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登录
中国诗歌流派 返回首页

程永红的个人空间 http://zgsglp.com/?2308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像诗人那样

已有 60 次阅读2018-2-5 10:43 |个人分类:随笔| 初稿

在四楼,我直视着太阳
六秒钟正好,我打了个
灿烂无边的喷嚏
震颤我的聪明花开抖出昨夜星辰

像囚徒仅用一张纸的申诉材料
通过媒体公开抵达天听
瞬间获得盖有大红印的赦免书
走出围墙舒坦的样子

我张大嘴,像诗人那样
准备接受第二次灵感的光临


交待

夜,南方凝重之夜,
孤独星子漏着光藏匿。
刷刷刷,涧水让风开具
不负责任的死亡证明。

山俯卧着,任凭高速公路
隆隆驶过深邃耳洞。
山上山下腊月的村庄,
在寂静句号的圈子里
燃放头顶冻僵的云中龙。

当春雷被青蛙气囊吹爆
清明将交待今夜孤星的去向

天网

由于我的监控
你无路可逃
通过上下左右前后
颠倒,移动的扫描
在我眼底,你变得立体,透明

你无路可逃
你惶惑在悬崖,下海
白花花的银子抽打你神经
包围你恳求你
收下我们吧,你新鲜的
穿着欲望外套标枪的鲣鸟

你忍无可忍又无路可逃
那时你默默承受
闪电苦酒的灌溉
记忆反弹的爆炸,沿着回路
震撼撕碎你玻璃的心

你无路可逃,苍生
即使你化身走兽,飞禽

初稿暂存

昨天应约给本网一位称兄道弟的诗人发了41元红包;晚上准备用100现金找老妻换50的红包,交手机费(打折一半是手续费)。也许有人说我傻。呵呵😊。俺作诗之人这点钱都不敢开放,何时才能融入李白眼中趣味无穷的敬亭山。

归根结底,这是个一年级数学题。虽然幼稚,但也不能交白卷。

阿雅(仁者寿)

我五十年的邻居九十三岁的阿雅,今日去世。我想去探望,但妻子以民俗禁忌名义提出警告。我心中有愧,谨以这些文字向她告别。

她有一位同样高龄的异性姐妹。
六十年前,阿雅挑着柴火已经下山。忽然,她听到山腰险要路段传来一位意外受伤女人的痛苦喊声。阿雅返山,把伤者一步一步背回村子;又返回,把别人的负担揽在瘦削的身上。
日落时分,阿雅终于要回属于自己的那部分收获。

当八九十岁的两姐妹,牵手窃窃私语在村庄七绕八弯的小路上时,合股的暖流无声注入每一个驻足羡慕的眼睛。
她们的后人此来彼往,守望相助至今不绝。

阿雅八十九岁那年,我向她许诺,明年做寿,我的四肢任凭她支使。不料期限到时,我忙忙碌碌于父亲的八十寿辰。事后,我登门行礼,祝福,道歉。但这远远不够。

那是在我七八岁昏蒙记忆的事情了。
一到天黑我就感觉莫名的恐惧,不是因为饥饿,不是因为煤油灯照出家中千疮百孔的凄凉景象,而是阿妈夜晚不时心绞痛发作的呻吟声,总是让我惊惶害怕,手足无措。
去吧,你去下街叫阿雅。
阿妈的话本身似乎就是救命稻草。可是,阿雅又不是医生?
去吧,孩子,来了她就有办法。
奇迹,阿雅来后,又不见她有什么魔法,仅仅叽里呱啦几句话,阿妈痛苦的表情就慢慢得到缓解。
我逃到里屋,又可以美美的睡一觉了。

——村庄改造,我们成了距离三十米的邻居。几乎每次,当我去市场经过她家院子,阿雅或者把我叫住,或者拉拉手,或者突然袭击我的后肩膀。
你小子,小时候胆子可真大!天那么黒,草垛里到处都有埋伏的手,你就不怕被什么东西抓了去!
你小子,小时候真是无法无天。

阿雅走了,她和天上的阿妈,也许在记忆的单行道上,正窃窃私语哩。

恋情2018

春天桃符即将点燃山坡
我骑着虎鲸在茫茫人海
寻找尼姑的那段爱情
已经走出古老衰败的庙宇

尽管她依旧敲着
流水线单调的木鱼
心已苏醒,眉毛月
领舞的星辰正增长着发丝

如果她听见我高潮的心跳
我会耐心对她讲述
一支树根和土壤的恋曲
怎样跨越海底两万里的故事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158号

GMT+8, 2018-2-20 21:07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