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登录
中国诗歌流派 返回首页

翔鹰的个人空间 http://zgsglp.com/?13826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靠近母亲

已有 56 次阅读2018-5-15 11:42

  突然发现,我越来越接近母亲。
  懵懂无知是少年,那时候只知道贪玩,饿了,冷了,自然有妈妈操心,到点妈妈就会喊我们吃饭,加衣服,被人欺负流泪了,妈妈总是毫不犹豫地冲出去,张开瘦弱的臂膀,保护自己,那时候妈妈所做的一切,似乎都是天经地义的,而我们享受着这一切也是天经地义的。在妈妈面前,我们可以毫无顾忌地撒娇或者发脾气,叛逆时,更可以以成长的必要生理需求,而一次次地伤害妈妈,而妈妈,总是默默地承受,默默地无怨无尤地包容我们,爱我们。直到有一天,我们做了母亲,我们经受着与母亲一样的遭遇时,内心充满愧意,逐渐开始向母亲靠近,逐渐开始心疼母亲。
  曾经,因为太多的理所当然,我们忽略母亲,忽略她所做的一切,有她在,我们心安理得的享受着一切。可当自己成了家,开始过日子,才知道生活的艰涩,当自己成了母亲,才知道一个女人的不易,女人不仅是自己子女的母亲,还是一个妻子,媳妇,还是一个家不可或缺的半边天,女人所支撑的,一直都不比男人少。而因为无知,那时候,我们总觉得妈妈很烦人,没事老是唠唠叨叨“不要去渠里玩,不要跑远,女孩子要秀气,含蓄,不要笑的太多......”,我们不懂妈妈一边操持家务,支撑着一个家,一边还要分心分力地看顾我们,教育我们。 那时候,年轻气盛,总觉的妈妈那一套太老套,太烦人。
  如今,年过不惑,更加懂得一个母亲的辛酸与付出,也更喜欢回味母亲的点点滴滴。
  其实,说起母亲的味道,妈妈真的有很多绝活,什么贴锅贴,蒸琼琼,擀面条,面筋汤,葫芦汤,烙鸡蛋饼或是煎饼真的没话说,可是那时候,我们虽然喜欢吃妈妈做的那些津津有味的东西,但我们却谁也不肯跟妈妈学,那时候大家都说妈妈做的那些吃食都是老家人喜欢吃的东西,而不是新疆人喜欢吃的,新疆人就要吃拉条子,拌面,炒面,大盘鸡,而不是那些,那时候孩子与孩子之间也会有攀比,那时候的我们都不喜欢被人说是不是新疆人,那时候大家一直在说老家的人很邋遢,不会做吃的,就会做那些糊糊之类的东西,因此,为了证明自己是新疆人,我们努力地跟那些所谓的正宗新疆人学着做新疆的饭菜。没想到就此,妈妈的那些绝活,便也失了传。其实说实话,我们谁也没有忘了妈妈所做出来的那些所谓的老家人口味的饭菜,真的很美味。小时候,家里的条件并不好,何况我们这样十几口人的家庭,可是妈妈却总能想方设法地让我们吃饱,吃好,虽然那时候饭式简单,可妈妈一直在味道上下功夫,因此,妈妈无论做出什么饭菜都是那么的可口,令人吃的津津有味。大家都说,一旦开始变的喜欢回忆,就证明你已经开始老了,其实这话一点也不假,如今随着年岁的增长,我们确实喜欢沉浸在回忆的乐趣之中,特别是对付父母之爱。
  近两年,婆婆上了岁数,想吃什么自己也做不了,一直都是我在做,特别是每年的四月,吃野菜,吃各种琼琼。起初,因为自己从未做过因此根本不会做那些吃的,可看着婆婆很想吃,便努力地搜刮记忆,希望能在回忆里看看妈妈做那些的工序,但我根本想不起来,因为那时候总在想,妈妈吃那些东西,只是因为走不出苦日子的阴影,她被饥荒闹的留下了后遗症,因此我们从来没有留意过妈妈做那些东西的过程,反正有的吃就吃,那时候并不觉的那些东西好吃,但随着妈妈也多少能吃点,没想到不经意间,那种味道已经变成了妈妈特有的味道,令人流恋,令人有了回味咀嚼的欲望。也吃过婆婆做的,但无论从色泽与味道上,都不急妈妈的手艺,因此更加确信妈妈的绝活是独一无二的。
  在心里不停地回味,不停地咀嚼,没想到妈妈做那些绝活时的工序与动作渐渐变得清晰,照葫芦画瓢,也总还有那么一点样的,慢慢,慢慢,没想到至今,我已能很自如地做出以前妈妈所做的味道,婆婆与宏都说好吃,没想到以茶饭精湛的大姑姐的口味,也说好吃,甭提心里有多美了。以前不曾在意的,不喜欢吃的,没想到就因为妈妈,我已在不知不觉间地深爱与喜欢。虽然如今,人们的生活条件很优越,很精致,可大家都在追求另一种自然与绿色的无公害享受,而我完全是因为妈妈已在不知不觉间在我的心里种下了回味的种子。
  像那株黄花菜,它的前身是妈妈,而后身是它的子女,其实它们根本就是一株蒲公英。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158号

GMT+8, 2018-8-17 23:13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