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流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177|回复: 66

《发现》第30期:刘郎《多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2-8 04: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社会归属的缺位
——《发现》1701(总第30期):刘郎《多余》主持人结语

  在我熟悉的90后诗人中,刘郎来流派网较晚,但他诗中表现的悲凉的乡村情结很快引起了我的注意,来了仅半个月,我主持的《90后诗歌》专题第46期就推荐了他的《我必须对得起一颗麦子的良心》。这个专题,推出了很多当时默默无闻而今耳熟能详的90后诗人。之后,刘郎的诗似乎没有大的进展,直到2016年底他在90后诗歌栏目一次发了132首短诗。
  这些短诗,大都仍然表现的是乡村情结,但在悲凉之外,可以读到更多的东西了。如果说《我必须对得起一颗麦子的良心》还显得青涩的话,那么这些短诗显然成熟了,成熟了很多,成熟得不像是一个90后年轻人的作品。这种成熟不仅仅是技巧的成熟,还有语言的成熟,情绪的成熟。我注意到这些诗中广泛使用的语气助词和重复句式,用得那么老到,那么恰到好处,丝毫不显矫情、不显做作,像一个历经风霜、心如止水的老祖母,意味深长的那声叹息,若无其事的那句反复。这些短诗我几乎是一气读完的,并很快从中选了40首,起初准备拿出来征评的,是《谈谈天气》:
  天空阴沉沉。
  午睡起床,走出房间
  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景象

  如果天色晴朗
  满世界都是好阳光
  我很乐意,跟你谈一谈天气
  如果向阳花开的正好
  微风正拂过有鸟鸣声的树梢
  我就能试着,让你真正明白,什么是笑

  可是天色阴沉
  它巨大的脑袋低垂下来
  我与它举目对视
  它的眼睛里,除了
  灰色,看起来空无一物。

  于11.15——贾敬龙执行死刑
  选它的理由源于最后的落款,如果没有这个落款,你不会认为它是一首干预诗歌。最后放弃它也是源于这个最后的落款,这是诗歌活在当下的无奈。剩下的39首,应该说每一首都可以拿出来征评,都有各自的特点,比如这首《梦与树》:
  我问:树啊
  睡不着怎么办,我能像你一样掉叶子吗
  很随意的就可以抛撒出去,
  任它们飘到哪里
  一片
  两片
  三片

  上面写着她的名字
  上面写着她的名字
  上面写着她的名字

  上面写着:丙申年,五月十六,夜。
  天气不明。
  我梦到一棵树在掉叶子,不厌其烦地
  掉下一片
  掉下两片
  掉下三片
  这语气助词用的,这重复句用的,是不是像我说的那样意味深长,那样爽?再如“兼赠格子姑娘”这首:
  夜色弥漫。
  我读诗。
  发呆。
  喝很多酒。
  无聊。
  随便拉一个人说胡话。
  说走过的路。
  看过的风景。
  中过的毒。
  说爱过的女人是解药。
  吃了上瘾。
  说故乡。
  漂泊。
  平原上的河流被化肥污染。
  说翻山越岭。
  恨一个人的疲惫。
  和爱一个人差不多。
  说人世苍凉如水。
  人世苍凉如水。
  我需要做的,是准备多一点的眼泪。
  明明是在说胡话,说着说着怎么就说到了“平原上的河流被化肥污染”?说着说着怎么就说到了“恨一个人的疲惫。/和爱一个人差不多”?说着说着怎么就说到了“我需要做的,是准备多一点的眼泪”?这看似突兀的情感流淌是不是很老到?一个漂泊者对被“污染”的故乡的爱和痛是不是都恰到好处地表现出来了?再看看这首《醉酒。失眠,记。》吧,看标题就知道醉得不轻,好端端一句话被他拆成了三句,而且结尾还被硬生生地安上了一个句号。
  先是夜色,然后是
  更深的夜色。窗外的树不说话
  短墙不说话
  隐匿的星星和月光不说话

