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流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039|回复: 35

嗲到羞花,痛若剜心 ——薄小凉诗歌选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4-7 02: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三斗米糠 于 2017-4-10 22:29 编辑

嗲到羞花,痛若剜心
——薄小凉诗歌选读


       薄小凉这个名字,展开了就是一首诗。而提笔之前,我一直在想李清照。想起宋时的某个春天,青梅,鸥鹭,春江上的画舫,酒后的丽人在一张纸上让所有的花朵给一颗泥泞的心让路。我还想到,宋代的那个春天和现在时的春天,有什么不同,又怎样的相似?但我无从知晓,善诗的薄小凉,是否也如李清照一样善饮,是否也钟爱那种叫蚕的小动物,喜欢看它吐丝,喜欢看它用茧子把一只蝴蝶暗自囚禁。
       薄小凉,这个山东妹子,嫁到淮北仿佛是一次蚕蜕,而遇见诗歌又犹如一次破茧。在诗中,她似一枚初生的蝶落入月下花丛,颤颤的,嗲嗲的,展翅不是为了飞离,而是要把红尘看得更清,饮露并非止渴,而是为了洗涤。薄小凉的嗲,是一个小女子面对铜镜给一颗春心悄抹丹蔻,是一本线装书被春风的兰花指掀开时发出的吟哦。
   
         《乞巧词》(节选)

    达达。今晚山崩地裂,暴雪肆虐
    我只有一条活路:你的被窝
    。。。。。。。
    你看这飞天的燕燕,鹣鹣,尘世那么美
    值得我一哭再哭
    西瓜灯暗了,我们早些安歇
    你要抱紧哝,奴打小怕黑
    你要轻些些

     嗲吧?我想说,这不是一般嗲,是很嗲。九张机的那种嗲,金瓶梅的那种媚。让读者恍若听墙角的人,脸发热,心激荡。且慢认可,还有更嗲的——
      
       《二月,二月》

      都是些嫩芽子,花苞子
      清清浅浅的,隐隐约约的,躲躲闪闪的
       这些个狐媚子
       要么半遮面
       要么羞掩门
      不正经香
      不使劲红
      急死个人
      急死个人

      女子发嗲,是一种可爱,还是一种掩盖。譬如说到爱,譬如写到爱,还譬如爱到不能爱。薄小凉的短诗《说到爱这个词》,其实不是诗歌,强烈的画面感带给读者的,像极了一段羞羞脸的视频。

       请允许我哭一会好吗
        哦。那么,请让我
       再哭一会儿

       都说笑里藏刀,其实女人的眼泪也藏着一把刀,不是杀人的那种,而是剜心的暗器。让你感觉莫名的痛,甚至痛到窒息。这就是小女子薄小凉,在诗歌里游刃的薄小凉。她不仅善于借用诗歌发嗲,还擅长借力诗歌舞剑,且剑气逼人,直抵左胸。这样的时候,薄小凉仿若不是诗人,而是远古的女侠,衣袂飘飘,不逊须眉。
         
          《后庭花》

       多么坚固的江山
       都禁不住她一小口香风——呼地,散了
       皇帝杀的杀,逃的逃,软禁的软禁
       而她,在一朝又一朝的唾沫里爬起来
       理好水鬓,红裙
       大人说:升堂,问罪,斩无赦
       妖说:歇了吧,达达

        这首《后庭花》,不过是薄小凉使的一个小招式。更大的剑花在后头——

          《冬赋》

         来来来,划亮火柴
        靠在一起取暖
        花影比花朵实用
        这个绝望的时代
        我们“用一种病治疗另一种病”
        天亮就死去
        哀悼,唏嘘,掩埋
        接受世界最后的怜悯和恩赐
        太阳依旧升起
       人间依旧迎来一个又一个春天
       和往年的,没什么不同
       桃花没什么不同
       母亲没什么不同
       她照常把碟子倒扣在热菜上保温
      我从南地来
      我从菜园来
      一条长满野花和虫子的路
      仿佛就是一生
      那时我只认识两个男人
      父亲和兄弟
      那时所有的悲伤,还没来

