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流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015|回复: 40

小女人的言情,大舞台的戏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4-21 11: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姚大侠 于 2017-4-21 11:07 编辑

                                                                           
                                                            小女人的言情,大舞台的戏说

                                                                          ——薄小凉诗歌特色初探

                                                                              姚大侠


       为使网络读者和评论者更方便阅读,韩总以他独具的慧眼与匠心在薄小凉洋洋洒洒的65首诗中为我们梳理出两大部分:惊艳篇和苦难篇。这两部分作品的底色就像表现新旧社会的电影胶片,一半儿有色彩,一半儿是黑白。
个人觉得,苦难篇中的诗作大都是薄小凉依据自己的生活经历和见闻而呈现的社会底层的生存状态及命运遭际,虽然其中充满了作者的爱心善意和人文关怀,但在诗艺上论,还显得缺少亮点,属于一般的好诗。而惊艳篇中的诗歌最能体现薄小凉的风格特色因而也最能代表她的创作成果,尤值评论者和批评家们重点关注及深入解读。
       薄小凉诗歌表现的内容相当驳杂,除生活体验和男女情事,甚至神鬼狐妖及佛法八卦等都被她拿来入诗,而她的诗歌语言更是混杂着散曲杂剧和方言俚语等。诗人在生活的海洋里提取诗意而能站住立场,在语言的狂欢中畅游而不忘节制,或许,正是这种广而杂天成了她诗歌的多样性和丰富性,使我们在“杂草丛生”的文本中,嗅到了一股野花的异香,顿觉眼前一亮。尽管草根性十足的作品往往都是粗线条与精细度并存,但也不乏拓荒性的气质。这种气质注定了薄小凉不会按诗歌的常理出牌,使她的诗显得无拘无束而又无挂无碍,辨识度极高而又魅惑力极强。如果说,薄小凉诗歌的辨识度出自她个人化的自由呈现,做到随物赋形,又能形随意迁;她诗歌的魅惑力,则完全来自她独特性的言说,尤其来自她独特的言情和戏说。而言说与呈现恰是诗意构成的主要方式。列举薄小凉的几种典型之作。
先呈现,后言说的《底层》——
低于草芥,蝼蚁的是
蚯蚓

与亡灵同穴
抱根茎而眠
近地火,源水
怀灵气,鬼气,生气
食腐物,嚼烂泥,松块垒,动江山
无骨无色无相丑极
忍刀斩之痛
受苦寒之刑
只在断裂时
扭曲
一下


皇帝开心的时候称它为百姓
皇帝暴虐的时候称它为贱民

      由于有诗题《底层》的语境笼罩,最后两句的一度语言不仅生成了诗性,而且也完成了一次揭示,使“蚯蚓”的喻本“贱民”最终现身,表达了诗人的悲愤之情。
边言说,边呈现或言说与呈现交融的《春天要做的事》——
亲爱的/你不知道/我有多么坚硬的牙齿/和野猫样儿的小舌。

这首诗同时在言说与呈现两途交错运力,极易吸住读者的双眼,并使之驻足,进入一种深度审美。
先言说,再呈现的《电瓶厂》——
他说:这年头,啥厂没毒啊
塑料厂,塑料袋厂,鞋厂,封床垫子厂
大毒的,中毒的,微毒的