  它们就在窗外,伸出手去
  就能触碰到它们。哦,
  树兄安好啊。
  墙哥也是。
  还有星妹,和喜欢害羞的月光姐。
  “我爱你们。”我还可以喊的
  更大声一点。

  我爱它们。“所以,
  请你们走你们的路。我走我的路。
  听到我的喊声,
  也别回头。”
  诗的内容也满含醉意,树兄、墙哥,星妹、月光姐乱叫一气。但你又不得不佩服他醉的好,你看最后一段,是不是强忍泪水写出来的?原来他是酒醉心明啊,像前面那首他喝多了还知道赠诗给小美女格子姑娘,就不会错赠给快成糟老头的庆成先生。也不像李白那样谁请他喝酒他就给谁写诗,还不及汪伦送我情云云,还指使人家卖家当换酒喝,尤其是不关心弱者的疾苦,多不好啊。
  其实呢,刘郎也写过几个糟老头,屈原呀、颜真卿呀、周作人呀等等,都能写出一点名堂来,我们看看他是怎么写周作人的:
  凉风从门外吹来
  我坐在旋转椅上,读一封来自民国的信。
  开头是:刘郎兄

  开头你在人间尚好
  吃茶听鸟声,讲故乡的野菜
  那时你就谈到死。
  我理解你,
  一介文人,想死的优雅

  我也理解你,最后以头抢地
  悲怆难言。
  毕竟你也曾说:
  什么世界,还讲爱国?
  如此死法,抵得成仙!
  什么民国来信,什么刘郎兄呀,都是假的,真的只有这一句:“什么世界,还讲爱国?”这是周作人说的,写了这首诗后,就是刘郎说的,这篇结语之后,也可算作是我说的。
  作为一个漂泊于异乡的人,刘郎也写打工题材,但他写的打工题材,与通常的打工诗歌不太一样,如《阳光下的上午》。他还写过工作之余《一个人逛街》,逛着逛着就逛出了这样的感受“值得停留的/都是曾经抛弃的。值得停留的/都值得再抛弃一次”。他还曾借堂哥之口表达了对当今出家人的不满,看看这首《拜佛》:
  五一节假期,好多人
  前去拜佛。
  堂哥也附庸风雅,
  去了白云寺。
  回来后,发了好多照片
  到朋友圈。
  有一张与佛的合影
  我说:脸都喝红了,还敢去拜佛
  他回复:你没发现佛也喝多了吗
  照片中,阳光下的佛脸
  也泛着红光
  佛脸泛着红光,那是油漆的错。佛还是那尊佛,只是佛门弟子越来越不堪了。而今佛门中有多少名声显赫的“大师”,做下的岂止是喝多了这点事?大陆的要数释永信,被人白纸黑字曝光嫖娼,有关部门查来查去,最后不了了之,似乎出家人坏了戒律,在今天不算什么。台湾的星云大师要好一点,但他在俗世中出镜率那么高,也不像个六根清净之僧,比如你一个和尚,有何缘由从台湾跑到上海为一个名戏子的婚礼做证人?你能证明什么?而且人家还是二婚。
  好了,应该回到《多余》了,众多论者从感性、理性、哲性、禅性的多种角度做了很好的点评,我想强调的是,多余,是诗人对自己社会归属缺位的一种自省,在当下的社会中,这种归属缺位不仅仅表现在打工者身上,也不仅仅表现在社会底层者身上,它其实表现在绝大多数“人”的身上,这种社会归属权的被剥夺,在夜色能够黑、星星能够照见自己、树能够站在那里的对比中,凸显出“人”的权利无法归位的荒诞,这是无智慧的自然秩序居然优胜于有智慧的社会秩序的荒诞,这就是当下最主要的社会问题。因此,作者的“自恨”就并非没有来由,但可悲的是,这种“恨”也是多余的,因为它丝毫无助于现状的改变。
  从这些诗中看,从刘郎的自说看,他特别爱酒,“不是在喝酒,就是在准备喝酒”,他还敢改同样爱酒的李白的诗。那么,虽然我不太喜欢李白,还是同意你在深圳做一个喝酒写诗的李白吧,何况,你这个李白,骨子里兼有我喜欢的杜甫的东西。

