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登录
中国诗歌流派 返回首页

玄荒的文字 http://zgsglp.com/?24091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村庄秩事

已有 51 次阅读2018-8-8 22:48


村庄秩事

 

 

玄荒

 

 

秋捕

 

秋天。抽干了水的汪汪池塘

如同打碎了的一面面玻璃镜子

一切再也藏不住了,裸露出

黑的发亮的塘泥和各色的鱼

最先抓住的是白鱼,蹦得最

黑鱼虽狡猾但身材壮硕,难以潜伏

最狡猾的是泥鳅,但敏捷暴露了它

藕自恃出淤泥而不染又自带矝持

总会给人们递出眼色,拽拽裤角

一起被抓住的还有昨夜的月轮

今夜,大人,孩子们的笑语欢声......

 

中秋节

 

玩火把是中秋节的主题

待鸟入林,太阳滚下河堤

天越擦越黑之际

 

小伙伴们便扛出准备好的

高粱秆,玉米秆和秸秆扎的火把

你追我赶,嘻嘻哈哈

冲向堤坝,田埂,乡间土路的舞台

所有庄稼都是喜气洋洋的观众

田野处处金龙飞舞

月亮,高悬,画龙点晴

 

玩完火把到了摸秋

你抓一把黄豆,他拔一棵花生

我刨一个山芋。就算满载而归的中秋

 

捕鳝

 

捕鳝,是一项技术活

得弯曲合适的钩子

得寻找合适的饵料,场所

儿时捕鳝常常在白的稻田

用手指弹水模仿鹧鸪的声音

钩出一个虚拟的曼妙夜晚,给鳝

鳝也狡猾,长于隐蔽潜伏

有单洞,双洞,狡兔三窟

有经验老道者,深谙试探

最终逃脱诱惑者甚少

后来鳝慢慢绝迹,慢慢家养

这种捕鳝法并没有失传

开始普及盛行开来

 

杀鳝记

 

用手钳住鳝,从水桶里取出

置于一块专用的杀鳝板上

板上尚有发黑的斑斑血迹

仿佛觉到了什么

扭曲身体,缠住手指手腕

被高高举起,“啪”地摔在地上——

乘鳝发懵瘫软时,剪开其腹

鳝醒来之后,游动了几下

似乎发现自己,轻了许多,许多......

 

杀猪记

 

儿时最开心的事,莫过杀猪过年了

在我们乡下,杀猪是一个好职业,好手艺

人们都称呼他们“杀猪的”,油水多

上学之后,才知道还有个新名词“屠夫”

杀猪之前,得先做好准备

场地。一般在自家门口,比较方便

得烧好一大锅滚开的热水。准备好麻绳,血盆

剩下的工具,杀猪的自己带来。比如

杀猪大桶,长凳,刀,还有至今也叫不出名的

反正就是能把一头活猪里里外外剖开,脱光

反正可以让一头整猪七零八落的,四肢分家

还得请几个本村的壮汉,猪力大会反抗

这此都是为杀一头猪所必备的工作

猪还蒙在圈里呢,该吃吃,该睡睡,呼呼的

但当几个人打开圈让它出来的时候

它眼中含有莫名其妙的拒绝,极不情愿

四蹄蹬地鼻子哼哼着断然不肯出圈

猪被强行拖出,壮汉们蜂拥扑上,摁倒

四蹄变两蹄,猪叫得越来越紧,越来越生气

一切都准备就序了,猪是东风

杀猪的围着围裙,正在磨刀,不时用指尖试下

杀猪桶里热气腾腾,给猪准备好了浴汤

血盆置于长凳一侧,用于接猪血

一切都准备就序了,壮汉们把猪抬上长凳,摁牢

猪开始全身抖动拼命挣扎,蹬着被捆的四蹄

一声紧接一声地嚎叫,嗓子明显嘶哑

它似乎预感到即将发生什么,眼睛也开始瞪吼

刀。明晃晃过来了,飘着寒光,像一个笑

血盆。也预测了一下大概的位置,挪了挪

杀猪的。捏了一下猪的脖子,似乎要确认它的命门

斜,插,进,去

猪。发出最锋利的一叫,声音慢慢凋落

血盆还是偏了一点

血溅到了盆沿上,血溅到了杀猪的脸上和地上

像春天开出细碎的花朵提前来到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158号

GMT+8, 2018-10-20 03:22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