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登录
中国诗歌流派 返回首页

翔鹰的个人空间 http://zgsglp.com/?13826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记忆深处的岁月

已有 133 次阅读2018-2-10 00:19

  与姐姐闲聊,不知不觉说起很多小时候的趣事,什么打架啊,歘猪草,拾牛粪,搬蘑菇,捡麦穗之类的,也说起小时候上学的事,记忆最深的就是经常因为拾牛粪而迟到,被老师用手掌在脖颈上,像刀剁菜一样地剁着脖子,宏听了开玩笑地说“那你咋不把你拾的牛粪递给老师呢,你告诉她你是因为牛粪才迟到的”,虽然事实如此,但如此听来倒觉得很滑稽很可笑,哪有人会拿着一坨牛粪去学校,还递给老师证明自己,想象一下就觉得可笑,姐姐忍不住大笑几声后才接着说“人家老师不会说你是拾牛粪的,还是上学的学生,你要拾牛粪你就别来上学了”。
  一说起牛粪,我自然就想起了妈妈的锅贴,或者是带金黄金黄的锅巴子的馒头或者花卷,妈妈说用牛粪蒸出来的馍馍与米饭特别香,因为牛粪的火候不用人控制就刚好,而且如此细火蒸出来的馍馍与米饭都会结出一层金黄金黄的锅巴,那时候我们总是抢着吃馍馍或米饭锅里的黄锅巴,如今想着就想流口水。姐姐说“也不知道那时候老妈不停地让我们拾牛粪都干什么用了,整天就没有闲的时候,真是烦死人了”,我有点惊讶,姐姐居然对于妈妈让我们拾牛粪的用途毫无印象,即便我跟她说“那牛粪一半用来上菜园(施肥),一半用来烧火,每次蒸馍馍或者烧米饭妈妈都会用它”,姐姐依然说“不知道,我咋一点印象也没有,我只记得每天不停地拾牛粪”,而且那时候给她留下的印象居然是烦恼。我与姐姐不同,我不但一清二楚地记得那些牛粪的用途,而且觉得那时候,无论做什么都是愉悦的,因为家里姊妹众多,不管干什么都一定是大的带着小的,一帮孩子一旦离开父母的眼皮底下,那还不跟放了羊似地,撒欢地蹦跳,打打闹闹更不用说,如果再遇到村里其他伙伴,那更是又疯又野,嘻嘻哈哈,打打闹闹间,不知不觉也就将妈妈交代的任务完成了,玩也玩好了,活也干了,一举两得,我不知道姐姐为何与我心境如此不同。说起歘猪草也是,她说整天钻在包谷地里,闷死人了,而我的记忆里却是另一种景象,一群挎着筐子的孩子,一到地头就开始瞅哪行的草大,就赶快抢占哪行,因为谁都想赶快完成任务赶快回家,再说孩子与孩子之间也有自己的小算盘,谁都害怕自己歘的草不肥不好,猪吃了也就不会赶快长大,谁也想让自己家的猪吃还一点,赶快长大长肥,那样家里过年时的肉就会充足一点,因此,每次大家都叫着劲,比赛速度,比赛谁歘的草好。即便是七月份,最热的时候,我们被派去收割过的麦地里拾麦穗也一样,虽然麦茬动不动就将裤腿下的小腿刮伤,麦芒又很扎人,弄不好弄到身上还会很痒,可大家都是争着抢着往自己的袋子里装麦穗,深怕自己拾的慢大麦穗,麦穗多的地方就被别人抢走了,我觉得那种紧张的小心跳,也很好玩。看样子,人的心境的不同,真的会结出很不同的果,我的果始终是甜美愉悦的,而姐姐却总觉得童年苦涩。
  心底里留下怎样的痕迹,人生的心态,自然会顺着先前铺好的轨迹去行走。
  近几日,我不断地梦回童年,不是在渠水里洗澡摸鱼,就是在地里与人比赛着干活,那氛围既紧张又不失一种欢愉的轻松,大家吵吵嚷嚷地,一派热闹的场面。昨天还梦见自己,一会在棉花地的埂子上搬苞米,一会在西红柿地里,跟人比赛,看谁家的西红柿又大又红,摘得又快又多,那些许多年不曾见过面的人,统统聚在那里,统统还是一副副天真烂漫的面容,即便是从梦里醒来,心境依然在那种久违的境遇里,甜润,平和,欢快,愉悦。感觉自己,真的和失散多年的伙伴们,聚首在一起,也知道了,原来童年的我们一直就在那个国度里过着我们的欢快日子,我们从来也不曾分开过。
  大家都说,一个人一旦陷入回忆的沉眠中,就证明她已经老了。是啊,不得不承认,如今的我们已被生活的风霜催熟了,我们即将瓜熟蒂落,再来几场风雪,我们就会被风雪掩埋,到那时,我们恐怕还要努力地留下人生最后的一瞥,看一看从前的自己,从前的那些留在心底深处的岁月中的人与事。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158号

GMT+8, 2018-11-20 05:30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