2017年3月9日于皖南·老街书馆


多余

刘郎


夜色只是简单的黑
没有其他什么,值得探寻

星星只是简单的亮着
它仅仅照见自己,就够了

窗外的树只是简单的站在那里
除了是树,它什么也不是

那么,我也只是我就好了
可当我望着这一切,我就是多余的那一部分

我越来越恨我自己了
只是简单的恨。我的恨是多余的那一部分

(选自中国诗歌流派网论坛90后诗歌栏目2016年12月28日)

注:应征评论请发到诗歌评论栏目

《发现》第30期特约评论员(按拼音排序):方文竹、宫白云、黄土层、卢辉、吴投文、云经立、张无为、赵金钟、赵目珍。



韩选刘郎诗

(39首)

【刘郎,男,1990年生,河南商丘人。高中辍学,现居深圳。2014年2月10日注册中国诗歌流派网,现为金牌会员。作品曾被本网《90后诗歌》专题推荐。】


孤蝉记

就像这晚风。风吹树叶沙沙响
就像这月光。肆无忌惮的泄下来

一只孤蝉在芒果树上叫
我说:
你飞吧
我说:
夜色刚刚好。你飞远一点
我说:
你飞远一点。

远一点有小叶榄仁、凤凰木
再远一点。有飞驰而过的地铁、万家灯火

如果还要远。
你看这夜色苍茫,灯火也照不亮


醉酒,有感于一场虚设的谈话
——兼赠格子姑娘

夜色弥漫。
我读诗。
发呆。
喝很多酒。
无聊。
随便拉一个人说胡话。
说走过的路。
看过的风景。
中过的毒。
说爱过的女人是解药。
吃了上瘾。
说故乡。
漂泊。
平原上的河流被化肥污染。
说翻山越岭。
恨一个人的疲惫。
和爱一个人差不多。
说人世苍凉如水。
人世苍凉如水。
我需要做的,是准备多一点的眼泪。


谈谈天气

天空阴沉沉。
午睡起床,走出房间
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景象

如果天色晴朗
满世界都是好阳光
我很乐意,跟你谈一谈天气
如果向阳花开的正好
微风正拂过有鸟鸣声的树梢
我就能试着,让你真正明白,什么是笑

可是天色阴沉
它巨大的脑袋低垂下来
我与它举目对视
它的眼睛里,除了
灰色,看起来空无一物。

于11.15——贾敬龙执行死刑


祭草贴

推土机在窗外
不停地吞吐着泥土和石块
那一片在冬天依然繁茂的草
见不到了

我没有来得及记住它们,甚至
不知道它们的名字。但
它们一定是有名字的,在一本草木图册
或者《本草纲目》中
哦,它们还可能,救过一些性命。

这些随处可见的草啊
即使此刻被我写进诗里,而我
对它们的描述中
又怀有多少真诚呢?

在这片偌大的国土上,
总有些草被践踏。
总有些草被铲除。


结缕草记

白日里识得一种草:
细叶结缕草
它们就在门前的草坪上
密密麻麻地生长

每隔一段时间
就有园林工端着割草机
像机关枪一样“突突突”
把它们新长出的脑袋消灭掉

真是麻烦的草啊
你们明知道每隔一段时间
会被消灭一次
还特么长得那么努力干嘛

夜越来越深,终于
看不到它们了
这让我松了一口气


夜临《多宝塔》

还是在夜晚,还是要等到
月亮爬上枝头。
天色阴沉的时候,也能看见
它一丝一丝
渗漏出的些许光亮。临罢《多宝塔》
该睡的人都睡了吧
催眠的虫声,像白日里驱赶小贩的
绿皮衙役。

