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登录
中国诗歌流派 返回首页

翔鹰的个人空间 http://zgsglp.com/?13826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欣喜的一天

已有 24 次阅读2018-4-16 00:51

  呵呵,好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特别是近几日,村里所有的人都在忙着播种,一年之计在于春啊,每天,大家都是早出晚归的,忙的连回家吃饭的时间都没有了,家里有老人可以做饭的,中午回去一人将饭拿去地里,干活的人就在地里吃,若是没有闲人做饭的,便只好在就近的饭馆,叫一些比较便捷的饭,拿去地里吃。几乎村里,所有能上地的人,全都去地里忙了,而整个村子里便一下变的空荡荡的,想要看见人影还真是有些困难呢,留在家里的自然就是些老的不能再下地的老人,或者像我这样,看孩子的女人,全村孩子还小带孩子的算上我,大概也就三个人。而我们带孩子的女人,主要任务除了带孩子就是做饭,做好后备的勤务,自然也都很忙。不是围着孩子转,就是围着家务转,忙是忙啊,可心里像被猫抓一样,又急又痒,不能亲自去地里看着干那些活,心里似乎始终不踏实。加上,眼见着人家家里都播完种了,而自己家里还没有播种,心里那个急呀,真是没法形容,若非要形容,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安啊,反正孩子只要睡醒吃饱了,就不愿在屋里呆,就得带着她四处去转悠,索性,今天就去宏播种的那个方向,只要我去村路口,就可以看到他开着的播种机,可以看到那些在地里忙忙呵呵的人。
  一出村口,路边就是一条大渠,地里的种也已经播的差不多了,因此渠水已经下来了,先播好的人已经开始滴水灌溉了,宏这几日正忙着给人家播种,还没顾得上自己家的呢,因此,我才心急如焚,深怕会赶不及滴水,而错过了滴水的时机。渠边是一条通往镇上与县城的油路,油路边修建了一个招手停的站台,是为了大家出行方便,如果遇到雨天或是雪天,大家可以在那个亭子里等车。于是我便带着孩子去那里,既带着孩子玩了,又可以看着那些忙忙碌碌的,实实在在的人影,心里多少也踏实了些。
  我刚到一会,村里的喜娃也过来了,喜娃虽说有点智障,但我觉得他并不傻,相反还很聪明,也很懂礼貌,每次见到我都会主动跟我打招呼“婶,你干什么呢婶?”,“我带孩子出来玩,你干什么呢?”“我没事干,我也是出来玩的,婶。宏呢婶?”“喏,那不是:吗,在播种呢”,他问,我便用手指向宏播种的方向。“哦,我们家都播完了婶,管子都接完了婶”“哦,那你们家好快啊,真好,种播完你们就闲下了”“嗯......”。然后就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其实,我一直很羡慕也很喜欢喜娃的,由于他的智障,使他始终处于一种七八岁的孩童的心智,简单,单纯,却也真诚的可爱,因此,每次见到他我也会很开心地逗逗他,故意说一些知道却装不知道的事,让喜娃来认认真真地陈述一遍,我喜欢看到他那份认真与诚实。
  没想到过了一会,亭子里又来了一位过客,他是邻村的,刚从地里回来路过我们村的村口,大概是骑自行车骑的累了想要休息一会。村子离的近,因此两个村里的人,几乎都是相识的,并不陌生。因此那人一见喜娃便开始引逗喜娃,说什么有一个女人想找对象,打问喜娃呢,他还煽动喜娃,说那个女人在哪哪等着他呢,可喜娃根本不上当,居然像村里其他豪爽的男人一样,爆着粗口“你他妈的胡说,哪有女人”,“有呢,就在你们村里呢,你去找,一下就找到了.....”,那人一直说,一直笑,看着喜娃一本正经,和他打圆腔的样子,我也一直在笑。
  就在此间,突然听到一阵响动“扑通,扑通......”,起先也没在意,还以为是渠埂边的斜坡上,有什么东西滚落下去呢,不是石头就是土块之类的,可没想到那声音在落水之后还在响,于是便不经意间向声响的地方望去,这一望便直接跳了起来“鱼,鱼......”,一时间由于兴奋,居然只能喊出一个鱼字,那个邻村的男人也看到了,也跟着直喊“鱼,鱼......”,在喊的同时我居然不由自主地向着渠前跑去,到了近前看的一清二楚,是一条很大的鲤鱼,那鱼的红脊梁杆子就露在水外呢,那地方刚好是桥洞前最浅的地方,而且恰巧就在那个地方是个台阶式的阶层地段,那条鱼正拼命地想跳过那个阶层,向上游的桥洞深处游去呢。只是,逆流而上加上是从低处向高处跳,真的是有难度的,还好,那条鱼有韧劲,经过它锲而不舍的一番拼斗,还真叫它给跳上去了。我站在那里,看的有些傻了,其实,若想捉住它,我若一个蹦子跳下去,趁着它专注于拼命上游的空档,完全可以捉住它,只是,那样似乎有些趁虚而入,不够光明磊落。
  “哎呀,好大的鱼啊,你怎么不去捉”,那个男人惋惜地说着,我笑着问他“那你怎么不捉呢?”“嗨,我不是看你跑过去了吗?”,哦,原来他是在行驶他的绅士风度呢,女士优先。“我是跑过来了,但我什么都没有,我怎么能捉住他呢”,我笑着说,其实,小时候赤手捉鱼对于我们来说,根本就是小菜一碟,只是我虽然看着那鱼欣喜,但却没有要捉它的念头。“嗨,我以为你要捉呢,就没拿铁锨过来,要不然,刚才随便就把它捉住了,一铁锨下去不把它拍晕才怪”。是啊,就刚才的情形而言,他说的一点也不假,看样子,无意中,我居然救了那条鱼一命呢。其实,也是这鱼命好,这命,也是它自己挣的。脑海里突然出现那个鲤鱼跃龙门的片段,这鱼,今天这一跃,似乎就是跃了一道龙门,因此它根本就不该命绝。
  今日的出行,突然增添了如此精彩的一幕,心里甚是欢心,在那一刻所有的不安与愁绪都已烟消云散。我又在那里坐了很久,听着潺潺的流水,看着远处与近处的葱葱茏茏的绿意,想着那条通往自己的理想路径的鱼,心里眼里,顿时充满辽阔的新意。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158号

GMT+8, 2018-4-22 01:37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