细,每一只都
不老实
(节选自《竹叶青》)


你有九重天十样花百草香千般好
我只有一条蕾丝裙子
(节选自《隔宿香》)


我要
某个人或远或近或粗或细的
喘息,我要这遍地的药草,银花
半夏,扇蕨,杜仲,灵芝,艾粉
救不了他

我要我们互为悬崖
(节选自《楠渡镇》)

左也是我,右也是我
前也是我,后也是我,睁眼是我闭眼是我
我让你站也不能,坐也不许,怒也不准
抱不得碰不得亲近一点,都是妄想
(节选自《小女子》)

那个喜欢追着布谷鸟的幺女长得最俊
像小时候的你
尚不会折磨人
(节选自《杏花》)


读这些诗歌,心性的活泼是一个基本的资质,肆无忌惮地在文字森林里翻腾跳跃是女子可以纵情的技能,而吃定了掐死了瞅准了情感对象的软肋并且烈火烹油般地再辅着“妖娆”,不论结局如何,诗歌的布局和构建都会立于不败之地。她是不消停,不安生,折磨人的。她将一个女人的爱恨情仇熬煮成一剂一剂的诗歌汤药而气淡神闲,面若桃花。不仅“气人”还能引来这么多的“人气”,着实不易。

2、世情浇薄的冷静呈现

这个主题之下主要讨论的是“苦难篇”(25首),涉及的内容是丰富的。一首《冬赋》将一种沉重抑郁的心情像冰块一样包裹起来。写到打工回来的老人家,她,拾破烂的老大娘,彭师傅,结扎,电瓶厂,装卸工,一块巧克力,三月,玉米,丸口街写生……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底层》:
“忍刀斩之痛
受苦寒之刑
只在断裂时
扭曲
一下”

而靠体力挣钱糊口的《装卸工》末尾一段说:
“穷疯的时候
老婆骂他打他捶他
他也打她骂她捶他
又抱在一起哭”,写尽物质和精神双重穷困之人的悲苦心酸!

《一块巧克力》是根据一个新闻事件所写,一个13岁的女孩子因为没忍住吃了超市里未付款的一块巧克力被训斥,被羞辱,不堪人世生存之重而桥楼自杀。这首诗歌一连用了五个“颤抖的”,最后给了孩子一个“宁愿”的假设。诗歌的色调是哀怨的,悲苦性也具有分量,这样总算平衡了表达上的平铺直叙。读这首诗,“颤抖”具有传递性——孩子的,诗人的,以及我们对这个世界的态度。

对于父母的情感关照,由《毛毛》和《我的父母亲》两首诗可以代表。一只叫毛毛的小狗给空巢老人带来无限的乐趣。“儿女做不到的事情/毛毛做到了”,这就是现实版的“夕阳红”。

我的父母亲

年轻时候吵
中年时候吵
老年时候还吵

可自从母亲得了一次病
好了后,父亲就再也不和她吵了
经常看见他俩肩并肩,手挽手
寸步不离
像两个唯恐走散的孩子

读薄小凉的诗歌并不需要多加阐释,只要是用心的读者,一读就可以领会她要表达的浑朴的诗意。即便是一个十分挑剔的读者,在这样明白晓畅的语境下,感人至深的表意面前,也不忍心再挑剔什么。


3、苦难惊艳的冰炭博弈

综合看这65首诗歌,薄小凉诗歌的质地是纯净的,诗写的态度是诚恳的,尤其在弘扬古典意象在现代语境之下获得新生是有贡献的。不论疯得有天无日的惊艳诗还是冷静迷茫的苦难诗,都有自己独特的表达方式。苦难之所以能够忍受因为惊艳的权利和能力还是存在的,惊艳之所以时不时发生苦难暂时退居在边缘地带。她放纵妖娆,忍住忧伤,将“惊艳”和“苦难”变作生命前行的两个维度,二者交织纠结,又互攻互化。在苦难惊艳的冰炭博弈中,不断开拓着自己的诗歌表意之路。

你过着不是人的生活
我也过着不是人的生活
我们彼此疼惜
又相互庆幸
(节选自《给小暖》

这是怎样的哀痛和悲凉,又是怎样的达观和淡定!
末了,只说一句。薄小凉的诗歌取得目前的成绩实属不易,但是精进的空间还很大。少用些花拳绣腿,多增强出拳的力道,或许会获得更阔大雄奇的气象。祝福薄小凉!

2017/5/8
字数330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9 10:22 | 显示全部楼层
放纵妖娆和忍住忧伤,在放纵与忍住之间,诗人薄小凉的内心世界充满了量子纠缠。
非常赞同诗人黄土层这样表达对薄小凉诗歌的整体印象!
这一次,韩总没有用一首诗而是用一群诗,让读者自己发现薄小凉的诗歌世界,足以表明流派在诗歌批评方面的理性自觉和开放包容,特别是对作者与读者的主体性给予的尊重,引导更多人开始埋头阅读作品,进入人心和人性的深处,关照文本以及言语之外的所指与能指。
诗人,诗歌,诗歌群体 - Powered by Discuz! http://www.zgsglp.com/blog-228982-28874.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9 12:22 | 显示全部楼层
王元 发表于 2017-5-9 10:22
放纵妖娆和忍住忧伤,在放纵与忍住之间,诗人薄小凉的内心世界充满了量子纠缠。
非常赞同诗人黄土层这样表 ...

多批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9 16:58 | 显示全部楼层
过来学习,黄老师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9 17:5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次征评,让我见识了流派的龙与虎。看了您的文,我的就可以进纸篓了,找地缝了我,黄老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9 18:22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我觉得韩老师可能觉得我的哪一首都不够分量,就以数量弥补质量吧。。主要看我扛了两年的大旗了,每年哭的稀里哗啦的,但又不能把年度诗人给我(给我估计我也得被白菜帮子打死),就想着鼓励一下下吧韩老师看着挺威严的,其实心肠柔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9 22:19 | 显示全部楼层
来晚了,黄兄,拜读大评,受教了!点亮共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10 16:48 | 显示全部楼层
少用些花拳绣腿,多增强出拳的力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10 16:49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10 16:49 | 显示全部楼层
直接屄啦屌啦滴就好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158号

GMT+8, 2017-8-20 19:51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