而颜真卿
从他自己雄媚的笔锋中,坚持醒来
他隔窗望到的事物,
比白天望到的事物,要浓稠一些
窗口吹来的风啊,比老吊扇吹出的风
要清俊许多


读周作人

凉风从门外吹来
我坐在旋转椅上,读一封来自民国的信。
开头是:刘郎兄

开头你在人间尚好
吃茶听鸟声,讲故乡的野菜
那时你就谈到死。
我理解你,
一介文人,想死的优雅

我也理解你,最后以头抢地
悲怆难言。
毕竟你也曾说:
什么世界,还讲爱国?
如此死法,抵得成仙!


旧鱼市记

两个工人在铺设平滑的石板。平滑而干净
只有阳光驻足

我小心翼翼地走过去。我小心翼翼得
怕惊扰到,被石板压住的腥臭味

七十年前这里是一个鱼市
被鱼刺卡死的孩子,现住在后面的山坡上
他的父母,也住在后面的山坡上


醉酒。徘徊月下。得十二行

今夜月色又有什么不同?

我不要你的答案,我不要你说
一就是一。我要你说,
出走的那一部分。
我要你说“我爱你”时,
恨的那一部分。
我还要你的坚持。
酒后的胡话。
在月光下分明感受到的雪。

我要你一再确认的你,早已不是你了
敬畏不再敬畏。
怀念不再怀念。

孤独的时候,就看一看脚下的影子。
孤独的时候啊,
就看一看脚下的影子。


梦与树

我问:树啊
睡不着怎么办,我能像你一样掉叶子吗
很随意的就可以抛撒出去,
任它们飘到哪里
一片
两片
三片

上面写着她的名字
上面写着她的名字
上面写着她的名字

上面写着:丙申年,五月十六,夜。
天气不明。
我梦到一棵树在掉叶子,不厌其烦地
掉下一片
掉下两片
掉下三片


萤火虫

他在观察一只萤火虫
飞舞在草丛上。
“越卑微越伟大。特别是在
无星、无月、无灯,无法看清前路的
夜色里。”

他这样说的时候
满面羞愧。
伸出一只手就能——掐死它吧。
他多想试一试。
他多想试一试啊。


自勉贴

关于村庄。没什么可说的
关于那对野斑鸠
关于我爬上的那棵泡桐树
关于我用嘴巴含下来的
两只斑鸠蛋

没什么可说的。我足够温柔
足够小心翼翼
并没有失手打碎一个。我把它们
放到被窝里
我想孵出翅膀的渴望,足够诚恳。

现在也一样,没什么可说的。
虽然走了那么远的路
虽然就像平原上,最后一垄
成熟的麦子
快要被生活磨砺的镰刀,斩尽杀绝。


这个世界的声响

我想,我还可以做的
更彻底一点——

把那些描述理想的大词
那些描述祖国的大词
那些描述爱的大词
那些描述春天、故乡、土地
那些说出来显得虚假,不说
憋在心里难受的大词,
剔除掉。

把那些柔软的
让人轻易落泪的
那些最早开放的
最容易受到伤害的部分,
剔除掉。
然后,让骨架与骨架相拥,
牙齿与牙齿相撞。

它们发出的声响,就是这个世界发出的声响


自嘲贴

明月照大江。能够想象到的
浩瀚之美。只是,
大江太远了

明月照屋顶吧。照屋子里失眠的人
照他的戾气、
酸文人气,他的圆润与况味
他幻想过的江湖气:
快意饮酒,酣畅时可以吞下整片月亮。
照他的杀人之心。

夜阑更深时
拍栏杆吧,把栏杆拍遍了
拍脑壳
看还能否听到骨头里——嘡嘡的回声


醉酒。失眠,记。

先是夜色,然后是
更深的夜色。窗外的树不说话
短墙不说话
隐匿的星星和月光不说话

它们就在窗外,伸出手去
就能触碰到它们。哦,
树兄安好啊。
墙哥也是。
还有星妹,和喜欢害羞的月光姐。
“我爱你们。”我还可以喊的
更大声一点。

我爱它们。“所以,
请你们走你们的路。我走我的路。
听到我的喊声,
也别回头。”


