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流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72|回复: 16

诗意的古今新链接 ———读薄小凉诗歌随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5 14: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诗意的古今新链接
        ———读薄小凉诗歌随笔


文/覃可


        薄小凉的诗歌,或对人生的悲欢进行情感抒发和释放,或对现实的困境进行质疑和击打。总体来看,她的诗写兼备了古典文化多种元素和现代诗歌意识,显得果敢、生动、亮丽,又不失婉约和凄美,才气十足,感情丰富,特别是抒情的部分更是如此。薄小凉给人的惊喜之处,在于她对古文拥有超强的感知力,有很好的古文底蕴并能娴熟自如地应用到自己写作之中,表达鲜活流畅、大胆率真、干脆透彻,显现出蓬勃的活力和景象。而个性化的因素和文本呈现都给她的诗写带来了非常多的可能性,也给读者带来某种想象与新的期待。
        薄小凉诗歌的时空意识和民间性都很强大。在她取材广泛的诗歌中,多釆用民间的视觉,把诗置于亦古亦今的幻境,诗心在古今之间游走。她对元明杂曲、方言、俚语等娴熟的运用极富特色。从《枕上词》《后庭花》到《冬赋》《在乡下》等都可以强烈感觉到上述的诗歌特征。这应与她个人禀赋、对世界感知、所拥有的文化底蕴和诗写的取向等因素密切相关。
        在语言上任性、缠绵、娇艳,有不少狂欢的成分,却见鲜活、动感,而不显过分和造作。这显示薄小凉对文字领悟力和驾驭力都很强,对性别的差异也有独到的微妙的把握,譬如《二月,二月》:“都是些嫩芽子,花苞子”,“不正经香/不使劲红/急死个人/急死个人”等。这些诗节奏感强,语言和词汇的运用把握很到位,富有特色,有温度和激情。同时,她在表达上大胆冲击力强劲,甚至是张扬的淋漓尽致的,但却依然保留着节制,有“底线”。特别在涉指“身体部分”的写作上,她有诸多的拿捏和讲究,如《乞巧词》的“你要轻些些”《枕上词》的“我/来那个了”,以及《金瓶梅》等都是如此。在这里,她选择与中国古典艺术一脉相承的“写意”而不是更具现代性的“写实”。
        对薄小凉的诗歌进行更深层的分析与探究,可发现在充满生命力的诗写过程中,她其实在寻找着一种新的方式,寻找一种古今并置或者说古为今用的新途径。这类似于诗意地给古今之间来一个新的链接。在写法上,她常常釆用古今元素交错、纠缠、混为一体等多种方式,在维度上是立体的,包含诗核、诗境、诗情,甚至于意趣、声色、气味和形态等。譬如上述所列诗歌即是如此。在《山海经》中这种特征更为凸显,先是“一个上午/都流连在杻树和橿树之间”,然后是书中的种种神秘物象和诡异景象,以及由此而来的惚恍、不安的联想和心绪,发现“这世间百病,皆有解药,唯一种千古无方/那就是你眼睛里无边的忧伤”。后来,“在合上书之前/我必须要牵走二十只窃脂,三十只鴖鸟”,再次发现“让我的心,不再惧怕火烧”。这两次的“发现”就是两次诗写的“抵达”,这个过程是主要倚靠“借古喻今”的方式完成的。整首诗就是一个大的“隐喻”,而她穿梭其间,随物赋形,随形赋意,随感而发,实施一个人的语言狂欢,诗意狂欢,游刃有余。
        即使在更加接近现代的表达上,也能找到这种诗写特征。譬如《不让你发呆》这首诗使用更多的口语,追求简洁,以节分之,以少胜多,但它的内核、意趣,包括节奏、方式和语调声息无不受到古典的深度影响。而《楠渡镇》很清晰很具体地表露了这种关系,而且这种“并置”有裂痕又互相连接,“我要我们互为悬崖”暗示着什么?也许暗示着我们人性中的差别、裂痕和危险存在,也许暗示着古与今并置时的压力、张力和弹性关系。
        当然这种内在逻辑的存在,也许薄小凉在诗写过程中不一定是清楚的。但不管有意识还是无意识,她必然会朝着自己最有感觉的视域和方向去写去突破,即“写自己所能写的”。种种迹象与分析表明,她的写作是在古典与现代之间进行一种诗意链接的新尝试和探索。这是薄小凉诗写最重要最值得关注的部分。
        初读薄小凉的诗,大约是在两年之前的中国诗歌流派网上,那种感觉完全可用“惊艳”两个字来形容。她的诗,骨子里带有一股鲜活、张扬而又妩媚的扣动人心的力量,透闪出的悟性、灵性和韵味令人难忘。如今再看,她的诗已是气象初成,她已经完成了一次十分漂亮的出击,写了不少好诗。她的诗写在沿袭或者说接续国内古典文学的方向走得更深远,也写得更精彩。
        薄小凉以自己个性的诗写方式在古今之间进行一种新链接,这种链接是以悟性和能力为基石的,也是经过个性化呈现抵达诗歌现场的。诗写的技法和技巧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诗人自身的才华、悟性和发自诗人内心的整体突破。薄小凉所呈现的作品,如果再进一步,将会是怎样的模样?如果随着岁月的沉淀、经过较长时间的“诗歌在场写作”和不断的思考与探索之后,她的诗歌又会呈现怎样的形态呢?她能否用自身优势在更多领域进一步打通古与今、诗与日常生活的隔膜?这些都是令人十分期待的事情。(2017.5.5)


