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登录
中国诗歌流派 返回首页

翔鹰的个人空间 http://zgsglp.com/?13826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我的火气

已有 22 次阅读2018-12-4 00:14

  发现自己,脾气,越来越暴躁,非常容易动怒,发火。
  今天也是,跟宏说好,村里的一位大哥家宰牛,听宏说他家与这位大哥家从父辈们的老家关系来说,是老乡,因此彼此间比一般人家亲切一点,于是平日里也会互相照应一点,也是,因为我们生活的坎坎坷坷,与同龄人之间的距离有些远,说白一点,就是经济困难,属于一穷二白的人,虽然我们一直非常努力非常认真地过着生活,但,许多时候,人生里不是说你够努力肯付出就一定会有回报的,也总还是有那么一点运势存在的,呵呵,我们一直就属于那种,只能靠笨力气生存的人吧。因此,这么多年的努力,虽然日子也有了不小的改观,但,依然是漏洞百出,我们需要不停地堵这些洞,有时就不得不拆东墙补西墙,借这的钱,还那的债,因此自然会牵扯到一些人情,有句话说“世间最难还的债就是人情债”。困难时,自然会向一些关系好的人求助,一旦接受了人家的帮助,这人情债就注定要背负一辈子。自然,我们与这位大哥家就有着这样的一层关系,他一说要宰牛,便直接跟宏说“我宰牛时给你留一条后腿,到时你过来拿”,碍于面子,碍于所欠的债,宏不得不答应“好的,我到时去拿”。
  说实在的,我们并不是什么素人,也不吃什么斋戒,我家呢,一般常吃的肉类还是要吃的,牛肉一般会是首选,猪肉宏是不许进家门的,羊肉不是过于肥了,就是膻味太浓,轻易也不怎么吃,按说,老哥宰牛能想着我们也算是一种情谊,如今的人对于吃食特别是肉类还是很挑剔的,一般一听说是自家养的牛啊,羊啊,猪啊,那一旦宰杀了肉就特别好卖,大家都认为这是绿色的,可以放心吃的肉,若论常理我该心存感激的,可偏偏不是那么回事啊。
  去年同样是这位大哥宰牛,一听是村上的牛,当时妹妹,姐姐与我们便也和许多人一样,想着自家喂的牛肯定没的说,好吃,放心,可谁曾想,这位大哥也存在着参假的私心,当时妹妹就让打听清楚,问问看是不是嫩牛肉,如果是嫩牛肉就要半个牛的牛肉,宏便特意问了老大哥,老大哥当时很坚定地跟宏说“是嫩牛,当年的小牛娃”,我们对此可是一窍不通的,宏也不会看什么老牛嫩牛的,想着自己与老哥的关系他是不会骗人的,于是便完完全全地相信了老哥,我们姊妹三人便将老哥的大半个牛拿回了家,只是回家一吃之下才发现那根本就不是什么嫩牛,而是一头老牛,那肉老的根本就很难弄熟,炒菜根本就没法吃,最后只有将肉放在火炉上慢慢地卤,总之就是很费时,为此我们才发现,看似老实憨厚的大哥,为了尽快将牛肉卖完,居然哄骗了我们。如今一听说他又要宰牛,又要宏去拿我便一百个不乐意,可宏说“不管怎样,看在大哥帮我们的份上,这肉得拿”,得,我也知道这人情我们得还,只要我们有意识,只要我们活着,就得记住这份人情。
  我们也从侧面打听了一下,据说大哥这次宰杀的依然是一头老的乳牛,我们便商量着拿是拿,但如今我们不用炉火,用的是电暖做饭便只能用煤气灶,炉火炖煮老牛肉都那么费劲,更别说这柔柔弱弱的煤气火灶了,想着反正今年妹妹家的条件也不行了,不如就拿去给妹妹,妹妹家是炉火,她可以将那些肉慢慢地炖煮着吃。不料宏回来时却只拿回一截牛脖子,我问他怎么回事,他还很高兴地跟我说“我去的有点晚了,牛肉都卖完了,前腿后腿,什么都没有了,就剩这个了,这样刚好我们肉也拿了,也不用愁拿老牛肉没办法了,”,他是高兴了,可我却火冒三丈“你傻了呀,既然腿没有了你就可以不拿他的肉了呀,何况这只是个牛脖子,骨头多肉少,他给你少一分钱了吗?”“没有,一公斤该多少就多少”,我更是有些气急败坏了“你真是傻到家了,这么多年你没买过肉啊,人家一般肉与骨是分开买的,肉几十块钱一公斤,骨头才几块钱,你倒好几百块钱买一堆骨头回来,这不是拿钱打水漂吗”。宏愣愣地看着我发飙,“你去,你把这个东西退回去,我们不要”,看他那样越发地生气,也活了一把年纪了,却总是像个无知的孩子被人耍弄哄骗,见我脾气越来越高,宏忽然找了个借口说有事先出去一趟,等他回来再去退货。退货,怎么可能,就凭宏他是绝对干不出那种事的。
  等他走了,心渐渐地平静了下来,明知道宏注定就是个一辈子的老好人,我又何必为难他,只好拿出剔骨刀,将肉与骨剔了,分存起来。说实在的,其实要我拿去退,我一样做不出,毕竟人家帮过我们,这也许就叫做“你可以不仁,但我却不能不义”,没办法,虽然牛脖子也与那些什么鸡脖鸭脖一样,上面有一些不能要的淋巴之类的废肉,满心的不满,但毕竟脑袋还是清醒的,不能计较,帮过自己的人就是自己的恩人。算了,人情债本就是一份高额利息的借贷,当是利息好了。
  至于我的火气,我想是被孩子磨的吧,女儿已经一岁七个多月了,随着她的渐渐长大,她也逐渐地开始学会撒赖,黏人,弄的我连一点私人的时间与空间都没有了,加上我这女儿不知怎地不管我怎么教她撒尿拉屎要喊爸妈,可她就是学不会,总是成天地拉裤子,尿裤子,更是弄得我手忙脚乱,如此,火不大才怪,有时也会发火打孩子屁股,可每次打完自己都很后悔,很心疼,唉,可却又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火气。宏整天在外面忙,家里就只有我自己独自带着孩子,心爱的舞文弄墨的时间都没有了,有时就会牵连到女儿,怪她占据了我所有的时间,明知道孩子是无辜的,却时不时地发怒火,吼叫。前段时间听与我几乎同时生下孩子的媳妇说“哎呀,烦死了,整天追着孩子的屁股跑,不听话就又吼又叫的,时不时还得拿个条子吓唬,打屁股,弄的我都不会小声说话了,我烦,孩子也烦,人家一见到成天不见面的爸爸根本就不要我这个妈了”,女儿比她家的孩子小几个月,当时听了只是不以为然地笑笑,觉得也不至于此,可如今才知道真是这样的,孩子越大越好动,也越会撒赖打滚,又是为了安全或是怕会养成一些不好的习惯,便不得不吼叫或是打她几下以示警戒,可孩子并不懂啊,她自然而然地觉得妈妈不好,就会产生厌烦与疏离,自然,他就会与整天见不到面,一见面就心疼她的爸爸亲近了。
  不管怎么说,孩子幼小无知,火气大并不是好事,为了女儿的健康与快乐,我还是要收敛一下的,算了,大不了辛苦一点,只能趁夜深人静,孩子熟睡时,做一下自己喜欢做的事啦。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158号

GMT+8, 2018-12-16 04:18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