悲秋贴

气温并没有如约转凉。
而秋天越走越深,
说好的萧瑟、凛冽、肃杀、枯败
被塘尾村的忙碌拒之门外

我看着小叶榕、香樟、扁桃、芒果
它们依然郁郁葱葱地,站立在
道路两侧。季节的催促
竟不能,让它们完成一次
畅快的下落,或宣泄?

五金厂下晚班的人群匆匆而过
模具厂上夜班的人群匆匆而过
没有一双脚步稍停片刻,
没有一个人选择,去观察
某一棵树,并记住它的面孔


早晨谣

某一天早晨。某一天就是今天吧
门前的玉兰格外高挺,
旁边的矮墙红砖裸露

有些野葛爬到墙上去了
有些野葛从墙上爬下来

某一天早晨啊,天空巨大、高远
看不到一只鸟。
看不到一只鸟,
也听不到一声鸟鸣


这一天如此美好

这一天如此美好。
树叶
都长在树枝上
每一声鸟鸣背后
都有一只小鸟。
说好的雨
没有来,阳光细碎。
阳光照着
走路的人,也照着
停下的人。
照着工业区高大的
楼群,也照着
地面上,觅食的蚂蚁


夜游记
——兼赠宇剑兄弟

月光拍打着屋顶。
我在多次试图睡眠的
失败中,
起身出门。索性
让这份清醒,保留的
更久一点。
白日里喧嚣
而浮躁的工业园,
陷入巨大的静寂之中
我在行走中的思考
琐碎、杂乱。
对时间来说,
我们可能,都是曾经失败的人
现在凌晨一点,
一切才刚刚开始
我想起家乡河岸边的白茅:
永不因遭践踏而
拒绝扎下根须。
静看河水轻薄地离去


我几乎止不住去恨一些东西

我几乎止不住去恨一些东西
比如这冷风
比如这大片的厂房
比如不断走远的正在施工的道路
比如不停颤抖着的刺耳轰鸣声
比如推搡着的车流
比如突然刺入眼睛的人流广告
眼前所见,或感受到的
只有这些了。但我
不恨冬天,进而不恨萧条、萧条中的灰暗
把视线拉远一点。整个北方的天空
云层翻滚。它所孕育的
或许是一场雪
或许仅仅是某个人,耽于怀乡的小小幻象


有所思

当我想不出过多的修辞
黄昏就只是黄昏而已
不是迟暮的感喟
不是微光斜照下,苍茫的古意
那么落日,也只是落日

我一个人走在宝安大道上
看着这一切,看晚风吹动
小叶榄仁与凤凰木,
吹动我,和我的暴脾气

当我想不出过多的修辞啊。
树只是树,我只是我
我的暴脾气,也稀释不了
生活根植于体内的余毒。


追月亮

傍晚。陪妈妈散步
月亮已经挂在路的尽头了。
我的孩子在前面奔跑着大喊:
爸爸快跑啊,我要追上月亮。

月亮又大又圆
我很久没有好好看过月亮了
妈妈说:你小时候,也追过月亮。
不知道,和我的孩子
追的,是不是同一颗。

如果是,我很想问一问它
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经历了怎样的
漂泊和动荡。
你看它撒下的白月光,
多像妈妈的白头发啊。


一个人逛街

一个人逛街。满大街
行走的人,他一个也不认识
也没有人认识他

大隐隐于市,就是这样的吧
他一个人从长街的这头
走到那头,再走回来
如此反复。如此反复啊

值得停留的
都是曾经抛弃的。值得停留的
都值得再抛弃一次


阳光下的上午

我曾遥想过的。
夏日的阳光,照着
野葛和木瓜。照着
铁皮屋顶。
目光顺延过去。照着
短墙。照着
大面积繁茂的厂房。
再细小一点。照着
从厂房挤压出的人流。照着
他们胸前佩戴的厂牌上
不同的工段和名字。
我们再把目光放大。
大到能看的足够远。
夏日的阳光,照着
一切高尚的或卑微的
人,以及物。
而我,如此虔诚的爱了他们
整个上午。


