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流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07|回复: 23

多余的“余”的相对性及其反意义——简评刘郎的《多余》之余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2-15 17: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卢辉 于 2017-2-15 17:26 编辑

多余的“余”的相对性及其反意义
——简评刘郎的《多余》之余味


卢辉

记得上世纪九十年代,韩东们在中国诗坛诗派林立、思潮涌动之时惊呼:“诗歌到语言为止”,即,马为马而不是非马。一场反崇高,反意义的诗歌实践大有雷霆万钧之势,一时间,诗歌的“言外之义”、“象外之象”被韩东们批得体无完肤。站在诗歌史的角度而言,这场诗歌创作理念的变革,对那时诗坛正盛的大主题、大意象、大抒情、大人文无疑是一次“反动”。而后,诗坛先后出现的如日常经验写作、口语写作、纯客观写作、元写作等等与这场变革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眼下,把刘郎的《多余》放在这个思潮的“脉冲”来把脉,的确有许多血脉相通的地方。前者是“诗歌到语言为止”,后者是“诗意到物属为止”,二者强调的都是“本在”的“在”义,而非它在。比如:“夜色只是简单的黑”、“星星只是简单的亮着”、“窗外的树只是简单的站在那里”。在这里,“黑”、“亮”、“站”就是自然属性的“本在”,有颜色,有动态,有内在规定,有外在形态,一切都是由这个的“一”的个案而存在着,无法更改,无须染指。然而,由于“我”的出现——意义的“代言者”,在自然属性的“本在”面前,“我就是多余的那一部分”,因为“我”就是制造“言外之义”、“象外之象”的那个“多余”的那一部分,就是节外生枝的那一部分。所以,“我越来越恨我自己了”,这个“恨”,一方面是因为“我”与“本在”相对应时,本在(即“自然属性”)的排它性无法成全“我”的“多余”(社会属性)之想,另一方面,“我”的加入又会瓦解本在的自然属性,这样的“恨”则成了刘郎《多余》的节点,即又恨又恨不起来(“只是简单的恨”)一一“我”毕竟还是自恋的高等动物:不但留恋“我思故我在”,而且还仰仗“我思故他(她、它)在”,于是,“我的恨是多余的那一部分”,这样的“余”之相对性及其悖论的套叠与回环,无形中加深了《多余》的反意义的“义”味与“余”味。

当然,这首诗更像是某个诗歌课题的诗性设置与诗意实验,难免有思想大于形象之嫌,我的这个疑虑并不影响这首诗的探索意义!



附:

多余

刘郎


夜色只是简单的黑
没有其他什么,值得探寻

星星只是简单的亮着
它仅仅照见自己,就够了

窗外的树只是简单的站在那里
除了是树,它什么也不是

那么,我也只是我就好了
可当我望着这一切,我就是多余的那一部分

我越来越恨我自己了
只是简单的恨。我的恨是多余的那一部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2-15 19:13 | 显示全部楼层
首读精彩。问候老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2-15 19:22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问好卢老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2-15 19:47 | 显示全部楼层
确实精彩,学习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2-15 20:43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2-15 21:29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url=forum.php?mod=redirect

好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2-15 23:01 | 显示全部楼层
镇州 发表于 2017-2-15 19:13
首读精彩。问候老师。

共同考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2-15 23:01 | 显示全部楼层
陶金喜 发表于 2017-2-15 19:22
精彩。问好卢老师

诗的文本值得商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2-15 23:02 | 显示全部楼层
姚大侠 发表于 2017-2-15 19:47
确实精彩,学习了!

初浅看法,多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2-15 23:03 | 显示全部楼层

尽管批评!观点交锋才是王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158号

GMT+8, 2017-4-26 19:47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