附:薄小凉诗歌10首


1
乞巧词

达达。今晚山崩地裂,暴雪肆虐
我只有一条活路:你的被窝
暖我
烧我
今生啊,小妇人我只勇敢过两次
一是断了脐带
二是从了你。嚯
你看这飞天的燕燕,鹣鹣,尘世那么美
值得我一哭再哭
西瓜灯暗了,我们早些安歇
你要抱紧哝,奴打小怕黑
你要轻些些


2
枕上词

“陪我”,
你轻薄,放肆
压上来。花幔,豆枕
我最好看的
部分,纹一朵扬州伞
你流着泪问
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
大叔。我饿了
裙子皱了。我
来那个了


3
二月,二月

都是些嫩芽子,花苞子
清清浅浅的,隐隐约约的,躲躲闪闪的
这些个狐媚子
要么半遮面
要么羞掩门
不正经香
不使劲红
急死个人
急死个人


4
金瓶梅

红肚兜扯了,腿儿压着腿儿,来
我们制造一些声响,一些烧情疤,一些毒酒
只取彼此性命。雪檐下,窗格中
恁些个挣脱了花枝的花儿,细月里回眸
我爱他们身上的叛逆和兽性
有谁敢活成自己
活成离玄的箭,活成一堆堆雨冢
挽歌,白绫,大悲咒 ,只有活过一世的人
受得起这一哭二拜三跪。末路穷时
蓬蒿无人
只有擦粉的女鬼,还会回来
香盒里,秋千上
唱儿笑儿吃酒儿
江山给英雄,绮罗为美人
我只要这断魂的铡刀和摇晃的良夜
达达,你介意我把荔枝分给旁人吃么
不许你说话


4
楠渡镇

某个人。或许就在
邓公庙,龙颈亭,鸡枞下
我要绕着他,把脚腕上的银铃晃得
很响。吞一嘴桃酥,买几页土纸
拎两根香烛,我要
一双眼睛的若即若离,我要
一溜脚步的打滑,深陷,我要
某个人或远或近或粗或细的
喘息,我要这遍地的药草,银花
半夏,扇蕨,杜仲,灵芝,艾粉
救不了他

我要我们互为悬崖


5
冬赋

来来来,划亮火柴
靠在一起取暖
花影比花朵实用
这个绝望的时代
我们“用一种病治疗另一种病”
天亮就死去
哀悼,唏嘘,掩埋
接受世界最后的怜悯和恩赐
太阳依旧升起
人间依旧迎来一个又一个春天
和往年的,没什么不同
桃花没什么不同
母亲没什么不同
她照常把碟子倒扣在热菜上保温
我从南地来
我从菜园来
一条长满野花和虫子的路
仿佛就是一生
那时我只认识两个男人
父亲和兄弟
那时所有的悲伤,还没来