清明悼故园

有千鬼,绕屋。
赋招魂的楚国大夫,
在给山林,看病。
雨声滴落,远山明灭。
魂兮归来,而故国,三千里。
这一去,已十年!
在这南方大城,
芒果花落的时候,槐花
应已开了。


拜佛

五一节假期,好多人
前去拜佛。
堂哥也附庸风雅,
去了白云寺。
回来后,发了好多照片
到朋友圈。
有一张与佛的合影
我说:脸都喝红了,还敢去拜佛
他回复:你没发现佛也喝多了吗
照片中,阳光下的佛脸
也泛着红光


二十六岁记

张小夏让我帮她打开背后的
文胸纽扣。并说:
你最喜欢干的事了
我扭头没有说话。窗外的月光浩大
今夜却没有照到我的床前。
我无法
找到我想要的白光。
这让我沮丧
空调声“嗡嗡嗡”的响,盖过了
我想要呐喊的声音。
我纠结于
要不要起床抽支烟,要不要装作
尿急的样子急匆匆地跑到
厕所里去。
我这样纠结的时候,
确凿地感受到
有东西想要出来。在胸腔里
或者丹田里。它们结成块状,
密密麻麻地挤压在一起
要找一个喷薄的出口。
我不知道该
怎么办。壁钟“嘀嘀”的走动声盖过
空调声了。夜色更加浓稠。
语言死了。
语言是最后的遮羞布,像背过身的
青春。青春是爱和淫乱的
遮羞布。哦,孩子也是
中午吃剩下的生日蛋糕也是。
生日蛋糕庆祝我:
啊,你又把自己的遮羞布
撕掉了一角。


刘郎兄,饮胜

没有阳光的正午,
依然是正午。
小汽车停靠路边,一个人孤零零的
走过去了。他是一个
没有影子的人,他安然。
闲适。像身侧小叶榕,迎风轻动的
高冠。仿佛,宽袍一摆,就能
一直走到宋朝去。
宽袍再摆,汴梁繁华声,便透体而出。
在高楼的高处。
“刘郎兄,饮胜!”
“此去经年,
到南方大城,努力加餐饭!”烟雨
朦胧中,他打马,拐过街角。
灰白色工衣的后背,还能看到
未洗净的汗渍。


蝉鸣引起的悲剧

一梦到天明
被蝉鸣吵醒
我终于未能和梦中的女子成亲啊

捶手顿足再三
试着重新入梦再三
扼腕叹息再三
如此反复再三
当闹铃声如约响起

我知道
我该起床上班去了


椿树下的少年

夜晚带着月亮,然后带着
不期而至的雨。我醉酒后
不说话,我醉酒后数星星
看不到星星。我醉酒后
春天过去了,早过去了
我醉酒后,想到十多年前
躺在老家院子里,那时候
春天早过去了。在一棵
椿树底下,我把所有衣服
都脱了,干干净净的啊
听妈妈讲故事,数星星
讲到夏天,把春天省略了
我咯咯的笑。我还不懂得
为了什么感动吧。我还不懂得
椿树发芽的艰难。椿树开着
细碎的花,我咯咯的笑
我听妈妈讲故事,数星星
那时候,还没学会酗酒
在村西的小河里,喝饱了水
捉了小鱼,折了榆钱
回到院子里,就已经是夏天了
在夏天的椿树底下,妈妈的故事
总也讲不完,我听着听着
就咯咯的笑,听着听着就睡着了
我从未想到过,会在十多年后
一个人坐在异乡的窗前
接着数少年时没有数完的星星