       “用一种病治疗另一种病”,“一条长满野花和虫子的路,仿佛就是一生”。读到这,我觉得自己成了俘虏,一个耽于爬满青苔的盛世和井底安逸的麻木者,此时间,才发现一把诗歌之剑,正从隐喻的鞘中缓缓拔出,寒光闪烁。
        
        但薄小凉怀有悲悯之心,不会轻易索命,而是隔空运剑,对准穴位,让人在疼痛中睁开惺忪的眼,张开冷漠的唇,流出泪水,喊出哭声。
        
              《玉米》

       有多少人的一生
       都高不过一棵玉米

       这土生土长的粮食
      果实可做糊,做饼
      被掰空了,撂倒了
      身体还可烧火,煮饭,取暖
      成灰后,还能做肥料,又留下种子
      被人类无尽的索取,掠夺,享用
      而我们,抱着玉米生,抱着玉米死
      临了,还咒骂,怨毒,怀恨:
      不公啊不公
      不甘啊不甘

       乡下没有庙堂,只有民房、草木和作物。乡下距离建有庙堂的大地方,向来很远。所以,乡下人呼喊也好,咒骂也罢,只是国土上的一种方言,声音传不出多远就被大风吹散或大山阻隔。偶然有的回音,仅为天气好的时候,运气颇佳的人才遇见一回两回。我相信,薄小凉比我更熟悉乡下和乡下人,尤其是在城市捡破烂的人群。

         《两个拾破烂的老大娘》

      她们在争一个垃圾桶
     她们互相指责,揶揄,辱骂
     都称对方是煤球:心眼多,黑
     她们明争暗斗了很长时间
     她们都佝偻着身体
     尖脚
     白头发,牵着胆怯的
     小孙子

       这个诗歌,让我徒然萌发出摄影和绘画的欲望。时代的背景上,一幅黑白相片的焦点是垃圾桶,边上的人物拍虚些,比例放小些,大的物像要比八磅锤还大,小的要比一滴泪还小。而如果是一幅画,则要对角线构图,垃圾桶在顶端,人物位于尘埃上。显然,这仅仅是一个假设,捡破烂的人多了去了,有谁会像薄小凉这样入微关注呢。但现实不容假设,岁月不容假设。所以,薄小凉爱用岁月做题,写她的诗,赚我的泪。
       我由此继续猜想,也许一个人哭也嫌寂寞的。所以,薄小凉想要许多人在诗里诗外,陪她一起双肩微耸,无声抽泣。


       《人间六月》

       这上好的宣纸
       适宜画荷,画美丽的怨妇
       画落雪
       黄昏里的归人,整理好断头
       掖好罪状
       这俊美河山,多么适宜放声大哭
       因为爱,越来越悲伤

       现在,已是凌晨两点半。诗歌读完,而瞌睡迟迟不来。被薄小凉引出的泪水,还没有干。望着窗户外漆黑的夜,我告诉自己,天亮还有一段时间。哭,只会加剧胸痛。哭,不如打开门,出去走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4-7 06:08 | 显示全部楼层
米,亲爱的小米。。平时没个正行,一旦正兴起来了不得。。先送上豆浆,哦不。。。先让你睡觉,我轻轻地轻轻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4-7 06:11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前不懂天下一人知己可以不恨。真的,这世上忽然都觉得那么可爱,真的,哭的时候有人陪着哭,是多么的幸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4-7 06:12 | 显示全部楼层
诗不咋地,评真美,真入心。。带走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4-7 06:1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你可以要六块钱以内的零食了,太棒啦,献花弟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4-7 08:22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凉写得好,米糠评的也很出色。都学习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4-7 08:49 | 显示全部楼层
还需要理由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4-7 08:51 | 显示全部楼层
收藏。学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4-7 09:14 | 显示全部楼层
才女莫若薄小凉,才子莫若米小糠~~~估计此时的米糠撂倒床榻,呼呼呼了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4-7 13:10 | 显示全部楼层
薄小凉 发表于 2017-4-7 06:08
米,亲爱的小米。。平时没个正行,一旦正兴起来了不得。。先送上豆浆,哦不。。。先让你睡觉,我轻轻地轻轻 ...

豆浆下陈皮,味道好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158号

GMT+8, 2017-12-19 02:22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