6
在乡下

抬头是青山,雨露,柿果
低头是豆角,玉米,青瓜,棉花

没有人比一个乡下人
与恩德挨的如此之近

在乡下
每一户人家都供奉着观音
财神,门神,灶神
这些最虔诚的信徒,最近土地
所以最懂得给予,俯首,感恩


7
丸口街写生

仿佛爱过的人都来过
雨水泡软的黄泥墙,雕兰朵的李字圆招牌
洋车从门前
碾过落英,鲜草,花子
睡在老井里
先于春日找到我的
又在早秋把我放下:去吧,快乐和悲欣都在人世的最低处
那迎面红桃样的女孩,才从小作坊下工
不断地抱怨着近日腰疼
大婶们抿嘴笑,不语
雌儿。风从白灯笼探出头来,唤掉队的人
秦淮河水袖舒卷,咿呀碎步
沿青庐,邮亭,找到最好的月色
尘世美好。值得我驻足,一唱再唱,一哭再哭
在外省
伤害我的人比我还卑微,还无助
想他。不可救药。他从不多看我一眼。尖头鞋,蓝布衫


8
布考斯基

来吧,喝酒
忏悔
这是一天要做的事
这是一生要做的事
你肮脏,暴力
带着血腥,汗液,异味
从科罗纳街的蟑螂苍蝇中来
从洛杉矶桥下凹洞流浪汉中来
从会做墨西哥煎卷的女人身上下来

你信奉萨特“以暴制暴”
用诗歌反抗世界
你把丑陋,罪恶
赤裸裸地写在纸上
无数首诗
那是无数次绝望

赌马的你
吐烟雾,吞威士忌的你
邋遢的你,疲惫的你
流泪的你,狡猾的你
迷人的你,会让一个女人离开
又折回来的你

你这个妄图推倒政府的狂徒
只不过推倒酒瓶,女人
很多女人,有孩子的,没孩子的
女人
你混蛋

我爱你


9
山海经

一个上午
都流连在杻树和橿树之间
我吃了祝馀,寻得水中的育沛
把玩摘来的迷豰 ,据说
佩戴它,可以让人的余生不再迷路
我把它丢了------因为我知道
每一次的误入歧途
才能找到我想要找的人

往来的都是些人面兽身的家伙
还有个没头的,日夜守护在洟水
像战死前,手执矛和盾
我有些可怜他,如同可怜我自己

山中遇见吉神泰逢,海里遇见巫神羿慈
林中遇见蛮蛮,朱厌,酸与,凫豯
它们似婴儿啼叫,预示着旱灾,涝灾,血灾
我不拜祥神,也不怕凶神
更不稀罕招摇山的瑥琈,西王母的仙药
只从禹水的泥沙里
捡出几捧流渚,我要把它涂在我家的牛马身上
让它们一生不再生病
还要采些治疗风痹病的荣草,治疗癫狂病的蘼芜
治疗嫉妒的,中风的,倒靥的
这世间百病,皆有解药,唯一种千古无方
那就是你眼睛里无边的忧伤

在合上书之前
我必须要牵走二十只窃脂,三十只鴖鸟
让我的宅子不再发生火灾
让我的心,不再惧怕火烧
末了,让我再学駁马吼一嗓子吧
你知道它的吼声像什么吗亲爱的,就像——
相互呼喊对方一样


10
不让你发呆



你见过
一个女子是怎样吃掉
一枚橙子的吗
过程很简单:
掰开
侵入
吮吸



大海从未停止过攻击,呵!
这火辣辣带着咸味的汗液!不要小看
一个女子的攻击力,此刻
她正解开领口第三颗纽扣
又一一,扣回去



你给一个女子
系过鞋带吗
当你的手,轻轻碰触
到她釉青色的鞋面,她会本能的
痉挛
一下



你有多疯狂
有多少蛮力
她都不讨饶
不吭一句



不让你发呆的方式有多种
她只不过是坐在你对面
吃橙子,扣扣子,松开
鞋带。远远的

不执一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5 16:55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问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5 18:4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周末愉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5 18:4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周末愉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5 19:34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覃可给我们提供了一种不同视角的解读。问候新朋友!点亮共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5 19:45 | 显示全部楼层
在这里,她选择与中国古典艺术一脉相承的“写意”而不是更具现代性的“写实”。

覃老师懂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5 19:5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直在做古词,我懂得风流二字其实是尚品诗对我来说有需要颠覆的有需要坚守的。覃老师不愧是凉凉知音,字字句句都让我佩服的五体投地,比我好懂我。可是老师表扬还是觉得惭愧,我没有那么好,就是一呆呆笨笨的傻傻您上哪里去了啊,多少年不见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5 19:51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没有文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5 19:51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一直觉得自己的字挺弱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5 20:2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推荐问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158号

GMT+8, 2017-10-24 10:24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