在深圳的暴雨中给李白改诗

燕山雪花大如席。
骤降的暴雨,
让我突然想着,把这句诗改一改
我从未去过燕山,也未见过
燕山的雪。

但我见过山——
离此五里有凤凰山
但我见过雪——
故乡的冬天每有落雪
但我见过席——
我正躺在席上想入非非

那么就改成:
凤凰山的暴雨浇息了我回乡的想入非非


小令

你抬起头来。思索的果子
坠地。它不同于
其他的任何一颗。
正午的阳光,藏于乌云
从小到大,
一直坚持的——躲猫猫游戏
仍未结束。自身体里
扯出皮影,小巧而鲜活。
你指给我看:
要有光啊。要有一双
隐于背后的手
台词,要从别人口中掏出来。
别人的故事
要像自己的一样,感同身受


爱情

说爱情。落日下的爱情
不能全靠想象。
用力的回忆出,
她住在一所新房子里,
除了她
什么也没有。她的高跟鞋和衣柜
也不见了。

她一个人就拥有全部的爱情啊
她一个人也可以造爱
她一个人造爱的次数
多于你,这些年的漂泊和潦倒

这是她的爱情,这是她的爱情啊
也是你的。


失眠记

凌晨两点。依然没有睡着
我躺在床上,闭着眼睛
总有人跑到我的脑子里
说一些过去的,或遥远的事

有的热情,有的疏离
有的在生活中,早已不相往来
有的是另外一个自己,或者好多个自己
有的要转过身,才能看清面目
有的转过身来,却离我更远了一点

对于这些过去的,或遥远的人啊
我总是——
像对现在的自己一样,无话可说


我和猫

一群野猫
追逐在窗外的
大块空地。或者
在太阳底下
睡午觉。一墙之隔
让我们互不了解

我们偶尔隔窗对视
但不管它们做什么
我从未想过
加入它们。
这是最美妙的交往了吧

我们之间
干净而纯粹
不相爱
也没有争执


酒后贴

趁着月亮正好,走一走吧
散一散郁结的酒气。

把那个梦中的女子
喊出来,她可能就住在
不远的山林中。
良辰美景,酒后可以多言,可以诉一诉
这俗世的苦楚

可以把暗藏的心迹说出:
执子之手啊,小倩,等把这满天的星星看完
我就带你回家


坐地铁记

从夜色中开来的
地铁,仿如失而
复得的梦:对于
你所期待的,它总是
姗姗来迟。我随人群
走进车厢。每一个
停靠站,都有一些
在这尘世中,
难得相遇的人
走下去,又有一些
新的面孔,走上来。
别离和相见
显得如此轻易,
如此漫不经心。
我仿佛看到:
我一次次把自己
送下车。又一次次
把自己迎上车。
真正属于我的终点站,
变得模糊,
变得无足轻重。


张小夏,我依然爱你

雪落三千尺。
这表白沉重的,把梅枝压低。
暗香冷袭,
是说你,把我从暖被窝,
掐醒。
这一冬的浪漫,就在这,惊醒的
瞬间。看到,你裸露着,
大片的白。
“说,你爱我!”
张小夏,我不敢,把发过的誓言,
再发一遍。
十万颗闷雷,劈斩下的烟硝,
掩埋了,旧人间。
但我依然爱你,张小夏。
我不看雪,只看你,
裸露的白。


酒后,一封信。

天越来越冷了。我
喝酒的次数,越来越频繁。
有时,一天两次,
一个人。菜多菜少
没有关系,但一定要有
好坏也没有关系。
当然,有人陪着
更好了。有人陪着,
菜可以多一点,也要
好一些。我并不是特别
期待有人陪着。有时
一个人,也能喝出两个人,
三个人,好多人的感觉
有时,好多人一起喝,反而
倍感孤单。张小夏,
我对你说这些,跟你
并没有什么关系
我只是,想说一说而已。