       一句日常口语,引出一大堆物像意象,而意象的并置排列,又恰好集中呈现了互害社会的一片乱象,令人触目惊心!
以上几种比较典型的言说与呈现,属于诗歌惯用的具体形态,无论薄小凉是出于主观自觉,还是凭借灵性的误打误撞,已使她的“语言的家园,意象的天空”同时获得了海德格尔所指的最“敞亮的存在”。虽然薄小凉诗歌中的呈现也有许多自己的独到之处(如水鬓,红裙,桃花,豆枕),但属于言说中的言情部分才是她最出彩的华章,这些诗几乎全部囊括在“惊艳篇”里。有必要阐明,言说与呈现是一体两面关系(除口语诗可以仅凭言说完成日常叙事),在实际创作中很难把它们截然分开,我这里只是为陈述方便,才把它抽离出来。
薄小凉的言情诗或诗言情之所以散发着浓郁的魅惑力,完全出自一颗文化的种子“嗲”。而这颗种子本身就是香种,它的花香虽可感知,但不可触摸。洛夫曾经说过:一首诗最难的是把心中的灵气外化为意象。薄小凉的《花月夜》一诗不仅外化出了“熏香被,蒸肉丸”的意象,而且还道出了一种略带矫情的撒娇:“你不来,不睡/你若来,无眠”。

切。当我爬不上你的床吗
我爱上你的硬度
刚好挠我的痒痒。花月夜
熏香被,蒸肉丸
你不来,不睡
你若来,无眠

       除了诗歌技艺,在表现内容上,薄小凉或抒情主体没有舒婷“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那么虚幻的平等追求;也没有林子的“爱/膨胀了它主人的心/温柔的渴望/像海潮寻找着沙滩/要把你淹没”那样含蓄的表达;她只不过道出了所有女人“我爱上你的硬度/刚好挠我的痒痒”的真实需求。这是人性的至洁至纯,也是对女权意识的大胆唤醒,对“爱是给予而不是索取”的道德说教的一次婉转纠偏。薄小凉毕竟是现代女性,她的开放式言说,尽管尺度稍大,但分寸拿捏得度,其启蒙意义和诗歌理念同样不可低估。低俗与脱俗很难划定量化标准,暂且以裤腰带作为楚河汉界,下半身的属于性挑逗,形而上的便是心弦的撩拨,而全身心的就是审美的愉悦——道德即美!
嗲文化有两种形态:小女子的欲说还休和小女人的率真外露。《我爱你,大叔》则属于后者的纯口语言情——

别以为我不在乎不上当我会哭到你娶我
你吻我。蜻蜓点水小鸡啄米都不对
我要你狠狠地恨恨地咬我:
妖精坏蛋看我报复你

      “妖精坏蛋”是经典的撒娇语,“蜻蜓点水小鸡啄米都不对”则是标准的嗔怪话,它们在整首诗的上下语境中构成了一种反讽。撒娇的心理成因相当复杂,它既是出于本能的一种自我保护,也是出于一种认真态度,毕竟,嫁给一个男人对于女人所要付出的实在是太多,在此之前,她要使劲折磨你,耍性考验你。此外,撒娇和儿时的情感经历及恋父情结也有一定的隐秘联系。
再来读一首最发嗲的《乞巧词》——
达达。今晚山崩地裂,暴雪肆虐
我只有一条活路:你的被窝
暖我
烧我
今生啊,小妇人我只勇敢过两次
一是断了脐带
二是从了你。嚯
你看这飞天的燕燕,鹣鹣,尘世那么美
值得我一哭再哭
西瓜灯暗了,我们早些安歇
你要抱紧哝,奴打小怕黑
你要轻些些

       仅凭开篇的一句“达达”,不令你心旌摇荡,也会使人骨酥肉麻。带有书卷气的一句昵称,经过诗人创造性的化用,给人扑面一股清新之风,带来一种震撼性的艺术效果。嗲文化熏陶出来的女子多在江南,虽没有大家闺秀的颐指气使,但有小家碧玉的温婉可人。
在薄小凉的诗意言说中,不止这种小家碧玉式的言情,更有一种极富个人色彩的戏说——
《后庭花》
多么坚固的江山
都禁不住她一小口香风——呼地,散了
皇帝杀的杀,逃的逃,软禁的软禁
而她,在一朝又一朝的唾沫里爬起来
理好水鬓,红裙
大人说:升堂,问罪,斩无赦
妖说:歇了吧,达达

