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登录
中国诗歌流派 返回首页

翔鹰的个人空间 http://zgsglp.com/?13826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黑雀与海棠果

已有 23 次阅读2017-12-6 13:57

  一身乌黑,但却不是乌鸦,也不知道它的名姓,因此就称他为黑雀。
  院子里的红枫海棠,叶子早已落尽,归根的归根,随风走远的走远,可树上那些晶莹剔透,喜人的红果子,却一直挂在枝头上。任风吹雨打,冰霜袭击,也无法撼动它们一直坚守在枝头的信念。红枫,顾名思义,那些果子红的发亮,透明,其实这些果子是可以吃的,只是它比较小,像极了小小的山楂,因此原本我们一直叫它山楂树,直到专门种树的姐姐来家里后告诉我门,那不是山楂是红枫海棠,在她们那里像我家院里这么大的一棵能卖上千块钱,可在我们这里,它只是一棵守家护院的树,一旦被种上就要落地生根,再也不会搬走。这个院子原也不是我们的,我们是从二哥的手里买过来的,这棵树也是他们栽种的,我们只是后来的主人。
  一直很喜欢这棵树,不仅树叶迷人,花香更是令人心旷神怡。这种树的叶子前后期的颜色居然是不一样,前期叶子是绿的,也正是应证了红花配绿叶的箴言,那时也正是花期,花是粉红色的,在绿叶的衬托之下,花儿才能越发的妖娆,妩媚,每一朵都是那么的楚楚动人。到了后来,叶子就会在不知不觉间变成红色,无论是远观还是近看,这棵树无疑是一道无可厚非的靓丽风景。再到后来,秋天来了,满树的枫叶就会随着阵阵的秋风一一退场,谢幕。而那些果子就会跃然于枝头,我常常会不由自主地联想到一盏一盏红灯笼,高高地挂在枝头,它们仿佛一直在眺望中等待,等待从夜幕,从荒芜里,从寒凉中归来的人。其实,事实也正是如此,不过,它等来的是一群在荒凉中处于饥荒的鸟雀。
  正是这群黑雀。刚回村定居时,那年冬天只有一对黑雀,其实北方的冬天真的很难熬,到处是冰天雪地,而这些纯属于北方的鸟儿,自然生活会变得很艰难,特别是如今的年月,我们这里已多年没有种过粮食之类的作物了,十几年前,各个村里还会有应分的口粮田,每年必种,每次秋收后地里或是场上总会有遗落的麦粒或是谷粒包谷之类的,其实那时也会种一些高粱,苜蓿之类的,总之,那时候的鸟儿觅食是比较容易的,而今,各个村里都只是除了棉花就是棉花,棉花可是不能直接食用的,即使是我们人类,吃棉籽油也要经过加工处理才可以吃到。它们在这里的日子,也就夏天最好过,那时候村里有菜园,有棉花,只要有种植的作物,自然就会有虫子的滋养。
  每年一到冬天,我就觉得这些鸟特别可怜,也总会担心会不会有因饥寒交迫而死去的鸟儿。因此,不管别人怎么说那树上的果子其实很好吃,而且有健脾开胃的功效,我也不曾摘取过那些果子,我总想着,其实我们还有很多种健脾开胃的方法,我们根本不需要指着这些果子,倒不如留给那些无处觅食的鸟雀。以前也不知道鸟可以用这些果子过冬的,也是住在这里才发现,那对黑鸟每天都会来这棵树上啄食果子,以此充饥,过冬。
  发展至今,一对黑雀的队伍已经扩大到四对,这些鸟很精明的,夏天时它们只是偶尔地来院里转一圈,在树上小憩一会,它们不会动用树上的果子的,直到冬天再也无处觅食了,它们才会真正地聚集过来,虽然没数过树上到底有多少果子,但我想只要分配得当,它们过冬依然不成问题。一秋天,为了孩子我们买了只奶羊,每天婆婆四处去搜寻树叶,烂果子给羊吃,羊只有吃饱吃好,奶水才会充足,为此婆婆曾三番五次地叫我想办法把树上的果子打下来给羊吃,可想到那些可怜的鸟儿终归还是没有动那棵树上的果子。羊好办啊,我们可以给它买饲料,草料,也可以四处去割一些草,这些鸟就不同了,羊可以吃的东西很多,它们能吃的却很少。
  想起了一首歌,大红灯笼高高挂,代表着红红火火,有温暖,有柔光,有爱的深意。而此刻,树上的这些果子又何尝不是充满了爱意,它们也红的似火,有光,有暖,有爱,是它们照亮了一群鸟儿的归途。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158号

GMT+8, 2017-12-18 15:11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返回顶部