(韩庆成选自中国诗歌流派网论坛90后诗歌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2-8 05: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阿平 于 2017-2-8 05:29 编辑

生无所恋才有话题不沙发,评不会写,刘郎算认识的诗友,顶下,编辑一下别做许三多许多余才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2-8 06:09 | 显示全部楼层
语境里的诗意,整体架构里隐喻的诗意和整体陌生化。除却三点,说出来的永远不是诗意。

张小夏,我依然爱你

雪落三千尺。
这表白沉重的,把梅枝压低。
暗香冷袭,
是说你,把我从暖被窝,
掐醒。
这一冬的浪漫,就在这,惊醒的
瞬间。看到,你裸露着,
大片的白。
“说,你爱我!”
张小夏,我不敢,把发过的誓言,
再发一遍。
十万颗闷雷,劈斩下的烟硝,
掩埋了,旧人间。
但我依然爱你,张小夏。
我不看雪,只看你,
裸露的白。


酒后,一封信。

天越来越冷了。我
喝酒的次数,越来越频繁。
有时,一天两次,
一个人。菜多菜少
没有关系,但一定要有
好坏也没有关系。
当然,有人陪着
更好了。有人陪着,
菜可以多一点,也要
好一些。我并不是特别
期待有人陪着。有时
一个人,也能喝出两个人,
三个人,好多人的感觉
有时,好多人一起喝,反而
倍感孤单。张小夏,
我对你说这些,跟你
并没有什么关系
我只是,想说一说而已。


多余

夜色只是简单的黑
没有其他什么,值得探寻

星星只是简单的亮着
它仅仅照见自己,就够了

窗外的树只是简单的站在那里
除了是树,它什么也不是

那么,我也只是我就好了
可当我望着这一切,我就是多余的那一部分

我越来越恨我自己了
只是简单的恨。我的恨是多余的那一部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2-8 06:53 | 显示全部楼层
jinye
buzai
liulang
taxiang
好喜欢
凤的小清奇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2-8 08:35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支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2-8 08:37 | 显示全部楼层
刘郎说他手机丢了,三十首诗歌找回5首……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2-8 09:33 | 显示全部楼层
醉生梦死 发表于 2017-2-8 08:37
刘郎说他手机丢了,三十首诗歌找回5首……唉


叫他把诗发在90后栏目,上次我给他置了顶,容易找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2-8 09:34 | 显示全部楼层
醉生梦死 发表于 2017-2-8 08:37
刘郎说他手机丢了,三十首诗歌找回5首……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2-8 09:43 | 显示全部楼层
荒原猛士 发表于 2017-2-8 09:33
叫他把诗发在90后栏目,上次我给他置了顶,容易找到

嗯,在微信群容易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2-8 09:59 | 显示全部楼层
读刘郎《多余》有感

文/陈中明

夜的黑是多余的吗?星星是多余的吗?树是多余的吗?我是多余的吗?
每一个事物与生命都有她生存的价值。她们简单的活着,她们活着的简单,如同简单的我。
不正是这些看似简单而仿佛多余的生命,成就了大千世界的生生不息与千古繁衍吗。

是的,星星的光是那样的小,正是这些众多以生命的光照亮自己的星星成就了银河的闪耀。
不要怨恨自己的小,假如世界是一部机器,我就是这部机器上的一颗小小的螺丝钉,我的“小”与“大”们有作同样的价值。除了我的我,谁也无法替代。

我就是我,生命的价值在于活着。是一棵树就昂首地站立吧,以生命的绿吐露春色。这世界不仅需要光,也需要夜的黑。

附:多余

刘郎

夜色只是简单的黑
没有其他什么,值得探寻

星星只是简单的亮着
它仅仅照见自己,就够了

窗外的树只是简单的站在那里
除了是树,它什么也不是

那么,我也只是我就好了
可当我望着这一切,我就是多余的那一部分

我越来越恨我自己了
只是简单的恨。我的恨是多余的那一部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158号

GMT+8, 2017-8-19 02:19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