        “江山”是一个巨像大词,在家天下的所有者眼里它甚至大过宇宙世界,但在诗人这里,不过是世界大舞台上的一个小道具,她尽可信手拈来,举重若轻。“一小口香风——呼地,散了”:千秋万代的王朝,竟然经不住女人的一口气——比“弹指间,樯橹灰飞烟灭”还不费吹灰之力,只靠女人自然呼吸,就轰然崩塌。“呼地,散了”,多么俏皮、传神,多么富有戏剧色彩;而“大人说:升堂,问罪,斩无赦”,又多么像古装戏的重演;尤其是“妖说:歇了吧,达达”的收尾,多么像一句台词,把人妖颠倒的荒诞和对历史现实的嘲讽顷刻推向了高潮!短短7行诗,字字必争又留下无限的言外之意……这,就是诗意的戏说。如果说,依靠书面语和口语的文白融合,薄小凉已经创造了一种“薄式言情”,那么这首更具代表性的《后庭花》就极有可能成为“薄式戏说”的范本。至少,在读者接受和审美疲劳方面,《后庭花》既是对古典诗词曲牌的一种化用,也是对现代诗言情的一种形式创新。言情,不是也不应该是小说和戏剧的专利,在互文大行其道的时代,诗歌也完全可以实现自由跨体。
当然,薄小凉的成功,不仅在于她诗语的丰富性和言说的开放式,更在于她读懂了生活的教科书因而也读懂了男人,或者反推过来亦得异曲同工之妙。文学即人学,悟出了男人是自己生活的全部或大部,就能凭借女人的独门密器、鬼斧神工进入男人的堂奥,这可不得了啊,男人打江山坐江山,把握了男人,就间接把握了自己的命运——哪怕:那人道袍一挥/去吧,小小/去往人生的最低处(《花月夜》)。“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薄小凉深谙女人是水做的,而水是最柔软的力量。这不等于自我矮化,做一个善解人意的小女人,就是她给自己的定位。女人都是为爱而活,但在薄小凉的爱情诗中,我读出的不只有唯美更有一种凄美:
《说到爱这个词》

请允许我哭一会好吗
哦。那么,请让我
再哭一会儿

       为什么当她面对爱的时候,泪水会一流再流?这又是一种什么样的泪水?无论是幸福的、悲伤的,还是毫无缘由、莫名其妙的泪水,都给我们留下了深入探究的悬念,留下了更广阔的诗意空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4-21 13:26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到情深方为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4-21 13:27 | 显示全部楼层
给小凉、大侠赞一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4-21 14:41 | 显示全部楼层
姚老师分析甚精细中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4-21 14:44 | 显示全部楼层
王法 发表于 2017-4-21 13:26
精到情深方为精。

法老好,问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4-21 15:36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问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4-21 17:0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薄小凉说:大侠,搬个小凳您坐坐,沏茶,找手帕,奴的脸像桃花,红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4-21 18:59 | 显示全部楼层
燕子飞 发表于 2017-4-21 17:08
薄小凉说:大侠,搬个小凳您坐坐,沏茶,找手帕,奴的脸像桃花,红了。

终于等着了是吧燕子,还有谁比你更了解我,囧态都被你看到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4-21 19:11 | 显示全部楼层
姚老师是大餐,小凉有口福了。。其实我觉得韩老师之所以选了苦难篇,是对小凉的爱护,毕竟我是女同志,韩老师考虑的比较多,心里感激着。所谓不识庐山真面目,被您这样全面的分解评析,我看清楚了自己长啥样了。我特别赞同您说的灵性的误打误撞,其实我写东西没有章法,没有理念,脑袋里蹦出什么就是什么,稀里糊涂的,完全凭感觉。跟着您学习着,领悟着。。小凉珍藏了,谢谢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4-21 19:46 | 显示全部楼层
陈克 发表于 2017-4-21 14:41
姚老师分析甚精细中肯。

嗯,的确如此,流派大家风采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158号

GMT+8, 2017-10-19 00:46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