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登录
中国诗歌流派 返回首页

翔鹰的个人空间 http://zgsglp.com/?13826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爱国说

已有 63 次阅读2018-2-9 18:30

  一年一度,驻村工作队又该换人了。上面规定,不管是哪个单位,驻村期限都是三年,但三年之内,本单位可以安排人员的调动,三年,一旦下村,就不准无故离村,不准请假,旷到,若不然就要接受处分,大家都是有家有工作的人,不可能只让一批人三年里都死定在村里,只有如此轮换,大家也都还轻松一点,不至于长期地与家两地相隔。
  如今,我们村里已经换了第二批了,前次是林业局驻村三年,如今是县十三中,而且今年已是十三中驻村的第二年了。国家政策是好的,让那些工作单位的人深入基层,真正地了解基层,就近地,更切实际地解决基层民众的各种问题与困难。如此一来,也还真见效,各个村里修通了油路,有的村还安装上了路灯,如今又搞了个一家亲的互动互助,所谓的一家亲,就是凡是工作队的人,凡是镇府单位的人,必须结一门少数民族的亲家,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帮助他们,帮助自己的亲人。国家的政策,真的是越来越具体,越来越实惠。 近几年,凡来驻村的工作队,每一批都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或多或少地做一些绩效出来,村民们真的是受益匪浅,因此,大家打心眼里感谢国策,感谢镇府的领导人们。
  昨天,听到有咚咚咚的敲门声,只是我并没有直接去开门,因为平日里听到敲门声就出去开门,可每次都扑了空,每次都是对面领居家的门在响,我们两家门与们之间不到五米,而且安着同样的侧门,因此,每次被人敲响的门声都是一样的,因此,我们总是混淆,分不清到底是谁家的门在响。今天我怕又听错,因此多停了一会,想着听一下若是对门的门打开了,那自然又是她家的门在响,可没想到门一直被敲,我便想往常她家开门很快,今天这么久大概是我家的吧,于是便急忙拿了件棉衣穿上,准备去开门,但赶我将衣服穿好打开客厅的门,敲门声却没有了,稍一犹豫,我又试探性地向门外喊了一声“谁?”,没想到居然有人回应“工作队的”,有人回,我便急忙去开门,只见一群人正准备离开,看我开了门便又转回身来。
  “我们是今年刚到任的工作队”,其中的一个女人开始介绍“这个是我们新来的书记,张书记,那三个是组员......”,“哦......”,听着她的介绍我只是一个劲都哦着回应。没想到她一介绍完,便一边进门来一边问我“每个星期一你去升旗的没有?”我说“没有”,“没有,为什么不去升旗?”“我升不了”,我直截了当地说。“为什么升不了?你得去升国旗啊,你得有爱国心,得爱国啊”,说此话时,她一脸的严肃,我瞬间感觉,这是她的职业病吧,她将我这个村妇当成了她的学生,我楞了一下,心想“这跟爱不爱国有什么关系”,想着我笑了一下,还是说了一句“就是升不了啊”,她听到我这样说,脸上更加严肃,甚至露出一种严厉的目光,并且摆出一副即将开始说教一番的师姿,“那怎么能行,你必须得有爱国心呀......”说话间我们就进了屋。为了去给她们开门,我将女儿放在卧室的大床上玩,这样相对比较安全,她的婴儿车已关不住她了,眼看就满十个月了,这孩子整天爬高上低的,她居然能顺着沙发爬上靠窗的桌子,上到桌子顶上,再爬上窗台,她已经从那么高的桌子上摔下来过几次了,可孩子毕竟是孩子,她为了好奇,贪玩,根本不长记性,摔下来时怕的哇哇大哭,可一会就会恢复好了伤疤忘了疼的本性。
  进屋的第一件事就是赶快进屋将孩子抱出来,怕多耽搁一会,她会从床上掉下来。“呀,这么小的孩子,这是二胎吗?”,有一个女老师惊讶地问我,“是啊”,“儿子还是女儿?”“女儿”,“那你家大的呢,多大了,儿子还是女儿?”,她紧接着就问。“大的是儿子,十九岁了”“啊,十九岁”,一群老师居然异口同声地失惊,我却笑嘻嘻地,我知道她们的意思。“相隔这么多年又要二胎,你可真有勇气,厉害”。“哦,怪不得你升不了国旗呢,原来有孩子啊,那就到夏天天热再去升旗吧”,得,说了半天,那个女老师依然很执着地要让我去升国旗,以表示我的爱国之心。我也没再说什么,有其她老师开始岔开话题,说她们刚刚上任,先来各家走访一下,给每家送一个围裙,大家熟悉一下。之后,她们便走了,她们还要去别人家走访。
  只是,我一直很纳闷,我不知道升国旗与爱国心有什么关系,难道说天天去升国旗的人,就都是有爱国心的,而不去升国旗的人就是没有爱国心的人,我真不明白,那个老师为何会如此定论一个人的爱国心,说什么夏天去升旗,夏天我的女儿也不过一岁大点的人儿,何况家里还有那么多的事,那么多的地要管理,我们怎么会有时间去升旗。对于我们这些平头老百姓来说,什么是爱国,爱国就是好好的遵纪守法,做一个本本分分的人,种好自己的地,过好自己的日子,就是爱国,其它什么大道理之类的,也就免谈了,我认为我们一直都有自己爱国的方式,怎么到了这个做老师的人前,我们不去升旗就成了没有爱国心的人了。
  哎呀,真的有点晕呢,恰巧姐姐来家里玩,我跟姐姐说起这事,姐姐居然和我一样无法理解,并说“那是什么老师啊,她每天都升旗,难道就能证明她真的比身边的人都有爱国心吗?往往越是高喊口号的人,其实越不如默不作声的人,假如现在发生战乱开始打仗,说不定第一个逃跑的就是她那种高喊爱国口号的人,她这是什么逻辑啊......”,姐姐还说了很多看法与例子,我与姐姐自然是看法相同的,我们所能表达的爱国之心,只能是循规蹈矩地做一个遵纪守法的公民就好。
  还有更荒谬的说法,那天一朋友之妻看到女儿的小脚丫子,居然大呼小叫地说“你看你看,这小丫头长大了也不爱国,跟我一样,又多了一个不爱国的”,听了此话,我抬起眼莫明地看着她,只见她用手指着女儿的小脚趾说“你看这小脚趾长的,指甲宽宽大大的,就是不爱国,爱过的人小指甲就只有一点点,我就是,反正我是不爱国”。哦,她居然以自己来衡量她人,以一枚脚趾甲来定论爱不爱国,天啊,还真是让人大跌眼镜呢,感觉自己这两天尽遇奇葩,爱不爱国,不是看心境,居然要看这些虚表的东西。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158号

GMT+8, 2018-5-25 16:53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